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要拯救世界小说(陈李宾蓝冰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要拯救世界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要拯救世界)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要拯救世界》,是以陈李宾蓝冰儿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苦苣花”,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微笑.jpg微笑.jpg微笑.jpg”几乎是秒回,“今天下午来我办公室聊一聊。”自动忽略了后面的那句话,陈李宾又点开了石韧的对话框。“阿韧,等会儿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吃的。我昨天在大礼堂里磕到了头,现在头疼的不行,动都不想动,我再补会儿觉…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小说《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要拯救世界》,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陈李宾蓝冰儿,是作者“苦苣花”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微笑.jpg微笑.jpg微笑.jpg”几乎是秒回,“今天下午来我办公室聊一聊。”自动忽略了后面的那句话,陈李宾又点开了石韧的对话框。“阿韧,等会儿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吃的。我昨天在大礼堂里磕到了头,现在头疼的不行,动都不想动,我再补会儿觉…

第5章 醒梦(三) 试读章节

“抱歉了李宾,现在还不是时候。”

……

翌日清晨。

陈李宾从床上醒来,头部传来阵阵刺痛感,将手机一解锁,“九点五十分……”

“……”

“……”

花了近一分钟的时间认清自己旷了两节课的事实,陈李宾双手微颤的点开雷八的通讯软件对话框。

“雷老师,我昨天磕到头了,现在头还是疼的,今天想请半天假在宿舍里好好休息下。”

“微笑.jpg微笑.jpg微笑.jpg”几乎是秒回,“今天下午来我办公室聊一聊。”

自动忽略了后面的那句话,陈李宾又点开了石韧的对话框。

“阿韧,等会儿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吃的。我昨天在大礼堂里磕到了头,现在头疼的不行,动都不想动,我再补会儿觉。”

“ok.jpg”这边也是秒回。

将手机熄屏,陈李宾又缓缓睡去。

……

“你啥情况啊李宾,这都快三点了。”

“实在不行咱以后别通宵打游戏了,身体要紧啊。”石韧拎着一袋外卖回到宿舍,看到陈李宾还在床上躺着,忍不住开口道。

【不应该啊,昨天晚上我已经非常小心地控制权能施展时的力度了……难道是因为李宾身子太虚?】

“没啥大事,一开始只是头疼,应该是昨晚磕的,现在头已经不疼了,就是单纯的犯困…”

“再让我睡一会儿就行”,连续打了几个哈欠,陈李宾开始进食。

对于石韧带回来的食物,李宾也只是简单扒拉了几口。正准备蠕动回床上继续补觉时,雷八闯进了宿舍。

“……!?”

“……,好久不见啊雷老师。”率先做出反应的是石韧,但一时懵逼的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听到石韧的问好,雷八嘴角抽了抽,“如果昨晚没有强制让你来参加贾修教授的授课的话,那咱们是挺久没见的了。”

“嘿…嘿嘿……”石韧此时有些心虚,“雷老师有事儿吗?我们准备去上课了。”声音略略发颤,看得出石韧也不是很相信自己说的话。

“等下,你小子……”指了指陈李宾。

“和你小子……”指了指石韧。

“跟我一起去黄晓婷家里,做一做家访,以及送上一些慰问。具体出发时间,十分钟后。为了防止你们临时跑没影儿,我不请自来,给你们来个惊喜登场。”看不出雷八还是个心机boy,这一招确实让陈李宾和石韧感到意外。

“不是……为啥是我俩啊?而且黄晓婷这时候不是应该在教室里上课吗?”

“因为你俩需要思想和心灵上的洗涤。”雷八黑着脸,“黄晓婷最近身体状态不太好,加上昨日被大礼堂失火那事儿给吓到了,今天请了一天假在家里休息。”

雷八顿了顿,仔细思考一下话语后才说道。

“去人黄晓婷家里好好看看,别人家庭条件那么差,却还是心向阳光奋力拼搏,你们俩小子虽然家庭条件好,但做人始终都要靠自己!金山银山总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此时的雷八一脸认真的模样也让二人明白这一遭是逃不掉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换了套便装后匆匆洗了把脸准备出发。

……

黄晓婷的家在离市蔬果中心不远的地方,蔬果中心仅隔两条街道便是肉类市场和生鲜市场,单从买菜这一方面来看的话确实便利。

但同样有个巨大的问题,每日凌晨三四点不到,居住在这附近的居民就会被早市的嘈杂吵醒。

黄晓婷就读的A高离这儿起码有五公里以上的距离,这就意味着:

每晚十点半下晚自习后,黄晓婷必须赶上夜班车,到家的时间按十一点来算,此时离被赶早市的人吵醒仅有五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而这期间她还需要洗漱、检查弟弟的功课、适当地跟弟弟交流沟通,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不少家务等着她,二人需要换洗的衣物,二人因为学校昂贵的伙食而需要自制的便当……

想到这儿陈李宾微微垂了眼眸,他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胜过这个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但他除了偶尔的“想一想”和偶尔的同情心泛滥以外,别无他法。

颠簸了一会儿后雷八终于将车开到了黄晓婷居住的楼下,陈李宾抬头看了眼,心下稍稍松了口气——楼宇虽然老旧,但起码和“破”挂不上钩,楼外有一间小房子,房子上挂着掉漆严重的牌子,牌子上的字依稀认得出是“保卫室”三字。

陈李宾四处瞅了瞅,才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老人家坐在藤椅上一边享受着日光浴一边闭目养神,嘴里哼着的是陈父陈母年轻时热恋期最爱的曲儿《明月千里寄相思》,这是陈李宾唯一认得出的一首老歌,因为现在也经常能在陈家听到这首歌的声音。

老人身着白大褂灰裤衩和棕色人字拖,搭配一顶褪了色的老81制式棉帽,看样子就是这栋楼的保安了。陈李宾一边感慨老人家身子骨真硬朗的同时一边搓了搓手臂,虽然日头正盛,但现在毕竟是十二月份。

“走吧,晓婷住在这栋楼的601室。”雷八一只手拎着果篮,里面装的是平价超市购买的苹果、香蕉和橘子,另一只手摸了摸裤兜,裤兜里装的应该是慰问红包。

楼道很窄,两个人上下楼相遇的时候都需要相互侧身,台阶是由水泥筑成,应该是上了年份的缘故,基本每一层台阶都有些破损,整体看上去坑坑洼洼,而楼道的墙壁则是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广告和奇奇怪怪的喷漆。

“咚咚咚——”雷八轻轻地敲了敲门,用陈李宾难以想象的温柔声音开口,“黄晓婷同学在家吗?我是雷八老师。”

“来——了——!”是相当稚嫩的脆声,随后一个身高只到三人腰间的男孩子开了门。

男孩打量了三人数秒后,看到雷八手中提着的果篮,眼睛不由发光,随后将三人请了进来。

“姐姐,你的老师来看你来了!”

刚踏进门的时候,陈李宾便注意到了。现在是十二月中旬,下午虽有日照,但不至于屋内会那么热,开门的瘦小男孩甚至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和小短裤。与此同时,房内也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味。

这不应该,根据陈李宾对黄晓婷的印象,那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从她身边经过时闻到的永远是皂角的香味。

而当黄晓婷从寝室中走出来的时候,陈李宾瞬时瞪大了双眼——

黄晓婷的眼眸中,竟不断地有红色的光芒闪过,像极了昨日在大礼堂时,仅有陈李宾一人能看到的,“红色的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