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幸存者游戏(凌枫蓝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凌枫蓝汐)绝地求生:幸存者游戏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凌枫蓝汐)

很多网友对小说《绝地求生:幸存者游戏》非常感兴趣,作者“凌佟子豪”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凌枫蓝汐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那暗处的人仍未露面,这期间它有消失过几天,蓝汐以为会就此告一段落,但最近搜刮时偶尔又能听到或者感觉到有人的存在,即使立刻追过去也从未发现任何人。甚至好几次能感受到它在跟踪二人回家,蓝汐不得不故意带头绕路直至甩掉黑影,而愚钝的凌枫对此事依然是一概不知。今天是休息日,两人窝在安全屋里做着自己的事情。凌枫…

小说《绝地求生:幸存者游戏》,超级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主角是凌枫蓝汐,是著名作者“凌佟子豪”打造的,故事梗概:那暗处的人仍未露面,这期间它有消失过几天,蓝汐以为会就此告一段落,但最近搜刮时偶尔又能听到或者感觉到有人的存在,即使立刻追过去也从未发现任何人。甚至好几次能感受到它在跟踪二人回家,蓝汐不得不故意带头绕路直至甩掉黑影,而愚钝的凌枫对此事依然是一概不知。今天是休息日,两人窝在安全屋里做着自己的事情。凌枫…

第08章 记忆重现 试读章节

游戏日:第16天:

又过了一周,蓝汐的身体状况很不错,胳膊上的伤基本痊愈了。这也离不开凌枫从饮食起居,到换药包扎无微不至的照顾。

他用厚脸皮和真诚,已经取得了蓝汐全方面的信任,此时两人已经算是十分要好的搭档了。蓝汐时常会教给他一些技能,经历几次与敌人的战斗,他们间的配合也愈发熟练。

那暗处的人仍未露面,这期间它有消失过几天,蓝汐以为会就此告一段落,但最近搜刮时偶尔又能听到或者感觉到有人的存在,即使立刻追过去也从未发现任何人。

甚至好几次能感受到它在跟踪二人回家,蓝汐不得不故意带头绕路直至甩掉黑影,而愚钝的凌枫对此事依然是一概不知。

今天是休息日,两人窝在安全屋里做着自己的事情。

凌枫在一次搜索中找到了一把银白色柯尔特蟒蛇左轮,与众不同的独特外观让他一眼就爱上了,而他眼光也属实不错,柯尔特蟒蛇是游戏中十分稀有的神器。

它配有威力巨大的马格南弹药,头盔在它面前和一片纸没有任何区别,但其代价就是极大的后座力,若不是强壮又老练的枪手几乎没可能驾驭这六发子弹。

纵使蓝汐劝道柯尔特对新手并不友好,他还是坚持揣在腰间觉得有朝一日一定能发挥作用。

自从学来些组枪的本事后,凌枫被喝令每天把自己的装备拆解再重组一次,他也不敢不从。

“这有啥用啊?不就是拆拆拼拼,遇敌时我还能现场拼装不成?”这话他也只敢在背后抱怨。

深夜,凌枫推开卧室门,熟练地捡起散落满地的衣服,又收起东倒西歪的工具。

蓝汐就寝时间总是建立在他的提醒之上,有一晚凌枫先睡了,结果就是天亮了她还在桌前捣腾,就连渴到嘴唇干裂也顾不得张口要。

拿走空杯又放下一杯满水,“今天降温,别再把衣服甩到地上了。”说着掸掸灰尘,给她重新披上外套。

蓝汐仍沉浸在自己世界中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确认窗帘拉好不会有灯光透到外面,凌枫就先睡了过去,为安全起见他很早就从楼下沙发搬到卧室地板上,不舒适总会以起夜的方式把他叫醒,而那时便是让蓝汐休息的时间。

明天就是两人出远门的日子了,他们决定先重返p城,也就是两人相遇的那座大城区,去那里拿回蓝汐的背包,和自己好不容易翻到的AK。

半夜,凌枫从美梦中被踢醒。

“干嘛…唔唔…”

蓝汐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嘘!外面有动静,好像有人进屋了!”

听到这话吓得凌枫睡意全无,瞪大了眼睛压连忙低声音问道:“啊?那怎么办?”

她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连鞋都不记得穿就开始盘算对策,这应该就是那黑影了!

“你一会在阳台上弄出点动静,吸引注意力。”说完她转身打开手边的窗户。

“那你呢…蓝汐?”一回头人就不见了。

没等他说完,身法技能点满的蓝汐,早已经悄无声息徒手从二楼爬了下去。

眼下凌枫也只好照做,来到阳台边用力敲扶手,楼下立刻传来了打斗声,虽说蓝汐功夫超群,可万一呢?不敢多想他急忙跑下楼。

凌枫刚到楼下,只见蓝汐正用尽吃奶的劲,紧紧地锁着一位身高近一米九的壮汉!

“放开我…呕,听我呕…”壮汉被勒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事不宜迟凌枫赶紧上前帮忙,用力敲了那人后脑勺,随即他便晕了过去。

两人对壮汉的处置方式起了争执,蓝汐觉得大汉就是黑影了,不然也不会经常露出马脚,所以提议直接杀了免得夜长梦多,直接遭到了极力反对。

哪怕她抄起刀来,凌枫都会固执地挡在身前,所以无奈只得陪着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壮汉绑在椅子上。

她一拳捶在凌枫胸口,“真服了你了!你说你到底要做圣母到什么时候?,不是昨天才说了一切为生存嘛!”

确实,他来了以后正事没做几件,人倒是没少救,这才几天又救了一个,蓝汐气的直跺脚。

那“粉拳”可把他锤得不轻,“咳额….咳咳!你想啊,如果这个人不是坏人呢?说不定还能劝他加入我们,来当免费劳动力顺便还多个队友,多是一件美事儿!”凌枫一边往壮汉嘴里塞抹布一边解释道。

“你就不怕他在你背后捅刀子吗?”蓝汐伸手去开灯,小声嘟囔着:“得有多天真才会在这种地方轻易相信别人…”

凌枫不愿放弃,不仅是因为不想再杀人,也是对人性仍抱有一丝希望,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杀是他无法接受的,同时也是他最不想看的。

“蓝汐,你就是太…”凌枫突然怔住了,借着灯光他终于看清了壮汉的脸,头部的剧痛时隔多天再次发作。

模糊的记忆从大脑深处不断涌出,他能看见一些画面。

那是一家医院,有个浑身是伤的人正和自己说着什么:“哪怕这个世界都背弃我,我还是能指望你……”那人的脸越来越清晰,说话之人正是被绑在椅子上这位!

“凌枫!凌枫!你别吓我啊,你醒醒!”蓝汐正晃着躺倒在地的凌枫。

焦急的神情不难看出她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冰冷,她心中多多少少还是在乎的。

凌枫从昏迷中苏醒,缓缓睁开眼睛,“额…好了好了,我…我没事。”

蓝汐将他轻轻扶起,片刻过后就缓得差不多了,看她的反应并不像经历过相同症状,也许其他人找回记忆的过程和自己不太一样?

凌枫只骗她这是老毛病了,时常会发生的。

就在确认他真的没事后,那个冰冷的她马上就回来了。

“变脸也变也变得太快了…”凌枫自言自语到。

刚刚的事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很明显自己与壮汉曾是认识的,可画面中的只言片语并不能说明所有事情。

哪怕他们是曾经的朋友,也可能经历过什么反目成仇也说不定。他决定当下先瞒着所有人,是敌是友还需观察。

可能是记忆里那些话的影响,直觉仍偏向于相信他。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