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陆灿灿顾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

热门小说《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灿灿顾泗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天狗赤月”,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阴命,到底是个什么魔咒呢,舅爷爷说要去找到那个纯阳命格的人,才能阴阳调和。他又在哪里?怎么才能分辨出纯阳命格呢?这一切就好像有一张叫做天命的网,牢牢的罩住了他们,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充满了无力感。“姐,李叔不会死了吧?,”王子疯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陆灿灿收回思绪,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坠了块石头,堵得慌,…

现代言情小说《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灿灿顾泗,作者“天狗赤月”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阴命,到底是个什么魔咒呢,舅爷爷说要去找到那个纯阳命格的人,才能阴阳调和。他又在哪里?怎么才能分辨出纯阳命格呢?这一切就好像有一张叫做天命的网,牢牢的罩住了他们,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充满了无力感。“姐,李叔不会死了吧?,”王子疯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陆灿灿收回思绪,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坠了块石头,堵得慌,…

第5章 阴女煞 试读章节

陆灿灿定睛一看,

还真是舅奶奶的儿子李强

隐隐觉得,

这是阴命的连锁反应。

破了鬼遮眼,却躲不过车祸。

万一今天没有撞到大树,或者爸爸的车不扛造,那他们是不是也跟李叔一样躺在血泊里呢?

心里的天平开始倾斜,阴命不能跟家人在一起吗?

想起小时候王大神给自己批过命,

“阴女煞,破全家……”

陆灿灿睫毛微微颤了颤, 耳膜轰轰作响,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整个人木木的,呆呆的。

阴命,到底是个什么魔咒呢,

舅爷爷说要去找到那个纯阳命格的人,才能阴阳调和。

他又在哪里?怎么才能分辨出纯阳命格呢?

这一切就好像有一张叫做天命的网,牢牢的罩住了他们,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充满了无力感。

“姐,李叔不会死了吧?,”王子疯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

陆灿灿收回思绪,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坠了块石头,堵得慌,只呆呆的摇头。

“姐,你没事儿吧?”

王子疯疑惑的朝着灿灿的眼睛晃了晃手,见她眼珠子会转,又继续道,

“好家伙,姐,你看到了吗,李叔满身是血,腿骨都折成7字形了!你说他还能活吗?”

陆灿灿看了眼地上人,肯定的说道,“能吧,舅奶奶的子女宫有黑痣,是要受儿子拖累的,多半李叔会变成植物人瘫痪在床。”

她缩了缩脖子,身上冷汗津津,

小风一吹,整个人摇摇欲坠。

忽地,头顶一片阴影,一件宽大的黑色棉麻外套从身后披了上来,外套上的沉香味让她暖和了不少。

陆灿灿抬头一看,

是爸爸!

陆建国递了一瓶水给她,温和地开口,

“第一次看见车祸,吓到了吧,我听子疯说那是你舅奶奶的儿子,我已经跟警察说了,等会你舅奶奶就来了。”

灿灿听着陆建国的话,没来由的鼻腔发酸,

“爸爸,我是不是不能跟你回去,算命先生说我是阴女,会累及……”

还没等她说完,陆建国就脸色一拧,

“别听那些,我陆建国的女儿就是富贵命,一会车到了,咱们就去市里,去看看你江姨就回省城,我还就不信这个邪。”

救护车跟警车都来得很快,

不一会车祸周围就拉起了警戒线。

除了李强,被撞得几辆车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也没有伤亡。

陆灿灿跟陆建国几人被带到了一边录口供,

警察进行现场取证, 处理起来很快。

一个小时后,就已经清空了道路,正准备放行的时候。

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冲了出来,

“死丫头,又是你个小灾星是不是,走了,还要克我儿子,是不是你们撞的我儿子,给我儿子赔钱,你个丧门星……”

一个上午不见的舅奶奶扛着木棒就冲了过来。

警察眼疾手快就拦在了前面,“嘿,这位女同志,不能打人,有话好好说哈……”

“同志,你给我让开,这开吉普的是我儿子,他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了,老娘要打死这个丫头赔命。”李春花抡着大木头就往这边砸。

小警.差一把抓住木头,脸色不耐,“哎哎哎,你是李强的家属吗?正好,我们还要通知你,李强开车逆行,还强行改车,这次车祸属于全责,你们需要支付这4辆车主的修车费,来签字吧。”

说完,把一张单子递到了李春花面前晃了晃。

听到警.查的话,李春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撒泼劲儿又上来了,

“哎哟喂,老娘这是作什么孽,我没钱啊,管那死丫头要,她是我孙女……”

警察看了眼陆灿灿,又询问的看着陆建国,

陆建国站出来,鄙了一眼地上的李春花,冷声道,“我不认识她,我的车子整个车身都毁了,保险那边出了详细维修账单后,我会送去警察局,申请强制执行的,麻烦您不要让她离开桂竹镇。”

话音刚落,一辆炫酷高大的商务型7座停在了他们跟前,

“姐,咱们不会是坐这车吧,豪车啊……”王子疯骨子里的男人气蹭地就上来了,对着车子眼冒金光。

车窗摇了下来,开车的人朝着林司机点点头就下了车,

“陆董,车送到了,我先走了。”

“恩。”

陆建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又转头问刚刚的小警察:“我能带着我的女儿离开了吗?”

小警察在镇上工作时间不短,看见车牌号是连发号8888,赶紧点头。

“已经做完笔录了,您可以走!”

陆建国头也没回的带着陆灿灿跟王子疯上了车,

“爸,这车是咱们家的?”

陆灿灿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恩,咱们家的,你爷爷交代过,进村不能开好车,不然容易遭人记恨,惹口舌,对你舅爷爷不好,既然到了镇上就没关系了。”

“那黑狗血?”

被突如其来的糖衣炮弹一冲击,陆灿灿就记着鬼遮眼这一茬。

陆建国笑了笑,温和地开口,“你放心,这车我找大师开过光,很稳妥的,既然要接我们家的小公主回家,这些年我做了很多功课的。”

被陆建国这么一说,陆灿灿眼眶一下就红了,

本来以为家里人是因为她的命格才放任她在乡下长大,原来爸爸也会为了自己想各种办法。

心里的那点小九九都放下了,

天平彻底平了!

我金龙小霸王管你什么天命,姐姐就是万里挑一的凤凰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5: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