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席的复仇逃妻)

主角夏程欢薄祁出自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作者“夏程欢”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薄祁的眉头深皱,薄唇抿着。“瞧见了没,这就是你眼里和我眼里的她。”在他准备抢走手机之前,夏程欢往上举了举,打了个转,不等电话那边说完,就啪嗒挂断。挂断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一声尖叫…

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讲述主角夏程欢薄祁的甜蜜故事,作者“夏程欢”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薄祁的眉头深皱,薄唇抿着。“瞧见了没,这就是你眼里和我眼里的她。”在他准备抢走手机之前,夏程欢往上举了举,打了个转,不等电话那边说完,就啪嗒挂断。挂断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一声尖叫…

第11章 求他 试读章节

高兴?
只怕是嘴不高兴的就是她了。
还真是白日里说鬼话。
字字都是那么善解人意。
夏程欢没说话,只是举着手机,讥讽嘲弄的看着他。
薄祁的眉头深皱,薄唇抿着。
“瞧见了没,这就是你眼里和我眼里的她。”
在他准备抢走手机之前,夏程欢往上举了举,打了个转,不等电话那边说完,就啪嗒挂断。
挂断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一声尖叫。
“拿来。”
薄祁的声音愈冷。
“打给她?”夏程欢问。
“跟你没关系。”薄祁的语气比刚才还冷了几分。
这次可不比刚才温柔。
伸手要去拿。
火气骤然的窜起。
所有的憋屈和委屈,都只是在瞬间就爆发出来了。
凭什么都到这一步了,他还是认定了苏婧是好的这个假象呢!
她向来都是有反骨。
一声不吭的打开窗户。
手机扔出去了。
这才是真正的陷入安静。
薄祁眼神冷的几乎要杀人。
可她还是看着眼前的人。
像是无声的对峙,更像是无声的挑衅。
“得了,这次是真的没法打了。”
过了一会儿,夏程欢说。
可是车内的温度更低。
薄祁的脸色黑沉欲滴。
实质化的压迫逐渐的逼近。
车子突然停住。
猛然的刹车。
夏程欢身体狠狠的一颤。
一抬头就能看清楚了。
眼前的男人眼神阴冷沉沉。
比漆黑的夜色还要沉冷。
没有半分的温度。
她双手搭起来,却还是昂首看着眼前的人。
后背早就绷紧了,浑身上下也都是警惕起来。
若是原先的话,最差的结果她都承受过,哪里还会在这边厚着脸皮纠缠。
可如今不同。
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她不敢那么贸然的去赌了。
日夜的相处里,她从未发现过,眼前的人冷情起来是这么的……寒。
甚至,不近人情。
心脏刺的厉害。
对视了一会儿,不等薄祁说话,她率先开口。
可是喉咙里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塞的不舒服,每个字都像是刀片刺过。
寸寸的割开。
“我同意离婚,但是孩子我绝对绝对不会打掉。”
没别的话,只是这一句话。
说完之后,就重新的对峙起来。
两个人旗鼓相当,分毫不让。
“由不得你。”
薄祁只说了这么一句。
车子重新的启动。
依旧是方向不变。
冲着医院的位置。
刚才割碎了的心脏,现在才开始泛着疼,成数百倍的袭来。
她仰头,但是眼眶还是止不住的酸涩了。
想要用尖锐厉声的音调说话,可说出来却终究带着哽咽。
“薄祁,我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就这一次,哪怕是我做错了,可跟孩子也没关系,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后边的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来。
带着几分的哀求。
她低头垂眼的时候,长长的睫毛也是落下。
打落下来一片的阴影。
纤细的睫毛在颤。
薄祁的眉头一皱,攥着方向盘的手更紧了,几乎是青筋暴起。
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
“不行,她需要肾源,而你恰恰合适。”
他的话向来都是简短干脆。
哪怕没明说,但是那么一瞬,夏程欢也是明白了一丝。
什么是万念俱灰,什么是彻底的调入了冰窟窿。
现在就是。
她的肾给苏婧一个,因此这个孩子必须要打掉。
多么残忍。
“我可以。”哽咽了很久,喉咙像是堵塞着东西,差点说不出来话。
狠狠地压抑住,才继续说:“但是不能是现在,她还可以等,等着孩子好了,哪怕她想要两个肾,哪怕是要我的生命也可以。”
可是这样的话换来的却是嗤笑。
“夏程欢。”
薄祁看着她,语气平淡而冷清,“你还有什么可让我相信的,我没耐心了。”
原先就听说过他的冷清薄情。
可从未见识过。
如今真正见识了,才明白那感觉。
可真是天道好轮回。
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车子的速度不减反增。
似乎是怕她反悔或者是临阵脱逃,车子的速度很快,像是恨不得立刻就到达那边一样。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
似乎一切都是定局了。
“薄祁,我欠你的,该是我还,你不应该迁怒的,非要逼着我去恨你吗。”
“难不成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
夏程欢依旧不死心。
身上还未干透了。
下车,风一吹,浑身都冷的颤栗。
声音都跟着颤。
大概是风太大了,眼眶酸胀的快睁不开了。
“她等不了了。”
薄祁说。
“我会找到合适的肾源的,很快,难道这样也不行吗?”她仰头,逼着自己睁着眼睛看着他。
可得到的却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冷淡。
“不能。”
果然……
肾源是一部分原因。
哪怕没这个原因,这个孩子,他都不想留下。
更加冷漠绝情的话,也跟着一并来。
“这原本就是个错误,既然是错误就该终止,并且,我还有薄家都不需要私生子。”
好一个私生子。
这字字扎心。
她把最美好的期冀和期待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可是最终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在薄祁的眼里,这孩子,一文不值。
只是个阻碍。
‘啪’的一声。
她想都没想的跪下。
可是脊梁骨却是挺的很直。
下巴微微的抬起,眼眶早就通红。
身上还没干透,单薄的身体被风一吹,更加的瘦弱,似乎随时都会被吹跑了。
薄祁眉头皱的更紧。
“我求你。”
每个字都说的艰难。
饶是下巴扬起,可她一贯的自尊也都开始逐渐的碎了。
有些东西,似乎在消失。
薄祁的眼里闪过什么东西,嘴唇张了几下,似乎要说话。
可没等说话。
那边匆忙的跑来了人。
“出事了,薄总,苏小姐那边出事了!出大事了!”
跑来的人慌慌张张,说话都大喘气,“苏小姐被人绑了,现在那边准备撕票!”
夏程欢下意识的抬头,膝盖紧紧的接触地面,冰冷,那刺骨的温度顺着往上走。
腹部开始抽痛。
她本来就薄弱的身体,现在开始摇摇欲坠。
“什么?”
薄祁想要说的话都没说,眉头紧锁,大步的折回车那边,步履匆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