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怎么又嘎了全文(乔窈咸鱼不闲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快穿:怎么又嘎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怎么又嘎了)

乔窈咸鱼不闲吖是古代言情小说《快穿:怎么又嘎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咸鱼不闲吖”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可是他已经没有玉佩了啊?没有信物怎么做皇子。”乔窈表示这个难度有点大,以她现在的脑子连话都想不明白怎么让他做皇上啊。“大气运者按本身正确的路应该是顺利被皇上认回然后经历了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后登上皇位一统江山的。”绒绒激动的叫道…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快穿:怎么又嘎了》,是以乔窈咸鱼不闲吖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咸鱼不闲吖”,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可是他已经没有玉佩了啊?没有信物怎么做皇子。”乔窈表示这个难度有点大,以她现在的脑子连话都想不明白怎么让他做皇上啊。“大气运者按本身正确的路应该是顺利被皇上认回然后经历了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后登上皇位一统江山的。”绒绒激动的叫道…

第6章 被夺取的人生4 试读章节

许木送走李大哥便回到厨房把吃饭的碗清理后又去熬米糊。

乔窈吃完饭后便蹲在院子里数蚂蚁。

心里却和绒绒聊着天。

“我吃饭的时候又思考了一下你之前和我说的话,你是说他本来应该是皇子的但是因为玉佩被抢了所以现在做不了皇子了是吗?”

“我的小祖宗你终于算明白一点了,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帮助大气运者做回皇子登上皇位!”绒绒兴奋的嗷嗷叫。

“可是他已经没有玉佩了啊?没有信物怎么做皇子。”乔窈表示这个难度有点大,以她现在的脑子连话都想不明白怎么让他做皇上啊。

“大气运者按本身正确的路应该是顺利被皇上认回然后经历了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后登上皇位一统江山的。”绒绒激动的叫道。

“但是那个使用邪物之人到来后夺取了本该是大气运者的命运,让这个世界一直重复经历大气运者被顶替杀害的命运,这个世界马上就快撑不住了。”绒绒严声说道。

乔窈拨了拨头发:“哦。”

“???”绒绒瞪着眼睛看着乔窈。

“哦?什么叫哦?你这个傻子!白费我力气和你讲这么多!你就一个哦!”绒绒气的炸毛。

“你才是傻子,你说太多了我一下思考不过来你闭嘴。”

“我!你!啊!我不管了。”

绒绒四脚朝天摆烂的躺在空间里,它已经快被这个傻子气死了。

许木熬了米糊给床上的人喂了以后便准备去干农活。

看向真院子里玩耍的乔窈:“鹊鹊,爹爹去田里干活,你在家看着小哥哥。”

乔窈本身也准备待在家里的,毕竟她来这个世界的目标就是协助他,就算她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但是多在大气运者面前刷刷存在感也是必要的。

“好…那爹爹干完活就回来哦。”乔窈继续看着地上的蚂蚁应声道。

“知道啦,小丫头。”许木笑着摸了摸乔窈的头便出了门。

乔窈看许木出门便站起身小跑的来到房间,拿起小板凳坐到了床边盯着床上的人看。

绒绒有些看不懂乔窈的迷惑行为出声询问道:“你这样看着人家干什么,他又跑不了。”

乔窈一脸认真的回答:“爹前天和我说小鹅出生会把第一眼看见的人当成娘!”

“不对啊!鹅应该不会把第一眼看见的人当做娘啊。”绒绒皱着兽脸思考道。

“哎…不对他又不是刚出生!啊!更不对了他又不是鹅!”绒绒已经被乔窈完全带偏了思想了懊恼的用前爪揉着脸。

“嗯…反正他醒来第一眼看见我肯定会记得住我。”乔窈啃着指甲皱眉道。

好吧~_~她应该是想让人家对她印象深刻反正目标是好的,它也就懒得和乔窈扯了它还是去看它的话本子吧,刚刚故事讲到高潮了男主失忆了女主因为伤心过度流产了好狗血好喜欢嘿嘿嘿…

乔窈盯着床上的人已经很久了但是还是没有见他醒过来,她感觉自己都上下眼皮在打架。

撑不住了…

沈书只觉得浑身刺痛,但是他感觉身下是还算柔软的床铺。

他只记得他拿着娘给他的玉佩上京寻亲,他娘说这是他爹最后留给她的东西。

娘经常抱着他说他爹是京都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只不过被手下的事情绊住才没回来找他们。

他觉得他娘是被从京都出游的纨绔弟子给骗了。

他那个不知死活的爹根本早就把她忘了。

但是村里饥荒娘也病死了,像他这般大的孩子根本不可能自己活下来。

他也只能拿着玉佩去京都拼一拼运气,不说求什么富贵只要不饿死活的下去他都会努力的活下去。

但是半路他遇到了一家三口带着一个嬷嬷看着着装和形式就算不是非富即贵也是比他们这些逃荒好千倍不止。

一家三口里的小男孩或许是看他年龄和他相仿可怜他就求着闹着让他夫妇一起带上了他。

男孩叫吴丞均,父母见他和他们家孩子相仿也就心软同意了。

他和这一家人相伴走了一个月,他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是幸运的,伯父伯母对他很好一路上把吴丞君干净的衣服给他穿还分他粮食对他照顾有加,吴丞均也把他当做朋友对他也很不错。

他觉得就算到了京都不去找他那个爹也可以了,如果他们愿意他想一直和他们一起,以后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报答他们。

但是就在和一个月里大部分时间一样在野外过夜的一天,吴丞均说他害怕一个人不敢去尿尿也不想叫醒爹娘,沈书在一个月里和他的相处对他是没有防备心的。

吴丞均就把他拉到悬崖边尿尿说要比比谁尿的远,尿完以后吴丞均就问他要玉佩看说他以前没有看过这样式的。

其实他爹留过他娘的玉佩不值钱所以他才一直挂在脖子上也不藏着掖着,如果值钱他早就把玉佩卖掉了也不会上京找他爹了,他娘虽然对他那个爹痴心一片,但他可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毕竟从小到大爹这个字对他来说只是个字。

吴丞均拿到他的玉佩后伸手阴笑着就把他推下了山崖。

沈书现在都想不明白吴丞均为什么要把他推下山崖,如果是为了那块玉佩其实只要吴丞均喜欢送给他也可以反正不值钱,遇到他们后他也不准备去找他那个爹了。

回想完这些事情,沈书也睁开了眼睛。

他偏头便看见床头趴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

他打量着屋里的情况,屋里很整洁除了他身下的床和一张桌子以外什么都没有了连柜子都没有,放衣服的应该只有角落里摆放着的木箱了。

绒绒神兽见气运者醒了也是非常激动。

看着睡到流口水的乔窈气不打一处来。

“乔窈!乔窈!小傻子!别睡了!快起来!”

毫无反应的乔窈。

“……开饭了。”绒绒软糯的声音冷漠的开口。

只见刚刚还睡的和死猪一样的乔窈像是诈尸一般猛的起身嘟嘟囔囔的向房外走去,途中还被自己坐的小板凳绊了一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