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于盛夏小说(许肆江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肆江荞(藏于盛夏许肆江荞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许肆江荞)

小说《藏于盛夏》是作者“秋日凉”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许肆江荞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刘妈接过江荞手里的书包,开口道:“荞荞刚来学校就交到了新朋友呀”江荞开口道:“对”“和新同学相处的还好吗?”江荞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开口道:“挺好的”刘妈笑了一下,开口道:“夫人在家里早早的就炖好了鸡汤呢,就等你回去喝了”江荞闻言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再说话刘妈见她不想再说话,也没再开口那么多年她是看着江荞长大的,看着她从软乎乎的奶娃娃抽条般的长成大姑娘,江荞生的好看,人也很乖,很让人…

许肆江荞是现代言情小说《藏于盛夏》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秋日凉”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江荞闻言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再说话。刘妈见她不想再说话,也没再开口。那么多年她是看着江荞长大的,看着她从软乎乎的奶娃娃抽条般的长成大姑娘,江荞生的好看,人也很乖,很让人省心,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江父江母几乎是完全将江荞丢给了她,平常也只是定时打钱回来…

第七章 无休止的争吵 试读章节

刘妈接过江荞手里的书包,开口道:“荞荞刚来学校就交到了新朋友呀。”

江荞开口道:“对。”

“和新同学相处的还好吗?”

江荞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开口道:“挺好的。”

刘妈笑了一下,开口道:“夫人在家里早早的就炖好了鸡汤呢,就等你回去喝了。”

江荞闻言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再说话。

刘妈见她不想再说话,也没再开口。

那么多年她是看着江荞长大的,看着她从软乎乎的奶娃娃抽条般的长成大姑娘,江荞生的好看,人也很乖,很让人省心,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江父江母几乎是完全将江荞丢给了她,平常也只是定时打钱回来。

江荞从不哭闹,她只是平静的做着自己的事,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唯一关系好的只有姜知许那个姑娘了。

那天若不是她去给江荞送牛奶,也不会发现她晕倒在了房间里,她在医院陪了她一晚上,拿到诊断书的那天不敢相信的看了好几遍,诊断书上赫然写着胃癌晚期两个字。

刘妈刚打开门,就听到里面的争执声。

“江知恩,你别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搞的那些破事,要不是为了荞荞,我早就跟你离婚了。”

“田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怎么了?我搞的什么破事?你跟我说清楚!”

江荞站在门口,听着两个人的争执,然后神色平静的越过了两个人,仿佛一个木头人一般。

刘妈在后面一脸尴尬。

江荞早就习惯了两个人的争吵。

从小时候就是无休止的争吵。

要么就是都不在家,一回家就是吵架。

过了一会。

田泠轻轻的敲了敲门,江荞刚洗完澡,小脸被水汽蒸腾的有些微粉,身材纤细,露出好看精致的锁骨,她打开门,看了一眼田泠手里的鸡汤,没有开口。

“荞荞,这是妈给你炖的鸡汤,喝一点吧,里面加了很多东西,炖了好几个小时呢。”

“你放桌上吧。”

田泠看着江荞的神色,开口道:“那你早点休息吧。”

江荞坐在桌前写完了日记的最后一句,她将日记收进了抽屉里,然后锁了起来。

桌上的那碗鸡汤冒着热气,江荞盯着看了一会,然后端起来喝了一口。

鸡汤的味道很鲜,她的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她跑到厕所吐了起来,她几乎要将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却还是觉得干呕的厉害,胃疼的近乎痉挛。

门外的争吵声还在继续,他们以为她听不到,实际上她听的一清二楚。

她干呕了几声,听到急促有人走过来的声音。

“荞荞,你又吐了吗?荞荞,你开开门,让妈妈进去好不好?”

“别进来。”江荞按着胃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张素净的小脸疼的发白,她扣出几颗药丢进了嘴里,端起桌上的温水喝了几口。

“荞荞,你让妈妈进来好不好?”

“开开门,荞荞。”

江荞听着门外两个人的声音,跌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田泠找来了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看着坐在地上的江荞,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江荞一双好看的杏眼仿佛失去了焦虑,就那么任她抱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像个破碎的洋娃娃一般,半响,江荞才开了口,她说:“我想休息了。”

田泠将她抱到了床上,开口道:“睡吧睡吧。”

江知恩关上了灯,两个人退出了房间。

两个人难得的没有吵架,坐在沙发上是久久的无言。

……

“小肆最近在学校怎么样?”沙发上的男人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装,戴着银丝眼镜,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薄唇。

杨冠斟酌着字句开口道:“少爷最近没有惹事。”

许珩宇闻言“嗯”了一声,似乎是听进了这句话,翻看着手里的报纸,没有再说话。

听到开门声,他抬眼看了一眼,许肆一身校服穿的随意,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一双黑到极致的眸子,脸上贴着极其不符合的创可贴。

杨冠舔了舔唇,刚说完许肆最近没惹事,许肆就回来了,脸上还带了伤。

“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许肆开口道:“摔的。”然后便径直上了楼。

许珩宇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将视线投到了面前的报纸上,父子俩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有也只是几句对话。

……

第二天一早。

杨世昆看着进来就准备睡觉的许肆,盯着他眼底有些乌青瞧了一会,开口道:“肆哥,你昨天熬了一夜吗?”

“没。”只是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所以干脆起来玩手机玩到了快早上。

郝明从杨世昆背后冒出来,开口道:“肆哥,早饭没吃吧?给你带的。”

“不吃。”

郝明有些失落的开口道:“好吧,这个灌汤包很好吃的。”说完,他又问了一遍:“真的不吃吗?肆哥,我排了好久的队呢。”

许肆抬眼看他:“给我吧,等会把钱转你。”

郝明开口道:“不用给我,肆哥。”

“钱已经转你了。”许肆接过他手里的早餐,塞进了抽屉里,趴在桌上闭上了眼,准备睡觉。

杨世昆开口道:“嗯?没有我的吗?”

郝明开口道:“没有,听天气预报说,今天有西北风,你去外面用嘴接点西北风吧。”

“郝明你大爷的,我喝你妹的西北风。你才喝西北风。”

“卧槽,杨狗你别抢我的灌汤包。”郝明看着杨世昆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自己的灌汤包,拿起灌汤包就往后退了几步。

“你真小气,郝大头。”杨世昆夺走他手里的灌汤包,打开就丢了一个进嘴里,被烫的呲牙咧嘴也不在乎,他口齿不清的开口道:“还挺好吃,明天给我也带一份。”

郝明伸手:“给钱。”

“好兄弟谈钱多伤感情。”

江荞刚到班里,罗星就兴奋的冲她挥了挥手:“荞荞。”

江荞冲她笑了一下,然后背着书包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看了一眼正在睡觉的许肆,然后将自己的语文书掏了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47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