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王录陆然马陆的明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然马陆的明明)陆然马陆的明明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名王录)

很多网友对小说《名王录》非常感兴趣,作者“马陆的明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陆然马陆的明明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若是真将那叫陆然的小子掳来,想来刚才的事会更加严重。”于冬点了点头,随后给了左右一个眼神。身后的众人心领神会,纷纷退去。于是周围只剩下他和族长于秋两人…

陆然马陆的明明是奇幻玄幻小说《名王录》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马陆的明明”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若是真将那叫陆然的小子掳来,想来刚才的事会更加严重。”于冬点了点头,随后给了左右一个眼神。身后的众人心领神会,纷纷退去。于是周围只剩下他和族长于秋两人…

第10章 客栈争执 试读章节

海面之下。族长于秋带着一行人回到族内。

“这个流肖枫真是可恶!待日后我们同妖祖那边的计划得逞,定要他碎尸万段!”于秋恶狠狠地说道,眼神里露出阴冷之色。

随后看向身后的弟弟于冬,“关于那灵树的转生者的事,于莹那丫头不知道他的价值,为了一己私欲将他拉到地底想折磨而死,虽说处理得不妥,但因此也避免了那流肖枫的讨要。若是真将那叫陆然的小子掳来,想来刚才的事会更加严重。”

于冬点了点头,随后给了左右一个眼神。身后的众人心领神会,纷纷退去。于是周围只剩下他和族长于秋两人。

“哥,”于冬叫道,有旁人的时候,为了照顾于秋的地位,他都是带头喊族长。“祖地那边传来消息了吗?”

“传来了。”于秋点了点头,“妖祖的命令是要生擒灵树的转生者。”

“那灵树……不过就是携带着一部分盘山岛的规则罢了,为何能让妖祖这么重视?”于冬问道。

于秋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妖祖这么做,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也不好过问。”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另外,等日后盘山岛的天道规则散去,祖地那边会派来一些增援,好助我们彻底夺下盘山岛。”

于冬听完,哈哈一笑:“可以!那这样我们的计划就万无一失了!等到我们吃掉盘山岛的气运之后,彻底将盘山岛做成沉海之势。这样我们鳍魜族在妖族内的地位也就更加举足轻重了!”

于秋表情阴森,脸上笑容加深:“我们等这一天的到来实在是等了太久了啊!”

……

翌日。

一晚上都没休息好的流肖枫早早地跑去书院找陈凡生打算问个明白。

院内,陈凡生刚起床收拾好,便见到了面色着急的流肖枫,他示意他坐之后,给他倒了杯水,示意他冷静一点。

流肖枫心里那个着急,昨晚去问拳那些鱼人妖怪的时候,确实也没发现陆然的气息,那他们还能将陆然弄哪处?

流肖枫就这么思来想去,等到天亮了便急匆匆地找来。

“陈凡生,你可知道陆然去哪里了?”流肖枫焦急地问道。

“我不知道。但这是陆然自己的命数,一切还是得看他自己。”陈凡生看着流肖枫的这副表情,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这要是放了二十年前,流肖枫打死都不会相信他自己会为了别人而担心成这样,一向为自己考虑的他竟不知不觉间自己种下了一道深深的羁绊。

“奇怪,就算是他们把陆然杀了,我也会感应到他的气息逐渐变微弱的,可昨晚却不是,陆然的气是忽然消失的,难道说他们那群妖怪还有着隐匿气息的法宝不成?”流肖枫自言自语道。

随后他眼神凌厉地看向陈凡生,大声说道:“那你昨晚把我喊回来作甚!?还不如让我打的他们说出实话来!”

“你若真是这么做了,那恐怕盘山岛的规则早就被你给打得消散了去,那北方四族觊觎盘山岛许久,早就想把这里变为他们四族的领地了。”陈凡生不紧不慢地说道。

“说到底,陆然重要,可这盘山岛身为人族的版图也固然重要。我劝你回来,就是怕你做出此等傻事,最后满盘皆输。”

流肖枫听闻,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冷笑了一声:“那人族那边是一点也不做打算吗?若只是想躲在这个天道规则之下多苟活些时日,那在我看来早些死去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不过就是前脚后脚的事。”

“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我自当年在此处留下来,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的到来。”陈凡生缓缓开口。

突然,书院门口传来声音:“陈先生说得对,我们留在这里,定是早就做好了打算。”

流肖枫头也不抬,这声音不用想定是来自于那墨家曲尘。平日里镇上开门最晚的他在今天也难得的起早了一回。

曲尘来到院内,朝陈凡生点头致意了一下,随后也不客气,一屁股便坐在了他们旁边。

“诸子十家那边,到时候也会派人过来,以防妖族的支援,若是只有那个鳍魜的族群,料想他们也不敢有这么大的胃口。”曲尘朝流肖枫说道。

流肖枫本就听不了这些稀里糊涂的话,听曲尘这么说,更觉得头大,随后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个,陈凡生,你当真不知道陆然的下落?”

陈凡生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曲尘偷偷地看了陈凡生一眼,他清楚陈先生心里肯定清楚陆然的下落,但是作为儒家的得意门生竟然选择了撒谎,真的是难得一见的事情。但是转瞬便就想通了,若是陈先生告诉流大哥关于陆然的下落之后,流大哥肯定顾不了那么多,去把陆然带回来了。这样定然会适得其反。

流肖枫叹了口气,竟变得认真起来,“我相信陆然不会有事的,因为……”

“我相信他就是改变世界的那个人。”

……

七月的天气已经开始慢慢热了起来,盘山岛也不例外,尽管四面环海,但是由于地幅辽阔,只有外围的区域能够靠海风带来清凉的天气。

今天是陆然失踪的第二天,明石镇客栈的店小二看到后院的马匹才想起来有位客人自昨天晚上外出去逛灯市之后好像再也没回来。他当然不知道仅仅一个晚上,外面便已风云涌动。在他的视角来看,他自然觉得那少年定是流连灯市的热闹而忘返,想必在外面快活了一夜。

中午时候,客栈的一楼开始陆续上人吃饭,其中就包含了昨晚上台表演的戏班子,戏班子算上后面敲锣打鼓的乐队共七人,明石镇的群众不清楚他们的底细,只以为是从外乡来的,如果他们知道了这戏班子是妖怪所化,想必早就吓破了胆。而这群妖怪所化的戏班子今天还来到此处,一是为了监视人族的动向,二是顺便为了确保名叫陆然的人死绝了。

尽管他们没有化妆,并且穿着朴素,但还是被一个眼尖的顾客给发现了。

“快看!这不是昨晚演戏的那群人吗!”有人大声开口说道。

一言出,周围的人纷纷看去。

“还真是!想不到又在这里碰见了!”又有人开口附和。

戏班子里面领头的人,是昨晚小胡同里出现过的于淼,也是这队伍里面修为最高的妖,本来他是不想来的,之前只是为了追随于莹而来。但是于莹昨晚战斗之后返回族中禀报消息去了,而队伍里又不能缺少管事的,所以于淼便就留了下来。

于淼面对着人群的围观议论,不耐烦地朝众人摆了摆手,示意消停一下。

有位富贵人家的少爷不识他们不快的表情,仍追问着:“你们昨晚演得相当精彩,我们大家都没看够,今晚能不能再来一场啊!大家说是不是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鼓动着周围的看客起哄,众人纷纷说“是”,场面一时间让于淼等妖下不来台。

于淼虽然幻化成人形,但骨子里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性,他本就不耐烦,加上这人这么一闹,脸上的表情更是挂不住。他强压住心里的怒火,站起身对那起哄之人说道:“我们今天不演出,只是来吃顿饭,还望各位不要过于打搅。”

这话一出,那起哄的少爷顿时也不乐意了,他在众人眼红的目光中,朝着戏班子丢出了十两银子,对于淼等人说道:“怎么着,是觉得没钱请不动你们了?这十两够不够你们今晚上台演出的?”

于淼眼皮也不抬,接住银子便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那意思是他们不接,这银子谁爱要谁要。

那纨绔少爷一看这戏班子的领头这等态度,感觉自己被拂了面子,一下子就急眼了,他朝着于淼骂道:“你这狗东西,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最后再问你们一遍,你们演还是不演?”

眼见气氛越来越尴尬,客栈的老板急忙跑了过来,一边给两边赔着笑脸,一边又让围观的群众散去。

于淼尽管心底极度生气,他恨不得出手将眼前之人一口吞掉,但是由于是在人族领地,且周围有着巡逻的士兵,他还是强压住火气,回头给了一个眼神,其余戏班子的成员便收拾了下东西,一行七人,或者说一行七妖便离开了此处。

那少爷眼瞅着于淼等人离开了客栈,他便给身旁的随从使了个眼神,那随从一下便心领神会,随即去了外面招呼人手去了。

“臭演戏的,在明石镇上胆敢惹我马盛斌,我可得狠狠给你们点教训。”那纨绔少爷低声道。他啐了一口痰,随着随从出去招呼人手,他拿上被于淼拒绝的银子,也紧跟着走出了门去。

店里的客人本身由于刚才剑拔弩张的氛围吓得不敢说话,等到这两拨人一走便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那名为马盛斌的纨绔少爷,是明石镇上大地主马老爷的儿子,平日里嚣张惯了,加上又爱出风头,经常在人多的地方显摆自己的实力。镇上的居民们也不同他争抢什么,把这位马盛斌的少爷哄高兴了,兴许还会被打赏点碎银。

今日这马盛斌少爷先是带头起了哄,但没想到那帮戏班子一点都没有给他留面子,仅仅是这一件事,便成了众人中午这顿饭的谈资,每个人都在饭桌上发表着自己的评价以及点评观看到的细节。

而那马盛斌,在集结了一些打手之后,便紧紧追上了戏班子的脚步,戏班子在前,他们在后,就这么一前一后地朝着明石镇外走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5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