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陈凡打柴钟子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凡打柴钟子期)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凡打柴钟子期)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打柴钟子期”大大创作,陈凡打柴钟子期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陈凡仍旧是老样子,点了自己的早餐,坐下便开始扫视周围。昨天报到之后,杜陵似乎也不再担忧自己的安全了,在家门外守着暗中监视的两个杜陵亲卫也没有出现。而周围的行人当中,又没有什么明显在注意自己的人,陈凡知道,这意味着太平教监视自己的人,修为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发现对方。既然无法反抗,那…

小说《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打柴钟子期”,主要人物有陈凡打柴钟子期,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陈凡仍旧是老样子,点了自己的早餐,坐下便开始扫视周围。昨天报到之后,杜陵似乎也不再担忧自己的安全了,在家门外守着暗中监视的两个杜陵亲卫也没有出现。而周围的行人当中,又没有什么明显在注意自己的人,陈凡知道,这意味着太平教监视自己的人,修为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发现对方。既然无法反抗,那…

第8章 威言恐吓(上) 试读章节

次日清晨,陈凡便又坐到了那个摊子前。

经过他一番观察,老头的摊子应该是没问题的,昨天八成是宁张耍自己。

毕竟如果真的要靠这么一个摊子给自己下毒,那每天不知道要毒到多少无辜的人才能够让自己吃到,自己之前确实有些杯弓蛇影了。

“一碗茶,四个饼子。”

陈凡仍旧是老样子,点了自己的早餐,坐下便开始扫视周围。

昨天报到之后,杜陵似乎也不再担忧自己的安全了,在家门外守着暗中监视的两个杜陵亲卫也没有出现。

而周围的行人当中,又没有什么明显在注意自己的人,陈凡知道,这意味着太平教监视自己的人,修为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发现对方。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坦然接受咯。

陈凡摊了摊手,开始对付自己面前的食物,看着老头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又有些怨言的神情,他便知道确实是自己想错了,待会儿还是得把钱给人补上。

由于心中压着事,陈凡也没有细嚼慢咽的打算,三下五除二解决早饭之后,便拿出了那枚样式奇怪的铜钱。

铜钱上一面印着“中黄太一”,另一面则是“昊天上帝”,想来应该是太平教的一些特殊礼钱,用作各种仪式的,宁张给自己这样的铜钱倒也方便,不会认错。

把铜钱按在碗底之后,陈凡站起身来,随手从腕口的袖子里掏出三四枚铜板扔在桌子上。

“老人家,不用找了。”

陈凡擦擦嘴,心想这下还不得赚个五十功德?

只是他却没看见,老头拿着几枚铜板欲哭无泪的表情。

给少了……

往鹰扬卫官署走的路上,陈凡还在想着宁张会怎么联系自己,没想到没走多远,旁边路口突然就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小个子。

“陈队率。”

宁张坦然自若地走了过来,似乎根本不担心陈凡会有什么埋伏,手轻轻一弹,铜钱向着陈凡的面部飞了过来。

如果是之前的陈凡,可能还要出点丑,可是修炼长春功以后,腰不酸腿不疼,就连视力都好了许多,陈凡也抬起一只手,刚刚好接住那枚熟悉的铜钱。

“不愧是咱们圣教!办事速度竟然这么快!”

宁张洒然一笑,开口道:“不知陈队率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

“宁小哥不是要我升官么?我现在有法子了,而且一举两得,还能杀一个屯长,就是不知道咱们圣教能不能配合。”

想到昨天那只油盐不进的肥猪,陈凡的就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屯长?”

宁张轻蹙眉头,鹰扬卫中,什长制十人左右,队率制三到四个什长,屯长制两三个队率,一曲军候则是制两三个屯长,再往上才能是备武校尉。

“你要怎么办?杀一个屯长,还要升官?”

宁张不屑一笑,“你们鹰扬卫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杀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就可以接任?”

“当然不是,鹰扬卫内部戒律比对外还要森严,杀了他,我绝对死。”

陈凡指了指自己,又笑着指了指宁张。

“可是,宁小哥,咱们圣教杀了他,与我何干?

“这件事,圣教得了威名,百姓得了杀一个狗官的实在好处,我还能升官,继续给咱们圣教办事,都赢。”

“都赢?都是赢家?”

宁张嘴角勾起,看着陈凡的眼睛。

“都是赢家吗?我怎么感觉,都是输家呢?

“圣教要拿人命去给你填阙补漏,朝廷也要拿人命去垫在你脚底下,百姓……呵呵……

“百姓是少了一个狗官压在头顶,可是陈队率,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过于清廉了。

“你是什么?”

宁张笑着往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压制得陈凡下意识后退,直到两人几乎紧贴。

他忽然出手,陈凡根本来不及反应,手腕便被他捏在掌心。

“陈队率,你的脉搏好快啊?”

宁张把自己的脸贴到陈凡脸旁,开口道:“圣女有没有告诉过你,她最讨厌欺瞒?”

陈凡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捏着自己手腕的手,又赶紧转回头看着宁张。

有点嫩!

“当然知道,我怎么敢欺瞒圣女呢?”

陈凡心说我不光知道她讨厌不诚之人,还知道她讨厌胡言乱语和巧言令色的人嘞!

“宁小哥,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有些不符宁小哥的心意,希望宁小哥能听完,并且用心想一想。”

宁张眸波流转,后退一步,开口道:“你说吧。”

“呵呵,不知宁小哥是为圣女做事,还是为渠帅做事?”

陈凡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语气格外真诚淡定。

“大胆!还妄图离间我圣教?陈队率……”

“圣教还用我离间吗?早成一团散沙了!”

陈凡冷声一喝,眉宇间的气势倒确实强烈。

“如今圣教势微,圣女自然不被重视,那一日宁小哥你不在,你根本不知道,周渠帅对圣女的态度……呵呵。”

宁张眼睛眯了起来,“说下去。”

“圣女尚且以为今日圣教是昔日天下应声的圣教,殊不知三十六方被屠戮十八方百万人之后,剩下的十八方也元气大伤,各路渠帅不服圣教久矣……”

“你胡说,大家都是对着中黄太一天尊发过誓的兄弟,你是个什么东西?”

宁张冷冷地瞥了陈凡一眼,一副看不起他的模样。

“我当然不算什么东西,可是圣女就算贵重东西了。”

陈凡适时转头,好回避宁张的杀意。

“宁小哥,人心静极思动,当今河北袁本初,河南曹司空,江东孙伯符,江夏刘景升,各路诸侯适时而起,汉庭又经董卓一事,格外衰微,正是夺取天下之时!”

陈凡往前走了一步,讥笑道:“说实话,谁在乎发了什么誓啊?”

“告诉你吧,你要是周渠帅的人还好,你要是圣女的人,那你要小心了。

“周渠帅要杀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3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