重生封神世界:这一世我说了算小说(苏妲己纣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妲己纣王(重生封神世界:这一世我说了算苏妲己纣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妲己纣王)

小说《重生封神世界:这一世我说了算》,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苏妲己纣王,也是实力派作者“爱吃麻辣卤鸡的瑾月”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朝歌城内。次日早朝,文武官员朝贺完毕,纣王帝辛颁布旨意,传旨四方诸侯,从今往后,纣王后宫不再纳妃,纣王帝辛话还没说完,只见左丞相商容启奏陛下:“君有道则万民安居乐业,今天而言,陛下后宫只有娘娘一人,今又欲寡欲,实在有失帝王之身份,今后,陛下不再选美,恐有失体统,望陛下三思。”纣王帝辛听到商容的话语,…

无广告版本的奇幻玄幻《重生封神世界:这一世我说了算》,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苏妲己纣王,是作者“爱吃麻辣卤鸡的瑾月”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朝歌城内。次日早朝,文武官员朝贺完毕,纣王帝辛颁布旨意,传旨四方诸侯,从今往后,纣王后宫不再纳妃,纣王帝辛话还没说完,只见左丞相商容启奏陛下:“君有道则万民安居乐业,今天而言,陛下后宫只有娘娘一人,今又欲寡欲,实在有失帝王之身份,今后,陛下不再选美,恐有失体统,望陛下三思。”纣王帝辛听到商容的话语,…

第6章 纣王帝辛去提亲 试读章节

夕阳倾斜着照在这美丽的大好河山,朦胧中隐约可见,火红的气运之息,笼罩着整个大地,灵气滋润着,河流山川,让无数生灵,尽情的得到滋润,红色的人皇气运进一步的拓展,黄色的真龙气息进一步消退。

女娲宫内,女娲娘娘眉头紧锁,猛然感觉到几位圣人策划的封神大计,有了微小的变化,微微感觉到正义的天平竟逐渐离他们远去。

元始天尊处,圣人眼睛微张,金芒射向封神榜,猛然看到封神榜上泛起微弱的红光,轻微的遮住了真龙的黄色气运,圣人赶忙闭眼,掐指一算,感觉心头一震,微微摇头。

“竟然算不出因果,难道封神有变?”圣人微微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朝歌城内。

次日早朝,文武官员朝贺完毕,纣王帝辛颁布旨意,传旨四方诸侯,从今往后,纣王后宫不再纳妃,纣王帝辛话还没说完,只见左丞相商容启奏陛下:“君有道则万民安居乐业,今天而言,陛下后宫只有娘娘一人,今又欲寡欲,实在有失帝王之身份,今后,陛下不再选美,恐有失体统,望陛下三思。”

纣王帝辛听到商容的话语,差点没从帝位上给惊趴下。

纣王帝辛,太清楚,上一世,这老头的话了,而今天怎么又反过来说了呢?纣王帝辛感觉这老头就是上天派来给他做对的。

纣王帝辛故意说道,“老丞相不必多言,帝王选美恐失民望,要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才是帝王之道。”

“以仁德教化天下,不行杀伐,不动刀兵,教化子民,才是王道。”

“今观天象,朕决定,今日出游体察民情,行仁义,与百姓共享欢乐,”出门提亲,当然要想个正当理由,不然又要让这群大臣唠叨个没完。

纣王帝辛退朝后便叫来费仲,现在虽然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好鸟,但是,用人之道在于知人善任,像这种卑鄙的小人,也有它的用处,这一世要让他们发挥不一样的作用,哈哈哈…

“费仲,朕今天要去冀州侯苏护府中游玩,你没有话说吗?”帝辛的反问让费仲有点懵逼。

费仲感觉,帝辛像似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大王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拿冀州侯苏护说事,不觉冷汗往下直流。

纣王吆喝了一声:“费大人你怎么了?这时费仲像被拴着的狗一样,耷拉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偷偷的瞄向纣王。

难道我想刁难冀州侯,让纣王发现啦!不应该呀,这事情我今天早上才想起来。费仲对纣王躬身施礼说道。

“臣听说冀州侯苏护有一女,艳色天姿,闺中待嫁,不知我王有没有意?”

“哈哈哈…”

这话说的,真他妈是滴水不漏,这费仲还真的是不简单,上一世这孙子全是小人心事,今天他反倒小心翼翼了,有点意思。

仪仗队,全免!

纣王帝辛便装出行,和费仲一人一马随即跳上马背,扬鞭跑上官道,后面跟着的暗卫在暗处悄悄的跟着。

两人转过尘土飞扬的弯曲小道,走出了朝歌城的视野,纣王帝辛在一处山坡上勒住了她的坐骑,费仲也跟在它后边停住了,马儿腿颤抖了几下,鼻子里发出鼻鸣声。

纣王帝辛跳下马,躺在那阳光照射下的土地上,贪婪地仰视着在空中盘旋的鸟儿。

费仲脸上露出了既不可思议又惶惑的神色,她感觉身边的纣王帝辛越来越让他捉摸不透了。

“我说,”纣王说道,“照你看,咱们今天去冀州侯苏护府中,她会不会欢迎我们?”

“他当然会,”费仲说道。“

“我真的希望他没变,我真的希望他还能记得我,我真的希望他一直等着我,”纣王帝辛心中默念。

“他真的会欢迎我吗?”纣王帝辛不经意的瞅了瞅费仲。

“我…我说不上来,以微臣所看他们应该会欢迎王上,今天是我王第一次去苏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费仲有点答非所问,他不知道的是,纣王帝辛所说的是这一世的苏妲己本人,会不会欢迎他?明面上是问他费仲,其实何尝不是纣王帝辛问自己。

由于便装出行,不多时,便来到了冀州侯苏护府门前,纣王帝辛勒住了马儿,在门前逛游了片刻,好像内心做了很大的斗争,便倾身下马。

府里家丁赶紧通报家主,“侯爷,府门外来了两人,有事要见您,不知你见不见?”

冀州侯苏护有点纳闷,两人?这应该是谁呢?

“把他们请进来吧!我在正堂等候。”冀州侯苏护以为是普通人,没有出去迎接。

两人在家丁的带领下进入苏府,这时苏护神色一紧,这才注意到,原来是纣王帝辛来到府中,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不应该是大队人马前来吗?不应该是一道圣旨吗?怎知帝辛亲自来他府中,心中虽然充满震惊,但赶紧迎上前行礼。

苏妲己在闺中,也注意到了,不过没当回事,他早已知道是纣王帝辛到来。

君与臣的会面,那是相当的尴尬,毕竟是微服私访,纣王脸色平静不知在想些什么?苏护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两人略带几分尴尬。

纣王帝辛看向费仲,心想这个时候该你出场了,你应该说话了,怎么没有一点眼力价?

“嗯嗯…”

“那个今天天气真好哈…”

纣王一个劲向费仲使眼色。

费仲像是明白过来一样,赶忙站起身来,向苏户行礼说道。

“冀州侯苏护大人,陛下,听说你有女儿年方二八,待字闺中,可否能和陛下结成连理?”

说话相当的有礼貌,苏护感觉太不真实,这真是我们商汤的王吗?

怎么感觉太不真实?怎么像是平民百姓在提亲?

苏护也注意到了,今天纣王帝辛给人的感觉太和蔼可亲了,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帝王的威严,苏护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纣王。

“妲己,妲己…”

冀州侯苏护不知所措的向女儿求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4: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