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

小说叫做《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是“漫漫漫年”的小说。内容精选:现在居然开始想陈征是怎么看她的了。“我变了啊,其实我不喜欢我这样的。”宋魁自嘲,闭上眼笑。宋魁走到镜子中,掀起自己的衣服,看了眼自己的纹身…

陈征宋魁是现代言情《纯情大佬被紫玫瑰撩红耳朵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现在居然开始想陈征是怎么看她的了。“我变了啊,其实我不喜欢我这样的。”宋魁自嘲,闭上眼笑。宋魁走到镜子中,掀起自己的衣服,看了眼自己的纹身…

第9章 害怕他不喜欢 试读章节

可能还会对她说一句:“长得那么漂亮,没想到是一个非主流社会姐。”

确实,她睡不好,为了掩盖自己的憔悴,就会化上浓浓的妆容,那个妆容,对于学生来说实在是太成熟,给人造成的印象就是她是一个浓妆社会姐。

但她就是成绩很好,因此也遭来不少人的嫉妒。

想了特别特别多,宋魁发觉她现在不如之前淡漠了,以前的她从来不在乎这些虚实,只管混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还巴不得早点死。

现在居然开始想陈征是怎么看她的了。

“我变了啊,其实我不喜欢我这样的。”宋魁自嘲,闭上眼笑。

宋魁走到镜子中,掀起自己的衣服,看了眼自己的纹身。

VIOLET ROSE。

是了,她本该高贵又神秘忧郁,自己过好就可以了,不要别人进入她的生活,还给别人添麻烦。

宋魁的语音一出,大家傻眼。

我是灭绝师太她爷爷[林威宇]:我靠!!!!群里的这个ID居然是魁姐的,我还以为魁姐不在呢,以魁姐这种个性,怎么可能取这种ID。

张主任今天秃顶了吗?[许年年]:艹,我没加魁姐,我居然不知道那是她。

【您已被管理员踢出群聊】

“……”宋魁沉默了。

好家伙,一个个小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踢她。

本来她是想加陈征的,问问她有没有什么可以报恩的,报完后,她就把陈征删了,重做自己忧郁的紫玫瑰。

人情要是还完了,她就别缠着人家了。

早上,宋魁买了小蛋糕,给陈征买的。

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还人情,只能买吃的给陈征了。

“早安,许年年。”宋魁笑得格外灿烂,但不知道为什么许年年一阵恶寒。

“早安呀,徐在。”宋魁眨了眨眼睛,冲徐在笑。

班里有些喝豆浆的同学吓吐了。

夭寿了,魁姐居然大早上和人那么热情地打招呼,完蛋!

许年年惊恐一笑:“魁姐,早早……安。”

“早安……魁姐。”徐在也慌得不行。

宋魁浅笑:“你们呢,不要那么紧张,我又不吃人。”

满面笑容,温温柔柔的魁姐反而更吓人好吧!!!

“陈征,蛋糕还你人情,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讲。”宋魁语气变为平静,笑容也收了回去。

变成了那个生人勿近的宋魁。

陈征放下笔,抬头看宋魁:“没什么,都是小事,不需要还我人情。”

“不好意思,前些日子是我给您添麻烦了,以后不会说那样的话,和跟你那保持距离了。”宋魁以为陈征知道了那个绯闻。

班里人是这么看她和陈征的,宋魁觉得不好,天使下凡和她这样的人扯在一块,那怎么行?

“怎么了?突然这么说?”陈征挑眉,眼里有了迷惑。

许年年想解释道歉什么,但是被宋魁瞪了回去。

“没什么,就是觉得我们应该保持距离,前段时间我实在是太放肆了,您见谅。”宋魁心如刀绞地说。

明明就是很平常的语句,却说的她如此难受。

“懂了,我的多管闲事让宋同学你困扰了。”陈征冷声说。

他们两个人都觉得,和她/他这样的人扯上绯闻会很困扰。

陈征听过他和宋魁的传闻,说什么他们在一起了。

“原来是不喜欢和我传绯闻啊。”陈征低下眉眼,自嘲想。

也是,他都是被人抛弃的小贱种,谁会喜欢和他沾上关系呢。

许年年看着两个人冷到了极点,赶紧跑路。

“焯,我的cp怎么快be了?”许年年破防了,趴在桌子上伤心欲绝。

宋魁把话说开了,心情却抑制不住地难受。

“喂,夏曦,出来喝酒。”宋魁打了个电话。

夏曦在临川职高,和她学校很近。

“哟魁姐,居然邀我喝酒,心情不好啊?”夏曦玩着指甲,调笑说。

宋魁轻笑:“差不多,你不是知道我天天心情都很烂吗?”

宋魁看着自己指甲上涂着的黑色指甲油,一时间沉默了。

打开小镜子,她看到镜子里的她没有半分玫瑰的高贵气质,现在的她,觉得自己像极了残花。

“啧。”宋魁咬着牙,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陈征,你少和我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应该庆幸。”宋魁想。

如果她喜欢上了陈征,陈征又不喜欢她,那她会崩溃,比之前的日子更难熬。

宋魁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选择少和陈征有联系。

环境的氛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如玫瑰般的高贵,她也是一个女孩子,不可能完全不在意流言蜚语。

说白了,她就是有点不自信。

曾经她被爱深深伤害过,现在就不想重蹈覆辙。

她只希望,陈征对她坏点,不然她真的会爱上陈征的。

宋魁收好东西,起身,冷漠极了。

“魁姐,这才上完第一节课啊,你要去哪?”徐在害怕地问了一下。

宋魁撇眼,“干架。”

“……”全班沉默。

临走的时候,宋魁还看了陈征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单肩背包走了。

“花魁,来了。”一个男生看着宋魁,嘲讽轻声和同学说。

宋魁突然止住脚步,拎着男生的衣领。

“花,你妈的魁,我卖给你了吗?”宋魁冷声笑。

那个语气念的花魁,就是另一种含义。

楚菱当年给她取魁的含义明明花魁的好含义,多指牡丹,二是绝色佳人。

别人想到魁字,自然就能想到花魁这两字,只可惜不是花魁的好含义。

没想到,到了弱智口里就变成了青楼女头牌。

“宋魁?!!”男生突然怂了。

宋魁松开男生的衣领,勾唇嘲讽:“看来是他妈的怂蛋啊,话不敢在本人面前说,背后说人呢。”

说完,宋魁转身就走,她真觉得学校这个地方与她格格不入。

陈征在宋魁离去的时候,眼神的光暗了下来,有些落寞地扯了一下嘴角。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1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