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成林,郁郁葱葱易郁林炎(易郁林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易郁林炎)木成林,郁郁葱葱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易郁林炎)

《木成林,郁郁葱葱》是作者“S小老虎”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易郁林炎,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个时代人民的就餐制度就是一个鲜明的文化倒退案例,人们一天之内的就餐次数不是取决于人们的时间、意愿,而是身份权利的外化,变成一种地位的外在表现,每个人的身份对应着一日可以就餐的次数,皇帝和皇亲贵族可食三餐,普通人只能食两餐。这是一个非常日常的问题,可是一旦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它就…

易郁林炎是古代言情小说《木成林,郁郁葱葱》中出场的关键人物,“S小老虎”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个时代人民的就餐制度就是一个鲜明的文化倒退案例,人们一天之内的就餐次数不是取决于人们的时间、意愿,而是身份权利的外化,变成一种地位的外在表现,每个人的身份对应着一日可以就餐的次数,皇帝和皇亲贵族可食三餐,普通人只能食两餐。这是一个非常日常的问题,可是一旦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它就…

第8章 忘记也没关系 试读章节

寒风吹走树上的几片叶,天气又冷了一点,通体枯黄的落叶藏入土里、隐入深夜,风一吹,暗冷的夜在寒风中一片寂静,心也归于平静。

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才算是活着,或许有一种答案是这样的,只要能够被别人记挂住,就是在真切的活着,基于此生的对立面也就不再是死亡了,而是被遗忘。

“他记得我吗?”这是困扰了易郁一夜的问题,如果说初来这个时代易郁是将自己隔离开来的,那么此刻因为林炎的存在,她已在不知不觉间想要与某个人产生羁绊了,与此同时她将做好与这个时代共情的准备。

源远流长的华夏文化在多个朝代的历史转折中,在数不尽数的伟人英烈的铸就之下发展成了趋于成熟的样子,现在让她去亲身经历一个倒退的时代她从内心出发是抗拒的。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个时代人民的就餐制度就是一个鲜明的文化倒退案例,人们一天之内的就餐次数不是取决于人们的时间、意愿,而是身份权利的外化,变成一种地位的外在表现,每个人的身份对应着一日可以就餐的次数,皇帝和皇亲贵族可食三餐,普通人只能食两餐。

这是一个非常日常的问题,可是一旦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它就可以上升为意识形态的问题,对平等权利的追求将会变成一场质疑政权的风雨,一旦踏入了改革的浪潮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激荡,因为改革两个字就是对现有制度的否定。

想到这儿,易郁的心里激起一阵澎湃,她接下来要做的是建设一道坚强的心理防线,她要调整心态去接受时代的洪流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这一事实。

如果一个人讨厌一个公司的文化她可以选择离职重新寻找适合自己的文化体系,可是在一个自己暂时无法理解的时代,没办法去改变的情况下,更是没有办法去逃离的,能够做的可能只有调整自己去接受。

秦始皇不被六国认可时转变思路试图用向外拓展的方式赢得民心,可是结果差强人意,商鞅变法时国家成为了为战争而服务的机器,人民无法安居乐业,好像在大众的意识里变革就是要流血的。

在走入困局时人们求变,所以王莽被万人拥立为王,被寄予厚望的他开启了一系列的变革,这些变革以超前的姿态出现在国家内,变革没错、制度没错、可是却不接地气,最终加剧了人民的怨气,最终王莽被这些拥立他的人以乱剑砍死,是杀戮更是泄愤,杀他的人们似乎忘记了将王莽推上至高无上地位的人正是曾经的他们。

想到这儿,易郁的后背渗出了热气,是紧张混着恐惧而产生的生理反应,她担忧林炎的未来,更担忧她知道的太少没办法帮到他。

一夜过去,易郁算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头昏昏沉沉的痛,肚子也饿的发酸,洗漱完毕后出门就看到等在门外的林炎。

林炎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内衬长衣,外面套了个青色的缎面的外衣,简约的装束让他周身散发着符合他年龄的少年气,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或许曾经大多数的时候他需要表现得超出他现有年龄的英勇稳重,而现在他可以短暂的将身上的责任卸下一些来,整个人看起来也显得轻松了很多,不过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他的眼眶蒙着淡淡的黑色。

“昨天休息的好吗?”林炎率先开口。

“还行,你呢?”其实易郁没休息好,但是这时候这样寒暄的话语好像并不适合真实的去回答。

“不太好。”

“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易郁赶着去吃饭不想浪费时间在寒暄上,随口就回答了这么一句,也不知是哪里不对,竟然引得旁边的小静还有赵从笑了起来,林炎也跟着笑了起来,搞得易郁一头雾水。

途中林炎没有再试图找话题,四人很快就到了饭厅,一夜过后,很多事情都归于平静,林炎和易郁站在餐桌旁等着林老爷和林夫人一起用餐。

林老爷还是一贯的大家长风范,餐桌上除了交代林炎休假的事其他的时候都是听着林夫人说着,最多跟着点点头,对于易郁没有什么眼神的交流。

早餐很丰盛,易郁闷头吃饭,一副吃了上餐没下餐的架势,林夫人见易郁胃口好,不免心里欣慰易郁是个性子乐观的孩子,疼爱的看着她,笑的慈祥。

“林炎,这几日伤口养的好些了吗?”林夫人关心的问,这时易郁放下碗筷看向林炎的方向,也在关注着他的回答。

“好一些了,娘放心。”说完看了易郁一眼,嘴角微微翘起,眼里是很温和的光。

林炎的小表情易郁尽收眼底,心想这个人怎么像是刚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一脸的幸福,自己母胎单身24年虽然昨天也很激动,但是场面上的淡定还是装的出来的,想到这儿不禁也笑了起来。

早餐结束后两人往书房的方向走着,易郁走在林炎的右侧,两人的手时不时的碰在一起,易郁下意识的将手收到了身侧,为缓解尴尬,她开口道:“你昨天喝酒伤口没有发炎吗?”

“伤口还好,不过有点红,还有点发痒。”林炎虽然不知道发炎是指什么,但是他可以听懂。

“你还挺聪明,都知道发炎是什么意思。”易郁早上吃的饱,大脑也放松,一下就冒出这么一句话。

林炎微微皱了下眉头说:“我也觉得挺奇怪的,我感觉我脑袋里有两个体系,有时候会很混乱,有时候爹娘说的话我不太能听懂,有时候你说的话我不太能理解。”

易郁看林炎一脸的苦恼,很想摸一下他的头,以前她喜欢他,总是觉得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保护他,在他面前要乖一点,可是现在自己却喜欢用自己超出时代的成熟感故作老成的欺负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么想着,她想不管他的“双体系”能不能理解,她还是非常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穿越”这件事。

回到书房,易郁推开房门在老地方找到了药箱,提着药箱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等着林炎坐过来,林炎关上门后乖巧的解开上衣,低头看着伤口,易郁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伤口确实比前天红了一些。

“你这个傻瓜,有伤还喝酒。”易郁说完后林炎的脸上很快的闪过一片红色,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下次不会了”。

“昨天是不是没好好休息,都是黑眼圈。”易郁的无名指轻轻的伸向林炎眼底的黑眼圈处,林炎的脖子无意识的往后躲了一点点,他轻轻地把眼睛闭了起来,直到感受到了易郁微凉的指尖才放松下来。

易郁的手轻轻的在他的眼底、眼眶、眉间描绘着,轻柔的动作倾注着思念,这是她隔着时光,隔了接近八年的时间深深想念着的人,虽然她无数次祝福她青春里的这个男孩幸福珍重,无数次告诉自己他们可能不会再遇到了,可是此刻他闭着眼坐在她眼前时,她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爱意在汹涌。

所以此刻他记不记得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她汹涌的心跳,重要的是他的眉眼依旧让她沉浸,重要的是此刻她和他之间一片皎洁,所以忘记了也没关系。

易郁收回手,将药箱中的药拿出细致的为林炎上药,她轻轻的在他的伤口上吹着气,凉丝丝的气息吹在林炎的肌肤上缓解了草药刺激的热辣,林炎感觉自己在易郁面前前所未有的放松了。

第一次她说要给自己上药时,他以为这是她拉近距离的方法,他就顺着她的意思,按她的意思脱着上衣,身体僵硬的不敢动弹,她上药的动作重了,他自己不敢吭声,她倒先倒吸着寒气,像是受伤的人是自己一样,她因为害怕弄疼他眉头微皱的样子带着可爱。

第二次她的动作大方了很多,让他躺着,说是这样的动作好上药,不同于第一次的局促,第二次他也跟着自在了一些,她的动作也快速了一些,所以他不那么疼了,本来他想跟她道谢,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这一次,他在她面前完完全全的放松了,他想象不到他和她可以这么快的就熟悉起来,甚至有了其他人相处很久都不一定达到的信任,缘分可真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事情,回忆蔓延之间易郁已经帮他处理好了伤口。

易郁拍了拍林炎的肩膀说:“好啦。”

林炎闻声睁开眼,伸手拉起上衣整理着,易郁的眼睛跟着林炎的手游动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出:“林炎,你在成亲之前有没有听说过“易郁”这个名字?”

林炎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说:“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的很多记忆基本上都是模糊的,但是你的名字在我的记忆里是有的,不过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是:它并不是像娘说的少时见过的记忆,而是一个束起长发的女子的画面,这个画面出现时就会伴着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喊着的就是你的名字。”

“那你有没有怀疑过其实你不属于这个时代,你的记忆模糊不是因为你受伤失去了记忆,而是你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意外。”

“你也是这样吗?”林炎缓了好一会儿才问出这句。

易郁肯定的回答道:“是的。”

此刻的开诚布公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多了些许尴尬,气氛陷入了安静,这时易郁才冷静下来体会林炎口中的那个“也”字,看来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穿越,只是他不确认易郁也是穿越的

同时易郁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林炎确实对她没有什么记忆,对自己弥足珍贵的全部回忆对于林炎来说只是高中生活里匆匆而过的一笔,能记住的最多就只是一个名字罢了。

她的青春是安静的,所以这一点点的光亮她才会抓着不放,即便他不记得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往后看只是泥泞的过往,往前看才是光明的未来。

“易郁,能告诉我这些你是如何推断出来的吗?”既然已经说到这儿,林炎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穿越的时候你在变电器下,我在安全防护栏旁边,雷击的时候我推了你一把,所以就变成这样了。”易郁将自己推测的内容整合之后归为了这句话。

“我们之前就认识吧?”林炎的语气已经不受控制的急促了一些,没有什么比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拥有一个熟悉的人更让人激动的事情了。

“是的,我们是高中同学,高二分班后没多久我就转学了,所以你对我没什么印象。”易郁的语气对比之下倒是平静很多。

“还有别的信息吗?”

“没有了。”易郁终止了话题,毕竟喜欢他的事没必要这么实诚的在这样的情境下讲出来,现在已经足够尴尬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以后我们还是像之前那样相处,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林炎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着这句话,可语气中还是有着不可抑制的快乐。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人,纵然知道前方有疾风骤雨,向前行走时也不再害怕孤立无援,所盼之事便是来日方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3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