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生活全文(月竹尊萧瑟楼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竹尊萧瑟楼城)我的怪盗生活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的怪盗生活)

书名叫做《我的怪盗生活》的小说,是作者“萧瑟楼城”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穿越重生,主人公月竹尊萧瑟楼城,内容详情为:月竹雨写完后轻叹了口气“还是先和夜跟尊说一声吧。”说完把笔记放到保险箱里,起身走出了办公室。而现在的月竹尊正在月竹夜的办公室,打着哈欠趴在月竹夜的怀里,满脸倦意地看着墙面发呆。看着看着就闭上眼睛睡着了,月竹夜感觉到怀里一沉无奈地轻笑了一声“这孩子怎么就睡着了,睡着后倒是跟平常孩子一模一样呢~”月竹尊…

最具潜力佳作《我的怪盗生活》,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月竹尊萧瑟楼城,也是实力作者“萧瑟楼城”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月竹雨写完后轻叹了口气“还是先和夜跟尊说一声吧。”说完把笔记放到保险箱里,起身走出了办公室。而现在的月竹尊正在月竹夜的办公室,打着哈欠趴在月竹夜的怀里,满脸倦意地看着墙面发呆。看着看着就闭上眼睛睡着了,月竹夜感觉到怀里一沉无奈地轻笑了一声“这孩子怎么就睡着了,睡着后倒是跟平常孩子一模一样呢~”月竹尊…

第3章 家人?“增加了” 试读章节

奥村邦和听到月竹雨的话眼神躲闪了一下

“这…我不能说,我先走了,谢谢你。”

说完站起身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鞠了一个躬。

月竹雨看到奥村邦和走了以后,他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会后走到办公桌前,把抽屉里的一个笔记本拿了出来。

随后将今天的事概要写在了笔记里。

月竹雨写完后轻叹了口气“还是先和夜跟尊说一声吧。”

说完把笔记放到保险箱里,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而现在的月竹尊正在月竹夜的办公室,打着哈欠趴在月竹夜的怀里,满脸倦意地看着墙面发呆。

看着看着就闭上眼睛睡着了,月竹夜感觉到怀里一沉无奈地轻笑了一声“这孩子怎么就睡着了,睡着后倒是跟平常孩子一模一样呢~”

月竹尊带着一丝怨念醒了过来。

“母亲我是睡着了,但并不代表我听不到。”

月竹夜笑着说道“唉~你听到了呢?”

月竹尊打了个哈欠无视了月竹夜的话从她身上跳了下来自顾自地说道

“嗯…最近总感觉梦里有人在叫我,而且感觉十分熟悉,这让我睡得不是很爽,啧,别让我知道是因为什么!”

月竹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尊儿是做梦了吗?”

月竹尊轻摇下头试图把脑子里的那个说睡觉的声音驱赶出去,随后看向月竹夜笑着说道“不知道,声音好像很清晰但醒了之后好像什么都忘了。”

月竹夜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后问向月竹尊

“是吗,小尊还要参观公司吗?”

月竹尊抱着月竹夜的手问道“不了,什么时候回家啊?”

月竹夜亲了下月竹尊的额头,低头看着月竹尊笑着说道“等爸爸来了,我们就回家。”

“嗯~”月竹尊笑着点了下头。

而在等着的过程中尊躺在月竹夜的腿上睡着了,月竹夜带着一丝浅笑轻轻抚摸月竹尊的头发。

而在月竹夜办公室外一群女生看着小少爷熟睡后精致的容颜小声道。

“天呐~小少爷也太可爱了~”

“你看他的睡脸,太可爱了!”

“是啊!好想捏一下试试手感呀!”

毕竟有谁会不喜欢一个懂事还会到处叫姐姐的可爱小正太呢。

“咳!”

这突然的一声咳嗽直接给这帮女生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嘿,好家伙boss!

“社长好!社长再见!”

其中一个女生说完后撒腿就跑,其他人面面相觑,随后在一秒内全部消散。

月竹雨捏了捏鼻梁,想到他决定招女大学生进公司是不是做了一个错的决定?

月竹雨轻叹了一口气推门进入了月竹夜办公室。

月竹夜看到月竹雨走了进来,立马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月竹雨小点声。

月竹雨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随后放缓脚步走到月竹夜身边。

月竹夜小声地问道“奥村社长这次过来是什么意思?”

月竹雨小声地回应道“说是让我们照顾春一段时间,但是听他的话反而像是把春托付给我们了。”

月竹夜轻微地皱了下眉“怎么回事?”

月竹雨把之前的事跟月竹夜讲了一遍,月竹夜都听傻了,怎么事?我什么也没做就要有女儿了?

她还是很喜欢春的,这个小姑娘很乖也很可爱,只是自己儿子会喜欢春吗?亦或者说会接受春吗?

想到这里月竹夜的手微微地颤抖了一下,而月竹尊的脑子里充满了那道声音,让春成为他的妹妹。

月竹夜看着月竹尊皱起了眉头嘴里嘟囔着“吵死了…愚者…闭嘴!”

仿佛真的闭嘴了,尊皱起的眉宇也舒展了开来。

月竹夜轻笑了一声“这小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梦啊?”

“不过说到愚者啊,突然让我想起来你以前玩塔罗牌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可是到处拽着人占卜呢。尽管有时占卜的结果…啧!”月竹雨带有一丝怀念道

“雨,你今天果然还是别上床了。”

月竹夜带着一丝微笑看向月宫雨,开什么玩笑!那个时候最羞耻的记忆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了!

原本还怀念得月竹雨瞬间不怀念了,立马说道“别啊,老婆!”

“哼!”月竹夜冷哼了一声“晚上滚去睡你的安乐居和沙发睡去吧!”

月竹雨略微着急地挠了挠头,直接起身俯下身子轻轻捏住月竹夜的下巴微微向上抬了一下吻住了月竹夜。

“!!!”

月竹夜眼神带有一丝震惊地看着吻住自己的月竹雨,然后月竹夜拿手打了下月竹雨的肩膀,然而,没什么效果,反而吻得更欢了,月竹夜也就放弃了抵抗。

就算吻她,他也得给我睡沙发!

这么大的动作直接将把在月竹夜腿上睡觉的月竹尊弄醒了。

刚睡醒看到父母在接吻,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还有这是我可以看的吗?!

算了,也不是那么急,困了,继续睡。

月竹尊一闭眼当做没看到继续睡了过去。

然而专注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小小的动作。

月竹雨和月竹夜分开后很明显地能看到脸上的红晕和嘴角若隐若现的痕迹,若这么继续下去 怕不是月竹尊不在这不久后月竹尊就有了个亲妹妹。

月竹夜脸色潮红并喘着粗气用手擦了下嘴“今天允许你上床睡。”

月竹雨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下一秒他后悔了。

“我和儿子在他房间睡。”

闭着眼睛并没有睡着的月竹尊听到月竹夜的话嘴角微不可察的抽动了一下,同时在内心大喊‘大可不必!妈!真的大可不必!昨天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们父子俩打起来,你这么搞我们还得打!’

果不其然月竹雨直接裂开,他没想到,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他赢了个寂寞,媳妇跟儿子去睡了,我独自在冰冷的床上入睡,怎么可以这样,嘤嘤(猛男娇哭)。

月竹尊这时也快装不下去了,随即装作刚睡醒的样子起身抱住月竹夜的脖子奶里奶气地说道“妈妈,我们回家吧。”

“好~小尊想回家那就走吧。”月竹夜温柔地说道,随后瞥向一旁石化并逐渐裂开的月竹雨“等什么呢?回家。”

“唉~好嘞,媳妇~这就来~”

月竹雨如同等待皇帝临幸的妃子一般跟在月竹夜的旁边,如果被竞争公司的boss看到怕不是要笑掉大牙,堂堂一个月竹集团的社长,在老婆面前跟个如同一个争宠的妃子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搞怪的模样直接把月竹尊和月竹夜两人逗笑了,月竹夜轻拍了下月竹雨的肩膀,警告了一番。

出了办公室后月竹雨,又恢复了在外边充满气势的高冷模样。

月竹尊看到那些女员工举起手挥了挥,奶里奶气地说道“姐姐们再见。”

“再见小少爷~”

女员工们一脸啊~我死了的表情,挥着手告别。

女员工们心里想的都是‘小少爷太可爱了!’

月竹雨瞥了一眼月竹尊,这小子这么小就对妹子杀伤力这么大?这要是以后长大还得了?

离开公司后,三人坐上了车。

随后月竹夜把之前月竹雨地跟她说的又跟月竹尊说了一遍。

月竹尊听闻后沉默着思考了一番想道,多一个妹妹吗?好像也不是不行。

随后笑着向母亲说道“好啊,我也很喜欢春,春当我妹妹我很高兴。”只不过这高兴中掺杂着那么一丝杂质。

月竹夜用手轻摸了摸月竹尊的头发,果然自己儿子的头发软软的。

回到家后月竹尊直接回自己房间继续补被打断几次的午觉了。

而此时下面的电话也正好响了起来,月竹雨接了起来后道“好,我知道了,我和夜这就赶过去。”

月竹雨挂断电话后道“夜我们出去一趟,刚才奥村的社长让我们准备一下证件给春改名。”

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的月竹夜差点把茶喷出去,她把茶喝进去后道“还真是突然啊。”

月竹雨耸了下肩,而所需的文件已经让管家去准备了。

片刻后

拿到文件的两人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等月竹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月竹尊揉了揉自己那乱成鸡窝一般的头发,睡眼迷离的总感觉面前有什么东西漂浮着,好像类似于一张张卡牌但他清醒后便消失了,以为是刚睡醒的错觉便没当回事,清醒一下脑袋后起身走出了房间。

月竹尊从楼上下来看到家里只有管家和女仆,他就知道爸妈又出门工作了。

“少爷您醒了,您喜欢布丁已经准备好了。”

管家看到自家的少爷刚睡醒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他自从被月竹家老爷子在夜晚中救回来当管家也有20多年了。

月竹尊可谓是他看着一点点长大的。

榊晋弥在二十岁的时候就被月竹家的老爷子救了回来在那之后就一直在月竹家当管家了,至今也有45岁了。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走向了餐厅坐在自己专属的位置上静静地等待着布丁。

管家先是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月竹尊面前“小少爷,夫人说了,您最近喝水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很多,不要趁晋弥不在的时候就不喝水。”

月竹尊听后拿起水杯轻点了下头

“唔…我知道了。”

他看着月竹尊的可爱模样也忍不住地想捏捏自家少爷那充满正太感的小脸。

月竹尊咕嘟咕嘟地把水喝完后放在了桌子上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榊晋弥,奶里奶气地问道“我的亲爱布丁呢~晋弥叔叔~”

榊晋弥轻咳了一声,掩盖了自己因为少爷而失态的表情,想到少爷实在是太可爱了啊。

榊晋弥微微躬身道“稍等,马上就给您送来。”随后转身给月竹尊准备了一份布丁。

过了一会榊晋弥将布丁放到了月竹尊的面前“少爷您的布丁,请享用。”

月竹尊散发着可爱的笑容“嗯~谢谢晋弥。”

榊晋弥看着如同天使般散发着光芒的少爷说道“少爷不必谢我,这些都是我应该为小少爷做的。”

月竹尊那圆润的脸上充满不理解“但是妈妈和我说有人帮我拿东西,我应该表示对他的感谢。”

榊晋弥笑着解释道“夫人说的没错,但是少主对我可以不用说的。”

月竹尊点了点头,并没有把榊晋弥的话放在心上,随后拿起自己的小勺子挖了一勺布丁放进了嘴里,那股抹茶的浓香瞬间充满整个口腔。

月竹尊的眼睛散发着小星星“嗯~好甜好好吃!”

榊晋弥笑着说道“您喜欢吃比什么都好。”

不久一份抹茶布丁便被尊消灭。

吃完布丁后月竹尊就去玩了。

但脑子的声音还在不停地响,因为除去睡觉没有造成影响所以月竹尊便并丝毫没当回事,你响你的,我玩我的,晚上咱俩硬磕。

夜幕降临了,蓝色的薄暮,湛蓝的夜晚,在黑暗的穹隆下等待着…

月竹雨和月竹夜回来了。

“老爸老妈你们终于回来了~”月竹尊散发可爱的笑容看向两人。

月竹夜看着自家儿子脸上的笑容感觉自己在外的疲劳瞬间消失,月竹夜顺手叉起月竹尊去说母子俩的悄悄话了。

月竹雨看着母子俩轻笑了一声,随后将手里的一个东西交给了榊晋弥。

“等我们走后到底时候你和尊单独看,尊做决定的时候尊重他即可,如果太过分劝劝他。”

榊晋弥面无表情的小声回应道“是,老爷。”

月竹雨轻点了下头,就去找他们母子俩了。

榊晋弥看着手里的东西,明明很轻却又感觉很重。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翌日 早上7:00

睡眼迷离的月竹尊被月竹雨进行了一次的强制开机。然而此次开机时间不到一秒月竹尊又趴在了床上,并且抱着被子。

月竹尊抱着被子心里想着‘谁也不能分离我和被子!不能!’

月竹夜无奈地轻拍了下自己儿子的小屁股“小尊,快点起床,一会春就要来了,你要春看到你这个样子吗?”

“唔…”

月竹尊在母亲的催促中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月竹夜把月竹尊从床上抱了下来往外面推了推。

“快去洗脸刷牙。”

月竹尊慢慢地向外走着,随后就看到了榊晋弥的笑脸。

“少爷这边。”

说着榊晋弥就带着月竹尊去洗漱了。

洗漱完以后,月竹尊回到房间穿一件好看的衣服。

随后就被家中的女仆带去餐厅吃早餐了。

吃完早餐后月竹尊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他不理解,大早上为什么会有一个红色痰盂头会出现在电视上,而且除了再杀怪兽就在杀怪兽的路上,怎么?早安儿童秀吗?

这时月竹尊听到外面有车驶了进来,没一会儿就听到车开走了。

就在这时耳边又响起来一模糊地呢喃。

“时间线已更改,命运的齿轮开始缓慢的转动”

月竹尊听后轻皱了下眉头后,又缓解开了,毕竟妈妈说总皱眉头不好。

正在思考的月竹尊听到门口有动静后,正打算起身的时候就听到了哭泣声。

此时月竹夜正牵着奥村春手安慰她。

“你爸爸不是不要你,只是让你来借宿几天而已。”

“真的?”奥村春挂着眼泪的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月竹夜。

月竹夜眼神躲闪了一下违心地说道“真的。”随后在内心补充道‘假的,连姓都改成月竹了。’估计以后都不会改回去了

奥村春,啊,不,现在应该叫月竹春了。

月竹春略微委屈的点了点头,她想不通爸爸怎么就把她交给别人家了。

“春,你怎么哭成这样啊。”

月竹尊带着笑容走到月竹春的面前用小手给她擦了下泪珠道“这么可爱的小脸哭成这样可就不好看了,所以说多笑笑好不好。”

“好”

月竹春直接被月竹尊逗笑了,月竹夜则是陷入了沉思‘嘶…这小子…跟他爸年轻的时候还真像啊。’

就这样春入住了月竹家,而奥村邦和也一直没来接春回奥村家。

一年很快的就过去了,在这一年里两个小家伙也熟络了不少,可平静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5月15日清晨,这天的乌云压的很低,给本就阴沉的天气增添了一分压抑。

“尊,春,快起床洗漱吃饭,不然你们俩又赶不上幼儿园的车了!”

月竹夜满脸无奈地看着睡着正香,姿势还一模一样的两个小家伙,一年时间为什么会被同化得那么快?

不管怎么叫都啥用没有,两人依旧睡得很死。

月竹夜轻叹了口气,拽着两个人的手把两人强行开机。

两人一起睡眼迷胧地看着月竹夜,月竹夜要不是知道春是寄养的,她还以为春是她生的,不过她也早就把春当自己女儿看了。

“妈妈,再让我睡一会儿~”说着月竹尊说罢就打了个哈欠倒在床上睡去。

月竹春逐渐犯困慢慢靠在了月竹尊肩膀上睡过去了。

月竹尊也被月竹春影响又躺在床上睡着了。

看到两个睡着的孩子,月竹夜头疼地捏了捏鼻梁,算了让他们睡吧。

月竹夜走出房间跟榊晋弥说道“晋弥,你跟幼儿园的老师说一声吧。”

“好的,我知道了,夫人。”榊晋弥带着一丝浅笑“我会如实告诉幼儿园老师,少爷和小姐的情况的。”

月竹夜轻点了下头“嗯,我和雨去公司了。”随后下楼去找月竹雨了。

看到月竹夜走了以后榊晋弥将月竹尊的房门关上了,不然一会收拾屋子会吵到他们的。

而在楼下的月竹雨看到月竹夜独自下来的时候愣了一下问道“我那么大两个大儿和闺女呢?怎么就你自己下来了?”

月竹夜翻了个白眼“你的好大儿和好闺女没起来,还不是昨天你带他们俩玩得太欢,半夜十二点才睡觉,也不至于这样。”

月竹雨语塞,好吧,确实是他的错。

他轻咳了一声道“走吧,今天我开车。”

月竹夜皱了下眉头问道“原来的司机去哪了?”

月竹雨边向外走边说“他今天跟我请假说有事,开个车而已。”

月竹夜抿了下嘴,行吧。

月竹夜拿起女仆递过来的包走了出去,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月竹夜的包里是空的。

月竹雨这时刚好开车过来,月竹夜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后,看着外面阴沉的天“今天感觉要下大雨了。”

月竹雨启动车辆离开了自家的宅邸…

“伞的话我带了,儿子和女儿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

月竹夜笑着说道“嗯,早就准备好了,你都给儿子准备了什么?”

月竹雨笑着调侃道“怎么这家产还不够?”

月竹夜看了眼外面的风景,随后转头看向月竹雨“春呢?你给她准备了什么?”

月竹雨沉默了一会后笑着说道“她吗,我想,尊会替我给的。”

月竹夜一脸无奈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老公“你还真是,小心以后春踢你坟墓。”

月竹雨听着自己老婆的话大笑道“哈哈哈,那丫头才不会那么做呢。”

月竹夜神气地说道“这可不一定,万一春到了青春期,发现自己的另一个老爸什么也不给自己准备,谁知道她会不会生气啊,生气的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月竹雨打了个寒颤道“喂,别说这么可怕的事啊,唯独春绝对不会这么干!”

月竹夜笑着说道“是是是,我们该走了。”

月竹雨走到月竹夜身边道“是啊…该走了,尊家里就拜托你了。”

正在家里睡觉的月竹尊被一股莫名的心悸,猛地惊醒坐了起来,这动静直接把一旁的月竹春吵醒了,她软软问道“怎么了?哥哥?”

月竹尊回过神来摸了摸月竹春的头笑着说道“没什么,继续睡吧,春。”

月竹春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又睡了过去。

这时他的房门被推开了,榊晋弥焦急地走了进来“少爷…你…”

榊晋弥看着满身是汗的月竹尊在安慰着月竹春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后说道“少爷还请来看看这个。”

说着抱着月竹尊快速地来到了楼下。

“各位观众临时通知,xx街道发生了车辆爆炸事件,目前所知道的情报是这是月竹集团的车,目前死亡人数未知,正在调查中。”

月竹尊看着电视里车辆燃烧的画面,异常平静问道“晋弥,那个是爸爸跟妈妈的车对吗。”

他知道这是父母平时出行时开的车,他只是不敢确定,也不想确定,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能够感受到悲伤的情绪,但却哭不出来,相反却异常的冷静,大脑也异常的清晰。

见到自家少爷如此的平静,乱成一片的月竹宅也安静了那么一会,然而并没有安静多少。

月竹尊直接冲着女仆们喊道“别吵!晋弥回答我,那辆车是不是我爸爸妈妈的车!”

榊晋弥沉默了一会后回应道“是的,是老爷和夫人的车。”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从榊晋弥的身上跳了下去平静的根本不像一个6岁的孩子。

“嗯,我知道了,女仆们按照平常活动,别让春察觉到,晋弥你跟我去公司可不能让那群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说完上楼去穿衣服,然而跟了月竹尊6年的榊晋弥很清楚地知道月竹尊在硬撑。

而后面的两个女仆小声地说道

“我们该怎么办?”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榊晋弥听到后皱了下眉后说道“没听到少爷说什么吗?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女仆们听到榊晋弥的话立马跑走了。

月竹尊回到屋里把月竹夜给他买的小西服换上后,看着在床上熟睡的月竹春轻笑了一声用自己能听到的话道“我会保护好你的,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随后走出房间,榊晋弥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错觉,曾经的那个六岁少年突然长大了一般。

月竹尊从上面下来后边往外走边对着榊晋弥道“晋弥我们走,开你的车。”

“是,少爷。”随后带着月竹尊坐上了他的车。

这条新闻不仅仅是给月竹家带来了冲击,对于认识月竹家的人们同样是个冲击,而那些想吞并月竹家的人纷纷在这个时候出场了。

车上榊晋弥看着面无表情的月竹尊略微不解地问道“少爷,你难道不想哭吗?”

月竹尊只是淡淡的说道“哭?现在没那种时间,我父母死了那帮老狐狸不会轻易放过月竹家的,晋弥做点准备,我们要失去点什么了,但失去的我们总会拿回来的。”

榊晋弥眼神坚定地说道“不管失去什么,我都会站在少爷和小姐身边,直至最后。”

月竹尊看着坚定的榊晋弥道“晋弥,当我的替身吧,在我上初中之前,你来管理公司,初中之后我来,现在我太小了,现在的还无法信服众人。”

榊晋弥轻点了下头回应道“是,我知道了,老爷他…在去世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他当然会这么想,连他的儿子和寄养的女儿都算进去。”

月竹尊眼神里透露着一丝怒火,但很快就被另一股思绪压了下去,仅仅六岁的他支撑起月竹家?别开玩笑了,现实已经摆在了眼前,现在的他是不行的,哪怕他有能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