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丑妻太醉人(牧七江霄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牧七江霄陌)酒香丑妻太醉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酒香丑妻太醉人)

很多网友对小说《酒香丑妻太醉人》非常感兴趣,作者“牧七”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牧七江霄陌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刺加、穿龙骨、苦参这三四种药草不足斤两的我给你算一斤吧!”老掌柜还很心善。等他过完了秤,一眼就看到半筐青灵灵的水芹菜,“姑娘,这也卖吗?”牧七想着是不是要去饭馆卖掉,人家问了就直接答应。“我也不知道价钱,您看着给吧!”水芹菜跟着过了秤,有二十三斤。老掌柜点出二十三文大钱递去过…

牧七江霄陌是穿越重生小说《酒香丑妻太醉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牧七”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刺加、穿龙骨、苦参这三四种药草不足斤两的我给你算一斤吧!”老掌柜还很心善。等他过完了秤,一眼就看到半筐青灵灵的水芹菜,“姑娘,这也卖吗?”牧七想着是不是要去饭馆卖掉,人家问了就直接答应。“我也不知道价钱,您看着给吧!”水芹菜跟着过了秤,有二十三斤。老掌柜点出二十三文大钱递去过…

第5章 赚钱啦 试读章节

牧七意料之中,上前对掌柜附耳道出这东西的妙用,掌柜惊讶万分,从没听过这东西还有这用处,连忙让药童拿去实验研究。
“姑娘,今天你还有其他的拿来先结算,至于九叶草我要了,不过我得先研究一下是否可用,若是可行且姑娘信得过,你明日再来我给你结算这东西的银钱。”
牧七也不废话,爽快答应,拿着背筐去过了秤。
“十二斤,九叶草。刺加、穿龙骨、苦参这三四种药草不足斤两的我给你算一斤吧!”老掌柜还很心善。
等他过完了秤,一眼就看到半筐青灵灵的水芹菜,“姑娘,这也卖吗?”
牧七想着是不是要去饭馆卖掉,人家问了就直接答应。
“我也不知道价钱,您看着给吧!”
水芹菜跟着过了秤,有二十三斤。
老掌柜点出二十三文大钱递去过。
“姑娘,我家老婆子就喜欢吃这个,每年都要盐渍一些,你要是还能采到,明天一并送过来。”
只是一文钱一斤是不是太便宜了?
牧七看着掌柜的又把其他药草的钱付了,加起来一共八十文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毕竟别人穿越卖东西都能好多两银子。
不过,好歹能换些粮食,人不能太贪心了,这可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
老掌柜打量着牧七走路的姿势,断定她脚上有伤,又饶给她一瓶伤药,并让她先敷上药再走。
牧七再三感谢掌柜,决定下次还来这家卖药材。
出了药店,牧七找到一间便宜的包子铺,买四个大肉包吃了,肉馅多汁,面皮松软,混合在一起的鲜香口感,回味绵长,真香。
吃饱喝足,牧七又买下六个肉包带回去给修竹,然后决定在县城市场多转两圈探探行情。
但她发现这个时代虽然生产力落后,但是古人的智慧也不容小觑,涵盖各行各业的东西基本都有,就连火锅这东西也不缺,吃食这一路显然只能赚辛苦钱了。
她转了几圈又渴又累,便讨了一碗水喝,冰凉入腹的瞬间,牧七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番打听下来果然让她有所发现。
这里的人平日里除了喝茶水,就是大户人家也只能在夏天喝点酸梅汤什么的,而酒主要以稠酒和梅子酒为主。
啤酒饮料矿泉水,这里通通没有呀!
酒水行业向来是暴利产业,牧七黑亮的眼睛闪过惊喜,前世她每次下了班就爱倒腾一些自制饮品和酒水,如今在这可不正好是派上用场了。
但眼下她余钱有限,得先吃得上饭,计划先排上日程。
来到粮米店,牧七买了糙米和玉米面,仔细数数手里还剩下的三十文钱,就没舍得买肉。
出城门时,她在路边遇到一个卖母鸡的,看样子也是青黄不接,家里揭不开锅,想到被江霄陌杀了炖汤的母鸡就生气。
修竹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最好能天天吃上鸡蛋。
牧七这才发了狠,花掉二十五文钱买下了那只母鸡。
伤药果真有效,回来的路上牧七的脚踝消了肿,疼得也不厉害,她走得便快些,毕竟她又吃饱了饭。
她才进村,远远地看到几个妇人走过来,见了她都指指点点。
仔细一听,居然都在议论她要把修竹淹死。
不用想都知道,一定又是沈明月造谣。
牧七径直回了江家,草屋里,村里的李郎中正在跟江霄陌说话。
“修竹就是受了点凉,喝点姜水,我再给开个方子,压压惊,就没事了。”老头子回头撞见进门的牧七。
眉头皱起,犹豫着还是开了口:“七娘呀,不是我老头子说你,现在正是倒春寒,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能往溪水里扔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扔孩子了!
牧七下意识想反驳,正瞧见江霄陌阴着脸从里间走出来,他居然没有替自己辩驳。
他瞎吗?
对,他瞎!
牧七叹了口气,没说话。
见沈明月也从里屋出来,带着笑乖巧地回道:“李叔,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看好修竹的!”
她算老几,用她看孩子!
牧七斜她一眼,目光阴冷,却并未像上次那样怒怼。
沈明月立即垂了亮眸,无辜地往江霄陌身后躲,怯怯地道:“江大哥,七娘并不认得野菜,还是别让她去了,下回我捎带着就给你们采几把回来,定不会让修竹挨饿。”
若是以往的原主定会感激沈明月的好心。
此时,牧七只轻飘飘斜了沈明月一眼,哪里有心思跟她较劲。
从李郎中手里接过药包,平静地问道:“有劳李叔了,诊金多少?”
“都是乡里乡亲的,五文钱就行。”李郎中也不客气。
牧七在心里画了个粗大的红杠杠。
得,她今天的收入清零。
从怀里摸出五文钱,交到了李郎中的手上,然后才坦然地道:“李叔,我没往水里扔孩子。”
沈明月立即跟着抢白:“是呀,李叔别听那些人乱说话,七娘到底是孩子的亲娘。”
亲娘还把孩子往冰水里扔,这心得多狠!
李郎中摇了头,不再说话,只叹着气收起药箱,背着往外走。
江霄陌回院时,沈明月正在看牧七收拾背筐里东西。
两袋粮食提到里屋,下面还有个油纸包,隔着老远就闻到了是肉包子的香味。
“七娘,听说你昨天晚上回娘家啦?”沈明月像牧七的亲姐妹似的,体贴地递上一条布巾给她擦汗。
她是想打听哪来的钱吗?
原主之所以会跟沈明月走得近,正是因为她在村里半个朋友都没有,沈明月看准了她的性子,便有意接近。
江霄陌还算勤谨,教学生从来不含糊,有时村民用现捕的猎物作束脩,无论是兑成现银还是做成腊肉,沈明月每回都殷勤地跑过来帮忙,就是顶着跟牧七最要好的名义。
一来二去,不仅把江霄陌给牧七过日子的钱骗光,还把她的体己钱也骗光,原主还毫无知觉。
沈明月向来会顺着原主的脾气,这也是原主相信她的原因,但她不会知道,她面对的已经不是那个又笨又蠢的原主。
看着沈明月明媚如花的笑脸,感叹这女人的脸皮可真厚,上次都被骂成那样了还狗皮膏药没事人一样的凑上来。
眼前这个女人必须得先解决掉,顺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5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