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盛萝魏衡(盛萝魏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全文免费阅读)盛萝魏衡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

《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以盛萝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盛萝”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她都想好了,这种东西呢,最好的交易市场就是青楼。这些天她也让翠微去打听过了,京城最大的青楼,是芳菲楼,和别春楼挨得很近,就相隔一条小巷子。而且,听闻今日戌时后,芳菲楼会有花船游行,会十分热闹。也就是说,今晚芳菲楼的人流量会很多,能参加花船的,也非富即贵——都是能拿出大钱的人…

小说叫做《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是作者“5个铜板”写的小说,主角是盛萝魏衡。本书精彩片段:她都想好了,这种东西呢,最好的交易市场就是青楼。这些天她也让翠微去打听过了,京城最大的青楼,是芳菲楼,和别春楼挨得很近,就相隔一条小巷子。而且,听闻今日戌时后,芳菲楼会有花船游行,会十分热闹。也就是说,今晚芳菲楼的人流量会很多,能参加花船的,也非富即贵——都是能拿出大钱的人…

第7章 他真的我哭死 试读章节

翠鸟啼春,婉转清丽,三月桃花一开,正是春景最盛时。

然而,盛萝已经将自己关在屋里快有半个月,还没出去赏过桃花。

她终日埋头苦画,现已经完成了两张接近有腰身长的画卷,还有五本手掌大小的小册子。

画卷是要拿去润笔斋放甘墨那卖的,至于这几本小册子,是她打算自己拿着去卖,先赚点快钱回来使。

她都想好了,这种东西呢,最好的交易市场就是青楼。

这些天她也让翠微去打听过了,京城最大的青楼,是芳菲楼,和别春楼挨得很近,就相隔一条小巷子。

而且,听闻今日戌时后,芳菲楼会有花船游行,会十分热闹。也就是说,今晚芳菲楼的人流量会很多,能参加花船的,也非富即贵——都是能拿出大钱的人。

盛萝将想法先做了个计划后,认为可行,便叫翠微去找了身下人穿的衣裳给她。

她可不能让人认出她来。

夜色落下,盛萝换上从后厨那拿的全新的同款“工服”,一身草木霜色,灰不愣登的。她把发髻都拆了,将头发全部束起来,扮成男子。

活脱脱一个跑腿下人的模样。

她很满意,将小册子尽数装进灰布包裹里后,往肩上一挎,就踩着夜色偷偷溜出了府。

还有半个月就是全羊宴了,她要是还没攒到银子,到时进不去别春楼,可就什么都吃不到了。

盛萝一想到这,就暗暗给自己鼓气——银子!银子!

芳菲楼与别春楼相邻,位处京城最繁华地段,一到夜间,两座尖顶飞檐的华丽建筑便在亮如白昼的灯光中尽显着富贵奢靡之气。

若说别春楼建筑风格是大气,那芳菲楼就是精致,连灯盏都是各形各色的花朵模样,垂着穗,串着珠子与细铃铛,风一吹,清脆美妙,实在浪漫。

盛萝站在芳菲楼的对面,看着大门处宾客不绝,且个个身着华服,尽显富贵之气,她就知道自己是选对地方了。

现在她只需要走过去,然后想办法混进去就行。

虽说心里还是有点虚的,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进这种烟花之地,但她默念了三声“银子”后,就径直走到了门口。

门口站着两名妆容精致,香肩隐露的貌美女子。

盛萝忙低头哈腰,故意将姿态放低,笑呵呵道:“两位神仙姐姐,我刚去拿了点东西,现在进去找我家那公子。”

女子随意瞥了她一眼,并不起疑,挥挥手,“你进去吧。”

就这样,盛萝无惊无险很顺利地混了进来。

脂粉的香味一下子充斥了整个鼻腔,映入眼帘的是舞女们纤细的腰肢、薄如蝉翼的轻纱、白花花的长腿,以及……一些色眯眯的臭男人。

然而,就是这些臭男人,是她今晚的目标。

将一楼扫视了一遍后,盛萝开始寻找自己要下手的第一个目标。

可是,看了一圈下来,不是这个太瘦了,就是那个看起来太虚了,都不太像是玩得起花样的身体……

可怜我辛辛苦苦画出来的小册子们,竟是难遇伯乐相予。

就在她莫名有种壮志难酬的心情时,忽然听见有人喊了声“花船要开始了!”。而后宾客们就纷纷开始往外边走去。

这一动,盛萝觉得她更难找到机会插进去推销了。没办法,她也只好随着人流往外走去。

这芳菲楼的后院子,与千灯湖相邻,一出楼,便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湖面。

清风拂来,水波荡漾。

岸边用绳拴住停泊了好几艘富丽堂皇的雕花木花船,都挂着颜绯色的纱幔遮挡船的内部,使人看不清里边,神秘又暧昧。

盛萝被这些新奇的东西给吸引了目光,她不禁注意起那些正欲上船的宾客。她早有耳闻,上一次花船,就要黄金十两,至于花船里有什么,有人猜是一夜销魂,也有人说可能另有玄机。

总之众说纷纭,因为他们都没去过。

她正看得饶有趣味呢,忽地肩上一重,有人将手搭在了她肩膀上——

“来福,你怎么还在这,主上都上船了,跟我过去。”一道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盛萝被吓了一跳不说,这话听得她更是云里雾里,什么来福?什么主上?什么上船?

肩上的力道加重,给她一种好像被绑架了的压迫感。

“少废话,跟我走。”那人语气不大好。

不是吧,黑天化日之下,就这么明目张胆想诱拐民女?哦不……她现在是男子打扮。那不更可怕了吗!

盛萝下意识就捂住了腰子。

那人腰间别着刀,侍卫打扮,力气很大,几乎是拎着她的后衣领,强迫着她往前走。

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跟着走,不敢闹出动静,不然成为视线中心,她就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

看着面前在水波上晃晃悠悠的精美花船,盛萝忽然想,四舍五入她也是能上花船的人了。

还免费。

呼——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跳水逃走。

那侍卫一样的人先行钻了进去。

盛萝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撩开嫣绯色的纱幔,终于得以窥见里内玄机。

这花船从外边看倒是不大,但内部却能摆设下一张小案几,两侧软塌。

此刻案几上正烹着茶,上边还摆了几份小点心。软塌上铺着狐狸皮,灯盏里点着的是上好的膏烛。

软榻上,坐着一名玄色蟒纹衣袍的男子,这人应当就是方才那侍卫口中的主上。盛萝只觉压迫感极强,不敢多看,但只粗一眼扫过,也看出这男子生得很是好看。

我去,大帅哥。

但这事也不是你长得帅就有理的。

盛萝心里吐槽,低着视线,表面却是笑眯眯,“这位公子……我不是什么来福,你们认错人啦……”

“哦……”那名身份是主上的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且漫不经心,“那就当认错了吧。”

“?”盛萝:你小子耍我玩呢?

“抬起头。”那男人紧盯着她。

说实话,她心里紧张得一批,脑子有点跟不上,就听话地抬起了脸。

与那男人对视上,盛萝只觉更紧张,心跳得咚咚作响。

在摇晃又昏暗的光线里,男人的面容并不特别清晰,但高挺的鼻骨、硬朗的面部线条却被尽数勾勒,他的眼眸在暗色中尤为明亮,难掩凌厉。

“看来确实是认错了。”男子似笑非笑,“你是做什么的?”

盛萝从他的美色中赶紧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春图事业,咬咬牙,勇道:“回公子话,小的是个卖画的。”

男人没立即出声,他好像看出她还有话没说完。

盛萝只好一狠心,硬着头皮上了,“小的见公子仪表堂堂、高大威武、身强体壮、宽肩窄腰、血气方刚……”

等等,她怎么脑子跟不上嘴了。

“实不相瞒,小的这有一些品质极佳、制作精美且从未面世的珍藏好图……”

从未面世是因为一本都还没卖出去。

见对面男人的眼神有了几分探究的意味,盛萝不禁佩服自己委婉的口才。

盛萝从包裹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双手捧着,极为恭敬,“公子要是感兴趣,打开看看便知道。”

册子的外皮很简朴很不起眼,看着不像是什么值钱东西,但男人还是接了过去。

盛萝偷偷用余光观察他表情。

只翻开第一页,男人的脸色就很明显的一僵。

没事,正常正常,是个男人都会是这种反应。盛萝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这小册子,她折成了十页,双面作画,也就是说,图一共是有二十副,不带重复。

看完这整整二十幅图,男人看她的眼神复杂得……嗯,怎么形容好呢,就像个染缸,困惑、惊愕、新奇、不解、嫌弃、怜爱、同情、悲悯等等都杂糅在一起。

盛萝被他审视得浑身不舒服,这男人什么眼神,不会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吧?可他看着也老大不小了啊,不该还是个那啥吧……

良久,男人才再次出声,“谁画的?”

盛萝轻咳一声清嗓,“在下不才,正是鄙人。”

话音一落,明显感觉到面前男人的眼神更复杂了几分。

男人将册子合上,紧盯着她的脸看,目光玩味,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他才开口问道:“这画你卖?”

如听仙乐耳暂明!

盛萝心里放烟花,可算等到这句了。

“卖的,十两银子。”盛萝笑眯眯,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座金山。

男人看着她两眼顿时放光的神情,有些好笑,“你包裹里的我都要了。”

盛萝嘴角疯狂想要上扬。

她忙将整个包裹都递了过去,男人也让那侍卫掏出银钱给她。

整整五十两!盛萝双手捧着这份沉甸甸的重量,这是她来这赚的第一桶金,可谓意义非凡。果然,靠自己双手赚钱的快乐简直不要太爽。

而且这男人一下就全买了,他真的,我哭死。

盛萝笑得更甜了,“多谢公子。”

虽说不知道他一下子买这么多干嘛,不过一想,古代男子妻妾成群是再正常不过,万一人府上正好就有那么多个呢,正好一人一本,其乐融融。

就在盛萝想东想西的时候,男人朝身边侍卫低声道:“让船夫往东南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