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夏程欢薄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程欢薄祁(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夏程欢薄祁)

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是由作者“夏程欢”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夏程欢薄祁,其中内容简介:苏靖却不出去,大摇大摆的走到病房内唯一的凳子上坐下。一脸嘲讽的盯着夏程欢看。不说话,也不干什么,就这么盯着看。有病…

《首席的复仇逃妻》是作者“ “夏程欢””的倾心著作,夏程欢薄祁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苏靖却不出去,大摇大摆的走到病房内唯一的凳子上坐下。一脸嘲讽的盯着夏程欢看。不说话,也不干什么,就这么盯着看。有病…

第21章 囚禁在病房 试读章节

“鸭血汤,猪肝……这是你的食谱吗?不愧是贫血的身子,是要这么补,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呢。”
这女人一出现,瞬间让夏程欢失去胃口。
“出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连看都不想看到这女人。
苏靖却不出去,大摇大摆的走到病房内唯一的凳子上坐下。
一脸嘲讽的盯着夏程欢看。
不说话,也不干什么,就这么盯着看。
有病。
夏程欢冷冷的盯着她。
苏靖突然就笑了。
“你笑什么?”
“笑你啊。”
夏程欢不问了,自己和她之间的斗争,从来都会引来薄祁对她的袒护。
现在的自己,以低调为主,毕竟还有那么多事情要让薄祁高抬贵手。
想想都觉得自己好悲哀。
苏靖嚣张成这样,她还要小心翼翼的应对,生怕丈夫会对自己赶尽杀绝。
“气色真差啊,真不知道你能不能撑得过手术。”
又是手术。
先前要不是苏靖在明示暗示她要被拿掉肾,她又如何会那么发狂。
“有话就说,一直暗示有意思?”
苏靖的眸子锁住夏程欢的脸,充满了同情:“真是可怜,被吓唬坏了吧?”
“滚出去。”
拿她开刷,她没有听的必要,这个女人多存在一秒钟都多余。
她的愤怒却取悦了苏靖,她开心的笑着。
夏程欢恶毒的想,要是薄祁这时候来,看一看这个女人这样的嘴脸,多有意思。
老天从来都不曾站在她这边过。
薄祁根本就没有来。
苏靖也笑完了,此刻一脸正色的看着她:“算了,我也不逗你了,我来,就是来通知你,薄哥哥对你的决定。”
虽说不想听这个女人的话,可这样的话一出,夏程欢又忍不住的竖起了耳朵。
很卑微,很没面子。
算了,她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呢?
“薄哥哥说,我的肾因为救了他而坏了,导致了我的身子也要坏,他心疼,所以让你这个罪人,赔偿给我。”
夏程欢浑身的血液倒流,瞬间觉得浑身冰冷。
果真是要拿她的肾给苏靖呢。
薄祁果然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往前,有不少的人说这个男人心狠手辣,手段狠厉,她都觉得那些人好会撒谎。
她的薄祁又温柔,又疼她,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如今,这些伤害加诸到她的身上之后,她便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心狠手辣。
“吓唬到了?”苏靖笑得开怀。
吓到了吗?那倒没有。
只是这个心啊,碎成了一片片,她痛呢。
“说完了?”夏程欢看着她,一脸宁静。
就算是强撑着维持自己仅有的一点自尊,她都要抗住。
没有从夏程欢的脸上看到惊慌失色,或者是痛哭流涕。
苏靖觉得有些失望。
夏程欢不应能够承受这样的伤害才是。
“你可以求我。”
这样就不好玩了,夏程欢要是哀求两声,哭一下,她反而觉得舒服。
夏程欢不哭反而笑了,一脸嘲讽的盯着苏靖:“求你?呵呵,滚吧,你这样可真像是一个小丑呢。”
苏靖脸色一变,站起来瞪着她:“你是不是想死?”
夏程欢突然看着门口:“薄祁,看到了吧,这就是苏靖的真面目。”
苏靖脸色一白,迅速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看到薄祁。
上当了。
随后又松口气。
回头看到夏程欢讥笑她,她气不打一出来。
不过理智尚在,她不想因为几句话而坏了事,反正她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没有看到预期中的反应也没有关系。
有夏程欢哭的时候,她往后再来慢慢欣赏就是。
苏靖离开。
夏程欢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倒在床上,将自己躲在被窝中,蜷缩起了身子。
这样的姿势可以保护自己。
让她有了一点点的安全感。
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走到她的身边片刻,开口:“你这样蒙着头睡,会导致你缺氧,对孩子也不好。”
夏程欢一听,急忙将头给露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说话的人是她的主治医生,很年轻,带着金丝眼镜,嘴角含笑,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
“手拿出来,我给你量血压。”
夏程欢躺好,接受检查。
量血压,测胎心等等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医生的眉头皱了起来。
夏程欢看了一眼医生的工作牌,梁众晁主任?
如今的她看到医生就一阵反感。
“怎么?你气色这般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夏程欢没有理会,她不打算和任何一个医生说话。
自从事情发生之后,她深刻体会到了世态炎凉,一个医生,还取不到她的信任。
见她的眸子里写满了戒备,梁众晁有些无奈。
若不是薄祁亲自开了口,他还不愿意蹚这一趟浑水呢。
传言薄太太嚣张跋扈,不折手断的抢走了属于苏靖的位置,让苏靖饱受痛苦的折磨。
到了现在,身子要坏掉了,若是再没有肾源的话,她可能会死。
他看过苏靖的报告,瞧着也不像是要死的人,可某些数据的确看着很不利。
还有眼前这个女人,整个人就是个麻烦。
若不是他和薄祁家是世交关系,还真不愿意来帮他这个忙。
“你有一点贫血,而且流产后的你一直没有被好好照顾,以你这样的情况,我还是建议你心情保持愉悦。”
话刚说完,夏程欢就一脸嘲讽的睨着梁众晁。
“梁医生是吗,我若是说,你滚出去,我心情就会好,你会滚吗?”
“别那么激动,你自己什么身体你不知道吗?冷静。”
夏程欢无法冷静。
这些人欺人太甚,她如何做到心平气和?
“滚出去。”
“我说了,你的身体不能让你如此激动。”
“我让你滚出去,你给我滚啊。”夏程欢抓到床头的什么,直接就丢上去了。
也不看丢中没有,再接再厉,等到将梁众晁给赶出去,这才捂住自己的脸,哭了起来。
如今的她,任谁都来欺负一下,还敢说出要她保持开怀的心情,简直就是笑话。
她心里的苦,谁能够知道。
谁又能够帮她一下?
很显然,没有人,唯一的亲人,她的父亲只想着怎么样从她的身上剥削。
夏程欢将自己躲在被窝,狠狠的哭了一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4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