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丑妻太醉人牧七江霄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牧七江霄陌)牧七江霄陌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酒香丑妻太醉人)

精品穿越重生小说《酒香丑妻太醉人》,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牧七江霄陌,是作者大神“牧七”出品的,简介如下:阔气!“傻眼了吧?”邢婆子摆手让侧门里的小厮出来抬酒桶,“我们府上的二夫人就好这一口儿,你稠酒做的地道,要是讨了二夫人的欢喜,往后按时往这送,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牧七心中激动,做稠酒就是费些时间,其实并没有汽水那么繁琐,如果有人愿意预订,那她岂不是又省了到处叫卖的麻烦。“等着,我去后面给二夫人尝尝…

穿越重生小说《酒香丑妻太醉人》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牧七”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牧七江霄陌,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阔气!“傻眼了吧?”邢婆子摆手让侧门里的小厮出来抬酒桶,“我们府上的二夫人就好这一口儿,你稠酒做的地道,要是讨了二夫人的欢喜,往后按时往这送,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牧七心中激动,做稠酒就是费些时间,其实并没有汽水那么繁琐,如果有人愿意预订,那她岂不是又省了到处叫卖的麻烦。“等着,我去后面给二夫人尝尝…

第26章 沈老大会打铁 试读章节

主薄是上不了品级的官府文员,俸禄并不多,但人脉很广。古桐县地处要塞,除去多如牛毛的官员小吏,不少富商云集于此。然而,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只要想往西、往南出关,都需要通关文书,这就要跟范主薄打交道。
所以,当牧七站在一座六进的大宅子跟前时,眼珠子跟着猛地闪亮。
阔气!
“傻眼了吧?”邢婆子摆手让侧门里的小厮出来抬酒桶,“我们府上的二夫人就好这一口儿,你稠酒做的地道,要是讨了二夫人的欢喜,往后按时往这送,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牧七心中激动,做稠酒就是费些时间,其实并没有汽水那么繁琐,如果有人愿意预订,那她岂不是又省了到处叫卖的麻烦。
“等着,我去后面给二夫人尝尝,入不入她的眼,也都买下。”
言下之意,若不入二夫人的眼,府里上下这么多仆人婆子,也就赏给他们喝了。
两桶酒钱也不是大事。
牧七跟梁柱等在树下,梁柱殷切地给牧七打扇子,还递上一个装酸梅汤的葫芦,那是他娘亲手熬制的。
口味不错,只是没有汽水那么爽口。
牧七猜到梁柱的心思,便问他:“你们店里的伙计一个月多少工钱?”
“三十文。”梁柱又骂店主坏心肠,他在这里干了一年多,也没见几次钱,店主几乎都是用滞销的货物来顶账,弄来弄去,就是白干。
“你跟我干,跑腿送货,底薪每天两文钱,看销售情况,如果卖出去的多,我会给你相应的提成。”
牧七怕他嫌少,便又道:“竹仙水是独家售卖,可往后还会有别的产品,只要你愿意跟着我干,赚钱赚到手软,那是迟早的事。”
不过,眼下还得让他多跑跑腿。
毕竟,牧七住在古桐村,离县城太远,县城里需要有这么一个稳妥的接洽人。
梁柱自然乐意,立即答应,生怕牧七不用他!
“只是这辆独轮车有点小。”
一人推的小独轮车,费力气不说,装货也不多。虽然车身小,运输灵活,以后肯定不够用。
“七娘放心,一趟不行,我就跑两趟。”梁柱给牧七吃定心丸。
大约等了将近两刻钟,邢婆子从里面出来,笑意盈盈:“哎呀,姑娘,我还怕你们走了呢!”
“我们二夫人很喜欢这稠酒的口味,除了你开价的二两银子,又赏下来五十文钱。”
牧七笑着接过二两银子,把一串五十文钱,拆下二十文推到邢婆子手里:“多谢您老帮忙,往后二夫人跟前,您还得多给七娘说几句好话。”
邢婆子不动声色地把二十文钱掖进袖筒,“哎呀,这还用说吗?我就跟二夫人说,你是我娘家亲侄女!”
得了好处,邢婆子自然话就多,她要牧七三天后再送四桶稠酒过来,说是如果有其他酒酿也可以一并带过来。
有了这样的买家,牧七暂时也不必急着多做稠酒,反正每做一次稠酒刚好要发酵三天。
梁柱跟在牧七身后,只感觉自己每天二文钱的工钱赚得太容易,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到手了。
“七娘,要不你再多让我干点活吧。”梁柱倒是憨实。
牧七让他跟在身后,今天带来的东西都卖光了,时间还早,她打算去看看木桶和瓦罐。
家里仅有的几个大点的瓦罐,都被二虎给摔碎了,如果还想多赚些钱来,只有扩大生产规模。
梁柱引路,牧七看货。
二人走过几家商铺之后,选中四只大木桶和八只瓮,只是价钱并不便宜,一下子花掉一两二钱银子。
牧七又去米铺里采购五十斤江米,这一次她买得多,米铺老板居然把生了虫的两袋江米都白送给她。
路过菜市场,牧七挑了二斤猪骨,她还不忘记去药铺里打听,牧老爹这样的症状,到底能不能醒过来。
要知道,二虎和王氏现在还逍遥法外,只要牧老爹能醒过来指认他们,牧七就一定给牧老爹讨回公道。
药店掌柜见了牧七就嫌她没带九叶草过来,牧七把家中老爹受伤的情况说了一遍。
在药店里坐堂的大夫闻言便摇头,只说这人年纪大了,最怕外伤,一但昏迷,多半不会苏醒。
不过,他还是推荐牧七城南外的云端寺看看,说那里的主持是个高僧,也是治红伤的杏林妙手。
既然有办法,牧七自然愿意去看看。
只不过,天色不早,她还要赶回古桐村,张把式那边已经等着了。
梁柱机灵地请命,说是愿意去南城的云端寺,牧七便把牧老爹的症状,以及她的推测说了出来。
又给了梁柱两百文钱,让他顺便抓药。
梁柱去了南城外,牧七这边返回古桐村。
张把式见牧七每天都买不少东西,知道这位年轻的东家是个赚钱的好手,巴巴地盼着这生意能长久些,更显得殷勤几分。
回到江家,张把式帮她把大木桶和瓦瓮安置好,这才领了当天的工钱离开。
牧七这边才准备熬药,便看见沈明月提着点东西从村路上过来。
昨天,她可没这么好心。
牧七记得真真切切,王氏第一个就指着让她作证,说不定她又在这当中掀了什么风浪。
“七娘,修竹呢?”明月进门又热情得假惺惺。
牧七没功夫理她,她边熬着药,边收拾锅灶。
稠酒卖光,得赶紧洗米蒸米,提前发酵。
“七娘,这是我特意去城里买回来的花糕,给牧老爹尝尝。”
人都还没清醒呢,还能吃这东西?
她这是成心还是脑子进水?
沈明月见牧七不理她,又接着道:“方才,我先去江大哥学堂看了眼,把我四弟学堂那边的赵夫子书册送过去。”
牧七正在洗米,却也不得不听她唠叨。
“按说,村里就一所学堂,江大哥又是唯一的夫子,可村长不知道怎么想的,每天中午居然只给江大哥喝碗稀粥。”
喝稀粥?
牧七停下洗米的手,想起每天晚上江霄陌狼吞虎咽吃饭的模样,原来是中午根本吃不饱饭?
“要我说呀,反正铁匠铺也归你,你不如就让江大哥先干着,我们家大哥当年跟着牧老爹学过几个月,手艺都是现成,就让我大哥过去帮衬着,打一把镰刀还要十二文钱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