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盛兮沈安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

书名叫做《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的小说,是作者“阿漾”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穿越重生,主人公盛兮沈安和,内容详情为:”盛兮说完见沈安和不动,便解释说,“你身子太弱,那药虽可缓解你体内毒素,但不能保证你不被其他病症侵蚀。现在天太冷,你若是得了风寒,那我之前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沈安和攥着棉衣的手紧了紧,视线看向背篓,见里面已然空空如也,不禁眉心蹙起,下意识问道:“你没给自己买?”“没,下次吧,我有穿的。”盛兮说完…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阿漾”创作的《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盛兮说完见沈安和不动,便解释说,“你身子太弱,那药虽可缓解你体内毒素,但不能保证你不被其他病症侵蚀。现在天太冷,你若是得了风寒,那我之前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沈安和攥着棉衣的手紧了紧,视线看向背篓,见里面已然空空如也,不禁眉心蹙起,下意识问道:“你没给自己买?”“没,下次吧,我有穿的。”盛兮说完…

第14章 试读章节

盛兮将背篓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一抬头便看到沈安和过于震惊的表情。

说实话,她还挺喜欢看沈安和这般表情的,因为此时的他,少了些不属于他这年龄的暮气,多了丝少年朝气。

沈安和咽了咽唾沫没说话,而后他便见盛兮将一件棉衣塞进了自己手里。

“这是……”

“给你买的,试试。”盛兮说完见沈安和不动,便解释说,“你身子太弱,那药虽可缓解你体内毒素,但不能保证你不被其他病症侵蚀。现在天太冷,你若是得了风寒,那我之前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

沈安和攥着棉衣的手紧了紧,视线看向背篓,见里面已然空空如也,不禁眉心蹙起,下意识问道:“你没给自己买?”

“没,下次吧,我有穿的。”盛兮说完不再看他,开始收拾带回来的东西。

沈安和薄唇绷得紧紧的,几番下来,总觉得胸口似是堵了一口气,下不去,也出不来。

今日晚饭尤为丰盛,有肉有菜,还有饼。

这是沈安和来这里后吃得最好的一次,也不知是心情好,还是吃过那药身体不再那么痛的缘故,总之晚上吃了不少。

吃过饭,盛兮便将先前买了的炭盆拿了出来。沈安和收拾完碗筷,出了堂屋便见盛兮已经点了柴,却是没有章法。

没有犹豫,沈安和大步走过去,蹲下身子拿起另外一根木柴,对她道:“我来吧。”

盛兮“哦”了一声没逞强。炭盆她的确没做过,不免手生。

眼见着少年人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眼前穿梭,盛兮轻轻眯了眯眼后,忽然开口:“我明天上山。”

沈安和挑动柴火的手一滞,但很快又动起来。他轻“嗯”了声,没打算再多说话。但盛兮接下来的话,却令他下意识抬起头,眸底现出愕然。

盛兮说:“不出意外,我会在山上过夜,你晚上不用给我留门了。”

“你要在山上过夜?”沈安和眉头紧拧,“这……这会不会太危险?”

不用怀疑,是真的危险。

但盛兮不想时间总是浪费在路上,尤其是沈安和的药马上就要断了。那药有几个疗程,中间不能断,所以她需要尽快挣银子。而眼下,打猎是挣钱的最好途径。

而她,既做了决定便不再更改。

“那,”沈安和抬眸看向盛兮,犹豫一瞬后说,“你要不要找个人一起?”

盛兮轻笑一声,摇了摇头:“用不着。而且,应该不会有人愿意跟我一起。”

沈安和张了张嘴,他想安慰盛兮,却发现,盛兮说的也是事实。

他已经感受到了她的改变,但其他人却不曾。在外人眼里,盛兮依旧是那个又蠢又疯,做事癫狂又没谱的二傻子。

见他皱起了眉,盛兮反倒安慰他说:“没事儿的,别担心。我自己一人反倒更安全。”见沈安和抬起了头,她又指着旺财说,“这小家伙也会陪着我的。”

似是听出来盛兮在说自己,旺财原地嗷呜了两声,算作回应。

沈安和失笑,但担忧依旧。可见盛兮主意已定,微微一顿,他只得道:“那你,注意安全。”

“放心。”

既然知道盛兮要在山林过夜,沈安和在将炭盆做好的,便开始为她明日上山做准备。

盛兮带回来的米面他没省着,直接烙了大饼。八个鸡蛋一次煮了四个,又煮了一块肉,切成片,待其晾好后,洒了少许盐巴算作肉干。而做好的这些全部被他裹进了棉布兜里,当做盛兮上山的干粮。

盛兮见他如此忙碌,忍不住调侃:“你倒是舍得,就不怕我只干饭不干活?”

“不怕。”沈安和想都没想便回道。旋即反应过来自己回答得太过迅速,又急忙找补了一句:“这些都是你挣来的,你吃是应该的。”

盛兮忍着笑撇他一眼,见他还是不看自己,便收回了视线,从煮好的肉里撕下来一小块,喊了一声旺财,便去遛狼了。

而她不知,在她离开后,沈安和忙碌的动作这才停下来,接着便是长长呼出一口气。

有了炭盆的屋子果然暖和,以至于盛兮第二日竟是起晚了。好在也没晚太多,而且,沈安和已经做好了早饭,时间并未耽搁多少。

匆匆吃过饭,盛兮便出了门。迎着晨光,她看到好多人家已经忙碌起来,挑粪,掘地,为来年春耕做准备。

路过山脚时,盛兮竟是再次碰到武大勇。此时对方正挑着两个粪筐,从对面晃晃悠悠地走来。

见到盛兮,武大勇倒是没再像昨日那般犹豫,直接喊了她一声。

盛兮跟着回应:“大勇叔。”

“呵呵,盛兮啊,你这是去做什么?洗衣服吗?”武大勇见盛兮背着背篓,只当对方来这里浆洗衣裳,却不料盛兮回道:“不是,上山打猎。”

“打猎啊……诶,你,你要上山去打猎?”武大勇惊了下,再看盛兮背篓果然是空的。

“盛兮啊,你这是一个人上山?你咋不叫个人跟你一块呢?”武大勇嘶了一声,并不怀疑盛兮根本猎不到啥,只是担心她胡乱跑。视线落在她额头纱布上,想到什么,微微有些尴尬,但还是继续劝说道:“要不你叫上沈小公子,让他陪你一起啊。”

陪她一起玩,有人看着总不至于胡乱跑。

然而盛兮却摇头说:“不用,我自己可以。”说着,盛兮便准备要继续向前走。

“哎,盛兮……”

“哦对了,”盛兮忽然停下迈步,转身面对武大勇,“大勇叔,我家旁边那片空地您知道有主吗?若是没有,我想把它买下来。”

武大勇没想到盛兮会突然转变话题,下意识回道:“这个我不是很清楚,等回去我帮你问问你武爷爷。”武大勇的爹武学正恰是下萤村的村长。

“好,那就多谢大勇叔了。嗯,沈……我相公在家,您若是有了信儿,告诉他也可以。或者,等我回来再过去问您。”盛兮道。

“这没事儿,不就是两步路吗,我过去就是。”武大勇不在意地摆手。

“那多谢大勇叔了,我先走了。”这次说完,盛兮便真的离开了。

武大勇朝其摆摆手,然而片刻后他那手便摆不下去了。

不是,刚刚,刚刚盛兮说什么?她要买地?可她打哪儿来的钱?额,不会是……打猎吧?

还有,这盛兮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利索了?她,她不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