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宝贝甜又软,财阀大叔轻轻亲沈贝贝萧景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贝贝萧景南)沈贝贝萧景南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替嫁宝贝甜又软,财阀大叔轻轻亲)

主角是沈贝贝萧景南的现代言情小说《替嫁宝贝甜又软,财阀大叔轻轻亲》,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沧游佬”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像你们这些资本家,十有八九都是伪君子,都是我自己犯傻轻易相信了你。”“你跟沈家父女和萧家那些坏人也没什么两样,你们的嘴脸都让我感到无比地恶心!”“……”萧景南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沈贝贝。她昂首挺胸地凝视着他,又说:“既然你都食言了,我也不会再帮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合作关…

小说叫做《替嫁宝贝甜又软,财阀大叔轻轻亲》,是作者“沧游佬”写的小说,主角是沈贝贝萧景南。本书精彩片段:“像你们这些资本家,十有八九都是伪君子,都是我自己犯傻轻易相信了你。”“你跟沈家父女和萧家那些坏人也没什么两样,你们的嘴脸都让我感到无比地恶心!”“……”萧景南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沈贝贝。她昂首挺胸地凝视着他,又说:“既然你都食言了,我也不会再帮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合作关…

第9章 拍他马屁 试读章节

沈贝贝一听萧景南说没印象,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你居然忘了?”

“不是说好的,我们两个互相帮助,我帮你调查萧家的那些人,你帮我找一个死人的吗?”

这是那天去看沈思思时,她在医院门口凑近他的耳朵悄悄说的话。

她说:“沈娇儿嘲笑我嫁给一个死人,这辈子都要压着我让我翻不了身。”

她说:“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让沈娇儿嫁给一个死人!”

她还记得,当时他信誓旦旦地说可以帮她的,现在却说忘了!

“算了,我早该知道你们这些位高权重的人不可信。”沈贝贝抱怨着,气馁地把笔记本扔进垃圾桶里。

“像你们这些资本家,十有八九都是伪君子,都是我自己犯傻轻易相信了你。”

“你跟沈家父女和萧家那些坏人也没什么两样,你们的嘴脸都让我感到无比地恶心!”

“……”萧景南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沈贝贝。

她昂首挺胸地凝视着他,又说:“既然你都食言了,我也不会再帮你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合作关系。”

话落,沈贝贝转身就要走,萧景南的目光随着她的背影移动而移动。

他在她眼里就是小小的一坨,生闷气的时候跟个团子似的,说不出那种萌感。

总之就是很萌,想从她身后一把抓住她,然后一拳捶扁。

萧景南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

他揪住了沈贝贝的衣领把她拽回来,垂眼望着她:“不跟我合作,那你打算去给萧景南陪葬么?”

威胁!

沈贝贝龇牙咧嘴地瞪着萧景南:“可是你出尔反尔,你都不帮我,我凭什么要帮你?”

“陪葬吗?行啊,大不了你弄死我算了,我正愁自己死不掉呢。”

“我要是死了,就没有心理负担,不用天天想着报复别人,也不用天天牵挂沈思思。”

“活着多累啊,来来来,你弄死我来!”

说话时,沈贝贝把脑袋拱进萧景南怀里,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萧景南突然后悔逗沈贝贝了,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家伙。

她那副一心求死的模样,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似乎真的不怕他的。

他见过那么多被他威胁时匍匐在他脚下求饶的人,可唯独沈贝贝不吃这套。

他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无奈感,拍了拍沈贝贝的脑袋,说:“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往书房走去。

“你什么意思?骂人干什么?”沈贝贝柳眉倒竖,追着萧景南质问。

他递给她一个资料袋,继而道:“比起让沈娇儿嫁给死人,我觉得让她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会让她更痛苦。”

“这是我让人给沈娇儿找的老公,你看看没问题的话,从里面挑一个跟沈娇儿结婚。”

闻言,沈贝贝眼睛一亮,木讷地接过资料袋,问萧景南:“所以你刚刚……逗我玩呢?”

萧景南答非所问道:“你是个一根筋的家伙。”

虽然一根筋,逗她还挺好玩的。

她较真的样子,莫名地让他上头。

沈贝贝若有所思了一阵后,尴尬得小脸一红,跟在萧景南身后嬉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啊。”

“嗨,我就说嘛,像张易之叔叔你这么德高望重的成功者,怎么可能对我一个小女孩食言呢?”

听了这话,萧景南忍不住瞥了一眼沈贝贝:“那你刚才骂我……”

“都是误会!”沈贝贝连忙打断萧景南,轻抚他的胸膛安慰道,“我怎么可能舍得骂我的恩人?”

“都是我刚刚不懂事,居然敢在你面前口不择言,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

“叔叔,你这么帅,这么有魅力,肯定不会跟我计较的对不对?”

萧景南自认为他是个很严肃的人,可对于沈贝贝的彩虹屁,他都快变得不严肃了。

他扯了扯嘴角,指了指被沈贝贝扔在垃圾桶里的笔记本,又道:“你刚刚扔……”

“我这就捡起来!”沈贝贝完全不给萧景南挑刺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把笔记本捡起来。

随即又回到萧景南身边喋喋不休道:“也不知道谁给我的胆子,敢在你面前扔东西。”

“是我不知死活啊,我太该死了!”

“……”萧景南丝毫没有发挥的余地,自觉有些无趣了。

看沈贝贝的眼神却炙热了几分。

这小丫头年纪不大,人情世故这一块却拿捏得死死的。

刚刚她的那些话是在夸他么?是在跟他认错么?

不,其实字里行间都是对人性的摆布,她知道他可能吃这套,所以就用这套摆平他。

“你倒也是个可造之材。”萧景南盯着沈贝贝看了良久,得出这么一句话的结论。

突然被夸的沈贝贝谦虚地低了低头:“叔叔过奖了,跟你比起来,我算什么呀?”

“你才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呢!”

“举止投足之间透着高贵的气质。”

“一开口说话就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感觉,情商和智慧时刻都在线啊。”

“……”萧景南这辈子没听见别人这么夸过他。

对他献殷勤的人不计其数,夸得他身心舒畅的,沈贝贝还是第一个!

他愣了半晌,硬生生地对她挤出三个字:“小马屁精。”

他走了两步突然又问:“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

沈贝贝连忙摇头:“那肯定不是啊,马屁也是要遇到各方面实力都很强的人才能拍得出来呢。”

“……”萧景南再次无言。

这丫头是懂拍马屁的,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能完美地拍上,还拍得那么自然。

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她下一句会说什么。

片刻后,他转移话题问她:“你吃早饭了么?”

他的语气再次变得冷漠,哪怕是问她吃饭没有,也是那么毫无温度的。

她撇了撇嘴,刚想说没吃,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电话接通,沈娇儿矫揉造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沈贝贝,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沈贝贝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答非所问道:“你在哪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娇儿笑得更大声:“今晚九点,回沈家一趟。”

“你要是不来,沈思思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3:2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