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来的大佬她巨沙雕小说(君七郁墨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君七郁墨之(地府来的大佬她巨沙雕君七郁墨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君七郁墨之)

主角是君七郁墨之的古代言情小说《地府来的大佬她巨沙雕》,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心中目”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君七抹了抹眼睛,结果愣是没挤出一滴泪来,她索性就放弃了。哭也是个技术活,看来她不适合装柔弱。“可是前几天夜里,我梦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神仙……”“他告诉我,说我身份尊贵,父亲母亲换了我是想让他们的亲生孩子过富贵的生活。”“老神仙怜悯民女凄苦,还说即便民女不想认回亲生父母,也不能让那些恶人逍遥法外…

古代言情小说《地府来的大佬她巨沙雕》,主角分别是君七郁墨之,作者“心中目”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君七抹了抹眼睛,结果愣是没挤出一滴泪来,她索性就放弃了。哭也是个技术活,看来她不适合装柔弱。“可是前几天夜里,我梦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神仙……”“他告诉我,说我身份尊贵,父亲母亲换了我是想让他们的亲生孩子过富贵的生活。”“老神仙怜悯民女凄苦,还说即便民女不想认回亲生父母,也不能让那些恶人逍遥法外…

第七章 老神仙托梦 试读章节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报案?”刑部尚书又问道。

“其实这多亏了我做的一个梦。”君七早就想好了说辞。

“出了宋家,民女以为脱离了苦海未尝不是好事,所以就打算忘却前尘开始新的生活。”

君七抹了抹眼睛,结果愣是没挤出一滴泪来,她索性就放弃了。

哭也是个技术活,看来她不适合装柔弱。

“可是前几天夜里,我梦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神仙……”

“他告诉我,说我身份尊贵,父亲母亲换了我是想让他们的亲生孩子过富贵的生活。”

“老神仙怜悯民女凄苦,还说即便民女不想认回亲生父母,也不能让那些恶人逍遥法外。”

“更何况,我的亲生父母被蒙在鼓里,替虐待他们亲生女儿的恶贼养孩子,这对他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古人多信鬼神,她只要稍加利用,还怕不能成事?

“那位老神仙可说了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刑部尚书问道。

这鬼神之说也不能当证据不是?

君七摇头,这种事当然是查出来更可信了。

“他只说那个孩子跟我是同一日出生。”这提醒够明显了吧?

宋侍郎等人心里均咯噔一跳,别人不清楚,但他们宋家人都知道,这孩子跟他们家姑娘的女儿,曲阳侯府唯一的掌上明珠何慧滢不仅是同一天出生的,还是同一个时辰出生的,她们出生的地点还都是在宋家。

不是他们对君七的生日有所关注,而是当年何慧滢出生那日正逢宋侍郎生辰。

后来每次何慧滢过生日,他们就不由念叨几句她出生时候的事,因此也就记住了君七的生日。

仔细一看,这小丫头确实跟宋倩茹有几分相似,只是这丫头与丰盈的宋倩茹比太瘦了,所以他们都忽略了这点。

几乎肯定自己猜测的宋侍郎等人此时心乱如麻的,不知如何是好。

要知道何慧滢不仅是他们宋家的外孙女,更是曲阳侯府金尊玉贵的大小姐。

这要是出了差错,他们宋家难辞其咎。

“这……”刑部尚书为难,他也不能因为你的一个梦就判定宋家的人偷换了你吧?

“老神仙托梦的时候给了民女一个预示。”君七继续胡说八道:“他说他不能现身,旁人未必相信我说的话,所以他告诉民女,只要说出这个预示,待这个预示成真之时,大人自然会相信民女的话。”

“哦?”刑部尚书这下连腰都感兴趣的直了起来:“什么预示,说来听听。”

自古古怪之事众多,他却从没见过能预知未来的。

若是这丫头真说对了,那也算奇闻一件了。

同时也能向人们证明,她说的神仙托梦的事是真的。

自己也能名正言顺的拿宋家的人审问了。

宋家可是官宦人家,若没点儿让人信服的理由,他还真不能仅凭这小丫头一面之词动他们。

“老神仙说,大人家今日有喜事,今日午时大人家的孙媳会为大人家添一对龙凤胎。”

君七此话一出,刑部尚书愣住了。

他家孙媳是怀有身孕,可大夫说预产期还要再等等的。

而且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不仅如此,那对龙凤胎出生之时,大人会收到来自皇上的嘉奖。”

“这也是那位老神仙送给那对龙凤胎的礼物。”

听到这里,刑部尚书是真激动了。

若君七所言成真,那可真是祖上积德了。

皇上的嘉奖倒是其次,关键是能得到神仙的赐福,那得是多大的福气。

君七真能未卜先知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只不过她会些卦术,虽然也不是多精通,但对付一个刑部尚书也是绰绰有余了。

当然,她也是提前做了功课的。

为了取信这位刑部尚书,君七特意去他家打探了一下,然后在他儿媳身上算到了他孙子的出生时日,特意选的这一天来告状。

午时将近,大家都等着看君七的话能不能应验,这里面最激动的当属刑部尚书了。

哎嘛,他要是有俩被神仙赐福的孙子,那祖坟都得冒青烟呀。

当然,宋家人比他也不遑多让,只不过宋家盼的是君七的话是假的。

因为一旦她的话成真,就等于是承认了他们宋家偷换虐待她的事实。

再加上有“神仙”相帮,那他们宋家还有好?

午时两刻刚过,一个士兵走到刑部尚书面前朝他耳语了几句。

刑部尚书的心都要蹦出来了,他有些兴奋的道:“快传那个小厮上堂来说话。”

很快,一个不明所以的小厮战战兢兢的走到了大堂上。

“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刑部尚书脸上的褶子挡都挡不住了。

“是……是大少奶奶……她刚生了一对龙……龙凤胎……”小厮哪见过这阵仗,紧张的直结巴:“夫人让小的来给大人报喜。”

“哗”外面围观的一阵哗然,第一个预言成真了。

刑部尚书高兴的打赏了小厮一大笔钱,看得君七都眼红了。

为啥她这个“老神仙”托梦的没这待遇?

小厮刚退出大堂,紧接着就是宫里的圣旨直接传到了大堂上。

那可是皇上的圣旨,不论你在做什么都得先听旨再说。

圣旨的内容很简单,无非就是夸赞刑部尚书业绩突出,忠君爱国之类的话,最后还赏赐了不少的东西。

待送走传旨的公公,大家震惊之余,看君七和宋家的人都带上了异色。

这时候,不仅他们,连宋家的人都相信了君七的话,甚至都怀疑起了自家人是不是真的参与了偷换君七的事。

刑部尚书坐在案椅上缓了缓激动的心情,他再看向君七的目光就跟看亲闺女似的,那个慈爱呀,就甭提了。

“来人……”刑部尚书又是一惊堂木道:“把宋荣修和李姨娘拿下。”

李姨娘就是那个小妾。

古代嫁人之后,都会冠以夫姓,这也就相当于以夫为尊。

而小妾则是连名字都不配提的半个奴才,这就是封建制度下的女人。

有的人嫁人之后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无论宋荣修和小妾如何叫嚷,都改变不了他们被捆起来的命运。

“还有速速去捉拿宋荣修和宋李氏院子里的人。”

这就是要直接动刑了。

既然他相信了君七,那自然是要在源头查起。

“禀大人,曲阳侯堂外求见。”这时,衙差急匆匆进来禀报。

刑部尚书愣了下,紧接着想到曲阳侯和宋家的关系,他了然的道了句:“有请。”

刑部尚书的首肯,一个国字脸,眉毛略微稀疏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大堂。

刑部尚书忙站了起来见礼。

曲阳侯权利不一定有他大,但人家品阶在那摆着呢,他也不能失了礼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0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