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盛兮沈安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

《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是作者“阿漾”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盛兮沈安和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盛兮猛地止步,唰地一下转身。小狼崽跑太快,猝不及防撞在盛兮腿上,“啪嗒”一声,屁股一翘,终于四仰八叉地停了下来。盛兮盯着小狼崽没吭声,半晌后从空间里拿出一只麻雀丢过去。见到肉,小狼崽立马兴奋地嗷叫一声,猛扑过去便是一顿撕扯…

穿越重生《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讲述主角盛兮沈安和的爱恨纠葛,作者“阿漾”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盛兮猛地止步,唰地一下转身。小狼崽跑太快,猝不及防撞在盛兮腿上,“啪嗒”一声,屁股一翘,终于四仰八叉地停了下来。盛兮盯着小狼崽没吭声,半晌后从空间里拿出一只麻雀丢过去。见到肉,小狼崽立马兴奋地嗷叫一声,猛扑过去便是一顿撕扯…

第4章 试读章节

扯了扯嘴角,盛兮不打算搭理小狼崽。

昨日堆得柴不少,斧头在她这里,早点回去还能多劈会儿柴。

然而,小狼崽却像是追她追上瘾,她走它也走,她停她也停。

不论盛兮走多快,小狼崽要么跑,要么滚,总之不离她十步远就是了。

盛兮猛地止步,唰地一下转身。

小狼崽跑太快,猝不及防撞在盛兮腿上,“啪嗒”一声,屁股一翘,终于四仰八叉地停了下来。

盛兮盯着小狼崽没吭声,半晌后从空间里拿出一只麻雀丢过去。

见到肉,小狼崽立马兴奋地嗷叫一声,猛扑过去便是一顿撕扯。

盛兮翻了道白眼,没想到这狼崽子聪明到跟人要食儿。

轻笑一声,见小狼崽吃得酣畅,盛兮再次转身下山。

然而……

“小家伙,你确定……要跟我回家?”盛兮盯着叼住没咬几口麻雀便追过来的小狼崽,挑起一双秀眉。

下山比上山快,山坡陡峭,盛兮索性劈了块木头做滑板,一路从山顶滑至山脚。

小狼崽儿主动跳进背篓,瞪大那双黑玛瑙似的眼睛,乘风破浪了一路。

待盛兮停下将木头收入空间,它便从背篓里艰难爬出,又一头栽进盛兮怀里。

入村的路已然被踩出一条,各家自扫门前雪,有孩子早早堆起雪人。

盛兮将目光从雪人身上扯下来,径直朝家走去。

当初分家时,盛老爹将最破的宅子分给二傻子,还忽悠二傻子说,这宅子风水最好。

二傻子便信了。

而这宅子建在村西头,孤零零就这么一座,一般人不会轻易往这边走。

盛兮以为今日情况与从前无二,孰料,她一抬头便看到自家门口竟是站着一个人。

唔,是原主大伯家比其大一岁的堂姐。

盛卉本不乐意过来,却被亲爹逼着过来。一路上没少摔跟头,正愁心头火气没处发,扭头见盛兮优哉游哉打东边过来,当即不爽道:“盛兮,你上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盛兮歪歪头没说话。

盛卉撇撇嘴,心中骂了声“傻子”,又努嘴指了指盛兮家那扇破旧院门:“我刚喊了半天,你不在家,那沈安和也没在?死了还是咋地?也不知道开个门!”

“你刚来?”盛兮突然问。

“自是刚来!”盛卉怒气不减,搓了搓几乎要冻僵的胳膊,“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盛兮没回她,但是非经过她心中已了然。

早上几个妇人的话她听到了,其中一个妇人分明已经丢下衣物朝盛家跑去,可盛卉现在才来,这已经说明了什么。

盛卉见盛兮一直盯着自己看,那眼神陌生,竟看得她内心一阵发毛,就在她想要再说什么时,院门忽然被人拉开,沈安和走了出来。

盛兮扭头看过去,只一眼便拧了眉。

沈安和状态不对。

对面,盛卉一见沈安和便冲其吼道:“姓沈的,你分明在家,刚才为何不开门!”

沈安和蹙眉,左手摁着腹部,嘴唇微微颤抖,白雪映照下脸色愈发惨白。

他没开口,而是看向盛兮,等着对方说话。

盛兮愣怔,须臾方反应过来沈安和为何如此。

原主一向对盛卉俯首帖耳,对方放个屁都是香的,平日没少跟在盛卉后头磋磨沈安和。

此刻若是原主,听到盛卉这般说,定会不由分说冲沈安和一顿骂。

虽是相公,可相公是买来伺候她的,是仆人。

堂姐说了,是仆人就该打骂!

可……她毕竟不是原主啊!

更何况,盛卉对原主目的本就不纯,那她就更没必要给其面子了。

鼻头轻轻一纵,盛兮扭头盛卉说:“这是我家大门,他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还是说,他给你开门,你给他钱?”

盛卉:“!!”

沈安和蹙眉,不解地看向盛兮。

盛兮只当没看到对方眼中疑惑,直接问盛卉:“刘婶儿什么时候去你家告诉我上山的?”

盛卉还没从盛兮刚才的话回神,听她问下意识回:“早上。”

盛兮轻呵一声:“所以,你们早上得的消息,午后方过来寻我?”

盛卉:“!?”怎么回事儿?盛兮这傻子怎么突然变聪明了?就算偶尔看上去像正常人,但脑子却始终跟不上,可眼下她这是……

“呶,看见没?”盛兮点了点额头,擦掉脂粉的眉眼展示它原本的精致,一双乌湛湛的眸子里此刻是毫不掩饰的嘲弄,“多亏了堂姐你,要不我还弄不明白从早上到现在,一共多少个时辰呢。”

盛卉闻言脸色骤红,下意识瞥了眼沈安和。

少年龙章凤姿,气质天成,即便狼狈可在下萤村,不,就是整个上阳镇,也依旧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

如此人儿,谁不喜欢!

可偏偏,沈安和竟是被盛兮那傻子买了!

盛卉本就心有不甘,加之一向对她马首是瞻的盛兮冷不丁忤逆,她能忍下心头火才怪。

当即她便冲盛兮吼道:“盛兮,你看清楚,我是你堂姐!你真要这么对我说话?就不怕我从此再不带你去镇上?别忘了,只有我才能带你去见柳公子!”

盛兮点点头。

见她这般,盛卉内心冷嗤,情绪稍稍平复。

果然,对付这二傻子,只要搬出柳公子绝对好使!

只是还未等她开口,却听盛兮又道:“以后柳公子你自己去找吧,我就不奉陪了。”

盛卉:“……?!”

就是一直不曾开口的沈安和,亦是一脸诧异地看向盛兮,眸色深了一层。

盛兮不想再搭理盛卉,直接赶人:“你还有事儿?没事儿就去找你的柳公子。慢走,不送。”

盛卉:“!!!”

好半晌,盛卉才从震惊中回神,眼睛用力一瞪,便冲即将要进门的盛兮吼道:“盛兮!你给我站住!你把话说清楚,谁的柳公子!”

盛兮这样说,她盛卉名声还要不要了?

那柳公子早有婚约,未婚妻可是县丞的女儿。若是让那女人听到这番觊觎柳公子的话,那还了得!

不说被报复,娘如今可是正在给帮她相看人家呢!

盛兮痴傻,说话不过脑子,万一哪天胡乱嚼了舌根被人听了去,那后果……

只可惜,盛兮像是没听到般连头也没回。

盛卉恼怒,想也没想便冲上前欲抓盛兮。

盛兮自是防备她,在她冲上来那刻脚下便动了,就等对方扑个空,摔她个豁口子。

只令她没想到的是,一旁沉默不语的沈安和却伸手拦了拦。怎奈,他战斗力太弱,一巴掌就被盛卉推开。

“滚开!”盛卉恶用力一推,狠狠瞪向沈安和,“一个病什痨子竟敢挡本姑娘路,信不信把你卖进小倌馆!”

得不到就毁掉,这是眼下盛卉对沈安和的想法。

沈安和被推得脚下踉跄,眼见着就要倒。背后突然伸过来一双手扶住了他,同时耳边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1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