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开局抢婚反被女主拿下了!免费(魏言木鱼花ovo)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反派?开局抢婚反被女主拿下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反派?开局抢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反派?开局抢婚反被女主拿下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魏言木鱼花ovo,讲述了​人来人往的大院内,几乎都是端着高脚杯,身着笔挺西服的上流人才在愉悦的闲聊和交谈今天,是曲家那位千金大小姐嫁人的日子,曲家作为魔都首屈一指的财阀,几乎整个魔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应邀前来了人群中,身着一身白色西服,气质不凡的英俊青年,正轻车熟路的与各路名流寒暄着“恭喜啊恭喜,林公子竟然能得到曲家千金的青睐,也算是小山鸡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吧”“哎呀你怎么说话的,我们林公子虽然身世平凡,看上去能力也平…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反派?开局抢婚反被女主拿下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木鱼花ovo”大大创作,魏言木鱼花ovo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主角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到时候他只要安然退场就行。他这可是在给主角铺路呢,为了成全一对鸳鸯,又为何会愧疚?没一会儿,曲梦筠的衣服也给魏言撕扯得差不多了。感觉再弄下去,就要有些不得了了,有些不该看的东西,现在都能隐隐看见了,魏言可不想惹麻烦上身,识趣的选择了停手。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主角也差不多应该…

第3章 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试读章节

婚纱这玩意,可远比少女的心灵脆弱得多。

连曲梦筠的内心都被摧残成这个样子,她身上的布料就更不用多说了,三两下撕扯就已经完全不像样了。

少女凄惨而惹人怜惜的哭喊,不但没有让魏言感觉到愧疚,反倒是让他更加亢奋了。

毕竟他自己是清楚的,他不会让事情发展到最后一步,他也不会真的去对曲梦筠做什么。

主角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到时候他只要安然退场就行。

他这可是在给主角铺路呢,为了成全一对鸳鸯,又为何会愧疚?

没一会儿,曲梦筠的衣服也给魏言撕扯得差不多了。

感觉再弄下去,就要有些不得了了,有些不该看的东西,现在都能隐隐看见了,魏言可不想惹麻烦上身,识趣的选择了停手。

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主角也差不多应该到了吧?

可回头看了看那扇依旧紧闭着的门口,他依旧没能从外头听到一丝一毫的动静。

怎么还不来!

没办法,戏演到一半,总不能忽然停了,那多假,可看了看身下美人……糟糕光是看着都马上要流鼻血了。

实在有些无计可施,想想魏言也只能开始象征性的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不过当然,魏言也不可能是真脱。

毕竟他等下可是还要和主角干架的,还要跳窗逃跑的。

魏言还是要脸的人,他总不可能光着身体在街上乱跑吧?

只是……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流逝掉。

一分一秒……

魏言就这么拖延着时间……

只是怎么过了个大半天,门外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按理来说就算主角现在还没到房门口,楼下院子里应该也会有什么动静了吧?

婚房里,气氛一时间都变得有些尴尬。

不用问都知道,魏言现在在曲梦筠眼里,一定是一个衣服都没办法自己好好脱的大蠢驴。

“他妈的!这衣服谁设计的,乱七八糟的拉链一大堆,怎么这么难解?!”

为了缓解一下尴尬,魏言也只能把包袱都往衣服的设计师上甩。

“真磨叽……”

“……?”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就一瞬间,魏言好像在耳边听到了谁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对!就是那种等了好久,已经完全等不下去了,才会发出的声音。

可是这房间里好像也没有第三个人了吧?

暂且停下脱衣服的手,魏言抬头看了一眼曲梦筠。

身上依旧穿着那条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婚纱,曲梦筠一双细嫩的手臂,正努力的遮掩着身子。

此时此刻她正偏着头,倒是并没有正眼看着魏言。

所以应该是听错了吧?

要被侵害的少女,总不可能因为歹徒脱衣服太慢还觉得不耐烦的吧?

这么想着,魏言又只能继续的演起了他的戏来。

就这样,又过去了十来分钟。

前后加起来,魏言就光是解西装的领子,都已经解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一点能解开的意思!

“撕我婚纱的时候这么痛快,现在解个扣子反倒是磨磨唧唧的。”

“啊?什么?”

少女说的第一句话,魏言完全没有听清。

“我说……你就不能像撕我婚纱一样,直接把这条该死的拉链直接扯下来吗?”

“那怎么行,我又没带衣服来换,衣服扯坏了我还怎么回去啊?我可不想明天新闻的报道就是魏某因大街遛鸟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似乎因为演戏演得太投入了,魏言反倒是理所当然的回答了。

不过很快,他还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抬起头来又看了曲梦筠一眼。

此刻曲梦筠那张沉鱼落雁的美艳小脸上,哪里还有一点刚才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

“哎哟真的烦人!魏言你一个大男人,脱衣服都不会说吧?养尊处优的都让女仆给你脱衣服,人都被惯废了?!

“真的是……让开让本小姐来!”

就在她说完话的下一秒,就在魏言惊讶的注视下,曲梦筠纤细手臂竟然轻轻一扭,就把手腕从束缚着她的绳子里滑出来了。

这可把魏言惊呆了。

我超缩骨功?!

坐正身体,她竟然就这么主动替魏言脱起了衣服

“真是够笨的,领带不脱你就直接脱衬衣是吧?谁教你的?等下香蕉也让我不剥皮吃是吧?”

“……你这是在做什么?”

魏言惊了,目瞪口呆。

“手把手教你这个大少爷怎么脱西装呢,眼睛有问题还是耳朵有问题?我说魏少,有你这么当坏蛋的吗?脱个衣服都脱不好,就你这样还想睡我?脑子不要捐给猪吧!”

魏言承认他被刺激到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不是真的半小时连件衣服都脱不好。

他刚才只是在演戏而已,真以为他真是剧情里的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家大少?

“让开!我自己来,你给我等着!”

只是,当他实际去脱的时候,魏言这才才后知后觉。

因为被他装模作样的摆弄了太久,那条内衬上颇有设计感的拉链,还真被他给弄卡主了。

“呵。”

曲梦筠毫不掩饰自己美眸中冷冰冰的嘲讽。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谁不需要脑子?你再说等下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残忍!”

被人小看,当成弱智,一时间还没办法给自己自证,魏言还真有点急。

“你这么牛你来解,明明就是这衣服的设计师的问题,你能解开我直接跪下来亲吻你脚趾!”

“呵。”

冷笑了一下,曲梦筠显然就是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这可是你说的,我要能解开看,本小姐的脚趾你可给我含住了!”

“好啊!前提你是要能解开!”

一下子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魏言仿佛都忘记了思考,他已经完全不知道他今天是来干嘛的了。

两人的视线中仿佛迸发出了闪电。

曲梦筠也不说话了,认认真真的就开始研究起了那条死死卡住的拉链。

整个婚房,都因为她的专注,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慢慢的,曲梦筠还真就发现慢慢发现,她好像还真的拉不下来这条拉链!

不仅如此,在这期间这个臭男人,一直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嘲讽她,干扰她。

而且衣服还半天解不开!

这搁谁谁不急啊!

她受不了了,直接动用暴力,撕拉一声,可怜的西装直接就被一分为二了。

“我超?!!”

魏言再次目瞪口呆。

这女人怎么看上去比他要猛得多了?

“本小姐不玩了!”曲梦筠表示很生气!

只是这回轮到魏言乐了。

她刚才不是还在嘲讽他连衣服都不会脱来着嘛。

现在是谁不会脱?

“哟哟哟,你不是很能吗?刚才瞧你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是衣服设计师呢。”魏言捧腹,大声嘲笑。

“呵呵……”双手抱胸,十分不高兴的别过了脸去,她似乎还是有点不服。

“呵什么呵,你输了就是输了,刚才光顾着说我了,你的惩罚……叫我声爸爸,就姑且放过你了吧。”

“是是是,我输了,爸爸是我输了,爸爸满意了没有?满意了的话爸爸可以继续脱裤子咯?我等到花都谢了呢。”

爽!好爽!

打赌赢了爽,被个大美女,不情不愿的这样叫爸爸,更是爽中爽。

更何况在设定里,魏言还舔了这货七八年呢。

还有什么比让自己的女神向自己屈服更爽的吗?

不过爽完,魏言才忽然后知后觉。

“喂喂喂不是!曲梦筠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我不是你老公好吗?你老公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挨打呢,还让我脱什么裤子?你还真打算和我睡啊!”

魏言这下,是真不懂了。

这个美少女怎么回事啊!坏蛋要强她!她不反抗,还在帮坏蛋脱衣服,甚至还愿意喊坏蛋爸爸呢!

这简直比被卖了还在数钱都要离谱!

“原来你还记得你是来干什么的?你再这样磨叽下去,他可就要回来咯。”

翻了一个妩媚动人的白眼,曲梦筠这口气,简直就好像是婚后出轨的小怨妇一样。

不想再浪费时间,白嫩的小手往魏言领口上一抓,原本就被撕烂的衣服,十分轻而易举的就被扯下来了。

紧接着她就开始把目标放在了魏言腰间的皮带上。

“???”

惊呆了,魏言这回是真的惊呆了,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绝美小脸,他一头雾水的依旧完全搞不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剧情发展是怎么回事?

系统给他安排的剧本,可不是这么发展的啊!

不对劲!现在是真不对劲!

如果剧本不能按照原来规划好的那样,最后魏言可是得死的啊!

更何况,现在已经不是偏离剧本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是剧本要翻天了!

女主要睡他啊!

要知道,那可是女主啊!

他魏言如果睡了曲梦筠,还能在这个爽文小说里活下去吗!一定会被直接抹杀的吧?

绝对不能让事情继续这么发展下去!

一想到某个少女,手里拖着一把比她人还高的血淋漓钢刀,浑身散发着黑气,美眸闪着红光,追杀他的样子,光是想想当时的画面,魏言就背后发凉。

“你不要过来啊!不要以为我是吃素的!我警告你啊!”

有些害怕的往后退,魏言咽了咽口水,一激动下意识的就一巴掌把曲梦筠白嫩的小手打开了

显然有些不理解,魏言为什么这样做,曲梦筠有些困惑的看了眼自己被扇得有些发红的手背,原本白嫩的肌肤被这一巴掌都打红了。

“怎么刚刚是谁要睡我的?为了迎合你那变态的强占欲,昨晚上我可是连刷了好几部小电影学演技呢,怎么我演的不像吗?不像为难屈辱的少女吗?”

“我刚刚,我刚刚其实也只是找你练演技而已,我们魏家最近刚想拍电影来着,女主刚好还缺人……我看你演技好不错啊,怎么你有没有兴趣?”

嘴角勾着牵强的笑容,魏言已经管不得主角回不回来,还有任务的事情了。

他现在必须,立刻,马上就得逃跑!

不过再怎么说,曲梦筠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大小姐。

虽然今晚的计划虽然出现了变故,但是逃跑魏言相信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吧?

“可以啊,只要是你跟我提的要求,无论是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呢……不过在电影开拍之前,我们不防先把床戏部分拍了?”

“不不不我们这是面向全体男女老少的8+健全影片!没有床戏的!”

女人最讨厌的,就是喜欢画饼和说话不算话的女人了。

显然已经不高兴了,曲梦筠那张漂亮的小脸上,神情肉眼可见的变得阴历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犯贱啊,魏言,我夹紧腿的时候,你就硬是要给我掰开,一副要把我吃了的样子,现在发现我愿意了,又没那意思就?”

“我可告诉你,你今天没得选!要么被我变成太监,去找你想找的女人,要么你就乖乖的给我像个男人一样,拿出你的大宝贝!”

缓缓从床上爬起来,曲梦筠半跪着缓慢朝魏言爬了过来。

美腿上的两只膝盖,因为被压迫透出了淡淡粉红,跪在床板上,曲梦筠的动作灵巧的像只小猫。

而且因为身上的婚纱,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少女猫爬般的姿势,更是让那原本就勉强的遮掩变得更勉强。

那曼妙婀娜的身子,伴随着她移动的姿势,晃啊晃,魏言的眼睛都要被她晃晕了。

只是少女似乎完全不在意的样子,虽然对于女孩来说,这可是重要又羞涩。

但如果对象是魏言,那就完全无所谓了。

但是魏言有所谓啊!

“有没有人啊!救命!华叔!华叔你人呢!你这个管家怎么当的?!你家小姐发疯了!”

“你忘记了你刚才跟我说了什么了?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ok?”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57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