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向晚晚古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向晚晚古原)向晚晚古原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男女主角向晚晚古原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不禁喵喵”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是的,李鸿志现在想到了拖字诀。只要向晚晚愿意等上这两个月,他就能将这个烫手山芋转交出去,让上面的人,甚至那个神秘的奥尔西尼来解决她。“毫无诚意。我相信,很多人应该会对这支录音笔感兴趣,我还是找个有实力来接手它吧…

书名叫做《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不禁喵喵”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向晚晚古原,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是的,李鸿志现在想到了拖字诀。只要向晚晚愿意等上这两个月,他就能将这个烫手山芋转交出去,让上面的人,甚至那个神秘的奥尔西尼来解决她。“毫无诚意。我相信,很多人应该会对这支录音笔感兴趣,我还是找个有实力来接手它吧…

第9章 撒币撒币撒币 试读章节

“那你给不给?”向晚晚呵呵两声,提脚就要走,“不给我就走了,反正多的是想要这支录音笔的人。”

“等等!”李鸿志又气又急,只觉得全身气血倒流。

平息了好半响,他才接着说:“公司要资金周转,无法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

而且你要的太多了,董事会那边也很难会同意的,除非你愿意等上两个月。”

是的,李鸿志现在想到了拖字诀。

只要向晚晚愿意等上这两个月,他就能将这个烫手山芋转交出去,让上面的人,甚至那个神秘的奥尔西尼来解决她。

“毫无诚意。我相信,很多人应该会对这支录音笔感兴趣,我还是找个有实力来接手它吧。”

向晚晚似笑非笑,说完就抬脚继续往外走。

“后会无期呀,李副总。”咔叽姐闻言,朝李鸿志呲了呲牙,潇洒转身跟着向晚晚往外走。

说实话,她也很惊讶。本来她还以为向晚晚这么些年来单方面被天娱欺压,没想到这妮子居然悄悄藏匿了这么重要的证据。

“再会。”诸暨朝有些呆滞的李鸿志颔首,再看向前面的向晚晚时,不由目露赞赏。

“……三,二,一。”向晚晚一边内心倒数着,一边伸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站住。”

果不其然,身后传来了李鸿志挫败的声音。

向晚晚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脚步停下,却没有转身。

“和平解约,八千万,录音笔给我!”李鸿志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算是看出来了,向晚晚这次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

只要让她拿着录音笔踏出公司大门,下一秒录音笔的内容准会被环球传媒公布,到时候古家插手,打得上面的人一个措手不及,倒霉的只会是天娱和他。

“向晚晚,适可而止,八千万已是天娱一时能拿出来的最多的流动资金了。”李鸿志周身散发着低气压,语速加快,“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

“嗯……”向晚晚闻言这才回头,上下打量着李鸿志,似乎在衡量。

在他一颗心越发忐忑时,向晚晚才慢悠悠地点了点头说:“好吧。”

见向晚晚重新坐回位置,李鸿志才松了一口气,拨通了秘书室的电话,让人将向晚晚五年前的合同和支票拿进来……

有诸暨在,解约的合同和赔偿的支票很顺利就到手了。

“录音笔……”李鸿志朝向晚晚伸手。

“李副总,不送送我们?”向晚晚将合同和支票交给咔叽姐收好,笑眯眯地看着李鸿志说,“不着急,出去之后再给你吧。”

“必须送啊,哈哈。”李鸿志朗声笑道,心中却恨得牙痒痒。这向晚晚,简直将得理不饶人阐释得淋漓尽致。

在李鸿志的点头哈腰赔笑中,向晚晚一行人抬头挺胸地走出了天娱影视大楼,惊呆了大厅内一众人。

“李总?”周可欣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当下就想冲上去跟他说个明白。

“向晚晚刚刚害得我和承安当众摔倒出丑,她太嚣张了,希望公司能给她一个处罚。”

“方承安,带周可欣回去。”李鸿志没好气地朝方承安说,这女人太过没有眼力见了,上不得台面。

“好,好的。”方承安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将周可欣扯住,但内心的疑惑却怎么都止不住。

“向小姐,录音笔?”将向晚晚送到了车前,李鸿志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开口提醒道。

“忘不了。”

向晚晚脚步一顿,伸手将录音笔从挎包中拿出来,朝身后的李鸿志扔过去,然后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哎一一”李鸿志吓一跳,手忙脚乱地合了好几下手掌,才接住这支录音笔。

他一直吊着不上不下的心终于落下,脸也随之阴沉了下去,他警告道:“希望向小姐所言属实,这支录音笔内的音频,世间仅此一份。”

向晚晚摇下车窗,环视了一眼围在天娱门前的众人,才好整以暇开口:“当然世间仅此一份。”

话毕,汽车发动。

她瞥了一眼前排的咔叽姐和诸暨,然后双手做喇叭状,大声朝李鸿志等人喊道:

“没想到李副总如此有善心,不仅愿意提前和我解约,还无条件赔付我五年的青春损失费。

录音笔是我送给天娱的饯别礼物,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诸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无期!”

喊完,她露出一个艳丽夺目的笑靥,欢快地朝一脸呆滞的众人摆了摆手。

“啊一一,向晚晚刚刚说啥?”周可欣的尖叫随着汽车驶离的轰鸣声在天娱大楼前响起。

不但没有雪藏或镇压,还提前解约给赔偿?方承安震惊地瞪着逐渐远去的汽车,李鸿志是疯了?

李鸿志内心一个咯噔,不,不会吧?他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涮了?

此刻,他也顾不得周围还有其他人存在,手忙脚乱地点开录音笔,顿时,空气中响起了欢快的小鳄鱼之歌……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沉默。

向晚晚唱歌时有点软糯糯的嗓音,与她“妖艳贱货”般的外表,反差太大。但这,并不是此刻众人失语的原因。

主要是这首日耳曼尼亚国童歌,循环副歌的空耳,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你本撒币,但是难得酷酷滴~

……

尼玛撒币,撒币撒币撒币~

尼玛撒币,撒币撒币撒币~

尼玛撒币,撒币撒币撒币~

……】

被副歌轰炸了一分钟后,李鸿志的怒吼从天娱影视大楼响彻天际。

“向晚晚一一,我特么跟你没完!!!”

“噗呲……”咔叽姐笑得歪倒在副驾位上,“我还以为你隐藏得多深呢,原来竟是唬人的。哈哈哈嗝,李鸿志吃枣药丸,天价录音笔,天娱绝对不会给他报销的。”

这对艺人和经纪人相视一笑,嘿嘿两声,眼底全是幸灾乐祸。

驾驶位上的诸暨从后视镜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她们,心道,不愧是古原看上的女人,不花钱提前解约就算了,还能翻倍薅对方羊毛。

“我还以为你是复刻了一份录音,没想到从头到尾都是你演的。”想到李鸿志发现被骗之后的表情,诸暨也忍不住笑了,感叹道,“不愧是向小姐,演技真好。”

“我可没有骗他。”向晚晚朝他笑着说,一支一模一样的录音笔赫然出现在她的手中。

她灵活地翻转着手中的录音笔,语气微凉,“诸经理,前面十字路口右转,去帝都第三公安局。”

“???”

“!!!”

诸暨一个急刹,和咔叽姐回头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天快凉了,让我们提前为天娱唱首《凉凉》吧。”向晚晚朝他们调皮地眨了眨眼。

“woc,不愧是你!”咔叽姐朝她比了个大拇指。

“……”

诸暨默默重新发动引擎,前方右转,朝第三公安局平缓驶去,内心却在疯狂叫嚣:

老板,你的女人根本就不需要人家的帮忙,她好可怕的,你知不知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0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