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我的哥哥是炮灰(林立钟给老板打工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立钟给老板打工的日子)七零年代:我的哥哥是炮灰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七零年代:我的哥哥是炮灰)

《七零年代:我的哥哥是炮灰》,以林立钟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林立钟”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院子里还有个空的猪圈,但那里也没法藏人。林立钟看完周围的环境后就回到墙边坐下了,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等着赵楠找人来救是不可能的,估计这会儿她也在什么地方躲着呢。现在才8点左右,中午家里人下班还早,等着他们发现人没回去,然后再到处找,找不到再报警,那估计自己早就被转移走了,那现在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自…

现代言情小说《七零年代:我的哥哥是炮灰》,由网络作家“给老板打工的日子”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立钟给老板打工的日子,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院子里还有个空的猪圈,但那里也没法藏人。林立钟看完周围的环境后就回到墙边坐下了,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等着赵楠找人来救是不可能的,估计这会儿她也在什么地方躲着呢。现在才8点左右,中午家里人下班还早,等着他们发现人没回去,然后再到处找,找不到再报警,那估计自己早就被转移走了,那现在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自…

第2章 跑了 试读章节

林立钟从回忆中回过神儿来,开始打量着周围环境。土胚墙,墙皮掉了,到处都是土,墙角的蜘蛛网都快结到地上了,左边墙上有个窗户,被人在里面用几块木板钉死了,应该是防着里面的人逃脱,靠门一边的墙上也有个窗户,这扇窗户倒是没有锁死,但是打开就院子,一有动静院子里的人就能发现。好在屋子里现在就林立钟一个人,没有跟那个小男孩关在一起。

林立钟的双手被绑住了,脚没有,可以活动,费了老大的劲儿才靠着墙站了起来,悄悄地走到门前,从门缝里往外观察,院子里没人,左边的屋子门开着,隐约能听到里面传来刚才两人的说话声,正对面的屋子也上着锁,刚刚那个小男孩应该在那间屋子里,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孩子。院子里还有个空的猪圈,但那里也没法藏人。

林立钟看完周围的环境后就回到墙边坐下了,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等着赵楠找人来救是不可能的,估计这会儿她也在什么地方躲着呢。现在才8点左右,中午家里人下班还早,等着他们发现人没回去,然后再到处找,找不到再报警,那估计自己早就被转移走了,那现在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自救了。

左右环顾了一圈,林立钟连个碎瓷片都没找到,也不知是这群人贩子太谨慎还是太穷。

“系统,系统,呼叫016咸鱼系统。”林立钟等了半天不见系统反应,继续呼叫“亲爱的系统,可爱的016,回个话儿啊,实在不行吱一声也行啊。”还是没反应,这是死机了吗?林立钟在心里不断吐槽,咸鱼也就算了,关键时刻怎么还掉链子,系统果然靠不住。

没办法,林立钟只能试试最笨的办法,两手用力使劲儿往两边挣,一,二,三,哎?看着地上的绳子,林立钟有点怀疑人生,就这么断了?现在的人贩子都这么不敬业的吗?还是这个时候也有劣质产品?拿起绳子仔细看了一下,粗细均匀,颜色正常,断口密实,绳子结实没问题,那就是自己的问题,难道是大力出奇迹?

林立钟准备再试一下,绳子都断了只能换一种方式,她走到窗户前,双手抓住上面的木条,深吸一口气,用力,“我,草!”蹲坐在地上的林立钟发自内心得感慨,大意了,用力过猛,木条拽下来了,自己也摔了。林立钟起身又走回窗前,重新试了一下,这次很轻松就拆了一根木条下来,正准备继续拆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赶紧返回墙角做好,假装还在昏睡。

那个高个子人贩子走了过来,推了推门,从门缝里看看了林立钟,发现还没醒过来,就又把门对过去,走了。猥琐男则是走到对面屋子,打开铜锁,端着一盆东西进去了。

“好了,别哭了,都过来吃饭了。”矮个子猥琐男拍了拍手,“别想着逃跑,否则,我逮到一个打死一个,地上躺着的那个就是例子。”孩童的哭声更大了,矮个子也不管,只是转身出来了,把门重新锁死,又溜达着回屋了。

林立钟又等了一会儿确认没有动静了,就起身继续去拆木条,三两下就完事了,原身的力气真的是很大啊,那自己逃走的话希望就很大了。但是现在时机不对,两个人贩子都在院子里,还随时会出来查看,自己一逃走,很快就能被发现。刚刚那群孩子哭声那么大都没有被人发现,看来周围多半是人烟稀少,自己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对方手里还有迷药,稍不留神就会被放倒,风险太大,还是先等等,林立钟把木条重新在窗户摆好,就又回到墙根坐下,闭目养神。

“老大,我出去看看庆嫂子,顺便买点酒回来,中午咱们好好吃一顿。”是那个猥琐的声音,林立钟立刻走到门边,往外看去。

“嗯,去吧,这里我看着。”被称为老大的人个子高高的,肤色有点黑,像是常年在地头田间劳作的人,长了一张憨厚的脸,打眼一看绝对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人贩子,猥琐男走到太快,只看到一个背影,看着个子也不高。高个子男人从屋里出来了,就坐在了屋子门口,抽着旱烟,时刻盯着门口和两边屋里的动静。

看到这儿,林立钟就轻手轻脚地退了回来,没发出一点动静。靠墙坐下后,林立钟把绳子又重新在手上绕了绕,然后才开始闭目养神,继续等待时机。这人贩子果然很谨慎,一上午来回四次从门口观察屋内动静。

中午的时候,矮个子男人回来了,他口中的庆嫂子并没有一起回来。两个人一起喝了一些酒,不一会儿屋子里就没有了说话的声音,林立钟又等了一会儿,才开始行动。

林立钟走到窗子旁边,外面就是条路,路那边就是座荒废的院子,门口的草都长得半人高。把绳子扔到一边,林立钟把之前拆下来的木条都小心的放到了地上,然后拿着其中一根粗一些的木条,走到了靠门的窗户那边,伸手推开窗户,把木条扔了出去,木条掉在地上发出了声音,林立钟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出来,就从窗户翻了出来,到院子里捡起自己刚丢的木条,小心地往人贩子的屋里走去。

轻轻地推开房门,林立钟左右看了看,两人都在左边的炕上躺下来,矮个子男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酒瓶子。林立钟小心地在屋里翻找了一下,在外间的橱子抽屉里发现了一包药粉,打开闻了闻味道,嗯,就是这个味,自己就是被这东西放倒的。林立钟把药粉全部撒到了洗脸盆里,又把帕子放倒里面打湿,右手小心地拿着湿帕子在两人的口鼻处捂了捂。然后又等了一会儿,直到自己用木条使劲戳他们的腿,人都不醒,林立钟才放心,把帕子重新搭好,就离开了屋子。

林立钟走到另一间屋子门口查看了一下,里面的都是五六岁的小孩,现在都歪七扭八地昏睡过去了,自己撞见的那个小男孩也在里面,他边上还躺着一个小男孩,脸色通红,脸颊和漏出来的手臂都有淤青,看来就是人贩子之前说的挨打的那个。想起矮个子端进屋里地那个盆,估计都是被下了药的食物,自己只能先逃出去找人了。林立钟关好屋门,又原路返回了之前关着自己的屋子,从另一个窗户跳了出去,落地都是野草也没有摔倒。

林立钟艰难地从草里走出来,走到大路上左右看看一个人也没有,林自己也不认识路,看了看地上的车辙和蹄印,选了车辙深的方向开始拼了命地往前跑,自己前世八百米测试都没这速度,要不然早就及格了。

看到警察局三个字的时候,林立钟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路上不停地跑,碰到人也不敢停,只敢在小摊或者大的店铺停下问路,就怕再遇到人贩子的同伙。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要报案,有人贩子。咳咳咳….”林立钟实在是累了,这句话喊出忍不住地咳嗽起来,怎么也停不下,只好靠在传达室门口就坐下了。传达室大爷听到喊声和咳嗽声,赶忙出来查看,结果看到是个小姑娘,靠在墙边咳个不停,想着之前听到的话,赶紧进去叫人。

林立钟一口喝完茶缸子里的水瞬间感觉满血复活了,也不咳嗽了,看着上面的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都觉得踏实可爱了。

“警察同志,我给那两人贩子下了迷药,怕药效不够,一包都给下上了,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他们手里有十来个孩子,都被下了药,还有一个同伙儿,是个中年妇女,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在院子里。”说完林立钟接过工作人员给递过来的水,又喝了一大口,“我记得路,可以带你们过去。要快,时间久了怕他们的同伙回去发现我逃了。”

“好,我这就集合人,5分钟后出发。”说完张队长就出去了。这几天陆续接到几起失踪人口报案,丢的都是四五岁的小孩子,局里也召开了专门的会议研究,认为是团伙作案,但是线索太少了,这几天全队的人都在岗,加班加点地走访,寻找线索,没想到线索自己送上门了。

“老关,老关,队里还有多少人?”

“张队,人差不多都在,都是刚走访回来。”

“好,让同志们赶紧去领装备,准备出发,人贩子有线索了,5分钟必须集合。”

“真的,太好了,张队,我这就通知。”说完老关吹起了哨子,“紧急集合,带好装备紧急集合。”

林立钟想再喝了几口水,可是等会又得跑回去,还是算了,整理了一下衣服,重新绑理了一下头发,林立钟这才推门出去。

到了院子里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警察局还是有警车的,不用再跑步了。

“来,小姑娘,是叫林立钟是吧。”张队招呼人过来

“嗯,警察叔叔,家里人都叫我小五儿,您放心,路我记着清楚,保证给你们带到了。”林立钟保证道。

“好,时间紧迫,现在就出发,来,上车。”

林立钟跟着张队上了第一辆车,坐到了副驾驶上,方便指路。张队也上了这辆车,其他人陆续上了第二辆,等人都上车了,张队准备指挥出发。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喊声。

“警察同志,我要报案,我家闺女丢了。”一位中年短发女人跑了进来,身上还穿着蓝色的工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