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弟天下无双(我兄弟天下无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兄弟天下无双)我兄弟天下无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兄弟天下无双)

主角殷涂覃裕春出自奇幻玄幻小说《我兄弟天下无双》,作者“徒作”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殷涂习武需要草药山精打熬身体,平常时候他就去山上采摘,除了自己使用之外,他还积攒起来卖给县城的药堂里,这也是给家里创收不是。梓里是县城边上的乡镇,因此从这里出发去药堂不费什么功夫,不过半个时辰就摇摇晃晃走到了城门边上。看守城门的是个油腻枯瘦的老兵丁。那人面色不善,远远长起腰,叉起手斜眼看着殷涂…

奇幻玄幻《我兄弟天下无双》,讲述主角殷涂覃裕春的爱恨纠葛,作者“徒作”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殷涂习武需要草药山精打熬身体,平常时候他就去山上采摘,除了自己使用之外,他还积攒起来卖给县城的药堂里,这也是给家里创收不是。梓里是县城边上的乡镇,因此从这里出发去药堂不费什么功夫,不过半个时辰就摇摇晃晃走到了城门边上。看守城门的是个油腻枯瘦的老兵丁。那人面色不善,远远长起腰,叉起手斜眼看着殷涂…

第3章 郑延平 试读章节

虽然总是做噩梦,疲倦还是让殷涂重重地睡去。

第二天一早上,日照金山,殷涂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又是难以安枕的一些,让我想一想,不过还好,昨天夜里是在和一个漂亮的枯骨美人作伴。

殷涂自嘲地笑了笑,还是背上了行囊,木门初开,素色薄衫的青年背上草药往外走去。

殷涂没有去学堂,也没有去地里,梓乡背后的山中有许多野生的草药。

殷涂习武需要草药山精打熬身体,平常时候他就去山上采摘,除了自己使用之外,他还积攒起来卖给县城的药堂里,这也是给家里创收不是。

梓里是县城边上的乡镇,因此从这里出发去药堂不费什么功夫,不过半个时辰就摇摇晃晃走到了城门边上。

看守城门的是个油腻枯瘦的老兵丁。

那人面色不善,远远长起腰,叉起手斜眼看着殷涂。

殷涂本来都交了钱要进城了,却看见那兵丁坐起身来,便道不好。多半是要找茬,于是低下头径直前走。

他向左,兵丁向左;他向右,兵丁向右。

两人转了一圈,他愣是没有走出去,倒是自己“彭”的撞上了那个老兵痞。

“哎呦!”

殷涂揉揉自己的头,眉头苦皱。

那老痞子看似威风,这时候却了也吃痛,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他弓着腰,看着就是个奸贼模样,却也大骂,

“哎!你没长眼睛啊!”

殷涂恼怒,心里将此人记下却面如平湖,

“奥!这不是王老哥吗?”

老痞子斜眼看着他,只顾着揉自己的肚子却不说话。他身体挡在城门口,殷涂进不过去。

“看来只能和这滚刀肉打交道了。”

殷涂平静问道,“王老哥有什么事吗?”

老痞子听到高涂发问,以为是殷涂怕了,他抬起头对着殷涂翻白眼。

片刻之后,却是猛的推了殷涂一手。

他完全没有保守力气,是下了死手的。

好在殷涂是个习武之人,那老痞子又是个外强中干的,他奋力的一推竟然没有让殷涂移动分毫。

殷涂在原地站定,已经十分恼火,一身吐纳法运转随时准备动手。周边的空气都为之轻轻震动。

一击未中,老痞子心中一惊,平日里不知道,如今才发觉这看上去消瘦的小子竟然有这样的气力。

虽然老头奈何不了自己,殷涂本来不想惹事情,他之前后退一步,就是在妥协,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没想到这个家伙会这么过火,

自己已经很给那个老痞子面子了,却还是被这般对待。

一阵阵的怒火在殷涂心里面燃烧,尤其是他看见草药洒在地上,他最后的好脾气也荡然无存,他后撤数步,留下来打斗需要的周旋空间。

随即冷哼一声

“老哥脾气倒是不小,却不想有什么事与我说,

可是若是没事,也不要挡我的路。”

空气中传来阴冷聒噪的响声,听的殷涂直恶心。

“什么事情,也没有什么事情,”

自然,是守城门的老家伙开口,顺着声音探过去,双手撑腰,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

“恩,哼!也没什么事!只是进城需得交一两银子。”

他斜着眼睛看着殷涂,“你方才并没有交过,不能进去。”

殷涂知道他是在故意刁难,眯起眼睛。

他很是纠结,动起手来自己自然是不会吃亏。可是这些人虽然没什么本事,身后却是衙门的三班班头和一县之长的县令。

得罪他们是不好办的,殷涂强忍着动手的心思,虽然心中愤怒还是有理有据。

“我方才已经交过了钱。何况进城银子本来就是五文,何曾有一两的进门钱。”

殷涂紧紧皱着眉,因为老痞子再次传来惹人厌烦的嗓音。

“首先你没有交过钱,我这些兄弟就是凭证。

第二,这例钱由我们定,我们说是多少,你就必须交多少!”

说完这些狂妄的大话,那家伙却不理睬殷涂,他拉长了声音,摆出骄傲的姿态。

“来呀!都看好城门!”

他喊了一嗓子,似乎在确定自己的权威。

“小子,我今天一定奥要把你安排了。”

听到他讲话,旁边的几个兵勇也都一齐来到。

这些人是有高有矮是有胖有瘦,不过七八个人,偏偏能站成层峦叠嶂的样子,一个个还都扯着油腻的破号衣,很神气。

殷涂诧异地看着面前众人,伸出指头数了数,一共四人。“你们叫什么?”

那几人看殷涂被镇住,相互看了一眼,嘿嘿笑着。

“我叫本博巴,我乃八伯本,我乃萧旋风。”

“你呢?”

殷涂看着这几人,有些想笑,问向最后一人的名字。

老痞子挑起眉毛,仰着头,枯瘦的脖子好像沟壑纵横的杨木。那人似乎有些木讷,结结巴巴,“我,我是……”

看到这家伙拉不上台面,老痞子有些不耐烦,一脚踢到了那人身上,“别说了。”而后转过来告诉殷涂。

“他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赶紧交钱。”

老痞子眼睛微眯,倒是一副十分的迷醉的样子。

其实殷涂本来很气愤,可是看见这些衣服号衣参差不齐,歪瓜裂枣般的兵勇。欢乐的神情就不可抑制地传递到了脸上。

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这些人一个村子里都找不出第二个,竟然有人能将他们集齐。他奶奶的,这可不比召唤神龙简单多少。这招募兵勇的大人还真是是个趣人。

殷涂暗自发笑,守卫们却以为他怕了,都插着腰,神气极了。不过,如此一来,这一处城门就真的没办法进去了。

去南门吧!他告诉自己。殷涂有些无奈,默默捡起来地上的草药。

那群人躲在后面笑,殷涂于是于冷笑讥讽中向南门走去。

走了不过几十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便没有搭理缓缓又向前走。

终于,他被人从后背抱起来,他才明白身后的确有一个人。

“殷大哥!”少年的身影疾驰而过险些撞上自己才反应过来。

他站定,已经是气喘吁吁,额头冒汗,却还是对着自己笑道,“殷大哥,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怎的我叫了好几声,也不理我”。

那个少年一袭青衫,脸上含笑,让人觉得很是亲切。他发髻高盘,头发用一把白玉簪子攒住。

身材修长,眉目清秀,因为跑的太快,眉边的鬓发微张,于光晕之中明灭,眉目间星光闪动,于山水名城中衬出来一个翩翩美少年来。

少年也是性情中人,见了殷涂便拉住他的手,不肯放松。人生能得几知己!如此好友怎么不使人高兴呢?

看见了他,殷涂忘记了心中不悦,也一下子露出了笑,伸出右手扶在少年肩上,“嗨呀,原来是延平兄弟。”

说起来这人和自己是同年,叫做郑延平,他曾经和自己一起在曹先生那里读书,两人年岁相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偏偏喜欢叫自己大哥。

“大哥怎么来了,要去店里送药吗?”

这时候又轮到殷涂难堪了,“是啊,这草药本来是等着急用的,我就早早赶来了。”

“那大哥为何不进门?”郑延平不解,你这个方向不是正相反吗?

殷涂漏出苦笑,指了指身后的那一排兵勇。

他转头向那里看去,看守嘲弄的眼神和自欺欺人的骄纵使自己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他低声冷笑,“我就说,他们怎么这么开心!”,郑延衣袖下的拳头便握紧了。

这少年是殷涂的少年伙伴,两人曾被同一个先生教过,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当时,在那个爱打人手板的曹先生的堂上,他们是一起受罚的左右护法。

不过殷涂是因为学不明白才不好好上课,这小子天资聪颖却是调皮捣蛋。

两人常常一起被赶出门外打板子,一来二去就认识了。不过后来他转到县城的书塾读书,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少年既然已经弄清楚了状况,便不能让殷涂受这样的欺负。

他虽然看起来清秀和善,骨子里却是个强人。

转过头后,笑着又抓住住高涂的手,全然没有面对看守时候的火气,言语轻松。

“殷大哥不必着急,这草药我帮你送去就是。”

“至于这些人,我想法子整治。”

殷涂赶紧劝说,这些人倒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可他们背后是衙门的班头。可这个时候,郑延平已经径直走了过去。

他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盯着前面那个领头的那个老兵痞。

直接开口,“刚才是你在为难我大哥?”

虽然知道这下子是踢倒了铁板,毕竟自己背后是班头,他应该奈何不了自己,于是强做镇定地哼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看到他这副态度,郑延平在没有废话,这时候周围聚起来的人也多了起来,大家都好像看个热闹。

那些兵勇也都涌了上来就要动手。郑延平也不废话,浑身气息外露,两拨人是针尖对麦芒。

郑延平眉头一紧,随即一脚轻轻一踢。

“彭!”的一声。

他前面的那个兵勇就如倒飞的风筝飞倒。

四五米之外,鲜血不止。

看到这景象,人群中爆发出来惊人的震撼,有人叹道,“竟然三阶武夫!不到二十岁的三阶!”

殷涂也为之震惊,几年不见,他竟然已经是三阶武夫了。

其实武夫在这个世界上是很常见的。三阶武夫虽然少,可是堂堂一县之地倒也有些的三阶武夫,不至于让人群中爆发出这样的震动。

真正让人们惊呼的是他的年纪。

不到二十岁,甚至只有十六岁,这样的年龄,这样的修为几乎不用怀疑他世家子弟的身份。

另外他动手的时候,殷涂只觉得沁人心脾的气息传来,别人不知道,他却是很清楚。

那是浩然之气,圣人手段。

所谓圣人手段也就是圣人才能有的本事,那些传说中的有大能的圣人,掌握着天地间的法则,运用阴阳两气,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当然,郑延远没有圣人的本事,他只是用着珍贵至极的浩然之气附着在拳头上打出一个物理伤害。

殷涂苦苦笑道,“这家伙还是真他娘的有辱斯文。”

“有辱斯文啊!”

青衫少年一出手,老痞子当即明白了这人的身份。

他当然不明白这人到底是哪一家的公子,但是十几岁的,有圣人手段的三阶武夫毫无疑问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

这一定是某个世家大族的人,自己一个看门的万万是惹不起的。更何况凭借这人的出手果决,自己今天搞不好要交代在这里。

为了保命,他练练向后趴,并且威胁,“你,你,退回,你就不怕本县班头找你的麻烦吗?”

听到威胁,少年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在威胁我吗?”

突然之间,他猛地跳上前去,顺势一巴掌扇在那人的脸上。

裹挟了浩然之气的拳头比铁锤可相差不多,哪里是一个小小的老痞子能抵挡的。

片名可之后,就将那个人的脸打成了猪头。

老痞子,他捂着肿成了猪头的脸,口中还不肯放松,“你完蛋了,班头是老子的妹夫,县尊大人也和我相交,即使是世家子弟,难道就一点情面也不留吗?”

郑延这时候笑意更浓了,“班头?县尊?真是吓人啊!”

他蹲在地上,笑得春风和煦,“那么,我问你个事情。”

他声音很好听,“你认识我吗?”

为难殷涂的那个老痞子已经被打的头破血流,他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紧紧看着郑延平,一五一十地摇摇头。

“不认识。”

少年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他笑了笑,点点头,“不知道?那就好!”

郑延平不再去管城墙下的那群歪瓜劣枣,守卫们被打怕了也都不吭声,老痞子已经被打蒙,一群人就陷入了群龙无首。

郑延转过头看向高涂,“大哥,这西门不走也罢!你的药我给你送过去!”

看他情谊深切,高涂没有拒绝。

他将自己手里的背篓背上,却不想郑延平同时递过来一包药。

他有些好奇,“你这是?有什么事情吗?”郑延平完全没有之前的凌冽气势,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他来不及回答,正说着,就又朝着那些兵勇走去,吓得他们直往后退,城门口反倒是漏出来了。

郑延转过头,春风和煦,他再次开口,“大哥,你能不能帮我送个东西?”

“什么?”

不等高涂回应,他不好意思地开口,“还请大哥将这包药送到鸳鸯楼王姑娘手中!”

他抱拳,喊了一声多谢,就不再回头。

浩然之气古荡在身边,此时的郑延道真的像是一个圣人,他浮起在虚空之中,眼中凌厉,一股疾风穿堂而过,城门口哪里还有少年的身影。

在众目睽睽下,他竟然如入无人之境地飞奔进了城,来的时候不知道身份,走的时候不清楚名姓。

呆呆站一旁的兵勇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想要追赶时,少年已经绝尘而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0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