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盘:鬼神嘲弄免费(叶晓枫洋葱公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命运之盘:鬼神嘲弄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命运之盘:鬼神嘲弄)

小说《命运之盘:鬼神嘲弄》,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晓枫洋葱公子,也是实力派作者“洋葱公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不是那柳叶的效果早就已经过了吗?为什么还能看见他。还有为什么大白天都能见鬼啊,在传统印象里不应该鬼会害怕阳光吗?还是说那种说法就是骗人玩的吗?“喂!”“你小子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咋滴是看上我了吧,我看估计是爱上我了,想跟我那啥来着吧。!”这时候三炮还一脸贱笑对着挤眉弄眼,说着这些不着思路,恬不知耻的…

小说叫做《命运之盘:鬼神嘲弄》,是作者“洋葱公子”写的小说,主角是叶晓枫洋葱公子。本书精彩片段:不是那柳叶的效果早就已经过了吗?为什么还能看见他。还有为什么大白天都能见鬼啊,在传统印象里不应该鬼会害怕阳光吗?还是说那种说法就是骗人玩的吗?“喂!”“你小子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咋滴是看上我了吧,我看估计是爱上我了,想跟我那啥来着吧。!”这时候三炮还一脸贱笑对着挤眉弄眼,说着这些不着思路,恬不知耻的…

第3章 告诉我,我是谁? 试读章节

没错,那该死的我又看见了,还是在我们学校的教室里,阴魂不散了还是怎么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本来想着以后不会再看见,没想到啊,就在教室里看到了。

他是不是从那天我看见他的那那一刻起,就一直在跟着我,包括吃饭睡觉,他莫非就在旁边看着我?真是细思极恐。

我就这样看着他在我同桌三炮,前面的这只鬼,身上的嗖嗖的往外流。

不是那柳叶的效果早就已经过了吗?为什么还能看见他。

还有为什么大白天都能见鬼啊,在传统印象里不应该鬼会害怕阳光吗?还是说那种说法就是骗人玩的吗?

“喂!”

“你小子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咋滴是看上我了吧,我看估计是爱上我了,想跟我那啥来着吧。!”

这时候三炮还一脸贱笑对着挤眉弄眼,说着这些不着思路,恬不知耻的话。

现在我恨不得上去给他两个大嘴巴子,我真的会谢好吧!…

看来他是看不见他面前有什么东西了,也对,他是能看见了,估计早就吓尿了吧。

那为什么就我能看见啊,我是抱他孩子跳井了吗,还是把他给老婆轮了啊,老是让我看见他。

从他出现在教室开始,就一直保持那个动作,用他那空洞的眼神且迷茫且只有一只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

还是使劲的在我眼前晃悠,我隔着这只鬼半透明的身体看着三炮。

我是不敢动有任何动作,你也不敢发出声音,如果这要是在教室里大声的叫一声有鬼,那不得被同学们给笑话死,并且估计还得当场把我送去精神病医院,永远放不出来的那种。

“上课时间快到了,请同学们回到座位上,准备上课。”

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

老师进来了,教室也安静了,但我感觉静的我有些害怕。

老师上课说的什么,我是什么也听进去了啊,虽然平时我也听不进去。

还不是因为旁边有只鬼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嘛,我哪还有心情好好听课啊。

一节课40分钟,但我今天感觉比400年还要长,而且还无比的煎熬。

40分钟年后…

“下课时候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下课广播声,在我等到生无可恋的时候终于算是响起来了。

我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把头扭向了另一边,不敢往三炮那边看去,因为那鬼还在看着我,我可不敢跟他对视。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又飘到我的面前,没错,他是飘着过来的。

我差点没被吓得从椅子上摔下去,我赶紧稳住身形,坐直了身子。

只见他举起他那半透明的手指,指了指门外,还用头点了点。

我没猜错的话是要我出去,可要我出去干嘛,他不能是要吸我的阳气吧?可要吸早就吸了,还在这干嘛。

可是我为什么要出去,我是有骨气的,一只鬼叫我出去,我就要出去吗,我能听一只鬼的吗,即使我害怕他。

一分钟后,在厕所…

一个帅气的少年来到这里,没错,就是我,我还是来了,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鬼大哥,放过我好吗,就当放过你自己,我上有老,下有小的,现在虽然没有,但以后应该会有。”

“你就当积德行善了,我以后肯定给你做作一个灵位把你供起来,再每天给你烧一大堆纸钱,只求你能放过我这个苦命的娃儿。”

我在厕所唯唯诺诺,慷慨激昂的对着他说出这么些个不要脸的话。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可别笑话我,说这些不丢人,你们以后要是遇了,要是能流利的说出来就算不错了。

他听完摇了摇头,用他那只有一的脸,还带着有些恳求的说:“你能告诉我,我是谁吗,我忘记我是谁了。”

嗯?纳尼?

打死我我都想象不到他会给我整出,就好比,我裤子都脱了,你居然给我看这个,是一个道理。

他问我他是谁,他自己都不知道,我上哪知道去啊。

“啊?鬼大哥你没说错吧?”心里暗骂,嘴上还是这样问。

“没有,没有”…我忘了我是谁了,一直在外面漂流,直到那天你问我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要吃了我之类的,害我担惊受怕了这么久。

想到这里我就质问他道:“那你怎么老是突然出现的吓我,害得我吃也吃不好,睡也没睡好,还差点就进精神病医院。”

听我说完他还有些委屈的说:那可不能怪我啊,我想弄清楚我是谁呀,看你能看见我,就只能找你了。”

“吓你是因为你胆子太小了,看两眼就吓成那样。”

听听,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虽然他不是人。

“还是我胆子小,谁看到只有半张脸的玩意不得吓一跳啊,现在就我这样的还算心理素质好的了,不然早就被你吓得精神失常了,估计现在已经在精神病院呆着了。”

我对他严厉的谴责,他也好像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

敢情这是只胆小鬼啊…

“还有你是怎么让我看到你的,我应该是看不到才对的啊?”

见他这样,我把心里的疑惑对他说了出来。

他指了指我的衣服口袋,说:“理论上柳叶的时间一过,普通人是看不见鬼的,但应该是这样的你身上有一张符,只要它在你身上你就能看见我,还有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

听到他这样说,我从衣服口袋掏出了那张叫“净身符”的符箓看了看说:“这玩意有这么神奇的功效吗,还有你怎么知道这些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好像就是记忆原本就有了,就说了出来,而且你手上拿的符箓我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但是忘了。”

听到他这样说,我拿起符箓递到他的面前,他用半透明的手碰了碰。

“哎呀?”

可不不碰还好,一碰他就弹飞去数米远,直接飞出了窗外。

“嘿!”还真没想到这符箓还有这功效啊,竟然能把鬼给弹开。”

我不经发出了一声感叹,要是早知道是样的,我还怕干嘛,是他该怕我了,这不得玩一下弹弹乐嘛

当然了,也就是心里想一下,我可没那恶趣味,去逗一只鬼玩。

他很快就从窗外飘了回来,而且本就半透明的身体又更加黯淡了一些。

看着我手里的符箓他有些害怕的退了退,我想应该是刚才对他造成了伤害。

“好了,既然误会解开了,我们就各自算了吧,以后别再缠着我了,你当你的鬼,我当我的人,有缘再见吧,告辞!”

“别啊,别啊!”大哥啊,我还得指指望你帮我找回记忆呢,求求你帮帮我吧。”

我刚想走出这充满氛围的厕所,他用着很是哭腔的语气,一把抱住我的腿,但他抱不住,刚要抱住就被从我的下身穿了出去。

谁被鬼求过,现在的正在被一只鬼求着。

“这我上哪给你找去,你可别开玩笑了,我只是个普通人好吧,我没那么大的能耐去给一只鬼找什么记忆。”

这时候我说话开始有了底气,一点也没有刚开始见到他的时候,那份害怕,可能是看久了,感觉这也没有什么,也就是长得丑了点,他们活着的时候也是人,只要不吃我那也什么。

最主要的还是手上有这张符箓,就像是一符在手,天下我有,一符在手,小得远离。

“咳~咳”

“这是哪个班的同学啊,我在里面听了半天,一直在那自言自语什么,你小子是不是精神上有什么问题啊?”

这个声音我最熟悉不过,只见有一道厕所隔间,被一个中年且秃顶的人缓缓推开。

没错,那正是我们的年级主任…

“完了,凉了,这回废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1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