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狐(荀生暮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仙狐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仙狐)

小说《仙狐》,是作者“木清暮”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荀生暮春,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荀生心里想着日后定是要好好报答的,后来也没想到两人相处却非常投缘。陆修虽是将军,但对修仙问道之类却知道的甚多,也经常与荀生话一些人间趣事。是以,荀生在将军府转瞬便待了一年。陆修在荷叶刚刚冒尖时去了边疆打仗,他一再叮嘱荀生需得等自己回来再做打算,荀生的眼睛开始朦胧可见物,他瞧见陆修出门时着一身白袍,便…

荀生暮春是《仙狐》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木清暮”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荀生心里想着日后定是要好好报答的,后来也没想到两人相处却非常投缘。陆修虽是将军,但对修仙问道之类却知道的甚多,也经常与荀生话一些人间趣事。是以,荀生在将军府转瞬便待了一年。陆修在荷叶刚刚冒尖时去了边疆打仗,他一再叮嘱荀生需得等自己回来再做打算,荀生的眼睛开始朦胧可见物,他瞧见陆修出门时着一身白袍,便…

第8章 常胜将军 试读章节

荀生眼睛刚瞧不见时,他是非常沮丧的。虽他很感激陆修,也并不想一直待在将军府。是陆修一直答应着,只要治好了荀生的眼睛,便随便荀生的去留。荀生觉得人家于自己非亲非故还对自己这样好,自己再强走就显得有点矫情了。

荀生心里想着日后定是要好好报答的,后来也没想到两人相处却非常投缘。陆修虽是将军,但对修仙问道之类却知道的甚多,也经常与荀生话一些人间趣事。是以,荀生在将军府转瞬便待了一年。

陆修在荷叶刚刚冒尖时去了边疆打仗,他一再叮嘱荀生需得等自己回来再做打算,荀生的眼睛开始朦胧可见物,他瞧见陆修出门时着一身白袍,便问道:“战场上凶险异常,首领一般都不愿自己与众不同太多,容易暴露自己的所在。你为何穿白袍,这样岂不是增加了自己风险?”

陆修听后哈哈大笑。身边有副将笑着说:“别人怕暴露,我们将军不怕。我们将军的战袍出现在哪里,哪里连神鬼都不敢靠近。”

陆修斥责部下,说的太过夸张。然后温声同荀生说:“你好好在府上养伤,待我回来给你带疆域的特产。”

莲蓬开始一簇一簇结成的时候,陆修打了胜仗回来。老百姓净道扫街夹道欢迎着他们的常胜将军。将士们习以为常,他们坚信,只要他们的将军在,胜利就永远属于他们。

荀生的眼睛好了,他眼眸清亮,似根本没有被伤过一般。他去了街道观看百姓如何欢迎他们的英雄,也见到了人间皇帝是如何的褒奖他的重臣。举目一片欢歌笑语,每个人因为这场胜利而开怀大笑,而陆修就是他们眼中的神。

时间又将荀生拉回了现实,若一直停留在那时该多好。

“若可以从头来,我会拉住他,不让他去打这一场满是阴谋的仗。”荀生喃喃的说着,他似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

“荀生,他对你很好是吗?所以你一直忘不了他?”暮春静静的听着荀生的诉说,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勇气真的问出来。

楚子穆和灵泽看了荀生的模样,立在一旁,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大概大家心里都隐隐的明白,叫陆修的这个将军,下场可能不是太好。

幻境里的陆修已经出去打仗了许久,从女妖的视角还是只见大门,“这只鸮精是不是傻?就这么一直看着人家大门?人不在家了,也没说追出去看看。”楚子穆实在是看的无聊,索性盘腿坐在了地上。

“也不对,这只精怪为什么喜欢看这个将军呢?难不成她对将军有意?陆修…陆…”楚子穆盘在地上似被打开了窍门,突然脑子里就闪出女妖之前说过的话。

“啊呦!这鸮精第一次敲门时不就叫的陆郎吗?我的天!真有一腿啊?”楚子“腾”地站起,一拍脑门说道。

“子穆,慎言!”灵泽道长有点听不下去的呵斥着楚子穆。但他哪还管的了这些,急走了几步,又绕回了原地,眼神瞧向荀生说:“你不是和这个将军关系不错嘛!你难道不知他有没有相好的?是不是这鸮精?”

荀生被楚子穆的这一番话给问住了,从悲春伤秋的情绪里回了神,又细细地回想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呢?这将军都多大了?怎么能没有相好的?大概就是这只鸮精,好上了又甩了人家,所以这精怪怀恨在心,以杀男子为乐。”楚子穆分析的头头是道。那边灵泽道长不停地用咳嗽声提醒着他。

“我在府里时好像是听下人们说过,门口的这棵柳树之前是打算移走的。因有风水师说柳树立于门前招阴,是将军遇见了没给动,说他自己是个刀口舔血的,不怕什么阴气不阴气。这才没移。”荀生慢慢地说着,“我后来也帮着看过,当时确实也没发现这树有什么问题。”

“若你查看时,那鸮精离开了并不在树上,你也不会那么容易察觉的。”暮春帮着分析道。

“那我们难道要陪着这鸮精就这么盯着大门看上个一年半载?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啊!”楚子穆插话道。

“应该不必。你们看,又起雾了。”暮春提醒大家,周围的景物开始有了变化。

“嗨!我当这鸮精跟个望夫石似的要看到地老天荒呢,还是等不及了不是,这是不是军营啊?”楚子穆跟个看戏的似的。左看看右瞧瞧。

荀生这会倒是起了点好奇心,也开始左右的张望,他猜想这应该是陆修的军营。

“这鸮精用情挺深。居然能跟到军营来,难怪无法潜心修炼,这欲念太重。”楚子穆又开始点评,说完还偷偷打量了他的师兄一眼。而他的师兄已经自动屏蔽了他,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这应该是主帐,这鸮精叫什么名的?哦对…叫柔儿,这柔儿对门是情有独钟啊?看大门、看帐门,还喜欢敲门…”楚子穆说完自己把自己逗乐了,但突觉几道狠厉的视线射过来,差点让他咬着舌头。

说话间,场景又变了。是晚上,将士们围在一起喝酒唱歌,像有什么高兴的事在庆祝,或许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只因为这是一场没有最终胜利的战役。视线定在主桌的陆修将军脸上,就再也没有移动过了。

陆修看上去也挺高兴,隔着火光,能看到他略风霜的脸上漾着开怀的笑意。几个月的行军打仗,所有人看上去都沧桑了许多,虽有些看不清模样,但他们脸上的笑意依旧烁耀夺目。

很快目光随着陆修的走动,跟着他来到了主帐,这次意外的进了帐内。荀生他们几人也很意外,这柔儿像是一直隐忍着什么,一直都默默守候在一旁,这次大胆的异常。

他们几人看着陆修被人扶着送回来,那些部下服侍他更衣上榻,又熄灯退出了帐外。

“我直觉不好,这柔儿该不会是想……”楚子穆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从阴影处走出了一名素衣女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1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