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蛇妻(十二年蛇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十二年蛇妻)十二年蛇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十二年蛇妻)

悬疑惊悚小说《十二年蛇妻》,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白阳丝线傀儡,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丝线傀儡”,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回来了?”正当我想走进客厅喝杯水的时候父亲的声音从灶房里传了出来。“嗯。”我回了一句。我一直都对我这位父亲没啥好感,因为他整日酗酒,酒后更是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就是因为这样我6岁时母亲便改嫁了,至此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母亲,虽然说这几年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做出了改变,但我依然很难改变自己对这位…

无广告版本的悬疑惊悚《十二年蛇妻》,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白阳丝线傀儡,是作者“丝线傀儡”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回来了?”正当我想走进客厅喝杯水的时候父亲的声音从灶房里传了出来。“嗯。”我回了一句。我一直都对我这位父亲没啥好感,因为他整日酗酒,酒后更是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就是因为这样我6岁时母亲便改嫁了,至此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母亲,虽然说这几年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做出了改变,但我依然很难改变自己对这位…

第1章 村里的山神庙 试读章节

我叫白阳 ,出生于一个南方的偏僻的小山村,村里也就70几户人家。

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呢?因为那时候根本没有车路也没电,每家每户一到晚上都是点起那古老的煤油灯。

那一年我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路边的各种杂草上的雨水把我的脚弄得很湿,走过艰难的山路之后,此时的我站在山腰上遥望着前方近在咫尺的木屋。

看着饱经沧桑的木门,我呼了口气便推门而入,屋子里没啥变化,唯一的一点变化就是灶房多了几捆干柴。

“回来了?”

正当我想走进客厅喝杯水的时候父亲的声音从灶房里传了出来。

“嗯。”

我回了一句。我一直都对我这位父亲没啥好感,因为他整日酗酒,酒后更是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就是因为这样我6岁时母亲便改嫁了,至此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母亲,虽然说这几年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做出了改变,但我依然很难改变自己对这位父亲的感官。

“明天就是拜山神了,一会跟我去七叔家里一趟,让他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忌讳。”

“知道!”

现在的我14岁怎么说也是受到了8年义务教育的好吧,自然对什么神神鬼鬼之类的东西嗤之以鼻。那是什么东西?根本不存在的好吧!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胳膊拧不过大腿,该去还的去。

走进屋子中我把书包放在家里唯一的木桌上,虽然叫书包,但那不过是用粗布缝成书包的样子罢了,喝了口水之后便走出房门,灶房门口父亲正在那里抽着自己纯手工卷的私烟,身上穿着有几个补丁的黑色布衣,再看看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身上穿着的蓝色外衣也洗得发白,膝盖处也是破了两个洞。

看见我已经出来之后他猛吸一口烟,随后吐出浓浓的烟雾,便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着他走。

渐渐变暗的天空下,父亲带着我走在长满青苔的石头阶上,远远望去那山林之中还有着浓浓的白雾。

许久后便到七爷爷家里,四周用泥土围成的小院显得极为亮眼。

七爷爷坐在门口抽着旱烟,年纪我也说不准,不过听村里面的人说今年七爷爷已经64了,身材算不上高大,甚至看起来还有一点驼背,头上常年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饱经风霜的脸上给人一种极为严肃的感觉。

“七叔,麻烦了。”

刚到院子里父亲便开口让七爷爷帮我看生辰八字以及明天拜山神庙需要回避与忌讳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七爷爷拿着我的生辰八字看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突然回过头对着我说道:“阿阳啊,明天拜山神的时候你切记千万别碰那些拿来拜庙的大公鸡,还有就是明天你别碰血!”

说到这我就有些好奇了,我不禁问道:“七爷爷我想知道原因,您能告诉我吗?”

七爷爷看了我一眼后便自顾自的吸了一口烟,之后他顿了顿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对着我说道:“三火极旺盛之人,阴气便会自行回避,但若在极阴之天碰上极阳之物便会看道常人所不能看到之物。有一些东西是极为不情愿让人知道它的存在的”。

我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七爷爷,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向我解释,父亲向七爷爷道了声谢后我和父亲便回了家。

一路无话,回到家中父亲便自顾自的点上煤油灯提着微弱的灯光到灶房去做饭,我则是在门口一直回想着七爷爷刚刚所说的事情。

不一会儿父亲便提着热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吃饭吧。”

每次都是这样简单一句话,当然我也明白这两年里他对我的关心,但那一次次的回忆,每当想起他酒后对母亲的拳打脚踢还有对我的谩骂我就很难的选择去原谅他。

锅中的主食是玉米和一些白米饭,两种掺杂在一起,虽然说算不上难以下咽但也好吃不到哪里去,当然在那个70年代偏僻的山村这已经算上是不错的了。

吃完饭后,此时天空已经蒙上一层黑布,由于没什么娱乐工具大家都睡得很早,渐渐的我也伴随着虫子的叫声慢慢的睡去。

第二天清晨屋外嘈杂的声音让我在睡梦中醒来,今天正是全村人去拜山神庙的日子,我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走到门口迎面扑来的冷风让我的睡意全无。

我简单的洗漱后便想要提前去看看,正当我准备出门之时父亲突然叫住了我,我很是疑惑地回头看着他。

“拜庙不能空手去,把这个提着去。”

我虽不以为然,但还是接过他递来的竹箩,我好奇的看了一下,里面装的是一堆黄纸,这黄纸的形状很像清明时祭祖时所用的白纸差不多。

我迈步朝村口而去,远远看到这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当然大家在这里等的应该是村里的唢呐队伍,我记得父亲就好像是村里负责吹唢呐的其中一人。

“阿阳!”

正当我在沉思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

来人手提着一个红色的灯笼,灯笼上贴了一个“通”字,也不知道是何种寓意,这是村中福伯的儿子比我大三岁,也算是我那时候的玩伴,长得那叫一个膘肥体壮,村里面的人都说他长大后有这样的体格干活不愁找不到媳妇。

当然他为了能找媳妇念书才念到小学4年级就不念了,说是天天念这书没啥用,所以就回家帮家里面干了几年活就自己一个人跑出去闯荡了。

“二壮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刚回来一个多月。”

他笑嘻嘻的回答,我看着他越来越壮的体格,再看看自己这小体格,叹了一声气。

乌啦啦~咚铛….铛…….。

正当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唢呐与锣鼓声悠扬高亢的响了起来,所有人都把视线看向那发声之处。

只见乐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在脸上画上了奇奇怪怪的妆容,衣服也统一换成了黑色,像是某种祭祀的队伍。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