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大人的心尖宠(流音知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流音知卿)司命大人的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流音知卿)

小说《司命大人的心尖宠》,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流音知卿,是著名作者“煎蛋”打造的,故事梗概:后来日日做梦,除了被梦中男人的美貌所吸引,更多是一种熟悉感,好像弥弥之中,就要吸引过去一般,这种感觉就好像上辈子也便如此。秦雨兰不想自己的人生过的那样无趣,如浮萍般无根活了这些年,总算想找个人依赖,自不会想放手的。不合时宜的咕隆声打断了秦雨兰的思绪,嗤笑道:“原来你也会饿,晚饭就不曾见你怎样动筷。”…

《司命大人的心尖宠》是由作者“煎蛋”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后来日日做梦,除了被梦中男人的美貌所吸引,更多是一种熟悉感,好像弥弥之中,就要吸引过去一般,这种感觉就好像上辈子也便如此。秦雨兰不想自己的人生过的那样无趣,如浮萍般无根活了这些年,总算想找个人依赖,自不会想放手的。不合时宜的咕隆声打断了秦雨兰的思绪,嗤笑道:“原来你也会饿,晚饭就不曾见你怎样动筷。”…

第8章 做饭 试读章节

马车中再没了声音,只有车轮压过马路的摩擦声。

秦雨兰也有些想着自己要是有个父母就好了,是什么感觉呢?

是否是像如今的爹娘一般,关心着她呢。

其实很多时候秦雨兰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做乞丐的时候,虎奔就说我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毫无痕迹,跟着虎奔倒是学了些为人处事。后来日日做梦,除了被梦中男人的美貌所吸引,更多是一种熟悉感,好像弥弥之中,就要吸引过去一般,这种感觉就好像上辈子也便如此。

秦雨兰不想自己的人生过的那样无趣,如浮萍般无根活了这些年,总算想找个人依赖,自不会想放手的。

不合时宜的咕隆声打断了秦雨兰的思绪,嗤笑道:“原来你也会饿,晚饭就不曾见你怎样动筷。”

沈如风有些尴尬,这凡人的身躯着实厌烦。也不知父亲当时是怎么熬过去的。

“是有些奇怪的感觉。”沈如风咳嗽了一声淡定道。

“那是饿啦!”轿子停在到了侯府的门口,秦雨兰跳下马车,转身隔着衣服搀扶着沈如风的手臂,“我给你做饭去。”

沈如风感觉已经饿的心里发慌了,茶是越喝越饿。

秦雨兰才捧着一个馍饼里夹着些碎肉来:“这个可好吃了,我们做乞丐的有面粉吃那就是过年了。”

沈如风抬头看向秦雨兰因为烧锅的脸上混着煤炭和面粉的滑稽样,抬手示意。

秦雨兰用袖子抹了两把,沈如风皱眉。

也不知是着实饿的紧了还是当真味道不错,这是沈如风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吃食。优雅又不免快速的咀嚼着。

秦雨兰突然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似的,惊讶的瞪大了她的杏仁眼:“我说呢,怎么会到现在还脚步虚浮呢,我可听说你这具身子之前可是练过武的呢。难怪话本上说神仙都是喝露水的,你只喝茶,没死都算不错了的。”察觉失言,秦雨兰赶紧捂上了嘴巴,心里慌慌的警告自己,让你多嘴。

“乞丐是什么概念?”沈如风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

秦雨兰有些发愣,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生存能力,靠别人的怜悯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只为活着。”

沈如风好像懂了,满意的吃光了秦雨兰做的五个大饼喝了口茶便自顾自的和衣躺下了。

看着沈如风好像已经睡着了,秦雨兰叹了口气,脱下了碍事的外袍,轻手轻脚的站着向床里爬去,生怕打扰了这位大人的睡眠,好死不死的脚下一床被子搅进了脚里。

秦雨兰生憋进去了一声惊呼,失重感爬上了心头,紧闭着双眼,等来的倒是没有头着床沿的疼痛,一只手臂有力的拦着秦雨兰的腰,一拖,便砸在了沈如风自己的身体上,秦雨兰一声闷哼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沈如风好像和流音重叠了一般,在秦雨兰的心中。那双丹凤眼里似蕴含的着若即若离的水雾,深不见底,又想让人深究。好像要把人吸了进去一般。

秦雨兰悸动的有些心疼,只道温润又有些急促的气息呼在了她的脸上才回过神来。

“可以下去了,有些胸闷。”沈如风闷闷的说道,直到秦雨兰下去,还侧过蜷曲起了身子,咳嗽了几声。

翌日一早,他们就早早的出了门。

“多加小心”楚娇娇靠在沈庄的怀里,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忧,“你说你们年轻人搞什么旅行啊。”

“娘,这是一种新式婚姻啦。”

秦雨兰注意到了沈庄的表情似乎有些凝重,猜想也是因为不赞同吧。便没再多想。母亲总是顺着儿子的。

掀了轿帘坐了进去,秦雨兰看着沈如风俊美的脸上微微皱着眉头,径自坐下道:“好歹要演一下吧,想他们年纪轻轻就丧了儿子,也是怪可怜的。”

秦雨兰又好奇的问道:“你说他们是怎么死的,怎滴好生生的夫妻二人就齐齐的去世了呢?”

司命凡间游历的凡人身份是天帝选的,司命也是不知晓的,最多天帝也就告诉了司命他和秦雨兰人间的关系。

沈如风看着嘴里不停的吃着干食的秦雨兰,若有所思,天帝的意思他当然是知道的,这样的安排。可是何苦生命中多一个累赘?

“我先睡一觉了,路途好生遥远,他们可是在川州。”秦雨兰调整着姿势,“如风,若是不睡的话,到了客栈可喊醒我。”

秦雨兰又做梦了,这次的梦与以往不同。大雾中什么也看不清,只闻妇人的啼哭声,和妇人的一双手,秦雨兰想抓住,对方却愈发的远了。

沈如风看着睡着睡着,睡到了自己膝盖上的秦雨兰,想抬抬手掀了对方下去,但是看对方平时一天天总是开心的脸此时眉毛却皱起了一团,好像很痛苦,沈如风鬼使神差的,抬起了手轻轻的抚平了对方的眉头,低声道:“真丑。”

秦雨兰好些时候没有睡上这样的好觉了,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落脚的客栈,却不见了沈如风。

“可看见你家少爷了?”秦雨兰着急的问着门外值守的小厮。

还未等小厮回答,秦雨兰眼睛便瞟到了楼下端坐在桌子旁的沈如风,兴奋的下楼笑着对沈如风道:“你怎知我饿了。”

“是我饿了。”沈如风纤细修长的手指夹着一道菜慢条斯理的送进了嘴里。

秦雨兰撇撇嘴,也不说话,往嘴里直塞。

吃饱喝足的秦雨兰推开门就见沈如风倚在窗边,长发落于肩,侧脸棱角分明,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细小的绒毛好似会发光。

“司命很忙吗?”秦雨兰撑着下巴好奇的发问。

“凡人其实自有命数,只有去求了司命神的,我才会管。”沈如风合上命薄,淡淡的道。

“凡间竟有这样的神,在哪座寺庙?”秦雨兰有了些兴趣。

“无庙,心中祈祷,若诚心,神自会听到。”

秦雨兰心里有些打鼓,是这样吗?那岂不是?

秦雨兰想到以前天天祈祷可以和梦中的男人见面,莫不是也被知道了?

沈如风看着秦雨兰又是摇头又是点头,自觉对方估计是疯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