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豪门总裁文里矫揉造作(沈乔安墨萧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乔安墨萧奕)穿到豪门总裁文里矫揉造作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乔安墨萧奕)

现代言情小说《穿到豪门总裁文里矫揉造作》,讲述主角沈乔安墨萧奕的甜蜜故事,作者“别来春半半”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哦,好。”沈乔安回道。“这是墨总最喜欢喝得银耳粥,夫人您也尝尝?”大壮笑问道。沈乔安疑惑了……难不成这大哥还有贤妻属性?为了继续演好金丝雀的人设,他挑了个距离墨萧奕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对大壮道:“谢谢…

《穿到豪门总裁文里矫揉造作》是作者“别来春半半”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乔安墨萧奕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哦,好。”沈乔安回道。“这是墨总最喜欢喝得银耳粥,夫人您也尝尝?”大壮笑问道。沈乔安疑惑了……难不成这大哥还有贤妻属性?为了继续演好金丝雀的人设,他挑了个距离墨萧奕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对大壮道:“谢谢…

第4章 娇滴滴 试读章节

第二天,沈乔安刚醒,便被楼下的饭菜香勾引得肚子咕咕叫。

他还没下楼,便看见凶神恶煞的大壮系着印有小恐龙的粉色围裙替墨萧奕夹菜。

沈乔安:“……”

这是什么特殊的癖好?

“夫人,快下来吃饭吧。”大壮看见他,叫道。

“哦,好。”沈乔安回道。

“这是墨总最喜欢喝得银耳粥,夫人您也尝尝?”大壮笑问道。

沈乔安疑惑了……难不成这大哥还有贤妻属性?

为了继续演好金丝雀的人设,他挑了个距离墨萧奕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对大壮道:“谢谢。”

“夫人喜欢吃什么?以后让阿姨给您准备。”

沈乔安想了想:“……土豆肉沫汤?”

他从小就在福利院长大,每一次院内幸运得到一笔好心人的资助,院长便会煮一锅土豆肉末汤给大家喝,大家聚在一起,那味道别提多香了,只是自从他离开福利院上了大学后,便再也没喝过了。

他以为大学毕业之后,便会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可现实却是那么的冰冷凉薄,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拍死了他。

一个学历史的,还只是本科生,在当今社会中适合的岗位太少了。有家里人帮衬的同学还可以继续读研。

他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可福利院的孩子们怎么办?他必须尽快挣钱帮助院长一起照顾好孩子们。

可当他好不容易开始步入正轨时,却穿越来了这里。

那时候的他无比羡慕同学们的惬意生活,有吃有喝,永远不担心明天的房租和余额。

没想到上天给了他一张体验卡,让他来感受一下这种生活。

想着往事,沈乔安觉得自己在这里白吃白喝也不好,便开口询问了一句,“那个……我在这里,可以做点什么吗?”

大壮道:“夫人什么都不用做,家里都有佣人打理。”

哦吼?

这么安逸?

然后沈乔安又望向旁边一本正经喝着银耳汤的墨萧奕,“那我……可以出去工作吗?”

“为什么?”墨萧奕放下了手中的汤勺,淡淡道。

他眉间带了一抹笑意,沈乔安你终于按捺不住了是吗?

哼,他就知道昨晚的沈乔安是装的,在面对沈家财产转移的事情上,怎么可能一点情绪动摇都没有?

这不今早就想着出去了?

毕竟那份财产可是他沈乔安梦寐以求都想抓住的。

沈乔安无辜地眨了眨眼,诚实道:“嗯……就是在家挺无聊的。”

佣人们也不敢和他说话,而大壮看上去又太凶了。

墨萧奕指尖敲击着桌面,似乎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而站在一旁的大壮内心抖了抖,这个姿势意味着他家墨总又开始想什么折磨人的坏点子了。

一阵短暂的安静后,墨萧奕开口了。

“如果你能取悦我,我便让你出去工作。”

沈乔安:“……”

呃……取悦?

怎么取悦?

给您老唱个曲?还是扭段舞?

而大壮嘴角抽了抽,心道,老大良心可真坏透了,夫人一看就是特别容易害羞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家?明明昨晚他俩还在商议怎么将聘礼弄回夫人的名下,现在又这样。

可还没等他上前劝劝,就见下一秒,那个冰清玉洁的高岭之花沈夫人娇滴滴地靠在了自己老大的身上,还撅起了粉嫩的嘴唇,“啵”的一声亲在了墨萧奕的薄唇上。

大壮:“……”

啊!大白天光的,杀狗了!

然后大壮很有自觉地退出了虐狗现场。

桌上的银耳粥,一时没有人动。

墨萧奕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人青涩笨拙地讨好着自己。

那柔嫩的唇瓣正在小心翼翼地轻啄着他的唇角,撩动着男人心绪。

见眼前人双目紧闭,睫毛微颤,因为羞涩,脸上、耳尖都带上了浓重的粉红,墨萧奕承认自己被取悦到了。

他不再满足于沈乔安的蜻蜓点水,而是伸出一只手紧扣住怀中人的后颈。

“张嘴。”

沈乔安被亲的头脑发晕,感觉整个人都快窒息了。

然后、下意识地张开了嘴。

墨萧奕得逞地笑了笑,勾着沈乔安共舞。

等桌上的银耳粥都凉了,墨萧奕才放开了沈乔安。

然而、沈乔安被亲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看着男人一脸满足的模样。

悄然垂泪!

啊!俺的初吻啊!

——不过

这墨萧奕的吻技还可以,他也不是完全没有享受到。

“咳咳……快吃饭吧,菜都凉了。”沈乔安有些不自在,主动转移话题道。

墨萧奕心情极好,看出他的别扭和害羞,也没再继续逗他。

两人开始安静地吃早餐,只是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暧昧,让沈乔安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去换身衣服,跟我去公司。”墨萧奕突然道。

沈乔安惊讶了,连忙问道,“我可以出去上班了吗!?”

墨萧奕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人这么傻乎乎的,虽然心里已经长出了小豆芽随风摇摆,面上却还是冷冷清清的:“给你10分钟换好衣服。

沈乔安咀嚼着墨萧奕的话语,心情好的快要飞起来了。

他迅速转身冲回卧室,随意套了件休闲的衣服。

他一边换着衣物,一边心想,这是不是暗示着自己离自由又进了一步?

哈哈哈……原来这墨萧奕还是挺好讨好的嘛。

一个亲亲就能换来出去上班,那要是每天亲一次,那岂不是……

沈乔安越想越激动,原本说好的10分钟换好衣服,他不到3分钟就下来了。

两人的卧室都是有佣人专门打理的,墨萧奕的衣服都是黑灰色居多,整整齐齐地挂在了衣柜一边,留下来一大片的空间给他,而他的衣服大都偏休闲运动,也没啥需要搭配的。

而且,长了原主这么一张妖孽的脸蛋,就是穿破布也好看啊。

院外。

大壮坐在驾驶位上,说道:“老大,我看夫人心态不错呀,这么快就适应了墨家生活。”

墨萧奕坐在后座,问道:“怎么?”

大壮自顾自说着:“我还记得第一次夫人过来的时候,不是跳楼就是撞墙,反正想方设法地挣扎离开,似乎并不情愿嫁进来,还骂您……”

声音戛然而止。

墨萧奕睁开眼睛,“继续说。”

“还骂您虚伪至极,就是跳河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等等。”大壮每蹦出一个字,额间就留下一滴汗。

这沈夫人果然不一样,他还记得上一次敢这么说墨萧奕的人,坟头草都长了一人高了。

不一会儿,车后传来了一声冷笑,墨萧奕饶头兴道:“我倒要看看,他能演多久。”

大壮默默闭上了嘴,他其实心里觉得沈夫人没有演戏,挺真实的。

而且,人也好玩。

自从夫人来到这里后,大家都开心了很多。

两人没聊几句,便瞧见 沈乔安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脸上还带着红晕。

墨萧奕眼神一暗,这人都成年了,怎么看上去还像个高中生似的,一身宽松简约的休闲装,衬得整个人格外的清新俊朗。

这要不是在墨家别墅,墨萧奕还以为自己养了一个小情人呢。

“我来了!”沈乔安对着两人叫道,声音甜软,“没等多久吧?”

“没有。”大壮答道。

也就快了七分钟而已,他的八卦都还没说完呢。

沈乔安看了看墨萧奕,很自觉地坐在了他旁边,虽然他有点晕车,想坐副驾驶的。

墨家的公司离这里并不远,半个小时便到了。

沈乔安安静地跟在墨萧奕的身后,受着底下员工们的探索眼光。

呃……怎么有种被当猴看的感觉?

不过还好,墨萧奕的电梯是专属的,等了没多久,两人便上楼了。

而来到公司的墨萧奕,似乎很忙,随便给他安排了一个工作岗位便离开了。

“行政助理?”沈乔安拿着手里的职位表,疑惑地看向大壮。

“夫人,这是墨总特意给您安排的职位,工作内容就是帮墨总打印资料整理点文件,顺便买早餐泡咖啡。”

大壮笑了笑,其实墨总就是想使唤您。

沈乔安没想太多,问起了心里最关心的问题,“……嗯,那一个月薪资多少?”

大壮:“……”

果然夫人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他还以为沈乔安会当场发怒呢,毕竟他一个沈家继承人,竟然要干些泡咖啡的杂活。

沈乔安见他没回答,便又提醒道,“不会没有薪资吧?”毕竟这墨萧奕可是这个世界里最最万恶的资本家啊。

大壮一本正经道。“夫人,是这样的,您的职位相当于是秘书助理,一个月是5万薪资。”

沈乔安直接怔愣在了原地,我滴个神呢,5万!

简单算下来一天就是1666.66元一天!

沈乔安直接怔愣在了原地,

绝了,这是什么概念?

他沈乔安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值钱过。

现在还是秘书助理,若是自己好好干,是不是还可以升官?

那以后自己跑路的时候,可一点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咳咳……能准时发放吗?”这也是沈乔安在乎的问题,在他以前的世界,遇到无良老板拖工资可是常有的事儿。

大壮拍了拍厚实的胸脯,“夫人,这个您放心,墨总从来不会拖欠工资。”

“哈哈……”沈乔安狡黠地对着大壮一笑,笑得大壮内心哆嗦了一下。

他克制住内心的激动,开开心心地来到了自己的工位。

只是他坐了没一会儿,便发现了不对劲。

这位置怎么就在墨萧奕的隔壁啊?

而且这隔间还是透明玻璃的,他俩这不就相当于在一间办公室吗?

沈乔安笑了笑:“……呵呵”

心拔凉拔凉的。

而此时的墨萧奕正在办公室内,和几位精英男谈事情。

沈乔安瞅了一眼,便对着大壮偷偷摸摸道:“咱们溜吧……”

已经和自家老大对视的大壮:“……”

办公室内。

“啧啧啧……看来咱们沈少爷心理真是强大啊,前几天还闹着自杀今天就这么活蹦乱跳了。”坐在墨萧奕面前的陆元行调笑道。

他和墨萧奕打小就认识,再加上两家一直有商业合作,成年后关系也不曾减少几分。

前些年他曾在一次晚宴上,见过沈乔安,面容阴郁的少年沉默地跟在沈国强的身后,仿佛没有落脚的浮萍,单薄憔悴。

没想到,现在竟然出落的如此清新可爱,还带了一点娇俏,休闲得体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得整个人阳光美好。

墨萧奕没有反驳,其实他也有点怀疑。

为什么沈乔安前后差距会那么大?

他早上刚咨询过医生,医生说有些人会在经历过生死后心理变化极大。

难不成现在的沈乔安也是真实的。

那么的鲜活、可爱、柔软。

他把玩着手中小巧的茶杯,若无其事地将眸光落在了玻璃外的沈乔安身上。

被注视着的沈乔安:“……”

这人干嘛突然盯着自己看啊,阴深深的。

墨萧奕看他的眼神怪怪的,那狭长的眼尾往下压了一点,让本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气质,更加明显了。

好似他敢说错一句话,就能将他丢进深海中喂鱼。

沈乔安稳着心神,推开了毫无隔离作用的玻璃门。

直直地朝着墨萧奕的方向走去。

“萧奕~”他甜甜道。

声音可爱谄媚,软得可以滴出水来。

嘿嘿,你不就是喜欢高龄之花吗?

我今天就让见识见识什么叫妖艳之花。

他腻呼呼地一声萧奕,让坐在一旁的陆元行直接一口清茶喷了出来。

“咳咳咳!墨萧奕,你莫非是被人下蛊了吧?”

墨萧奕这人本身狠戾残忍,小时候就是这样,想要的东西就必须不择手段的得到。

25岁了,身边也没有过什么人。

上次听说他要结婚了,他都惊得妈都不认识了。

而且,结婚对象,还是沈家的私生子,沈乔安。

那个沈家毫无存在感的继承人。

可……现在站在他们眼前软软嫩嫩的人是谁?

墨萧奕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陆元行。

接着,沈乔安矫揉造作地蹲在墨萧奕旁边,白皙的面颊挤出两颗圆润的小酒窝,“我刚才在看工作位,没有注意到你,你没有生气吧?”

语气上扬,甜得在场的男人都心里一麻。

“……”

大壮作为一个万年单身狗,有些遭不住,默默退出了办公室,留下孤独落寞的背影。

陆元行吞了吞口水,也想离开。

墨萧奕面色平静地回应着:“没有生气。”

“我就知道萧奕最好了。”沈乔安拿过陆元行面前的精致茶壶,换上新的茶叶,“你手里的茶都冷了,我给您添一点热的吧。”

墨萧奕手里的茶杯微微顿了顿:“随你。”

沈乔安疑惑了:“……?”

您不是应该给我两耳光,然后一脚将我踢出去吗?

然后站起来对着沈乔安三分讥笑四分漫不经心七分凉薄地对自己说,“沈乔安,你这般谄媚的人,别脏我的眼,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沈乔安想不通。

难道是因为今天早上那个甜腻腻的亲亲,取悦了咱们冷酷的霸道总裁?

他觉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请求又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不好临时反悔。

他就这么蹲在一旁,安静地给墨萧奕斟着茶。

而两位精英男继续谈论着他听不懂的商业帝国。

陆元行突然转了个话题,看着沈乔安问道:“嫂子,今年多大了呀?”

沈乔安老实回答:“20.”

墨萧奕:“……”

陆元行继续:“嫂子,下次去我家玩呗?我家孩子最喜欢漂亮哥哥了。”

沈乔安也很喜欢孩子,便下意识说:“好呀好呀!”

墨萧奕不悦:“……!”

陆元行:“嫂子,帮我也倒一杯茶呗。”

沈乔安:“好呀。”

墨萧奕:“!!!”

等沈乔安准备起身给陆元行倒茶时,墨萧奕却突然将茶杯置在桌面上,“砰”地一声。

冷漠道:“安静点。”

沈乔安吓的一愣,随即乖乖听话:“好的。”

而始作俑者的陆元行面露微笑,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

“嫂子,你还记得沈清轩吧?”

沈乔安点了点头,沈清轩不就是小说里毫无存在感的炮灰配角,原主受的窝囊哥哥吗?

从小到大就逮着原主受使劲的折腾羞辱,因为原主受从小就聪明漂亮,人人夸赞,而沈清轩作为沈家的继承人,却一直被他的光芒压在身下,遂滋生出了扭曲的恶意。

可惜原主受也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傻蛋,等待时机成熟,便将沈清轩一手送进了戒毒所。

只是沈清轩的出场在戒毒所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呀?

“记得,我哥怎么了?”沈乔安装傻道。

“你哥前些日子被你爹接回了沈氏老宅,似乎想将沈清轩重新定为继承人呢。”

墨萧奕也没说话,目光平静,,指尖反复把玩着手中的茶杯。

沈乔安无所谓道:“唉,他想当就当呗。”反正跟我没关系,他要沈家继承人身份干什么?他又不是原主。

陆元行看了一眼墨萧奕,若有所思道:“嫂子,确实变了很多。”

而墨萧奕缓缓将身体靠向了身后的椅背上,似乎很累的样子。

沈阡安见状,连忙跑过去狗腿献殷勤:“我给你揉揉肩膀吧。”

他眼尾轻佻,面颊微红,指尖轻柔,像极了古代勾引书生的狐媚子。

陆元行心间一颤,浑身都有点不自在。

唉……好想回家。

好想老婆大人。

他怎么有点开始羡慕这墨萧奕狗崽子的生活了?

而冷漠的墨总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拒绝,视线缓缓落在沈乔安柔嫩修长的指尖上,唇角微微上扬。

“捏重一点。”命令道。

沈乔安心里翻着白眼,哼,惯得你。

陆元行笑眯眯,“萧奕啊,嫂子这般金枝玉叶的,怎么可能会按,还是让我来吧,我每天都举铁,手劲一定够。”

沈乔安却没有顺势松手,他还要继续讨好墨萧奕呢。

他默默加大了力气,认真寻找着男人肩颈上的穴位,撒娇讨好道,“萧奕,现在感觉怎么样?力度合不合适?”

墨萧奕感受着肩上猫爪一般的痒意,一时没有言语。

陆元行叹息,还是大壮有眼色,早早就出去了,自己是有啥受虐倾向吗,在这里吃狗粮?“哈哈哈哈……墨萧奕,我怎么有点羡慕你小子呢?”

墨萧奕冷冷地看了一眼陆元行。

陆元行被他看的脊背发冷,嘴角笑意一时愣在了脸上,咋地,现在就开始护食了?

沈乔安按摩了一会儿,手指都开始发酸。

可是这人还在和陆元行聊着他听不懂的话题。

唉,金丝雀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半小时后,两人终于停止了话题。

墨萧奕道:“去吃饭吧。”

陆元行站起身伸了伸懒腰,“脑细胞都快没了。”

墨萧奕放下文件,“你这智商也就这样了。”

“……”陆元行无语,在你媳妇儿面前还要这么打击我。

沈乔安心里窃喜,这位总裁大大终于要去吃饭,自己也可以溜人了。

墨萧奕走到门口,突然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沈乔安,“过来。”

沈乔安立刻挺直脊背,无比体贴道:“萧奕,您们还要商量事情,我就不用去打扰你们了吧,我待会儿自己出去吃就好了。”

墨萧奕眉毛一挑:“嗯?”

被拒绝的墨萧奕,浑身气质都变冷了,纤长柔软的睫毛掩盖下晦暗幽深的神色,像是发觉养了很久的小白兔想要伺机逃跑。

“……”

沈乔安发觉不对劲,立刻扭着身子跟了上去。

差一点,又成了高岭之花。

差一点,又……挑起了墨萧奕的掌控欲。

忍着两只手臂的酸胀,沈乔安又挤出了两颗甜美的小酒窝,对着墨萧奕谄媚道:“萧奕,走吧,我超想和你一起吃饭的。”

陆元行:“……”呵呵!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古人诚不欺我。

这沈乔安有点东西。

吃饭的餐厅装饰低调奢华,古典古风的传统中式风格与墨萧奕冷漠禁欲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合,包间里面开着暖气,沈乔安冷飕飕的身体瞬间回暖。

沈乔安站在墨萧奕身旁:“萧奕……”

“坐我旁边就好,陆元行不是外人。”

按照墨萧奕的性格,想必不愿与沈乔安表现亲密,文中总是写到,原主受与墨萧奕两看相厌,吃个饭都不会同桌。

可沈乔安也没有多想,不就是吃个饭嘛。

对他来说坐哪里都差不多。

陆元行叫来餐厅侍者,“你这里的特色菜全都给我来一份。”

沈乔安:“……”

咱就三个人,哥们你真有点浪费。

可墨萧奕面无表情,似乎觉得这很平常。

沈乔安便也没多说什么。

资本家的世界俺不懂。

侍者慢慢上菜:葱烧海参、三丝鱼翅、白扒四宝、糖醋黄河鲤鱼、九转大肠、油爆双脆、扒原壳鲍鱼、油焖大虾、醋椒鱼、糟熘鱼片、温炝鳜鱼片。

沈乔安:!

侍者继续:芫爆鱿鱼卷、清汤银耳、木须肉、胶东四大拌、糖醋里脊、红烧大虾、招远蒸丸、枣庄辣子鸡、清蒸加吉鱼、把子肉、葱椒鱼片。

!!!

沈乔安眼都直了。

这霸道总裁的生活果然不一样,吃个午饭都这么花式百出。

不知古代的皇帝陛下一日三餐有没有这俩人吃的好?

他肚子已经开始喧嚣了,圆鼓鼓的眼珠子定在红烧大虾身上。

可另外两人还在聊天。

“刚才那份土地,就必须拿下,可不能让沈家捡了便宜。”陆元行意有所指道。

墨萧奕眉头轻蹙,侧身看向沈乔安,指尖搭在木筷上,不轻不重地敲击着。

“你看着办。”

陆元行立刻懂了他的意思,眼里也带上了一丝恶劣的笑意。

“嫂子,给墨总夹菜呀。”

沈乔安:“……”

他没有长手吗?

他看向墨萧奕,却发现某人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似乎在等他主动。

沈乔安无语,心里嗤笑。

这些娇生惯养的豪门公子些,吃个饭都还要别人帮忙夹菜。

真是绝了!

怎么不让我嚼碎了送你嘴里呢?

虽然心里很是忿忿不平,沈乔安依旧表面上装得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强压下心里止不住的馋意,认命地拿起公筷给墨萧奕挑拣着饭菜。

他夹起一块外焦里嫩的红烧肉放到墨萧奕面前的碗里里,“萧奕,尝一下这个。”

墨萧奕拾起筷子默默地尝了尝。

沈乔安又继续夹起一快汁水四溢、肉质肥美的鱼块,将鱼刺仔细剔除后,放到墨萧奕面前,“再尝尝这个。”

墨萧奕依旧静默地吃了一口。

沈乔安眼巴巴地:“……”好吃吗?

墨萧奕似乎感受到了他可怜兮兮的心里话,眉间染上了一丝笑意,“挺好吃。”

陆元行心里憋笑,自己给自己夹着菜慢慢咀嚼着。

这墨萧奕,真是会欺负老实人,心都黑成炭了。

沈乔安好饿。

他不动神色地咽了咽口水,想着自己夹的每一夹菜,都进了自己的舌尖里。他继续舀起一勺香味四溢的云南鲜蘑菇汤,轻轻吹了热气,小心翼翼地送到墨萧奕的嘴边,“萧奕,这个也试试吧……”

呜呜呜……

是不是很鲜?很香?回味无穷?

沈乔安目光下意识地跟踪着蘑菇汤,见他慢慢被墨萧奕送进胃里,似乎可以体验到这汤汁的美味。

墨萧奕被这么伺候着,虽然心里很是享受,却见身边人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不住内心软了软。

他动了动身子,将面前的筷子拿到了自己手中,道:“自己吃吧。”

沈乔安心里欢喜,面上却还要装作为难的模样,“萧奕……”

要不是还尚存了一点理智,他怀疑自己可以马上冲进餐碟里狂吃海喝。

“听话。”墨萧奕轻声道,语气里带了点笑意。

沈乔安嘿嘿笑了声,心里如释重负,金丝雀也是要是饭菜的嘛。

他乖巧腼腆地点了点头,“谢谢萧奕~”

然后拿起筷子先夹了一块和墨萧奕一样的红彤彤、软糯糯的红烧肉。

天啦,太香了,呜呜呜……

再夹了一块鲜美可口的鱼块。

再喝了一口白白花花的蘑菇汤……

好吃……

真好吃……

“萧奕,我吃完后去工地一趟吧,考察下。”陆元行说道。

墨萧奕无声地点了点头,注意力却全在沈乔安身上。

这沈家好歹也是豪门世家,怎么连吃法都不给人吃饱?看身旁人吃得这般香,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

沈乔安:嘿嘿,恭喜你猜对了!

墨萧奕目光落在身旁人饱嘟嘟的面颊上,沈乔安吃饭速度并不快,也就挑着自己清淡可口的吃。

可是,怎么说呢?

这人吃饭看上去就是十分享受,可下一秒世界要毁灭了,这人都得先把这口菜先咽下去了。

以后人就在自己公司开始上班了,薪资是不是该多给一点?

他墨萧奕可从不会亏待自己的配偶。

即使没有什么感情,他也会保证这人优渥的生活。

墨萧奕想着这些,却猝不防地对上了陆元行揶揄的眼光。

“……?”看什么?

陆元行满脸写着:“叫你禁欲25年,现在知道有老婆的好处了吧。”

墨萧奕薄唇半启,无声地回了一句:滚。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