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全文(汤圆圆何廷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

古代言情小说《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讲述主角汤圆圆何廷默的甜蜜故事,作者“开心快乐的繁星”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第二日,汤圆圆还在温暖的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着回笼觉,既来之则安之,何家只是过渡的,待自己拿了身契,自己便天南海北溜一遭,一个合格的街溜子不能只溜一条街,要溜遍东西南北的大好河山。正当她喜滋滋的幻想自己得了自由,到处游玩之时,婆婆何田氏进了屋,略带生气的喊道:“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来送你男人去书院?…

《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内容精彩,“开心快乐的繁星”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汤圆圆何廷默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内容概括:第二日,汤圆圆还在温暖的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着回笼觉,既来之则安之,何家只是过渡的,待自己拿了身契,自己便天南海北溜一遭,一个合格的街溜子不能只溜一条街,要溜遍东西南北的大好河山。正当她喜滋滋的幻想自己得了自由,到处游玩之时,婆婆何田氏进了屋,略带生气的喊道:“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来送你男人去书院?…

第4章 送他上书院 试读章节

汤圆圆郑重的点了点头,打包票道:“放心吧,我有数的,以后你爹娘就是我的老板,你哥哥嫂嫂就是我的同事,我就是新来的员工,哪有新员工欺负老板和老员工的道理。你放心,我待他们一定客客气气的。”

虽然汤圆圆的话,何廷默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大概意思他还是明白了,于是,他便安心的睡下了。

明日他还要赶早起来去书院读书,他已经过了院试,还有半年就乡试了,学业非常紧张,这次要不是为了娶妻,他是绝不可能请假回来的。

第二日,汤圆圆还在温暖的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着回笼觉,既来之则安之,何家只是过渡的,待自己拿了身契,自己便天南海北溜一遭,一个合格的街溜子不能只溜一条街,要溜遍东西南北的大好河山。

正当她喜滋滋的幻想自己得了自由,到处游玩之时,婆婆何田氏进了屋,略带生气的喊道:“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来送你男人去书院?怎么做人家的媳妇的。”

美梦被吵醒,汤圆圆本想发火,后想起昨天和何廷默的约定,便忍了气,麻溜的穿了衣服起床。

随便喝了几口薄粥就被赶去上路。

何老爹牵了一头毛驴出来,学院路远,天气见冷了,要带上被子棉衣,还有过冬的炭火之类的,把这些东西都用毛驴驮着,让汤圆圆跟着去,回来的时候她再牵着毛驴回来,真是受害。

临走时,何田氏还塞给何廷默两个鸡蛋和两块大饼,让在路上吃。

汤圆圆一脸生无可恋的跟在何廷默的后面,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何廷默牵着毛驴走在前头,也不理汤圆圆,全程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两人从天黑走到天亮,总算走到了鹿鸣书院,鹿鸣书院是周围几个县里最好的书院,其历史悠久,四周古木参天,书院建筑分为教学和藏书两大格局,占地面积约有四五千平方米,书院里的学生多为富家弟子,其中不乏官家子嗣。

何廷默是今年的院试第一,长相俊美,是书院中的风云人物,同窗皆知他告假两日是回家娶亲,见了他回来,后面还跟着个女人,便纷纷走出来看热闹。

其实早就有通南县的同窗,提前告知各位何廷默娶的是臭名昭著的汤赌鬼的女儿,也知汤家的家境贫苦,女儿未曾读过一日书,于是他们皆探头探脑,想看看鹿鸣书院的第一才子娶了个什么样的目不识丁的媳妇。

汤圆圆穿着一身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衣裙,颜色是丑陋的灰色,还是二嫂穿过的,洗干净送给了汤圆圆,汤圆圆随随便便的套在身上,码数还嫌大,极不合身。

汤圆圆早起时又没有梳头发,她睡相又极差,头发经过她一夜的折腾,早就如同鸡窝一般。

书院的学子们或嫉妒何廷默的外貌,或嫉妒何廷默的学识,还有一些凑热闹的,皆指着汤圆圆的发型说笑话看戏。

面对同窗的嘲笑,何廷默面上波澜不惊,对着汤圆圆道:“已经到了,你回家去吧。”

“好。”汤圆圆巴不得早点回去呢。这帮子酸溜溜的读书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让她很是不喜。

她在电视里见的多了,知道他们都迂腐老土,学的东西也单一,不过几句会说酸话,会做几句酸诗罢了。

她大专毕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知识见识足够碾压他们,可以称作是降维打击,这些所谓的学子连她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了,她看都懒得看一眼他们,帮何廷默卸了东西,就牵着毛驴转身走了。

待汤圆圆一走,那些学子们皆传遍了,说貌比潘安的鹿鸣书院第一才子,娶了个丑妻。甚至

连穿着发饰都不知道打理一下,十有八九是个心智障碍。

而何廷默却充耳不闻,面不改色,无论他人如何挖苦嘲笑,他都无动于衷。渐渐的这些嘲笑的学子们觉得无趣,便也就不再议论此事。

何廷默对于这件事是真心的无所谓,毕竟他已和汤圆圆约定好,待他高中两人便分道扬镳,在他心底汤圆圆并非是他真正的妻子。

众多嫉妒何廷默的学子们都心理平衡了很多,尤其一个叫蒋武的。此人长相一般,脑袋又细又长,无神的眼睛,塌下来的鼻子,厚厚的嘴唇,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上几岁。

他是这届院试的第十名,他不仅嫉妒何廷默的学识,他还恨着何廷默。多年来,他心里一直倾慕着张家大小姐,而张家大小姐心悦的却是何廷默。

他之前听闻张家大小姐想出高价彩礼甚至不要聘礼都想嫁给何廷默,把他可急坏了,整日整日魂不守舍的。

直到前天,书院突然传出何廷默回家成亲,娶的却是一个买来的女人的消息,这可把他高兴坏了,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着觉。

今日一看果然那女子不堪入目,老天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何廷默俊极的外表和聪明的头脑,却配给他一个不堪的妻子。

他兴奋得恨不得当场跳起,借口家中急事,请了假回家,要将此事讲给张大小姐听,好让她早日断了与何廷默的美梦,躺入自己的怀中。

这几日,汤圆圆在何家过得很是憋屈,首先吃就吃不惯,除了第一天还有一碗红烧肉,其他时候都是两样素菜打发,何田氏管着整个家,采买用度都要经过何田氏的准许,何田氏极其抠搜,刚刚花了二十两买回个媳妇,让她肉痛不已,银钱花销上比以往更加小气。

再次,这日,何田氏与何老爹要去镇上的蜜饯铺子做生意。何家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妇在娘家舅舅开的酒楼里帮厨,平日不在家,而何老二在县里最大的鲁班居里做木匠。

二媳妇原本在家,突然布坊接了活儿临时喊她去织布。

于是,煮饭的活儿就落到了汤圆圆身上。

汤圆圆从生下来,家里就用的是煤气灶电饭锅,更何况她由外婆带大,舅舅又疼她,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煮过饭,更别说是用土灶做饭了。

这天,她在灶房忙活,一顿操作猛如虎,折腾了一上午,终于成功把屋子给点着了,乡亲们都跑来帮忙灭火,幸好火势不算大,乡亲们跑前跑后浇了大大桶水,总算把火灭了。

闻讯跑回来的何田氏当即抓着汤圆圆一顿训斥:“老三家的,你说说你有个啥用?煮个饭都不行,家都差点让你给烧没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