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免费(文岁雪蓝银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网文大咖“蓝银银”大大的完结小说《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文岁雪蓝银银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时间久了,文岁雪不忍心看他老是睡地板,就划了个分割线让他上来一起睡,傅殇一直打地铺睡得也不舒服,冬天也到了,还挺冷的,听见文岁雪这么说他也没有犹豫然后就一起睡了。起初两人一直都是不超分界线的,但有天太冷了,文岁雪感受到旁边热得像火炉一样的人,迷迷糊糊的就往那边挪了挪身子,没一会就双腿就像夹被子一样夹…

现代言情小说《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男女主角分别是文岁雪蓝银银,作者“蓝银银”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时间久了,文岁雪不忍心看他老是睡地板,就划了个分割线让他上来一起睡,傅殇一直打地铺睡得也不舒服,冬天也到了,还挺冷的,听见文岁雪这么说他也没有犹豫然后就一起睡了。起初两人一直都是不超分界线的,但有天太冷了,文岁雪感受到旁边热得像火炉一样的人,迷迷糊糊的就往那边挪了挪身子,没一会就双腿就像夹被子一样夹…

第5章 重圣灵5 试读章节

俩人一起吃完早餐就去修车店了,傅殇跟老板说了下情况,老板犹豫了半天说:“可以来这跟你一起上班,但是住的地方…没有多的了。”

傅殇问文岁雪:“那要不我们就继续住一起吧?”

文岁雪想了想,这边房租很贵,她租不起,那就先一起住吧,应该也没什么。

虽然俩人年纪不大,但因为都经历了太多事情所以他们都显得比同龄人早熟。

就这样,他们每天一起上班,下班,吃饭,一起出去跳街舞。

时间久了,文岁雪不忍心看他老是睡地板,就划了个分割线让他上来一起睡,傅殇一直打地铺睡得也不舒服,冬天也到了,还挺冷的,听见文岁雪这么说他也没有犹豫然后就一起睡了。

起初两人一直都是不超分界线的,但有天太冷了,文岁雪感受到旁边热得像火炉一样的人,迷迷糊糊的就往那边挪了挪身子,没一会就双腿就像夹被子一样夹住了他的大腿。

被文岁雪抱着夹住的傅殇感受着她的温暖,双手忍不住也回抱了她,他沙哑着声音说:“姐姐,是你自己要过来的。”

文岁雪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话,但是太困听不清他说什么,她呢喃了几声就睡着了。

傅殇就这样沉着眸子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

等文岁雪醒来发现自己居然抱着傅殇,她很窘迫,试着抬头慢慢往上看,察觉到文岁雪醒了,傅殇立马装睡。

看见他没醒,文岁雪一点一点抽出身子,生怕傅殇发现她,她赶紧就下床洗漱去了。

看着文岁雪落荒而逃的背影,傅殇开心的笑了笑。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慢慢的文岁雪也不管了,就是抱着睡而已,没什么的。

就这样过了几年,有天他们一起在散步,在人行道旁边等着红绿灯,俩人就一起看见了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士开着红色的跑车。

等车子开走后,傅殇开口了,他说:“姐姐,如果你穿白色,肯定也很好看。”

文岁雪楞了楞,这句话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一直回荡在她耳边,他就好像是在说:“姐姐,你以后一定过得和她一样好。”

这句话让她久久不能忘怀,所以她现在基本都是白色的衣服和裙子,想了想,她觉得自己应该去买点别的颜色衣服,这都是前世的事了,这辈子她没有那些经历,也不知道傅殇现在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再有机会认识他。

电话响起,文岁雪思绪被打断,看了看手机是杨呈打来的,她接起:“喂?”

杨呈在楼下对着手机问:“你好了吗?车马上到了。”

“好了,我这就下来。”

想了想,穿高跟鞋走久了挺累的,还是换成前不久刚买的百搭凉鞋吧,既好看还不会脚痛。

走出公寓大门,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行人,文岁雪走过去,其中几个同事也注意到了她,她问旁边的人:“你看,那是文岁雪吗?”

那被问的闻言一看:“好像是文岁雪,哇!她今天穿得也太好看了吧!”

杨呈和高贞宇那边听到了女生几人的对话转身看去,就看见了身着白裙,长发随意绑着的文岁雪向他们走来,阳光明媚,衬得她的肌肤白如雪,几人直接看呆了。

其中一个女同事过去一把拉起文岁雪的手说:“你今天好漂亮啊,还有你皮肤好好啊,好羡慕,你这妆化得真好看,能不能教教我呀?”其他几位女生也纷纷上前求教。

被女生们这一下子就打断了杨呈几人的思绪,反应过来几人都尴尬不已。

文岁雪笑笑:“好啊,有时间我教你们。”

滴滴…

听到车声,杨呈干咳一声打断她们:“车来了,大家都快上车吧。”

高贞宇走过去说:“文岁雪,我们坐一辆车吧?”

没等文岁雪拒绝,杨呈立马过来把他拉走:“坐什么坐?女生坐一辆男生坐一辆,不想坐你就走路去!”

高贞宇委屈:“不坐就不坐嘛,这么凶。”

文岁雪内心白眼都快翻上了天,没说什么跟着几位女生上车了。

到了饭店,杨呈带着他们往公司老板吴总给的包厢号走去,大家都找了个位置坐下,文岁雪被几位女生拉着坐一块,这正合她意。

没一会吴总和其他几位经理也来了,一一打完招呼就等着上菜。

服务员上完菜说了句祝大家用餐愉快就站后方看着,防止客人需要时找不到人。

吴总拿起酒杯起身:“来,我先敬大家一杯,今天就不说工作的事,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呢,大家以后上班一起加油,努力工作,赚更多的钱,让咱们海韵更加庞大好吧!”

众人纷纷拿起酒杯起身异口同声道:“好!”

“干了!”

干了酒,一个个的就坐下开始吃饭,期间吴总一直被敬酒,喝得他那啤酒肚圆鼓鼓的。

文岁雪一边吃饭一边和几位女生聊天,突然就有人聊起了喜欢的男生类型,然后就有人问到了文岁雪:“哎!文岁雪,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呀?”

听到她这么问,男生那边稍微安静了一点,都想听听文岁雪怎么说。

文岁雪想着你这问题问得好啊,她说:“我比较喜欢能喝酒的男生,因为我算是比较能喝的,如果这个人酒量差,那我就不喜欢。”

几位女生:“啊?还能因为酒量去喜欢一个人的吗?”

几位男生听到酒量不好的都有些气馁,杨呈觉得文岁雪这话怪怪的?他是不信。

文岁雪笑笑不说话。

吃完饭后吴总说道:“各位,还有下半场,去ktv,你们就坐我和几位经理的车一起去吧。”

“还有ktv啊,太好了,我都想唱k好久了!”

“这公司聚餐真不错!”然后默默在心里补了句:就是工资太低了…

去到ktv,文岁雪和几位女生跟在身后,经过走廊时,有人喊住了她。

“文岁雪?”

文岁雪回头一看,就看到了穿着工作服的男生,她惊讶道:“周子文?”

周子文刚刚看见这身打扮的她,还不确定是不是她,见真是文岁雪,他微笑道:“真巧啊,这都能碰到。”

几位女生戳了戳文岁雪说:“文岁雪,这谁呀?好帅啊!”

杨呈也注意到了她们这边,看到是个男生在和文岁雪说话,他微微皱眉。

文岁雪跟她们介绍:“这是我小学同学,周子文,她们是我同事。”后面这句是对周子文说的。

周子文笑着跟她们打招呼:“你们好。”

几位女生都害羞的说:“你好你好。”

周子文还想说什么,杨呈过来打断道:“走吧,包厢就在前面了。”

“好。”

文岁雪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就跟着走了,毕竟她跟周子文真的不是很熟。

被杨呈打断,周子文很是不爽,眼神阴郁的看着他的背影,看见他们走进了包厢,啤酒一箱一箱的搬进去,他走过去对那个包厢的服务员说道:“兄弟,我们换个包厢看呗?”

那兄弟看了看他:“不换。”

周子文:“我那个包厢客人人挺多,他们刚来,还没点酒,也没…”

男生:“换。”

周子文:……

看见文岁雪找了个位置坐下,高贞宇立马切了首(喜欢你)准备靠这首歌向文岁雪表白,一旁还在唱歌的人突然被切歌,有些不爽的说:“高贞宇,老子还没唱完,你搞毛啊?”

高贞宇为了不影响他的发挥,向那人好好道了歉那人气才稍微消了点,伴奏很快来到歌词阶段,高贞宇立马就举起话筒,用他那蹩脚的粤语唱了起来。

他还是对着文岁雪唱,时不时还搞个电眼,甩甩头发,以为自己这样贼帅,殊不知他那样子像极了土狗。

文岁雪没眼看:能别开腔了吗?

包厢里的人看高贞宇这样,哪里还不明白,包括坐在另一旁的杨呈,那眼神都要杀人了 ,不过看文岁雪好像没啥反应,他微微松了口气,随即看到门口站着的周子文,他一愣,这包厢刚刚好像不是这个服务员吧?看周子文时不时看向文岁雪,他暗暗吃醋,自己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个。

杨呈坐到文岁雪那边,看他过来,文岁雪礼貌性的给他让了让位置,杨呈微楞,随即坐下朝周子文喊:“服务员,开酒。”

看出他的故意,周子文假笑:“好的。”

倒完酒,杨呈朝文岁雪举了举:“喝一杯?”

就一杯啤酒,文岁雪不在怕的,而且刚刚还放了酒量好的话,不喝也不礼貌,她拿起酒杯跟杨呈碰了一下就干了。

见她这么豪爽,杨呈也一饮而尽。

周子文就在一旁静静看着,文岁雪也注意到了他,但她也没什么反应,最多就是想起前世的暗恋微微有些尴尬。

高贞宇见自己唱了这么久文岁雪都没啥反应,还和杨呈喝了起来,想起文岁雪在饭店说的话,索性不唱了,准备去找文岁雪喝酒。

看他走过来,杨呈眼疾手快,拿过话筒递给文岁雪:“有点甜会吗,一起唱首?”

文岁雪:这首歌是不是ktv必点….基本人人都会了。

“会。”

高贞宇见状只得先坐下,他也想听听文岁雪唱歌是什么样的。

杨呈一开口就是清透的嗓音,女生那边隐隐安静下来,到了女生歌词,文岁雪一开口就是甜而不腻的声音,男生那边也慢慢安静下来,全场都在欣赏着他们的合唱。

有人讨论道:“天哪,他们看起来好般配啊!”

“对啊,虽然俩人年龄差了好几岁,但一点都不影响。”

在唱歌的杨呈听到这话,心里开心极了,得意的撇了撇周子文和高贞宇。

周子文微微握紧了拳头。

高贞宇:杨经理撇他干嘛?他做错什么了吗?

文岁雪也听到了,想起第一天上班她亲到杨呈的情景,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一曲完毕,众人还没回过味,还想再听文岁雪唱一首,有几个忍不住说:“文岁雪,你唱歌太好听了,来一首你自己一个人唱吧?好不好嘛?”

文岁雪拗不过他们:“那我就唱首最近刚出的世末歌者吧。”

有人开心的说道:“哇,这首歌我知道,我也很喜欢!”

很快伴奏响起,文岁雪站在屏幕前拿着话筒开唱。

蝉时雨化成淡墨渲染暮色…

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

和着雨音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

人潮仍是漫无目的地向目的地散去

忙碌着无为着继续…

困惑地拘束着如城市池中之鱼

或哽咽或低泣都融进了泡沫里

拖曳疲惫身躯沉入冰冷的池底

注视着色彩褪去…

极夜与永昼,别离与欢聚,脉搏与呼吸,找寻着意义~

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

和着雨音唱着卖不出去的歌曲

浮游之人也挣扎不已执着存在下去

追逐着梦想着继续

请别让我独自匍匐于滂沱世末之雨

和着雨音唱着见证终结的歌曲

人们终于结束了寻觅呆滞伫立原地

哭泣着乞求着奇迹

用这双手拨出残缺染了锈迹的弦音

都隐没于淋漓的雨幕无声无息…

“为什么这首歌我听得想哭,但我好像不是很想哭,我觉得我应该开心,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心。”有人说道。

杨呈心情复杂的看向已经坐着的文岁雪,她是经历了什么吗?

周子文看着文岁雪,见她好像没什么异常,他微微放了放心。

高贞宇:呜呜呜,这也太好听了吧!

其实文岁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挑这首歌,可能她很喜欢吧。

众人慢慢热闹起来,高贞宇坐过去,文岁雪立马坐远了点,结果高贞宇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文岁雪挪远,他就挪近。

杨呈见这情况,直接坐在了文岁雪往那边挪的方向,等文岁雪慢慢挪过来,不小心撞到了他,他顺势抱着文岁雪的肩膀说:“小心点,别摔了。”

“呃…谢谢。”

“不客气。”然后依依不舍的松开手。

看高贞宇还要坐过来,这边已经没位置了,算了,那就灌他!

她伸手拿起一瓶酒问他:“敢吹酒吗?”

“当然,看着!”然后高贞宇拿起一瓶啤酒就仰头喝了起来,喝完得意的挑了挑眉,示意该文岁雪了。

文岁雪抬手准备喝,杨呈拦下说:“我帮你喝吧,这样喝酒很伤身体的。”

文岁雪汐握紧酒瓶:“不用。”随后仰头慢慢喝了起来。

看着她不断吞咽的脖颈,微微起伏的胸膛,盯着她的几人感觉自身都有些燥热起来。

终于喝完,文岁雪脸上微微泛红,她伸手抹去嘴角的酒渍,湿润的红唇让她看起来诱人。

看高贞宇发呆,她有些恶心,说道:“玩筛子不?”

高贞宇回过神,和文岁雪摇起筛子,杨呈也想参与,文岁雪制止了,她说:“两个人玩才好玩。”

杨呈抿嘴,心想为什么不和他玩,这叼毛有啥好的。

文岁雪运气比较好,所以基本都是高贞宇在喝酒,文岁雪喝了3瓶,高贞宇喝了6瓶,见他还挺有精神,文岁雪坐不住了。

她朝周子文喊:“有白酒吗?来一瓶。”

周子文:“请问你要什么白酒?”

“给我来瓶度数高的。”

“好。”

杨呈急了,他说:“你是不是喝醉了?”

文岁雪:“嗯?你看我像是醉了的样子吗?”

杨呈:我看像。

高贞宇du瘾开始犯了,他起身说:“我去个厕所。”

文岁雪激他:“怎么?听我说白酒你怕了?”

高贞宇强忍着说:“那不可能,我马上回来,就是尿急了。”说完马上就跑进了厕所,立马反锁,他哆哆嗦嗦的脱掉一只鞋子,从里面拿出一小袋药丸,拿出一颗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

“呼~”长呼一口气,就听到了敲门声:“谁在里面啊?快出来,老子憋不住了。”

他急急忙忙把药塞回鞋子里,开门走了出去,看到白酒已经倒好了,他说:“来,继续!”

一开始,他就连续输了3次,连喝了3杯白酒,第4次文岁雪输了,她拿起酒杯一口闷了。

文岁雪皱眉:呕,好苦。

就这样,终于高贞宇喝完第7杯他就人事不省了,文岁雪也喝了满满3杯,但她还是有些清醒的。

她指着高贞宇,靠近杨呈,在他耳边小声说:“经理,要不给他开个房吧?”

感受着耳边传来少女温暖的气息,他耳朵痒痒的,僵直了身体,咽了咽喉咙说:“好。”

叫了个男生跟他一起把高贞宇扛走,文岁雪跟在身后,周子文见状跟经理说他有点不舒服,想请假,经理直接同意了,然后他就远远的跟着文岁雪他们。

给高贞宇开完房,把他扛到房间里往床上一丢,俩人转身就走,杨呈见文岁雪不动,问她:“怎么了?”

“呃,我有点尿急,你先走吧,我上个厕所马上就好。”说完就进了厕所。

杨呈只好出门在门外等着,那个帮忙的男生已经走远了。

在卫生间的文岁雪听着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声音了,她打开门走出来,探出脑袋往外看,就看到了杨呈的背影…

看来是在等她,那她还怎么下手?想了想,她取出房卡藏在包里。

文岁雪若无其事的走出去关上门,见杨呈看过来,她说:“走吧。”

杨呈:“嗯。”

走出酒店,看杨呈似乎要叫车送她回去,她急忙说:“经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有个朋友在这里,我想跟她聊会天。”

杨呈:“男的?”

“女的。”

杨呈深思了一会,说:“那行吧,注意安全。”

怎么感觉文岁雪怪怪的,而且她还喝了白酒,现在虽然还清醒,但这酒是有后劲的,他打算偷偷跟着她。

文岁雪松了口气,她转身就走,走了一会她回头看了看,没看到杨呈才放心的继续往前走,没想到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人,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嗯?你怎么在这?”

周子文看了看不远处的杨呈,他故意靠近文岁雪,找了个角度,让杨呈误以为他在亲她,他在文岁雪耳边说:“早点回去,晚上不安全。”

杨呈捏紧了拳头。

文岁雪:“???”说这话有必要靠这么近吗?

“谢谢提醒,我还有事,再见!”说完赶紧侧身往前走。

周子文向杨呈挑挑眉,杨呈走近眼神犀利的盯着他说:“呵,不过就是借位而已,以为我看不出来么?”然后撞开他的肩膀继续跟着文岁雪。

周子文冷哼。

见文岁雪进了高贞宇所在的酒店,杨呈皱了皱眉赶紧跟上去,他躲在一旁看着文岁雪从包里掏出房卡,开门走了进去。

文岁雪准备关门,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开着比较好,反正外面也没人,要是一会高贞宇醒了她还好跑路一点,这么想着,她把门微微虚掩上。

她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高贞宇,她试探性的喊了喊,见他没有一点动静她才放心,文岁雪心里冷笑,终于有机会动手了,随后伸出手狠狠地扇了他几个耳光。

杨呈悄悄走到门口,看见门居然是虚掩的,他侧身慢慢走了进去,看看文岁雪到底要做什么,结果就看见了文岁雪打耳光的一幕。

杨呈:……惊呆了!

文岁雪没注意到身后多了个人,她感觉还不够解气,随后深呼吸一口气蓄力,又狠狠地连扇了高贞宇十几个巴掌,见高贞宇脸肿得跟个猪头一样居然还没醒,看来是真的醉得不轻。

看着他那滑稽的猪头,文岁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脸已经打肿了,那就打身体吧?

文岁雪把他拖到地上,用力狠狠地踢了他几脚,结果最后一下伤到了自己的脚。

“嘶…卧槽,这死人渣皮真厚啊!”随后蹲下捂着自己的脚。

在身后不远处的杨呈目睹了全程,见文岁雪受伤了,他担心的问:“你没…”

话还没说完,文岁雪被吓了一跳,啊了一声扭头一看…卧槽?!!!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杨呈会在这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2:5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