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她(傅寒州南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诱她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诱她)

火爆新书《诱她》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傅寒州”,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枝暗骂了一句王八蛋,看向了手机屏幕,手机号码压根没存,但是这声音,显然是唐静萱嘛!南枝有想过直接挑衅,但还是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捏了捏嗓子道:“这位小姐,请您冷静一下,傅总正在开会,方便留下您的姓名与联系方式么?等他出来了我转告他。”那边安静了下来,狐疑道:“你是谁?”“我叫Vicky,是新来的…

《诱她》中的人物傅寒州南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小说,“傅寒州”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诱她》内容概括:南枝暗骂了一句王八蛋,看向了手机屏幕,手机号码压根没存,但是这声音,显然是唐静萱嘛!南枝有想过直接挑衅,但还是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捏了捏嗓子道:“这位小姐,请您冷静一下,傅总正在开会,方便留下您的姓名与联系方式么?等他出来了我转告他。”那边安静了下来,狐疑道:“你是谁?”“我叫Vicky,是新来的…

第42章 办公室游戏 试读章节

南枝睡到半夜的时候,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她被困在傅寒州怀里,动弹不得,身体都麻了,挣扎了一会,直接伸手抓起手机接听,“喂?”

手机那头好像是在酒吧,喧闹得不行,在南枝出声后,那边静默了一瞬,然后尖锐的声音响起,“你是谁!?你为什么接寒州哥电话!”

这一吼,直接把南枝吼懵了,她捋了一把头发,定睛一看,她居然拿了傅寒州的手机。

手机那头的女人还在叫,傅寒州蹙眉翻了个身,随后睁开眼盯着南枝,满脸写着被吵醒后的不悦。

南枝有些理亏,将手机递给他,暗示他接。

傅寒州挑眉,甚至将手放在了脑后,一副你接的烂摊子你来负责的表情。

南枝暗骂了一句王八蛋,看向了手机屏幕,手机号码压根没存,但是这声音,显然是唐静萱嘛!

南枝有想过直接挑衅,但还是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捏了捏嗓子道:“这位小姐,请您冷静一下,傅总正在开会,方便留下您的姓名与联系方式么?等他出来了我转告他。”

那边安静了下来,狐疑道:“你是谁?”

“我叫Vicky,是新来的总裁办秘书。”

唐静萱不依不饶,“我没听说过你,你让寒州哥接手机,就说我在酒吧里喝多了,他不来接我我就不走。”

南枝翻了个白眼,对上傅寒州戏谑的目光,她啪了一下把手机挂断了,“还不去接?”

手机再次响起,傅寒州直接一滑,将号码拉入了黑名单,然后一把将准备挪远的南枝拉了过来,语气含笑,“Vicky?为什么不经过我允许,擅自动我手机?”

“我以为是我的。”这个黑锅南枝可不能背,她没有查他手机的兴趣。

“Vicky,这是你的工作失误。”傅寒州的手抚上她的后背,慢条斯理的抚摸着。

南枝意外的发现这小子好像是在跟他玩办公室恋情游戏。

“Vicky,为什么不说话?”傅寒州偏过头,直接吻了过来,南枝抵着他的胸口,“你真不去接?出事怎么办。”

傅寒州眼里闪过不耐,“你信她?这样的电话我每天能接好几个,要每个我都去,直接改行当代驾司机得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南枝想从他怀里挣脱,傅寒州直接转身压了上来,“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不是她爸,没必要管她。”

他将她两只手固定在头顶,“Vicky,做事要专心。”

南枝觉得他这样怪好笑的,当即道:“傅总,你这么猴急?”

傅寒州没再给她开口的机会,他得让他的小秘书Vicky知道,他到底急不急。

另一边,唐静萱气得又喝了一杯酒,被她叫来的小姐妹们面面相觑,上前劝道:“傅寒州也许真的在忙呢。”

“是啊,咱们玩咱们的。”

大家说归说,其实都在心里看唐静萱笑话。

平日里仗着自己家有钱,她们都得配合她,这大小姐脾气早就受够了。

手机亮起,小姐妹立刻道:“一定是傅寒州找你了!”

唐静萱别扭的扭头,“不接,他找我就得理他?”

“好啦好啦,刚才肯定是在忙,现在忙完了不就来哄你了么。”小姐妹将手机递过来,唐静萱故作傲娇,一把夺过手机,点开一看,哪里是傅寒州找她,是她今天派出去查南枝的人。

唐静萱翻看着南枝的家庭情况,得知就是个普通家庭,父母在她高一的时候就都不在了,跟着姑姑来到H市,大学也在这就读,还买了房车,在万盛集团工作,若除却父母原因,这样的条件在H市找个不错的对象,努努力还是可以的。

可偏偏要贪心不足蛇吞象,跟她抢傅寒州,那就别怪她!

唐静萱往后拉,看到了她来往的人,除了坐牢了的江澈,只有一个杨雨桐进入了唐静萱视野。

调查结果显示这个杨雨桐跟南枝很不对付,唐静萱勾唇一笑,直接将杨雨桐的手机号码存了起来,不管今晚上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秘书,今天那个南枝给她的窝囊气,她一定要除了。

因为唐静萱的一通电话,南枝又跟傅寒州半夜胡闹了一通,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还是被外头的动静吵醒的。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看手机时间还早才松了口气,穿好衣服出去,才发现傅寒州已经坐在了餐桌前,而门口摆放着一只黑色行李箱。

南枝眉心一跳,傅寒州说:“起来了就去洗漱。”

南枝指着行李箱,“你要出差?”

傅寒州掀起眼皮,“我的一些生活必需品。”

“……”南枝双手抱胸,“我可以去你那。”

“我看你这挺好。”傅寒州一句话直接把她堵死。

就这么点大的地方,他连沙发都挤不下去,到底哪里感觉到这好了?

南枝跟他的眼神对峙就是自讨苦吃,最后的结果就是瞪到自己眼睛干涩,傅寒州依旧不动如山。

吃了饭后南枝换上衣服往外走,突然问道:“你昨晚上在餐桌上说商会的活动我能联系你们公司询问,是不是给我开后门呢?”

“你对你们集团这么没信心?”傅寒州反问。

万盛集团老字号企业了,在全国的一线城市都是有名气的,傅寒州还不至于为了她而随便选择合作对象。

南枝闻言说不出是有点失落还是松了口气。

“那你还考虑了哪几家?”

“这真不是你该操心的。”商会要联合政府拓展活动,行业内自然是互通消息,万盛集团高层早就联系过傅氏,昨晚上也就是顺口答应了一句而已。

“不过如果你们的活动方案做的出色的话,胜算还是很大的。”

“我以为你会哄哄我,直接把案子给我,到时候我可以义正言辞的拒绝。”南枝随口道。

进了电梯,傅寒州挑眉,“你不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做协议的时候那叫一个视金钱如粪土。

“你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要对我的公司有信心,所以不接受潜规则。”

给她点阳光就灿烂的典型人格,傅寒州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然后出了电梯,“需要我送你么?Vicky。”

南枝听他还在念叨这个胡诌的英文名,翻了个白眼,摁了下车钥匙,甩给他一个利落的背影,“不用,我有车。”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