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丑妻太醉人(牧七江霄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牧七江霄陌)酒香丑妻太醉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牧七江霄陌)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小说《酒香丑妻太醉人》,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牧七江霄陌,由大神作者“牧七”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说是小院,其实更像乱草丛生的草地。原主惫懒,从来不收拾,江霄陌也不管。牧七这两天抽空收拾,已经把井台附近的杂草都清除干净。小院不大,收拾起来也不费力…

无删减版本的穿越重生《酒香丑妻太醉人》,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牧七,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牧七江霄陌。简要概述:说是小院,其实更像乱草丛生的草地。原主惫懒,从来不收拾,江霄陌也不管。牧七这两天抽空收拾,已经把井台附近的杂草都清除干净。小院不大,收拾起来也不费力…

第16章 上门要钱 试读章节

大铁锅里的肉汁升腾起热气,带着红烧肉特有的的咸香,充斥着人的感官,很久没吃新鲜猪肉的牧七,不由也咽了口水。
猪肉炖煮两刻钟后,牧七把几个土豆洗干净去皮,切成块儿一股脑的倒进锅里。
发好的两掺面用手拍成圆饼的形状,朝着大铁锅的锅内沿用力地甩上去,铁锅被烧的滚烫,面饼子立即贴住,她如法炮制七八个锅贴饼,这才满意的盖上锅盖。
修竹穿着干净的新衣服在院子里玩木剑,牧七则开始收拾小院。
说是小院,其实更像乱草丛生的草地。
原主惫懒,从来不收拾,江霄陌也不管。
牧七这两天抽空收拾,已经把井台附近的杂草都清除干净。小院不大,收拾起来也不费力。
她顺便修葺鸡窝,那只刚买回来的母鸡正在吃食,窝里有两枚鸡蛋,当中一枚还是热乎乎的。
牧七把鸡蛋收在厨房梁上挂着的竹篮里,去收拾西屋。杂物摆放整齐,角落里的垃圾清理干净,又把不平整的地方用铁锨铲平,找来两块木板铺在角落里,把准备好的材料都整齐的码放好。
制做稠酒的重地,卫生必须处理干净。
很快,锅里的肉香渐渐的浓烈起来。修竹指着大铁锅,吐字不清的说“要吃”。乖巧的小修竹圆乎乎的小脸上显出红润的光泽,就像是红彤彤的大苹果,牧七忍不住亲他一口。
牧七撤下火炭,猪肉在锅里继续焖煮,变得更加软烂。想到马上就能吃到热气腾腾的红烧肉,牧七觉着浑身都是干劲儿。
古桐村的书塾每隔五天都会沐休,江霄陌今天并没去书塾,牧七从山上回来的时候没见到他人。
此时,江霄陌正背着一大筐猪草,在村口遇见迎面走来的牧铁匠。
哪有当爹的不希望女儿的日子过得红火?
牧铁匠也是被原主一次次伤透了心。他看着江霄陌空有一副好皮囊,更不顺眼。
偏偏这时候沈明月从后面走过来,热络地跟江霄陌说话。
“江大哥!要不是我的脚扭伤,也不必麻烦你。”这丫头生的俏丽,又是个会说话办事的,前村后村儿没有人不知道,沈家这个童养媳是个人精。
她向来跟牧七要好,两家相互帮衬也属正常,可看着孤男寡女一前一后从山里出来,怎么就那么别扭。
牧铁匠的身后闪出由氏,看着眼前的一幕,嗤笑着打趣道:“明月可真会使唤人。”
牧铁匠更拉长了脸。
“牧大叔,今天铺子里不忙?”
沈明月看见他身后跟着的由氏,心中了然。
“七娘刚才背着筐又进山去,也不知道现在回来了没?江大哥,我马上去王阿婆那里把修竹接回来。”
“修竹怎么会在那个老太婆那里?”
由氏立即就炸了锅,她可不想被传染。
就连跟着牧铁匠的脚步也慢了下来,谁不知道,那个老太婆一家子都是得了疫病死的。
由氏拉过沈明月:“你知道咋不早说?”害得她还颠颠的过来要银子。
“由嫂,你这是想跟我一起过去?”
“我可不去,也不知道七娘是怎么想的,当亲娘就这么不知道心疼孩子。”由氏推脱着,脚步慢下来。
沈明月嘴上虽说想去接修竹,却根本没有去王阿婆家。
至于江霄陌的脸色如何,她们谁也没看见。
说着话,几个人就已经走到了江家小院儿篱笆墙外。
扑鼻的香气立即驱赶了所有人周身的疲惫,牧铁匠轻磕着手里的长烟袋,向厨房的方向看。
由氏抓住机会,尖着嗓子指着冒热气的厨房:“爹,我没说错吧?”七娘哪里来的钱买肉吃。
正在灶堂前忙活的牧七,满脸都是汗水。
听见有人进了小院儿,她也没抬头,她正起锅。
金黄的贴饼子一面带着厚厚的锅巴,另一面粘着肉汤,装在竹笸箩里就像是散发着金光的宝贝。
喷香。
由氏阴阳古怪的声音引起牧七的注意。
“爹,娘被气病,七娘还有心思吃肉!”由氏上次被泼了脏水,刚才又听说修竹被放在王阿婆家。
她根本不想进江家小院,可是想到要银子是大事,便立即跟上脚步。
沈明月则率先跨进院子,一眼就看见放在门口的大背筐里满满的山野菜,她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小石沟那边的狼群可是出了名的凶恶,几年间已经害了不少人命,牧七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莫非有野狼只是个传说?
当着江霄陌和牧铁匠的面又不好提起这件事,她斜眼看着牧七正在忙活,提高声调问。
“七娘,这么多的山菜,谁给你的?”
背筐里清锃锃的刺嫩芽,品相极好。
这种山野菜在县城里很好卖,大户人家不仅喜欢买来尝鲜,更喜欢买来腌制保存,冬天用来宴客,那可是满汉全席里的一道名菜。
穷苦百姓就算采到也不舍得吃。
这么满满的一大背筐,少说也能卖上百十来文钱。
“不是你说小石沟那边菜多吗?”狼也不少。
牧七想起下午的事,心有余悸,要不是遇到蒙着脸的小哥哥,她怕是回不来了。
沈明月心虚地笑笑,“你是不是听岔了,我说的是小四沟。”
江霄陌闻言转头扫视了一下沈明月,轻轻皱眉。
“这些山菜就是从小石沟里采来的。”牧七露出憨实的笑容,擦掉手上的油渍,抱起修竹,石和四,她还是能分得清的。
小石沟?
由氏看着满满一大筐的刺嫩芽,眼热的很,但传闻小石沟那边有狼,万分危险,可牧七又明显没任何事,她心里纠结起来做着盘算。
牧铁匠从刚才就黑着脸,就连吸烟袋的动作看起来也发着狠。
“爹、二虎家的,咋有功夫过来了?”王氏那个老不死的,一定又编排了她。
娘家不是家,嫁出去的女儿是冤家。
牧七分明想礼让,可看二人面色不善,便没作声。
“岳丈,屋里请。”倒是江霄陌轻咳两声,想往屋里请他们二位。
小修竹认得这个老头子,居然不清不楚的叫姥爷。
然而气氛并没有因为江霄陌的恭敬变得好起来,牧铁匠用力磕着铜烟袋锅,带着怒意瞪眼。
“可不敢进你们家!就在这说吧。”牧铁匠洪亮的声音带着斥责,生怕染上瘟疫似的,还嫌弃地甩动衣袖。
由氏则往前走出两步,尖牙厉声地道:“牧七娘,今天我跟爹是来讨回银子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