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附体,我给女老板做私人医生敖骅杨彩华(敖骅杨彩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敖骅杨彩华)神医附体,我给女老板做私人医生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敖骅杨彩华)

都市小说《神医附体,我给女老板做私人医生》,讲述主角敖骅杨彩华的爱恨纠葛,作者“骑驴送姜”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坦坦荡荡的敖骅,并没有被吓到;“你确实不该来我这里,但你阳间的寿命只有四十年;”阎王爷合上了生死簿,一本正经的对敖骅说道;“阎王爷大人,真的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还有很多病人需要我去救治、我还没有留下一儿半女,难道我们敖家的传承,到我这里就断了吗?”敖骅瘫坐在冰冷的石板…

网文大咖“骑驴送姜”大大的完结小说《神医附体,我给女老板做私人医生》,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敖骅杨彩华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坦坦荡荡的敖骅,并没有被吓到;“你确实不该来我这里,但你阳间的寿命只有四十年;”阎王爷合上了生死簿,一本正经的对敖骅说道;“阎王爷大人,真的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还有很多病人需要我去救治、我还没有留下一儿半女,难道我们敖家的传承,到我这里就断了吗?”敖骅瘫坐在冰冷的石板…

第001章:我叫敖骅 试读章节

“敖主任、敖主任,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云海市中心医院的一间诊室里,一个四十岁的男医生,悄无声息的,一头栽下去,趴在了自己面前的工作台上;

一个小护士正在摇晃着医生的肩膀,还不忘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然后飞奔了出去;

桌子一旁,刚刚正在看病的患者,被吓得说不出来话;

站起来,捂着嘴,一步步后退着出了诊室;

走廊里传来了一声尖叫,所有等着男医生看病的人,都将头探向了诊室的门口;

一个医生跑在前面,一群护士跟在后面,有的人手里抱着氧气袋;

“敖骅,你醒醒,你怎么了?”

倒下的男人被抬到了诊床上,另一个男医生叫着他的名字;

“敖骅,你挺住,敖骅,你挺住;”

男医生用双手按压着敖骅的胸口,做着心肺复苏,眼泪却已经流了下来;

仪器上传来了一声长鸣,那根代表着生命的曲线,也彻底的拉直了;

“敖骅、敖骅、敖骅!”

负责抢救的男医生,并没有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敖骅的生命;

瘫坐在地上,男医生泣不成声,还用手抽着自己的脸;

一群小护士都直直的站在那,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泪珠;

没一会的功夫,两个领导模样的人,也出现在了诊室,甚至身后跟了几十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可是都改变不了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忽然死亡的这个人叫敖骅,一个四十岁的老中医;

之所以叫他老中医,是因为他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七岁就开始学医,十二岁就能够独立诊脉、开方抓药,甚至被称为小神医;

读书时,成绩优异,一直是医学院里中医专业的佼佼者;

大学毕业,他进入云海市中心医院,成为了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他不仅仅医术高超,而且博采众长,二十九岁成为云海市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

因为在中医领域有独到的见解和贡献,三十五岁就成为最年轻的国医大师;

他人品好、心也善,一心钻研、一心为了病人。

可以说,他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钻研业务和工作上;

以至于四十岁了,没有结婚,甚至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更别提下一代;

……

“这是哪啊?你是谁啊?”

敖骅就跪在冰冷的石板上,身旁有几个火盆,里面的火时不时发出一些响声;

被一盆冷水泼醒,睁开眼睛,竟然看到了一副黝黑的面孔、夸张的胡子,一身扎眼的官服,正襟危坐在太师椅上;

后面还悬挂着一副大字——明镜高悬。

“堂下所跪何人啊?因为什么事情,来到这的?”

坐在案后的黑脸官员,一副很严肃的表情,然后发出浑厚的声音;

“我叫敖骅,来自云海市,我也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就来到这了。”

环视一圈,敖骅心里一凉,他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样的景象,这里就是——阎罗殿;

而看这长相、打扮,上面坐着的黑脸男人,无疑就应该是阎王爷了;

“看你一生为医,救人无数,不该来我这才对啊!”

阎王爷很认真的翻看了手边的名录,貌似没有敖骅的名字;

然后认真的查看生死簿上,有关于敖骅的记录;

“我就记得我正在给病人看病,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坦坦荡荡的敖骅,并没有被吓到;

“你确实不该来我这里,但你阳间的寿命只有四十年;”

阎王爷合上了生死簿,一本正经的对敖骅说道;

“阎王爷大人,真的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还有很多病人需要我去救治、我还没有留下一儿半女,难道我们敖家的传承,到我这里就断了吗?”

敖骅瘫坐在冰冷的石板上,面对着阎王爷的宣判,似乎有些不甘;

“念在你做了很多善事,就免去你上刀山、下油锅的酷刑,直接去找孟婆,讨一碗汤喝,就转世投胎去吧!”

阎王爷大笔一挥,在敖骅的名字上打了一个红色的勾勾;

身边的小鬼,架起瘫坐在地上的敖骅,就离开了大殿;

……

“老敖、老敖,你快进来啊!快点,你媳妇生了,是个男孩!”

偏远的北方山村里,一个高亢的声音,划破了夜空中的一丝宁静。

“来了、来了”

一个六十岁的老头,正跪在自家的院子里,对着上天磕头;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谢谢老天爷给我们敖家留了后了啊!”

三个响头磕在地上,然后赶紧起身,哪怕外面下着大雪,哪怕是地上的雪已经很厚,他还是跪在院子当中,感谢上苍给予自己的恩赐;

“老敖,恭喜你啊!老来得子啊!”

接生婆从屋子里端着热水出来,明显是已经给孩子洗了澡,水的颜色都是红色的;

“谢谢你啊!他刘婶子。明天我请你和他刘叔吃饭,给你们做好吃的。”

敖云海对着接生婆又是一通感谢,恨不得跪地下再给她也磕几个头;

“老婆子,你看看咱们的大儿子,你看他长的多好看,你看他长得多像你。”

敖云海抱着孩子,走到炕沿边,和很虚弱的老伴嘟囔着。

躺在炕上的老太太有些虚弱,微闭着双眼,但嘴角挂着微笑;

这一刻的老两口,都在享受着这个孩子带来的幸福滋味;

“老头子,你给咱儿子取个名字吧!”

敖云海的老婆叫马华,说话的时候显得有气无力;

确实也应该有气无力,六十岁能够顺利产子,这本身就是一个医学奇迹;

“老婆子,前几天我新认识了一个字,这个字念hua,就是你名字那两个字合在一起。要我说,咱儿子,就叫敖骅吧!”

敖云海在大山里呆了一辈子,伺候庄稼、伺候牲口、采摘一些药材换钱,他还有两下子的,没想到这一刻还充满了才气,甚至还有点浪漫;

“敖骅、敖骅,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好、好、好!”

马华说话越来越虚弱,就好像马上要咽气,可是她这一刻的脑子里都是孩子;

“不管叫什么吧!只要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我们要是都不在了,他不被人欺负就行了。”

马华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脑袋向一旁歪了过去,耗尽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1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