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降临:我保留无敌修为免费(方亦无敌淡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都市降临:我保留无敌修为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都市降临:我保留无敌修为)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都市降临:我保留无敌修为》,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方亦无敌淡淡,由作者“无敌淡淡”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一张破桌子上点着蜡烛,两侧摆着几张砖头垒起的床铺,一侧的床铺旁燃着煤炉子,两个男人盘腿坐在床上打扑克。另一侧床铺,乌漆抹黑的被子堆在一旁,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靠着墙壁瑟瑟发抖,旁边还躺着一个。狂暴的雷声,阴冷的天气让洞里的人无法入睡。躺着的人正是方亦,他短暂的观察了四周,没有危险…

以方亦无敌淡淡为主角的都市小说小说《都市降临:我保留无敌修为》,是由网文大神“无敌淡淡”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一张破桌子上点着蜡烛,两侧摆着几张砖头垒起的床铺,一侧的床铺旁燃着煤炉子,两个男人盘腿坐在床上打扑克。另一侧床铺,乌漆抹黑的被子堆在一旁,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靠着墙壁瑟瑟发抖,旁边还躺着一个。狂暴的雷声,阴冷的天气让洞里的人无法入睡。躺着的人正是方亦,他短暂的观察了四周,没有危险…

第1章 气运之子降临 试读章节

蓝星

神州中南部

深秋 雷雨夜

一道道惊雷劈下城郊的公路桥,桥洞下的几道身影,随着烛光忽长忽短。

方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一个桥洞。

两边用木板遮挡的还算严实,足够遮风挡雨。

一张破桌子上点着蜡烛,两侧摆着几张砖头垒起的床铺,一侧的床铺旁燃着煤炉子,两个男人盘腿坐在床上打扑克。

另一侧床铺,乌漆抹黑的被子堆在一旁,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靠着墙壁瑟瑟发抖,旁边还躺着一个。

狂暴的雷声,阴冷的天气让洞里的人无法入睡。

躺着的人正是方亦,他短暂的观察了四周,没有危险。

他本是至高位面人族圣地的气运之子,万族密谋,针对人族发动了突然袭击。危难关头,人族大能使用无上密法,用人族气运包裹方亦,将其投入了无上大阵。

离去前,方亦眼前的最后一幕便是圣地大门被万族攻破,人族大能奋勇向前与万族做最后生死一搏。

随后方亦进入了时空隧道,极致的速度和压力让他痛不欲生,他感觉到包裹在体外的人族气运在摩擦中正逐渐消散,他的身体正一丝一丝的消失。随着头部的消融,他的元神精疲力竭,陷入了沉睡。

当他醒来,已经到了蓝星。

方亦感到元神有些脆弱,想运功巩固,便分出一缕灵气蔓延百脉,突然感到经脉瞬间膨胀起来快要爆破,吓得他赶紧收回了灵力。

“经脉如此孱弱?不对,这不是我的身体。”方亦惊得一激灵坐了起来,把周围几人吓了一跳。

他分出一缕元神外察自己。

此时的他是一个十六七岁,蓬头垢面,瘦弱不堪,衣衫褴褛的乞丐模样。

方亦闭眼细细捋了起来。

想了一会儿便明白过来,他在时空隧道受到了高强度的挤压磨损,肉身溃散,元神为防止被天地法则侵蚀,本能的夺舍了这具肉身。

“若不是身体够强度,恐怕元神也没了,幸好我的主修方向是体修。”

短暂的情绪波动,方亦接受了现实。

“兄弟不好意思,夺舍你也是被逼无奈。”方亦在识海里搜寻起这位小乞丐的生平过往。

小翼,无父无母,弃婴。十六年前被一名拾荒老者捡到养大。六年前,拾荒老者病死,只留给了小翼一千多元遗产。小翼没有什么生存技能,重操拾荒老者旧业。在一次拾荒的过程中,被老黑骗进了乞丐团伙,并抢走了他的所有钱。几年的时间里,受尽了恐吓、殴打、辱骂、贬低。

小翼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阿毛阿青的监视下,白天上街乞讨,晚上流窜偷盗,每天的收入都要上交给老黑。

两天前,小翼的收入没有达到指标,不仅不给饭吃,还被老黑狠狠的打了一顿,口鼻窜血,肋骨都被踢断了两根。

这两天小翼没有任何收入,阿毛阿青看他也不顺眼,没事就过来踢两脚,加上今晚阴冷的雷雨天气,小翼躺在潮湿的被窝里,气息所剩不多,在极度虚弱的状态下,被方亦夺舍。

小翼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像别的小孩子一样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读书。

“唉,是个可怜人啊”,方亦缓缓睁开了眼,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小翼你醒了,你能动了吗?”

说话的人叫小安,还有稍远一些的小余,两人大概十四五岁。他们和小翼的工作一样,每天在阿毛阿青的监视下乞讨偷盗。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小安起身往桌子走去,用破瓷碗倒了一碗水。

眼看着水就要递到方亦面前,一道黑影突至,一脚踹翻了水碗。

“小安你要干什么?老大说了不准给他饭吃。”

“毛…毛哥,这是水,不是饭。”

“你还敢犟嘴?”

阿毛起脚就要踹小安,却被一只瘦弱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脚踝。只一扯,阿毛便摔躺到了地上。

阿毛想起身,却感觉那只手的力度越来越大。

“小瘪三,给老子松手。哎呦呦,疼…疼…”他的两只脚不住的往方亦胳膊上踹。

此时的方亦不为所动,他正在谨慎的往手臂一丝丝的输送灵气,防止用力过猛将经脉撑爆,终于他找到了与现在这副身体相适应的输出量。

而后猛得向下一握,阿毛的脚腕折断。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阿毛抱着自己的腿,仿佛见了鬼一般,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方亦。

“阿毛,你鬼叫什么?”后面的阿青皱着眉头,下床往这边走来。

“连个小毛孩子都对付不了,你看你躺在地上丢……?”看到阿毛已经断掉,肿起老高的脚腕,阿青愣住了。

到底怎么回事?

“他…他…他…”阿毛颤抖的手指着方亦,断断续续蹦出了几个字。

阿青看了看精神有些失常的阿毛,也没再刨根问底,烦躁的看向了方亦。

“又是你。这几天不出去挣钱就算了,还把阿毛搞成这个样子,我看你是要找死。”阿青抬脚向方亦的头狠狠踢了过来。

普通人挨了这么一击,怕是要脑震荡。

刹那间,方亦右手抓住了阿青的脚踝,左手一团灵气包裹,冲着阿青的膝盖处,手起刀落,一节小腿被切了下来。

阿青失去平衡,直接摔倒在地。也许是切割过快,突然的残疾让他大脑宕机,阿青甚至忘了疼,忘了喊。

方亦站了起来,两根肋骨折断并不影响这副身体的支撑度。区区凡人皮囊的伤痛,在他强大的意志面前可以忽略不计。

方亦冷冷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阿毛阿青。

这两人二十三四岁左右,明显要比小安他们壮硕不少,虽然穿得脏不拉叽,却旧而不破。

从小翼的记忆里得知,这两人虽然也会出去乞讨,但属于这个小团伙中的管理层,平时的管教也主要是他们完成。

方亦握着阿青的断腿,指着面前的俩人,幽幽道,“你…叫阿毛,你…叫阿青。”

说着,往前迈了一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4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