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萧瑾然许冉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瑾然许冉冉)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萧瑾然许冉冉)

萧瑾然许冉冉是现代言情小说《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花叶青柔”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许冉冉所在的共青村,属于凤镇。县委,县医院就在镇中心的位置,所以共青村离县上并不远,走路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许冉冉先回知青点,找了两件有补丁的衣服,又拿了一身换洗衣服,她准备去县浴池好好洗个澡。王姐给她的票据里,还有三张澡票…

《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内容精彩,“花叶青柔”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萧瑾然许冉冉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内容概括:许冉冉所在的共青村,属于凤镇。县委,县医院就在镇中心的位置,所以共青村离县上并不远,走路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许冉冉先回知青点,找了两件有补丁的衣服,又拿了一身换洗衣服,她准备去县浴池好好洗个澡。王姐给她的票据里,还有三张澡票…

第7章 不靠谱的统子 试读章节

“我会报答冉冉的,相信我。”他对着小姑娘微微一笑,就很倾城。

一个大男人,没事儿长这么好看干嘛?

许冉冉悄声嘀咕着,决定回村里一趟,帮他去取东西。

自己也要拿两件上工的旧衣服,明天画海报,得防止颜料不小心蹭在衣服上。

许冉冉所在的共青村,属于凤镇。

县委,县医院就在镇中心的位置,所以共青村离县上并不远,走路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

许冉冉先回知青点,找了两件有补丁的衣服,又拿了一身换洗衣服,她准备去县浴池好好洗个澡。

王姐给她的票据里,还有三张澡票。

给黄梅留了一张纸条后,就先去大队上,让大队长开了一份证明。

万一哪天画海报晚了,就不回村了,她得去住招待所。

总之,有备无患为好。然后,她再去农场小学。

看门的赵大叔发现是许冉冉,问道,“小许知青,萧老师怎么样了?”

“谢谢大叔关心,他恢复的还可以吧,就是失血太多,如今还头晕呢。”

许冉冉乖巧的回话,表示感谢来自于吃瓜大叔的关心。

“大叔,我去给萧瑾然收拾几件换洗衣服,他身上的衣服还有很多血迹呢。”

“那成,你去吧,赶紧去收拾。”

看门大叔愉快的放行了。

“哎,谢谢大叔了,等萧瑾然出院,一定请大叔吃饭。”许冉冉嘴甜的许诺。

半大老头儿乐呵呵的答应了。

许冉冉打开他宿舍的门,地上,床沿上,还有斑斑的血迹。

怪吓人的,案发现场似的。

他所有的铺盖卷儿,都沾染了很多血,已经被她弃在医院垃圾桶了。

所以,如果这厮回宿舍住,还是个问题,除了一张光板床,啥都没有。

她先舀了一盆水,把床沿的血迹擦洗干净,坐在床板上,叹口气。

还得买被买褥子,也不知道那厮有没有棉花票。

她赶紧把衣箱打开,找出几件换洗衣服,把布包也拿了出来。

这人也不知道包紧一点儿,一大把票证和一摞崭新的大黑十,都散在摊开的布包里。

她翻了翻票证,真让她找出五斤棉花票,还有几丈布票。

这个是迫在眉睫的有用,她决定先斩后奏,等回去了再告诉他,于是心安理得的揣进了兜里。

又把其余的东西都包好,给布包系了个结。

里面的好东西不少,有存折,有钱,有一只老怀表,沉甸甸的,她估摸是一只金表。

还有玉佩等饰品,有票证,有两张叠起来的纸,不知写的啥玩意儿。

这是属于贵重物品,你说这人也没个空间,也没个保险箱,估计放哪儿都不保险。

她暗自嘀咕着。

话说自己穿越一回,怎么天道爸爸也不奖励个金手指啥的,如果有了好东西,往哪存放安全呢?

“嘀,鉴于宿主救人一命,补偿系统绑定,倒计时3,2,1,绑定成功。”

脑海里一个超软萌的小奶音说完,许冉冉捧在手里的布包,顿时不翼而飞。

我的天呐,这可真是,好大一个惊吓。

许冉冉目瞪狗呆,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两只小爪爪。

“哎,我说,那个什么系统,你赶紧把布包还我来,那是人家的东西。”

“喂,你听到没有?”

“喂?还我布包。”

“我说你个狗统砸,你倒是听到没有?”

“小统统,可爱的小乖乖,还我吧,好不好?这是人家的东西,咱不能要,虽说咱们人穷,志可不能短哪,乖啦。”

“等姐姐找到好东西,你再藏起来,小乖,把布包还给我,好不好?”

任她好说歹说,大棒加甜枣政策也不好使,这个渣统安静如鸡。

许冉冉叹口气,收拾好了换洗衣服,顺便把他放在桌上的手表拿起来,锁好门,骑车回医院。

她要怎么跟萧瑾然说,就说你的布包被一个渣统给卷走了?

估计他会觉得她脑袋是被驴给踢了,才能说出这么不着四六的话来。

一路上,许冉冉哄骗,威胁,甜言蜜语轮番上阵,也没能把布包要回来,它好像睡着了,还是叫不醒那种。

回到病房,萧瑾然很开心的招呼,“冉冉回来了,累吗?我晾好的水,温度刚好,你先喝一点。”

许冉冉喝完大半杯水,“那个,萧瑾然,我跟你讲,我把你的小布包藏起来了,我保证谁也找不到。”

至于它还能不能回来,谁也不知道,她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

“好的,本来就是要给冉冉的,藏起来更好,没钱花了就从那里取,如果还不够,告诉我,我去存折上给你取钱。”

“给我的?这莫不是个傻子?”许冉冉心想。

单那一摞大黑十,估计就有十多张,放在后世价值更是不菲,还说不够花了,再去取存折。

这是遇上传说中的金大腿了?可惜,她不喜欢做腿部挂件。

“这是报答我的谢礼吗?有点重。”

“我觉得,这还远远不够。”他注视着小姑娘,眼神温柔缱绻。

“打住,萧瑾然,咱先说好,报答我可以,再要以身相许可就过了啊,过了。

虽说外人觉得我俩是在谈对象,实际上是怎么个情况,彼此心中有数,对吧?大家都是成年人,理智一点儿。”

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

却一本正经的说着大家都是成年人,这个小人儿,怎么能这么可爱?

“冉冉说的都对,都听冉冉的。”他微笑着,并不反驳。

咦?这就答应了?就不再做个挽留啥的。

许冉冉暗戳戳的想,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我这么好看,不是属于你应该哭着喊着,要求以身相许这个级别的吗?

你再求一求,万一没准儿我答应了呢?

我是许冉冉有点下不来台的分割线。

她还是没忍住,问道,“萧瑾然,你能不能告诉我,存折上有多少钱啊?”

萧瑾然看了看病房里的人,轻声对她说,“冉冉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许冉冉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乖乖的凑到他身边。

“一万八千多吧,具体到几百,我忘了。”他悄悄耳语。

“那还有两张纸,是什么?”

“房契,在京市的两座四合院,在东城区,离故宫不远。”

“大吗?”

“还行,三进的。”

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

许冉冉麻木的挪开身子,跌坐在凳子上,感觉再也无法和小渣统相亲相爱了。

心里把小渣统骂了千遍万遍,如果它真的吞了这些东西就跑了,她要怎么赔给人家,把她切了论两卖也不够。

想想若干年后的这片地儿上,那些四合院的价值,她想直接哭死。

到底招谁惹谁了,穿过来第二天,就变成亿万负婆,这可真是天价债务。

还有比自己更悲催的穿越者吗?

许冉冉心虚了,虚的人都在发抖,肿么办?是不是该换她以身相许了?

她决定从此刻起,要对萧瑾然好一点儿,以免东窗事发,她拿不出小布包的那一天,他把她撕吧撕吧喂狗。

当然,如果狗统子把小布包还回来,她就不必伏低做小,立马支棱起来。

看看时间还早,才三点多,她把手表递给他,“你的手表,我帮你带过来了。”

“谢谢冉冉,你很细心。”

呵呵,更心虚了怎么办,估计现在怎么夸她,日后就怎么骂她。

她决定去浴池洗个澡,清洗一下宕机的大脑。

站在淋浴喷头那里,她痛痛快快的把自己涂噜个干净。

还好原主有两条新的小内内,让她换上的时候,没有那么膈应。

明天还要去供销社买内衣裤,都换成新的,她稍微有点小洁癖。

等她连跑带颠的跑去医院食堂,果然正赶上开饭。

暗夸自己一句英明,出来就带着饭盒呢。

打了一盒肉丝面,一个小鸡炖蘑菇,一碗米饭,和胖师傅说了再见,她就开开心心的回病房。

就是吧,一看到萧瑾然那双温润迷人的眼睛,就止不住心虚。

她本来还很有骨气的想着,帮他把小布包取回来,明早给他买了猪肝,交给胖师傅给他做病号饭。

然后,她就功成身退,让他自个儿照顾自个儿去。

现在看来,计划没有变化快,她还得老老实实的看顾他几天。

就真的很憋屈。

渣统啊,你好歹吱一声,到底怎么个意思?

虽然憋屈,但是许冉冉不会和晚饭过不去,她吃的很开心,果然,病号饭就是好吃。

她决定了,画海报的这几天,她还是要蹭病号饭。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4:4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