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裴意然童司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裴意然童司韶)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

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是由作者“眉目疏朗”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裴意然童司韶,其中内容简介:”裴意然面色一沉,冷笑一声,“坦白问一句,你今天照过镜子了吗?为你?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难不成还能为了裴氏?”童司韶笑得更欢,“裴意然,靠卖身才能发展事业,你还能更怂点吗?”在童司韶看来,古代靠和亲,当代靠联姻,才能保住事业的男人,都是些吃软饭的男人。她是瞧不上眼的。裴意然闻言收了表情,望向童司…

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由网络作家“眉目疏朗”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裴意然童司韶,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裴意然面色一沉,冷笑一声,“坦白问一句,你今天照过镜子了吗?为你?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难不成还能为了裴氏?”童司韶笑得更欢,“裴意然,靠卖身才能发展事业,你还能更怂点吗?”在童司韶看来,古代靠和亲,当代靠联姻,才能保住事业的男人,都是些吃软饭的男人。她是瞧不上眼的。裴意然闻言收了表情,望向童司…

第6章 我想研究下婚后的待遇 试读章节

有时童司韶太恨自己料事如神了。

但她这人个向来输人不输阵的,于是也挑高有眉头问道,“那你打算怎样?是准备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

裴意然被口水呛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瞪着童司韶。

看到裴意然的表情,童司韶心中暗爽,怎么算姐姐的心理年龄都比你大,你玩不过姐姐的。趁裴意然失神的时候,她乘胜追击,“你呢,十年过去了,都是一家集团的掌权人了,还就这么点出息?为了那么一点破事,就要搭上自己的终身幸福?你真小看你自己。”

裴意然面色一沉,冷笑一声,“坦白问一句,你今天照过镜子了吗?为你?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

“难不成还能为了裴氏?”童司韶笑得更欢,“裴意然,靠卖身才能发展事业,你还能更怂点吗?”

在童司韶看来,古代靠和亲,当代靠联姻,才能保住事业的男人,都是些吃软饭的男人。她是瞧不上眼的。

裴意然闻言收了表情,望向童司韶的眼神冷飕飕的。

童司韶希望裴意然有点意气,对她高傲地说一句,“我裴意然还不至于此。”那么童司韶就可以顺水推舟与他解除婚约了。

然而裴意然沉默半晌,却说了这样一番逻辑自洽的话。

“我更没必要靠不联姻,来证明自己不吃软饭。是不是吃软饭的,我自己心里清楚,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还是说你只是想用激将法,达到你自己的目的?”

童司韶至此也不得不承认,裴意然这种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认真自信的气质,看起来实在让人心动,如果裴意然不给她挖坑就好了。

童司韶在心里组织一下语言,诚心诚意发问,“裴意然,那你究竟怎么想的,好歹给一句话啊。我们这样相看两相厌,绑在一起一辈子有意思吗?”

裴意然看着童司韶,绷着唇线不说话,他的眼眸黑漆漆的,像化不开的墨色,唇瓣被抿得发白,满是隐忍的表情。

童司韶搞不懂裴意然这副委屈的表情所谓何来,可能当惯了天子骄骄子,字典里就没有“被拒绝”三个字吧。

倘若换个时候,看在美色的份上,童司韶也愿意哄哄裴意然。可眼下这种情况只能让童司韶选择快刀斩乱麻,她希望裴意然帮她搞定这个烂摊子。

裴意然仿佛就是为了与童司韶作对似的,硬憋了半晌不再开口,把童司韶搞得有些火大时,他又冷笑道,“若不是我妈下了最后通牒,你以为我愿意?”

童司韶心里一声骂,好家伙,没想到,他还是个孝子。乍一听,连声音里都多了几分难以察觉的苦涩。

原著确实有这事,到了适婚年龄,由于裴意然洁癖难治,不近女色,裴妈妈唯恐他孤独终老,天天着急上火到快高血压了。

可童司韶在另一个世界里受过平权教育,是轻易能被人道德绑架的吗?她马上抓住机会反驳道,”咱们能不能讲点道理,你自己的老妈你自己孝顺,拉上无辜的人当垫背算哪门子的事?“

裴意然像是早就猜透了童司韶的心思,轻轻松松反手一枪,“你自己的老子自己搞定,赖我,又算哪门子的事?”

童司韶暗呼,救命,他怎么那么聪明,反将她一军的逻辑简直无懈可击。一个人真不该与天才比划智商,真是伤不起。

到这个时候,童司韶不想亮底牌也不行了。

“裴意然,有件事实不相瞒,我虽然是童氏夫妇的女儿,但由于我爸偏心 ,我实际上能拿到的童氏股份并不多,算起来统共也只有10%,而且这些股份现在都掌握在我爸手里,如果他不肯放手,我一分钱也得不到。”

童老头与原配虽说是白手起家,当时还是借了不少原配家族的势力,原配死时握有童氏集团40%股份,依法继承的话,童司韶可以坐拥童氏10%的股份。

然而看童氏一家人的表现,童司韶想拿到真正的股份比登天还难。

裴意然皱着眉看着童司韶,用一种傲慢的口吻说道,“童氏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你觉得我会把这10%放在眼里吗?”

“……”童司韶又说道,“但是我不但没有里子,也不能带给你面子啊。你如果娶了童丽颖,那可是面子里子都有了。”

裴意然笑了一笑,笑意完全不达眼底,“谢谢你的建议,不过,我更喜欢看你吃瘪,但凡所做的事能让你不开心,那我一定竭尽所能,为你效劳。”

裴意然能顺利长大,没有挨过千刀万剐,那一定是祖上烧了高香的。

童司韶笑道,“裴先生,我真为你的未来担心啊,你对你即将面临的危险一无所知。”

裴意然也笑了,“彼此彼此。”

这句话为这场谈判划上了休止符。

港真,通过这番谈话,童司韶对自己即将当联姻的牺牲品的命运已经很明确了,但她更清楚的知道,她不能就此气馁,如果连她自己都放弃自己,那就真的没人帮她了。

不就是联姻吗?童司韶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心里盘算,谁怕谁啊,至少裴意然躺在床上的样子还是很可人的,她肯定不亏,至于裴少给不给吃,那要试过才知道啊。就算暂时难以脱身,她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小媳妇。

更别想让她俯首称臣。

童司韶这个人心思活络,不但想象力丰富,而且擅长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只见她突然笑吟吟说道,“这样看来,裴先生,以后请多多关照了。”童司韶笑吟吟地又补了一句,“还有,如果你也不介意的话,我想先研究研究我婚后的待遇究竟如何。”

言毕,童司韶抱着舍生忘死的决心,毅然决然摸向裴意然的腹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3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