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不归(庄云梦秦霄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如梦不归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如梦不归)

小说《如梦不归》,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庄云梦秦霄白,也是实力派作者“半山山雨”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拥有这张俊美的脸的男子闭了闭眼,有些无奈的退了半步,叫来老板要了碗醒酒汤。一碗醒酒汤喂下,庄云梦清醒不少,看清来人,吓得从椅子上滚落在地。“风……风启师兄。”刚刚她是不是还摸了师兄的脸?真是的,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怎么桌上没有放块豆腐好让她一头撞死得了…

很多网友对小说《如梦不归》非常感兴趣,作者“半山山雨”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庄云梦秦霄白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拥有这张俊美的脸的男子闭了闭眼,有些无奈的退了半步,叫来老板要了碗醒酒汤。一碗醒酒汤喂下,庄云梦清醒不少,看清来人,吓得从椅子上滚落在地。“风……风启师兄。”刚刚她是不是还摸了师兄的脸?真是的,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怎么桌上没有放块豆腐好让她一头撞死得了…

第3章 霜冷禁令 试读章节

夜幕落下,夜市开启。

刚打过一架,耗费了些体力,庄云梦有些饿了,拐过街口,径自走进一家老巷子里的小食店,店面虽小,却古朴雅致。

此时,店里的客人并不多,只在堂间稀稀拉拉坐了几桌,他们或在喝酒,或在说笑,她寻了一个包间,点了几道店里的特色菜,要了一壶清酒,褪下面纱便在包间里吃着喝着,本就不胜酒力,两杯清酒下肚,意识就开始模糊。

“师妹~师妹~”

庄云梦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微微睁开眼睛,发现一张俊美的脸近在眼前,不由伸手摸了一把,打了个嗝,吐出酒气直接喷在那张脸上。

拥有这张俊美的脸的男子闭了闭眼,有些无奈的退了半步,叫来老板要了碗醒酒汤。

一碗醒酒汤喂下,庄云梦清醒不少,看清来人,吓得从椅子上滚落在地。

“风……风启师兄。”

刚刚她是不是还摸了师兄的脸?真是的,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怎么桌上没有放块豆腐好让她一头撞死得了。

“怎么,师兄很可怕么?”见庄云梦脸色变幻莫测,风启觉得有些好笑,伸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拍了拍她的头顶又继续说道:“好了,不逗你了,师傅正派人到处寻你呢,尽快随我回霜冷。”

“师傅知道我偷溜出来了?”

庄云梦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师傅明明外出了,并不在霜冷,怎么会知道自己偷溜出来的呢?

“你觉得呢?”

突然想到什么,庄云梦咬了咬牙,小声嘀咕了一句:“阿婆这个叛徒!”

风启有些哭笑不得,安慰道:“阿婆本就是师傅安排在渊口城内打探消息的,事无巨细自然都会如实向师傅禀报,况且是你偷溜出霜冷。”

“这件事本就是你的不对。”他看了一眼庄云梦,又继续说道:“师傅严令你不得出霜冷,可你却趁他外出偷溜出来,现下居然还喝上酒了,这可怪不得阿婆。”

其实庄云梦是知道的,也并未真的怪阿婆,只是当下遭了背叛心里多少有些不快,阿婆可是跟自己击掌起了誓的。

风启见庄云梦的情绪好了些,率先起身朝小食店门外走去,在门外等了片刻,不见人跟上来,转身朝包间喊了一句:“快着点,师傅还等着呢。”

包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最终变为一声怒吼。

“各位师兄,不带这么玩的。”

风启返回包间,就见庄云梦保持着翻窗的姿势,而敞开的窗外并排站着两位师弟,风启扯了扯庄云梦的手臂,说道:“就知道你不会老实,走吧!”

庄云梦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声说道:“可真有你们的!我回去还不成嘛!”语气里颇有些悲壮。

……

渊口北郊有座玉落峰,其山势险峻、荆棘密布,山中常起浓雾,人行走其中极易迷失,因此人迹罕至,慢慢地,就连驻军也将它遗忘,成了无人管辖的地带。

在这玉落峰峰顶的北面是一面断崖,断崖下常年云雾缭绕,空空幽幽,不可见底,稍稍往下看一眼,便会让人心悸,仿若随时都可能掉落谷底,粉身碎骨。

庄云梦和风启此刻便并排站在断崖之上,山顶的风呼呼刮着,吹得脸生疼,庄云梦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扯了扯风启的衣袖,仰头柔声撒娇道:“师兄,能不能不回去?”

听到这句话,风启转过头,打掉了扯住自己衣袖的手,双目盯着庄云梦的眼睛,严肃答道:“不可以。”

回过头望向谷底的云雾,目光都变得沉重起来,敛了敛神色,继续低声说道:“你已经不是跟在师兄们屁股后面打转的小丫头了,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肆意妄为,该守的规矩得守,你知道的,师傅最是疼爱你,他不许你出霜冷一定是为你好,师兄也想你好。”

庄云梦长叹了一口气,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师兄露出这样的神情,走到风启跟前,两只手掌撑开抵在下巴,咧开嘴笑了笑,安慰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我们这就回去好不好嘛!”

庄云梦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长大,风启怎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也知道她并非不愿意回去,只是难得出来一趟还未玩够罢了,瞧着凑在跟前努力逗笑自己的小脸,风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看着龇牙咧嘴的人,笑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

风启牵起庄云梦的手,两人对视一眼,朝着断崖下的深谷纵身跃下。

两人并非想不开什么寻死,而是霜冷便隐在这玉落峰北面断崖下的深谷谷底。

一入霜冷,庄云梦便止不住打了个冷颤,就算在霜冷生活了十几年,可她仍是不喜这阴寒的天气,此刻再想到一脸严肃的师傅正在等着自己,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

刚进院子,一位小师弟适时出现前来将庄云梦领走,一路带至祠堂,祠堂里烛火通明,台子上摆放了密密麻麻数百个牌位,牌位前的蒲团边上坐了一位五十来岁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者双目紧闭,不知道在想什么。

庄云梦走进去,自然的在蒲团上跪下,眼观鼻鼻观心,默默不语,等待着老者发作。

一个时辰过去了,老者仍旧未发一言,反倒是庄云梦有些急了,她歪过身子,扯了扯老者的衣角,将眼角逼出湿意,弱弱出声道:“师傅,我再也不乱跑了,您饶了我这次行吗?”

老者正是庄云梦的师傅,名为庄舟。

庄舟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蒲团上跪着的人,沉声问道:“外面当真那么好玩吗,能引得你破禁令出霜冷?”

庄云梦心里一紧,有些无措地绞了绞手,没有应声。

等了一会儿,见蒲团上跪着的人没有动静,庄舟又继续道:“或者,你根本就忘了霜冷的禁令!?”

若说刚才还只是有些沉重,此时庄舟问话的语气中明显带了一丝薄怒,脸色也并不如何好看。

“没有的,我都记得。”

面对师傅的一再发问,庄云梦如坐针毡,虽说师傅生性偏冷淡,但对自己却是一向爱重宠溺的,而他此刻的语气明显是生气了。

说完这句话,庄云梦怯怯地朝着庄舟的方向挪了挪,仰头望着他,试探着说道:“我真记得的,要不,我给您背背?”

庄云梦睨了一眼,见庄舟不接话,自顾自便开始背诵。

“第一条,霜冷弟子无令不可外出;

第二条,霜冷弟子不可在外斗殴;

……

第九条,霜冷弟子不可赌博;

第十条,霜冷弟子不可饮酒;

……

第二十一条,庄云梦不可逃课;

第二十二条,庄云梦不可与外男接触。”

背完这二十二条禁令,庄云梦长舒了一口气,斜眼用余光看了眼庄舟,他的神色似乎并无变化,背也背完了,还是没有反应。

庄云梦真是有些无计可施了,只能小声嘀咕安慰自己道:“师傅本就是不苟言笑的人,既然顺利背完了禁令,继续等着就是,就是不说,他心里定是高兴的。”

这样一想,庄云梦心里倒是轻松了些,身体也不如刚才那般用力紧绷着。

有风从门外吹来,祠堂内的烛火摇曳,庄舟一挥手,将门带上。

沉默片刻,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出声道:“禁令不是定来背的,却是用于遵守,若只是要罚你背诵,药堂里那些药经岂不是更生涩难啃,让你生厌?”

见庄舟终于开口,语气也缓了不少,庄云梦攀上他的膝盖,柔声讨好道:“师傅,我知道了,真的。”说完还不忘将手掌举至额边作发誓状。

庄舟轻轻抬了抬脚,好让庄云梦从自己的膝盖上离开,只是怕伤了她并不敢用力。

庄云梦却似狗皮膏药一般,反倒将整个身体伏在了庄舟的膝盖上,还昂起头有些得意地笑着。

庄舟有些无奈,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又道:“这颗小脑袋再不长点记性,我定将你这双腿废掉,到时你便是想出去也不能了。”

虽然庄舟的话听起来有些吓人,但庄云梦却知道此时的庄舟已经消气了,装作柔弱可怜状,瞧了一眼自己的双腿,撒娇道:“师傅,这么纤长匀称的腿废了多可惜!”

“你呀你~”

盯着庄云梦娇俏的脸,复又转头看了看祠堂台子上最前方的那个牌位,庄舟扶了扶额,有些无奈,他一向对庄云梦的撒娇束手无策,就像他年轻时便对那人的撒娇束手无策一样,巧的是,眼前之人还是那人的女儿。

恍惚片刻,庄舟起身,拂了拂衣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开口道:“这次还是得小惩大诫,就罚你在祠堂跪着,自省一晚,回去后抄写《药经》一百遍。”

“多谢师傅饶恕。”庄云梦瘪了瘪嘴,向庄舟叩了一礼。

庄舟没再看庄云梦,朝祠堂外走去,很快身影便消失在拐角。

庄云梦瘫坐回蒲团上,双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样子。

突然,开始邪恶的笑起来,好了,一百遍《药经》有办法了,只是要辛苦师兄们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