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香花开张怡萍周雪云(张怡萍周雪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张怡萍周雪云)稻香花开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张怡萍周雪云)

现代言情小说《稻香花开》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刘宁多昌”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张怡萍周雪云,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腊月初四这个晚上,点灯最早的是陈雪芬的家,大约在傍晚六点左右,她家的煤油灯就点亮了。陈雪芬嫁过来快5年了,这是她家第二次最早点灯,第一次最早点灯是她和先秦结婚大喜那个夜晚,也是腊月,但不过是十五,她还记得那晚还有朦胧的月光。傍晚七点,张进元、张蛮水和3个挖坑的青年人一起陪着看地先生在陈雪芬家吃饭,加…

现代言情小说《稻香花开》,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张怡萍周雪云,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刘宁多昌”,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腊月初四这个晚上,点灯最早的是陈雪芬的家,大约在傍晚六点左右,她家的煤油灯就点亮了。陈雪芬嫁过来快5年了,这是她家第二次最早点灯,第一次最早点灯是她和先秦结婚大喜那个夜晚,也是腊月,但不过是十五,她还记得那晚还有朦胧的月光。傍晚七点,张进元、张蛮水和3个挖坑的青年人一起陪着看地先生在陈雪芬家吃饭,加…

第6章 张先秦入土为安 试读章节

腊月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月份,也是一年中白天最短的月份。酉时已到,太阳就开始往下落,往往等不到酉时过去就没入地平线,看不见它红色的影子了。村庄里各家各户一般都是等天完全黑了看不见了才点灯。屯里最开始点灯的是那十几家的地主家先亮了起来,然后是佃户家的灯亮了起来,最后开始点灯的是那些雇农、长工家。腊月初四这个晚上,点灯最早的是陈雪芬的家,大约在傍晚六点左右,她家的煤油灯就点亮了。陈雪芬嫁过来快5年了,这是她家第二次最早点灯,第一次最早点灯是她和先秦结婚大喜那个夜晚,也是腊月,但不过是十五,她还记得那晚还有朦胧的月光。傍晚七点,张进元、张蛮水和3个挖坑的青年人一起陪着看地先生在陈雪芬家吃饭,加上从屯里请来帮忙的厨子、帮厨,还有雪芬嫂,就一起挤在一张桌子上了。张祥元没在场,他等他们几个挖坑的人走后没有多久就回自己家了。

晚饭过后,张进元问看地先生:“老刘师傅,你算一下出殇的日子。”

看地先生掐了掐手指,口中默念了几下,说:“张甲长,我看了一下,明天是腊月初五,不宜安葬。后天是初六,宜安葬。”

“老刘师傅,按你算的日子,那就明天下午请师公过来,傍晚做个请水仪式,晚上做一场超渡,后天上午出殇。你看这样安排合适吗?”张进元问道。

“这样安排合适,可以的。”看地先生答道。

“那好吧,我等下就去保长家报告一下,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意见?”张进元说。

张进元临出门时,他交待张蛮水说:“蛮子,你刚好一个人睡,你就带老刘师傅去你家睡一晚。行吗?”

“甲长,好的,等我回去时就叫他一起跟我回吧。”张蛮水爽快的答道。

张进元从雪芬嫂家出来后,他没有直接去张保长家,而是朝自己家走去。他回到自己家时,他的太太正在洗脚。他太太见他回来了,便问他:“老爷,你是洗澡还是洗脚?”

“我回来拿个手电筒,我现在去保长家谈点事,等下回来洗个脚就算了。”张进元对正在洗脚的太太王翠花说。

“这么晚了,说不准张保长已睡了呢。你没有什么急事就明早过去吧。”王翠花细声细语的说。

“我去去就回,就打个转,跟他说一声。”张进元稍略想了一下,还是要去一下张保长家,跟他打招呼为好。

张进元走到张保长家房子前面的空坪上时,他才注意到保长家屋里没有亮灯。他估计他们可能是睡了。他站在门外叫了一声“保长!”屋里没有动静,也没有回音。他接着又叫了一声;“保长!”屋里还是没有应声。于是他绕到房子后面,他蹑手蹑脚的走到窗户边,隐隐约约听见屋里有“啪啪啪”的声响,还伴有微弱的呻吟声,你听出那声音不像是老鼠的声响。他把耳朵贴近窗边细听了一下,心里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他悄悄的顺着墙根走,不敢打开手电筒。他不小心踩翻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人向前扑去,两只手触到地面,一只手被小石头戳破了皮,他忍住疼痛,灰溜溜的小跑了几十步路后,这才打开手电筒一照,发现左手指被划破了一点皮,渗出了一点血迹。

张进元回到家里后,看了看还有点麻疼的手指,破皮的地方没有渗血了,手指上粘住了粘稠的血渍。他用毛巾沾了点热水擦了擦手指上的血渍,然后用热水擦了擦下身,坐在凳子上泡一下热水脚。

张进元钻进被窝时,他太太还没睡着,她打着哈欠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没有坐一下就走了?”

“嗯,我站着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免得影响别人睡觉。”张进元答道。

“你泡了脚没有?”王翠花说。

“泡了。”张进元用脚去蹭了蹭她的脚,说。

“你的脚咋一点也不热乎?”王翠花嘟着嘴说。

“只泡一会,呵呵!”张进元笑了笑说。

张进元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用手去脱她的睡裤。她用手挡一下,说:“你又没洗澡?”

“我刚用热水洗了下面了。”张进元边说边继续脱她的睡裤。他在心里嘀咕,今晚运气不好,去保长家碰到他们正做那事,晚上自己和太太做做,冲冲霉气。

张进元与王翠花做完那事后,二人拥抱着很快进入睡梦中。

腊月初六上午送先秦哥上山安葬后,接连7天都是下雨天,张蛮水不方便在屋外劈柴。他闲着没事,每天上午、下午都来帮雪芬嫂放一下牛,他把牛牵到外面有水沟的地方,多少能吃些半青半黄的杂草,牛不仅活动了,也节省了一些稻草,总比整天关在牛栏里要好。冬天的雨下得不大,毛毛细雨,外面吹着微风,他身穿一件蓑衣,头戴一顶斗笠,濛濛细雨虽然淋不湿他的衣服,但外面空气寒冷,他感觉浑身上下还是有点冷。陈雪芬看在眼里,心里也关心他,他每天过来放牛时,陈雪芬都对他说:“张蛮水,下雨天就不要去放牛了,关在牛栏里丢点稻草给它吃,烧盆温水给它喝就行了。”

“反正我闲着没事,放它出去吃点水草、杂䓍,让它活动活动,等来年春耕时,还靠它卖力使劲呢。”张蛮水答道。

“那你放牛不要回来太晚了,外面下着雨,天气也冷,可以稍微早点回来。”陈雪芬关心的对张蛮水说。

“雪芬嫂,我知道了。”张蛮水声音低低的答道。

陈雪芬站在房屋门口望着他牵着牛的背影慢慢走远,总会发一阵子的呆。

张先秦的头七刚过,凌晨雨停,天气放晴。张蛮水趁天气好,想早点把雪芬嫂家的松树柴劈完,早上晒干,好让雪芬嫂家过小年、过大年、正月这段时间有干柴烧。

腊月二十四,这天过小年。陈雪芬一大早就起床了,她打开大门,坐在堂屋中间正对着大门,眼睛朝着大门这边时不时的张望。她在等张蛮水过来放牛时准备安排他去县城买年货。过了一会儿,张蛮水就出现在院门口。陈雪芬见他来了,便走到大门口,说:“张蛮水,今天你就不去放牛了,你帮我去县城买的年货回来。”

“雪芬嫂,我又不知道买些什么年货东西,又不会挑选,又不会谈价,怕买不好。”张蛮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我告诉你去买吧,你看二个孩子还没起床,担心他们起来找不到我会哭,会到处找我。所以我就不方便出去。”陈雪芬先是一笑,接着又面露难色。

“好吧,你说买些什么,我记着。今天少买点,怕说多了记不住。等过大年前一二天,我向张保长借他家的板车载你和2个孩子一起去。你看好吗?”张蛮水说话的声音仍旧是低低的。

“行呀,那你今天就买2斤猪肉,1条草鱼,1条鲤鱼,1斤黄糖。来,给钱给你。”陈雪芬边说边把花篮和钱递了过去。

“雪芬嫂,你记得给牛丢点稻草,那我就去了。”张蛮水接过她手中的花篮和钱,用温和的口气说。

“你路上小心点,早点回来。”陈雪芬站在门口目送张蛮水高大的背影消失在目光里。

冬原屯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土泥路直通县城东郊,走这条大路到县城距离11公里,大约要走2小时。屯里的年轻人为了节省时间,不挑担、不推车时就踩出了一条小路,从走小路到县城距离只有8公里,一般只需1个半小时就到了。

张蛮水选择走小路,他一路上连走带跑,等他赶到县城集市时,狭小的集市人来人往,到处都是叫卖吆喝声、讨价还价声。集市上的商品种类很多,张蛮水一边走一边看一边问,他要选择最便宜的价才买。他走遍了整条街坊的集市,花了半小时,他买齐东西后,没有心思在集市上闲逛,便挤出人群。他想早点离开这里,偌大一个集市,这么多的人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这么多的商品只能饱饱眼福,这么热闹的集市没有一个可以给他落脚的地方,看着眼前这些眼花缭乱的场面,他心里涌上酸楚的滋味。他要快点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地方,他站在这个陌生的集市上,迎着冷冷的风,面对冷冷的目光,浑身禁不住打了几个寒颤,迷茫的心里找不着方向。此时,他不想多呆一会,他想早点回到那个熟悉的村庄,回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中。

张蛮水在返回冬原屯的路上,他憋足劲一路快走飞奔。他边走边想,好不容易进了一趟城,他没有给自己买一点东西,也舍不得给自己买一点东西。他一年四季整天忙于田里地里,一年到头也难得有一二次进城,目睹县城的房屋整齐排列,集市上人多热闹,听到城里人说话的腔调,看到城里人的衣服穿着干净好看,店铺摊位摆放的商品丰富多样,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糕点糖果东西还是第一次见过,更别说尝过什么味道。他看到县城的一切都那么亮眼,再想相屯里村庄的房屋、茅厕、牛栏、猪舍混搭一起,吃的是粗粮淡饭,穿的是打了补丁的麻布衣服,整天风吹日晒雨淋,起早摸黑,碰上年光好风调雨顺就有收成,碰上干旱蝗灾就颗粒欠收,自然就要收紧裤腰带省吃俭用,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挨饿日子。他想着这些,脚步像灌了铅一样,肚子像泄了气的皮球,脚下的路走得异常沉重。

张蛮水回到冬原屯村口时已接近响午了。此时,陈雪芬已做好饭菜,她搬了一张小凳子坐在门口喂小女儿吃饭。大儿子4岁多了,自己可以动手扒拉着吃饭了。她一边喂小女儿吃饭一边往门口时不时张望。当张蛮水从院门口进来的那一瞬间,陈雪芬站了起来,声音柔和的说:“蛮水回来了。”

“嗯,回来了。”张蛮水走进院子,把花篮放在门口地上,擦了擦额前的汗,答道。张蛮水翻出衣服从内袋里掏出剩下的钱递给陈雪芬,说:“雪芬嫂,还剩这些钱,给你。”

“走累了吧,渴了吧。我给你倒了一杯水,就放在堂屋桌子上,你自己端着喝。”陈雪芬接过张蛮水递过来的钱,指了指桌上,说。

“雪芬嫂,没事我就回去了。”张蛮水确实渴了,他走到桌边,端起那碗水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喝完水把碗放到桌子上,对陈雪芬说。

“你等一下。”陈雪芬把喂小女儿的碗放到桌子上,她走到门口把花篮拿进了厨房,他把那块猪肉用刀切了一半下来,一半放进篮子,一半放在砧板上。她从花篮里拿出一条鲤鱼放入水盆里,那条草鱼仍留在花篮里。她打开锅盖端出一海碗米饭,上面盛了菜把米饭遮盖了,然后把海碗放进花篮。她把花篮里的黄糖拿出来放到厨柜里。她在花篮上面盖了一条毛巾,急忙从厨房走了出来。她边说边把花篮递给站在堂屋等候的张蛮水,说:“都到响午了,我也不方便留你在家吃饭,你回去做饭也太迟了,我给你装了饭菜,你回去就可以拿出来吃了,不用一个人再煮饭菜了。”

“谢谢雪芬嫂!”张蛮水接过陈雪芬手中的花篮,感激的说。

看着张蛮水提着花篮走出门口的背影,陈雪芬心里绷着的一根弦松弛了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她对张蛮水一个人过小年有了一个妥当的安排,这个小年让他一个人不再像往年一样过得那么节省紧巴。

张蛮水的家在冬原屯村庄的北面,二间泥砖砌墙的瓦房。房子旁边打了一个比房子矮半截的棚子,棚子从中间用木板拼接成整块的隔板,将棚子隔成二边,一半用来做厨房,一半用来放柴火。

张蛮水从陈雪芬的家走回自己的家大概走1200步左右,两家之间相距大约600米。他家的门把上只挂一把聋子锁,那敞长年没锁过的门锁只是个摆放,只是挂上不让风吹开门而已。也重未听说过他家丢过什么东西,说白了就是他家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当他推开那敞门时,他听见自己的肚子在“咕噜咕噜”的叫了。他揭开了盖在花篮上的毛巾,看见花篮里除了一海碗饭菜外,还有一条草鱼,一半块猪肉。他心里除了一份惊喜,还有一份苦涩。他从那个关不严实的碗柜里取出一双筷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此刻,他吃下去的不仅是米饭和菜,还有深深的感动,还有一个人的孤独。

张蛮水吃过饭后,趁那条草鱼还新鲜,赶紧磨刀剖鱼,他利索的把鱼去鳞、开肚,除去鱼鳃,取出鱼鳔,掏出鱼肠将脏物挤出洗净,然后将鱼切成小块放入大碗里滴入一点醋,倒入一两酒,洒上一勺盐,搅拌均匀,上面盖上一个碗,放在一边。

张蛮水站在门口看了看灰色的天空,阴天没有太阳,感觉天色还早,他决定去田野山地里挖些野蒜苗回来,晚上煮鱼当配菜。

他拿了一把镰刀匆匆出了门。村庄前面的田野里空无一人,只有他一个人在野地里挖野蒜苗。今天过小年了,屯里家家户户的男人都在家里忙着弄过小年的菜,女人忙着用石臼冲捣黄糖,用石磨碾压黄豆、粘米来做糍粑给孩子们吃。

张蛮水在山地田野里找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挖了一大把野蒜苗。他回来时先到雪芬嫂家,他分了一半野蒜苗给她。他看了看她家水缸里的水不多,便挑了水桶去2里路外的小河边的井里担了2担水回来倒进她家水缸。在他拿着野蒜苗准备从雪芬嫂家出来时,陈雪芬叫住着他:“蛮水,拿点糍粑回去,豆粉和黄砂糖给你装了一点,你回去自己搅拌一下。”

”不拿了,你留着给二个孩子吃吧。“张蛮水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我留了很多,足够了。叫你拿就拿着吧,免得我送过去。”陈雪芬眼里含着柔和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

“雪芬嫂,多谢了。”张蛮水接过她手中的小竹筐,客气的说,转身便走了出去。

陈雪芬看着他的背影,嘴里轻轻的嘀咕了一句:“跟我还那么客气。”

张蛮水晚上做了二道菜,一道猪肉炒黄豆,一道草鱼焖野蒜苗。一个人对着微弱的煤油灯光,独自喝了一碗酒。对于他来说,今年这个小年过得还算是有滋有味,一个人二个菜一碗酒,他已心满意足。

张蛮水一个人过了3年了,自从爹娘去世后,一些过小年、过大年的风俗在他眼里都省略掉了。在他一个人生活的3年中,每一年的小年、大年都是雪芬嫂叫先秦哥送来一碗黄糖豆粉糍粑。今年过小年,可是先秦哥不在了,但雪芬嫂照旧做好黄糖豆粉糍粑等着,趁他去她家时给他带回来了。

1932年腊月,张蛮水的人生旅途中经历了一场胆战心惊的痛苦与煎熬。在他的心里埋藏一个难以抚平的伤痛,他永远也对不起的一个人,那就是先秦哥。在他突然陷入一场不能自拔的人祸中,有二个人是他铭记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恩人,一个是保长张祥元,一个是雪芬嫂。

对于张保长和雪芬嫂,他心存感恩。张蛮水坐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他心里在想,有朝一日,必将回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3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