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人生:危机的X许嘉濑林冉(许嘉濑林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嘉濑林冉)反转人生:危机的X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许嘉濑林冉)

《反转人生:危机的X》,以许嘉濑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许嘉濑”倾力打造的一本悬疑惊悚,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晚星姐,你听说没啊,最近因为星悦的事,好多投资商都撤资了”化妆师边做着头发便说着八卦。“嗯,最近是有些传闻,但都没影的事”沈晚星不是很在意的说着,翻着手中的杂志,看见了自己出现在最新一期里,满意的笑了笑。“今早星悦的股票都直接涨停了,股东们都跑了,最可怜的就是那些签在他们公司的演员了,现下怕是哪个…

悬疑惊悚《反转人生:危机的X》,讲述主角许嘉濑林冉的爱恨纠葛,作者“一只努力的文学喵”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晚星姐,你听说没啊,最近因为星悦的事,好多投资商都撤资了”化妆师边做着头发便说着八卦。“嗯,最近是有些传闻,但都没影的事”沈晚星不是很在意的说着,翻着手中的杂志,看见了自己出现在最新一期里,满意的笑了笑。“今早星悦的股票都直接涨停了,股东们都跑了,最可怜的就是那些签在他们公司的演员了,现下怕是哪个…

第4章 浮出线索 试读章节

娱乐圈里最近有些动荡不安,新闻报道满天飞,投资商们看着苗头不对,许多剧纷纷都撤了投资,而各大平台也很难招商,头部艺人虽然不受圈内影响,却也都放慢了脚步,确定剧本和演员没有问题才敢拍。大公司的艺人都尚且如此,更别说那些小公司的演员们,想要出名简直难上加难。

各方势力都在收紧,害怕艺人带来的损失导致自己大规模的投资打了水漂。一下子更不敢找名不见经传的演员们了。

“晚星姐,你听说没啊,最近因为星悦的事,好多投资商都撤资了”化妆师边做着头发便说着八卦。

“嗯,最近是有些传闻,但都没影的事”沈晚星不是很在意的说着,翻着手中的杂志,看见了自己出现在最新一期里,满意的笑了笑。

“今早星悦的股票都直接涨停了,股东们都跑了,最可怜的就是那些签在他们公司的演员了,现下怕是哪个剧都不敢用她们了”

“小雅,你今天的话有点多”沈晚星皱起眉头有些不悦的看着镜子中的化妆师。

“对不起,晚星姐”

沈星晚并不在意那些新闻,这个圈子,有人跌落就有人崛起,在大众的眼里他们似乎有挣不完的钱,穿不完的名牌以及上不完的热搜,可谁又深入了解她们呢,她没有办法将自己所经历的苦难呈现出来,也没必要让别人感同身受,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只有更有实力,更红,才能将自己从哪些乱七八糟的生活中摘除来,为此,她不介意承受很大的代价。

她收起廉价的情绪,调整好最美的姿态,她要将她最好,最美的样子呈现出来。才不枉费她这一路走来的颠沛流离。

第28届星星奖将在B市的阿那亚举行。

此次活动是某大奢品牌和大牌卫视联合赞助的。因此驻场的嘉宾都是当红的偶像。现场记者和媒体纷涌而至。

海边肆意的风吹扶着现场蔚蓝色的奖台。而在候场区,沈晚星穿着黑色吊带晚礼服,腰部的堆叠层次分明,头发微微挽起,挺拔的身姿就像一只高贵的黑天鹅,耀眼的让人挪不开眼。

只听台上有人念完本年度最受欢迎女演员的是——沈晚星。

她高贵的走上台,接受着属于她的荣耀,她的闪耀,夺目在聚光灯的衬托下更加耀眼,今晚过后,她必定属于国民级新一代的女神。

“冉姐,她真的好漂亮啊”扛着摄像头的小胖表现出了屌丝本性,一脸花痴的看着台上接受采访的女演员。

“冉姐,我倒是觉得你如果是个大明星也是个熠熠生辉的大明星”拿着稿纸的实习生在旁边说道。

“你们啊,专业点,我们是来工作的,这个月再没有好的稿子出来,我们都可以拎包走人了”林冉敲打了小胖免得他犯花痴又忘了开摄像。自己被下派到了编辑部,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给她的全部都是新人,什么也不懂的刚毕业的实习生,她觉得她一定是被上司穿了小鞋。

受邀来的媒体纷纷扛着摄像头追随着沈星晚,生怕快门按的有点慢。慌乱间不知道是谁推了一把林冉,林冉没站稳顺着前方准备栽了过去,天杀的,这满地的沙石那个混蛋。惊慌中没有预想的落地那么疼。

“你没事吧”

林冉睁开眼,还没从反应中回过神,就被人放正,扛着摄像头走开了。回头看了一眼,男孩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沈星晚回到后台,有些精疲力尽的揉了揉自己的脚踝。

“星晚姐,你的手机”助理过来将手机递给了她。

划开手机发现有一条短信:9点湘江国际酒店203

“等会还有什么安排吗?”沈星晚问道。

“没有了,星晚姐”助理收拾着化妆间的东西看着手机上的行程表。

“那你们早点回去吧,一会,我自己开车回”

“好的,那星晚姐明天有个杂志拍摄,我们早上去接你”助理看着沈星晚说道。自从自己跟着沈星晚后,感觉自己做的工作比较轻松,沈星晚没有什么明星架子,大多数都亲力亲为,基本不是工作的问题,其他时候不太喜欢人跟着,可能女明星也喜欢独处吧。

“好”沈星晚收拾妥帖,将奖杯放在早已让人准备好的木匣里,这是她出道以来拿到的第一个奖杯。

来到信息上的地址,很安全的就上了23楼,这里都是“他们”的地盘,她也无需担心什么,这么多年也没有被拍到,所以她很放心。

“扣扣~~”

“枝呀”

她走了进去,这里是一个套房,非常大的落地玻璃,能清楚的看见A市的全貌,看样子那位还没来,她走进了浴室,浴室非常大,水是才放好的,周围贴心的准备了精油,花瓣,站在镜子前缓慢的脱下了长裙,细长的腿踏进了浴缸里,温度正好。

许久,披着浴袍缓缓起身,再次走进客厅的时候,看见他举着红酒端详着窗外,沈星晚有些庆幸,自己的第一次并不是献给了肥腻又地中海的大叔,而相反的他的身材挺拔,五官稍端正,他走了过来,放下了酒杯,抱起沈星晚走到了主卧,挑开了浴袍,低着头,吻了下来。

夜晚,外面似是刮起了很大的风,没一会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沈星晚听不真切,眼角不受控制的落下了一滴泪,不知是放纵的灵魂在挣扎,在呐喊还是为了心里那所谓的一点自尊在哭泣,疯狂的,屈辱的,滚烫的,承受着灵魂被撕裂的疼痛。

好像做了好久,她已经不记清楚了,只记得意识迷离时他说的一句话。

“没想到,秦楚竟然没有动过你,你以后,就跟着我”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沈晚星都没有再见过“他”,自己的事业却水涨船高,新的代言,新的剧本,连进不去的京圏电影都向自己抛来了橄榄枝,她知道这些就是她应得的价码,她顺从的接受这一切。

这两天林冉有点情绪,她觉得一定要顺其反抗,撤下脖子上的工牌,气势汹汹的闯进罗嘉的办公室,“老大,你看我真的头都快秃了,您在不给我个人等下次您就只能看见我猝死在工作台上了”

“这么几天就受不了了,我看把你放在编辑部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了,省得你出去给我瞎胡闹”罗嘉女士依旧停不下来手中的键盘。

“要不,您放我几天假吧,我调整下心情”林冉直接摆烂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给,这是给你编辑部的人,给我好好带,但凡走任何一个人,你就麻溜滚吧”罗女士将刚打印出来的资料扔在了桌子上。

“东西带走,出去,门关好”

林冉迅速拿起文件麻溜的关好了门。

“老大,怎么样了,罗女士松口没”小胖转着摇椅过来询问道。

“当当当,经过我与罗女士不要脸的厮杀后,最终向我屈服”林冉有些小得意翻开了文件。

“温储,看着简历确实还不错”

“好了,大家将编辑好的稿子发我邮箱,定期的公众号不要忘了编辑”林冉转头看着懵懵懂懂的两人,想象着自己刚刚毕业的样子,嗯,现在的自己一定很想打死当时的我。

28号最近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许队,你说上面是不是嫌弃我们7.18案件长时间没有结案,所以才发布了联合办案的文件”辉子有些垂头丧气。

“联合办案未必不是好事,陈辉案件的详细情况不用说你们应该了解,7.18案件至今尚未有突破口,而黄灿的抛尸案的另一个嫌疑人也尚未找到,与重案组合作,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线索”许队说着拿出了通知。

“大家打起精神,一会重案组来了,别都丧气着脸,现在对我们来说寻找新的突破口才是正事”

“是,队长”

等待的过程无比漫长,许队率先整理起了案件,在郑浩的审讯口供中,至今未得知黄灿真正的死因,而在黄灿家中隐秘的墙后搜集出来的证据,那些日记里的“他们”到底是谁。反复的看着这些线索,发布出去的悬赏至今也未有人报案。

奇怪,真的太奇怪了,就好像有人故意抹去了某些重要的线索,而能做到这一切的必定是有些实力。脑海中不断地出现星悦集团,湘江集团的画面,总感觉是会有些联系的,就是抓不住那一丝尾巴。

正当大家沉积在案卷宗时。

“你好,重案组张峰”许嘉濑看着面前伸过来的手。

起身,回握。

“你好,刑侦支队许嘉濑”

“我知道你,黄埔军校毕业,在校期间,各项项目满分,毕业后分配到A市警队实习,一年后因优越表现提拔为刑侦支队的支队长,期间抓获多起重大案件的嫌疑人,两年前轰动全市的江北大学无头案是你破获的”

“过奖”

“长话短说,这是我的队员,小张张祥,宫羽,王硕你们应该认识,之前的案件中见过”

“你们好”三人打着招呼和另外三人寒暄。

“接上级命令,这次联合调查7.18案件,办公地点28号,请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希望能尽快破案”许嘉濑有些沉重的说道。

“那我们开个会,大致再汇总一下案件的主要情况”张峰说道。

众人拉开大厅的转椅,拿着卷宗坐了下来。

“麒麟,播放7.18案件信息”

“好的”

二个小时后。

“我们掌握的案件内情大致这么多”许队说道。

“嗯,和我们初步掌握的案情一致,在林冉的案子上我们调取案发地了周围50公里的监控,从林冉最后一天出现的监控中发现了一辆黑色别克J9800车辆,这辆车在多个监控里出现过,最后一次出现在湘江大桥上距离案发现场5公里,经调查这辆车属于秦氏集团运输部的运输车辆”张峰说着他们掌握到的信息。

“秦氏集团,是A市有名的地产商,传统的家族经营模式,5年前,秦氏的老爷子去世有他的大儿子秦淮接任集团,不巧的是在接任的后两个月发生了车祸当场去世,秦氏集团就又秦淮的小儿子年仅23岁的秦楚执掌了,在接任后的4年里大力的发展房地产业务,使得秦氏成为现在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商”含笑立刻将搜索到的信息发布在大屏幕上。

“他在3年前有一条花边新闻,我放在大屏幕上大家看一下”含笑熟练的操作着。

当红地产商秦楚与内娱女明星的一夜风流。某酒店监控里拍到秦楚与当红小花林冉酒店过夜。

“许队,3年前林冉确实当红,这条花边新闻是技术手段显现出来的,这条新闻当时被公关过”含笑道。

“我们走访了秦氏运输部,调查了当时这辆车的使用情况,案发当天2点确实开出去过,据说这辆车是去给工人采买蔬菜的车辆,在当天凌晨3:10分采买人和车俩在北二路发生了严重车祸,当场爆炸了”张祥开口道。

“交通部那边证实车辆是燃油管发生泄漏,车上的人点了一根烟当场爆炸的”王硕说。

“这也太巧了吧,林冉是凌晨1点死的,而车是3.10爆炸的”辉子有些激动道。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得胡乱猜疑”许队沉声道。

“秦楚在林冉死后的两天里拿到了北环靠湖的二号台地,之前的竞标我有听闻,似乎该地不是秦氏集团的”宫羽说着这两天追扎秦氏的一些信息。

“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7.18案件与秦楚有直接关系”张峰有些叹气的说道。

众人的沉默,预示着这个案件的多样性。

这起案子牵扯太大,有可能不单单是简单地人命案。

“不管怎样,这也算是一个突破口”林晓脸色凝重的说道。

“黄灿日记里的“他们”,也有可能是一个群体,一个有着利益链的群体”许嘉濑瞬间在白板上画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如果说,黄灿的死并不单单是郑浩的过失杀人,他说他们两个有了争执才过失勒死了黄灿,换位一下,黄灿如果也是利益链里的有关的哪一环,那她是否掌握了什么线索,与郑浩之间只是单纯的地下情的关系还是有着利益的共同体,而当这个共同的利益出现破裂?”许嘉濑在白板上不停地画着,推演着。

“所以,黄灿死了,郑浩勒死她,可能是黄灿知道了什么”林晓突然想到某种可能说道。

“星悦与秦氏有这直接关系”许嘉濑狠狠画下一笔。

“这都是我们的推测,没有直接的证据”张峰看着越来越接近真想的线索。

“没有证据那就找出证据,只要凶手犯了案,他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许嘉濑似乎想到了什么。

“辉子,明早提审郑浩”许嘉濑确定撬开了郑浩的嘴,里面有他想要的。

“那我们分头行动,我们暗中去跟踪秦楚”张峰说道。

“好”

28号里的人似乎瞬间都有了活力,没有了前几日的阴霾,辉子拉着小张介绍着这栋房子的奇特之处,含笑调笑着和王硕聊些网络里的那些事。

只有宫羽走进了不怎么说话的林晓身边。

“你好,宫羽”

“你好,林晓”

“我可以看看你的素描吗”宫羽好奇的看着纸上的人物。

“给,这些都是之前的案件里的嫌疑人,说实话没什么可看的”

宫羽坐在一旁翻着纸业,停顿了下来。

“为什么这个嫌疑人没有脸”宫羽疑惑的问着。

“杀害林冉的凶手,我一直脑海中没有办法汇集这个人的脸,所以一直都未动笔”林晓接过画册合了起来。

“你们队长,有女朋友吗?”宫羽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林晓低着头轻笑,“可别看上他,他可是个怪人,你会伤心的”

“可我就觉得他长得好看”宫羽笑着脸红到。

“你小子别跑,这地也太有意思了,看来我申请来这里是来对了”小张追着辉子打打闹闹。

“还有更有意思的呢,那便是我们的房间,里面慢慢的科技,我给你说,简直太空舱一样,完全不需要动手就能解决很多事”辉子幸福的打开门介绍着屋内的情况。

蜂窝状的墙面折射出不同的光影,跟随者人的走动有不同的智能场景,屋内也能使用麒麟系统。

“麒麟,播放一首征服”辉子得意的展现这他发现的这些宝贝。

“厉害”小张由衷的佩服这座传说中的28号。

“还有更多更好玩的等你发掘,这座屋子简直就是宝贝”

热闹的光景许久都未见到了,自己都忘了他们都是一群年轻的队伍,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

“你的队员都很优秀”张峰走过来递给了许嘉濑一根烟。

许嘉濑接过烟靠近张峰的火机,猛吸了一口。回头望着窗内打成一片的他们。

A市环平监狱内。

黑暗的牢房内充斥着刺鼻的味道,少有的月光透过仅有巴掌大的铁窗落在地面上,时不时叽叽喳喳的老鼠声跑来跑去。围墙边蹲着一个喃喃自语的人,目光呆滞,潦草的胡须长满了下巴,双手环抱着双腿,一前一后轻轻的撞击着头部,不停地念叨“不是我,不是我”

楼道内似乎想起了走路声,渐渐地停在了面前的牢笼。

“就是他”

“枝呀”钥匙转动的声响后门被人推开了,隐在暗处的人看不见脸的模样,慢慢的走到围墙边不停撞击头部的人面前蹲下,从身后拿起药箱,将一瓶蓝色的液体抽出在针管中,弹了弹多余的液体,准备注入到男子的经脉中。

“不是我,不是我”突然的动作碰掉了针管,大喊着推开面前的人就要往外跑。

“抓住他”

门口的男人隐身进来立马抓住了逃跑的人。里面的男人拿起针管猛地扎进了经脉中,突然男人受到惊吓反手抓破了拿针男人的手。

“撕”

男人挣脱开来,将忽然安静的男人提到了墙角边。

“处理干净”说完男人便离开了。

“是”后面的动作迅速的走了进来将地上的男子放在围墙边,带着手套的手握着男子的头狠狠的撞击在墙上,直到看见了头骨才罢休。随后擦了擦地上的痕迹整理好衣服撤出了牢房。

这条过道很长,长到即便发出了声响也不会有人察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