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嫡女医妃不好惹沈挽歌楚寒渊(沈挽歌楚寒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越:嫡女医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沈挽歌楚寒渊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嫡女医妃不好惹)

最具潜力佳作《穿越:嫡女医妃不好惹》,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沈挽歌楚寒渊,也是实力作者“潇潇暮雨吖”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现在阿衡需要立马救治。”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取得楚寒渊的信任,只得再次劝说。“你说的,最好是真的!”半晌,楚寒渊终于说话了。沈挽歌松了口气…

小说《穿越:嫡女医妃不好惹》是作者“潇潇暮雨吖”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沈挽歌楚寒渊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现在阿衡需要立马救治。”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取得楚寒渊的信任,只得再次劝说。“你说的,最好是真的!”半晌,楚寒渊终于说话了。沈挽歌松了口气…

第5章 好似一家人 试读章节

“就凭我是真的喜欢阿衡!”

迎上楚寒渊的目光,沈挽歌认真道。

说服沈怜儿是不可能了,她只能从楚寒渊下手。

如果楚寒渊有自己的判断,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见他良久不出声,沈挽歌补充道:“还不知道大夫什么时候能来。现在阿衡需要立马救治。”

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取得楚寒渊的信任,只得再次劝说。

“你说的,最好是真的!”

半晌,楚寒渊终于说话了。

沈挽歌松了口气。

说话间,男人已经带着沈怜儿朝外走……

临走前沈怜儿还想说些什么,楚寒渊根本不给她机会。

终于,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小家伙。

沈挽歌闭眼,再次睁眼已经身处空间之中。

这里宛如一个小型医院,大到各种医疗设备,小到各类药品,一应俱全。

是她的最佳帮手,穿越时竟也跟着她过来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时间紧迫,沈挽歌用最快的时间配好了退烧针和一些其他的用品,又立即返回,马不停蹄的为小家伙注射。

她是组织内部的治疗担当,医疗水平没得说,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睡梦中的小家伙甚至没感觉到疼。

瞥见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沈挽歌心头一紧,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得知家里的另一个小家伙有弱症时。

待反应过来,她已经为小家伙的额头贴上了退烧贴,又贴心的拿出了棉签沾上凉水涂在小家伙的嘴唇上。

“我这是在做什么?”

她不禁在心里反问,这早已超出了医生对患者的照料。

随即清了清嗓子,冲外面喊道:“可以进来了。”

最先冲进来的,依旧是沈怜儿,趴在床头,一脸深情的盯着小家伙。

沈挽歌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在现代,她见过太多虚伪的面孔,沈怜儿的段位实在太低。

“阿衡的状态已经好多了,明天早上应该就能退烧。但是今晚他的身边还是需要人照料,以防有突发情况。”

沈挽歌缓缓叮嘱。

“真的吗?姐姐。阿衡明早真的能好起来吗?”

“怎么,你这个做娘亲的,难道不希望阿衡好起来吗?”

“我,我当然不是。”

“只是,只是……”

只是了半天,沈怜儿也没能说出个什么。

“今夜,你就待在这里。阿衡有什么情况,随时应付。”

楚寒渊冲沈挽歌道。

他一直在留意床上小家伙的情况,虽然不知道沈挽歌做了什么,但是阿衡的呼吸确实没有方才重了,脸上色也没那么红了。

此刻,他是信任沈挽歌的。

“我也要守在阿衡跟前。”

沈怜儿不想落于人后,连忙出声。

“你也累了一天了。去偏殿休息吧。”

今天沈怜儿实在反常,楚寒渊下意识不想让她陪着儿子。

知晓楚寒渊的决定没人能动摇,沈怜儿乖巧的点了点头。

折腾了这样一番,已经夜半。

沈挽歌和衣撑着头在桌上小睡,时不时的留意一下小家伙的情况。

确认喝了药在一点点退烧后,心也彻底放下了,天亮时分,竟趴在桌上睡着了。

楚寒渊进来时,看见的就是女人枕着一只胳膊趴在桌上睡着的模样。

不禁皱紧了眉头,待走近床确认阿衡退烧后,脸色好转了几分。

一向浅眠的沈挽歌被吵醒,目光所及,是一个宽阔的后背,坐在床上深深凝视着床上的孩子。

这家伙,还是在意孩子的。

“阿衡,阿衡醒了吗?娘带了你爱吃的鱼汤,快起来喝?”

刺耳的声音让沈挽歌忍不住皱眉。

沈怜儿一身素衣不施粉黛闯了进来,眼眶乌青,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没睡好。

看见床边的人,连忙凑过去,柔声道:“王爷,阿衡好点了没?我亲手做了鱼汤。”

“烧退了,还没醒。”

楚寒渊回答。

“沈侧妃似乎不太会照顾孩子。现在的阿衡还是吃的清淡点的好,你这汤里,放了不少辣椒吧!”

说着还捂住了鼻子。

“这……”

沈怜儿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良久,哽咽着解释:“我,也是着急,忘了……阿衡平时最喜吃辣,我,我才……”

说着,就要哭出声了。

“你有这份心阿衡就很高兴了。去厨房换点清淡的就好。”

楚寒渊帮着解围。

沈怜儿点头应下,立马出去了。

待她刚出去,床上的小家伙已有了苏醒的迹象。

两人立马看过去。

小家伙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二人担忧的眼神。

这样从来只出现在梦中的场景,是真的吗?

还是,他又在做梦。

见他没反应,沈挽歌柔声关切:“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熟悉的声音,证明了这不是梦,小家伙高兴的落下了眼泪。

“怎么了?怎么了?是哪里疼?还是不舒服。”

这可吓坏了沈挽歌,连忙过去掀开被子查看。

楚寒渊也皱紧了眉头,紧张的俯下了身子。

小家伙摇了摇头,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声道:“我没事。”

一夜高烧,嗓音有些沙哑。

沈挽歌连忙递上一杯水,小家伙喝完腼腆着低声道谢:“多谢娘亲。”

“咳,她……”

楚寒渊准备提醒阿衡,这女人不是娘亲。

却被二人的相处打断了。

沈挽歌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小家伙温柔的看着沈挽歌。

罢了,看在他生病的份上,就算了。

这四个字,尽数落进了正欲进屋的沈怜儿耳朵。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5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