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神剑李子峰洛林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李子峰洛林羽)李子峰洛林羽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乾坤神剑)

最具潜力佳作《乾坤神剑》,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李子峰洛林羽,也是实力作者“吴长歌”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夜里明月挂空,云雾山脉中,赤金蟒洞府外“呜呜”作响洞中的李子峰从修炼中醒来,一跃而出碧焰灵谭,右手弹了弹左臂,“铛!铛!”之声尖锐入耳,取出凡品长剑,往手臂划了一下,“哗!”只见手臂出现一条浅浅印痕,这是《神魂锻体诀》已然入门,肉身凝练厚实凡品之剑无法伤及肉身,运转内力直接一拳冲向三丈外岩石“轰!”乱石飞出,尘土飞扬“哈~!”一声长啸,拳头无痛无痒,力道接近进阶一千凡虎之力如今的他,普通…

《乾坤神剑》是作者“吴长歌”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李子峰洛林羽,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有弟子三五成群组队前往云雾山脉追寻李子峰所过之处寻找奇遇,也有弟子到武阁询问武阁长老无名秘籍的功法,被告知宗门并未有拓印流传下来。当一名外门弟子讲述李子峰在云雾山脉外击毙马尾刘一久,外门弟子有羡慕亦有担忧,亦有坚定之辈。马尾四鬼恶名在外之辈。李子峰之事被传为玄乎,其声势欲盖住外门前十天才…

第9章 碧海晴天 试读章节

李子峰于斗剑场一拳废掉人海七重的赵俊,两剑击败人海八重的刘三尺,如晴天霹雳的雷声席卷整个东陵派外门,也成为东陵派弟子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曰李子峰扮猪吃老虎,二曰其心机深沉,善于藏拙;再曰其云雾山中有奇遇,灵丹妙药塑其形。

有弟子认为李子峰强盛皆为修炼那本无名秘籍,并非黄级功法,可能是蓝级功法。

让修为不高的外门弟子找到新的追逐目标,既然李子峰从废物变为天才,他们亦能如此。

有弟子三五成群组队前往云雾山脉追寻李子峰所过之处寻找奇遇,也有弟子到武阁询问武阁长老无名秘籍的功法,被告知宗门并未有拓印流传下来。

当一名外门弟子讲述李子峰在云雾山脉外击毙马尾刘一久,外门弟子有羡慕亦有担忧,亦有坚定之辈。

马尾四鬼恶名在外之辈。

李子峰之事被传为玄乎,其声势欲盖住外门前十天才。

外门。

刘三尺在另一名青年耳边低语。

“韩师兄,那李子峰短短二十日提升人海六重,他定是在云雾山脉中有奇遇?如果韩师兄能夺得其气运,定可在内门大放异彩?”

“他已三年废物,你不是其对手,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云雾山脉走一遭就有如此成就,为何众多师兄弟不曾遇上?”

“他如此神速,恐会在外门大比和师兄一较高下。”

韩师兄忽地站起来,逼视着刘三尺,刘三尺怨恨更甚,不言于情。

“我已九层巅峰,寂寞如雪,欲寻一对手,如你说不假,外门大比看其当如何为之。”

…………

内门。

“久月师兄,师弟有关于李子峰的消息?”一人海境弟子恭敬对着身穿内门服饰弟子说道。

“有何消息?”

随即把斗剑场之事详细道来,久月师兄越听越皱眉。

“带话给韩年,外门大比将李子峰废掉,入内门后我会对他照拂一二。”

“好的,师兄。”

……

东陵派虞山竹林,一名老汉,戴着圆边斗笠,肩上露出斑白的长发,身披一件棕色蓑衣于东陵寒池垂钓。

忽然,水面白色鱼漂下沉,双手抬起三丈长的金色鱼竿,一条红色鲶鱼挂在细小的银色鱼钩上。

“哈哈,终于钓到这尾鲶鱼,想念它甚久,终可如愿。”老者喜形于色。

“于老汉,看你满面红光、福星高照、好运当头,老夫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试剑长老脸上红润,大声道。

“你能为本座带来何等好消息?”于老汉一脸不信。

于老汉是东陵派吃货,吃货穷讲究,熟人有酒皆兄弟,路人摇招点奇珍。

“这次我给你寻得一名弟子,修炼肉身越阶挑战,难得佳徒?”

“有这等好事,你何不收之?”

“苗是好苗,不合吾之道,再者斗剑场事务繁多,无暇顾及。”

“为何不带那弟子前来?依我之意,你惦记着弗兰玉液,拿一名弟子做借口。”

“不带这么抠的,他于二十日前为人海四重到如今挑战人海八重并且胜之。”

“你胡子翘上天,不到一月提升四重境界,宗门谁人可比?”

“当真不信?”

“当真不信!”

“我这玄音尺给你一观,换一壶酒如何?”

于老汉眼神直逼试剑,欲从眼中看出一丝破绽,可盯着许久,不曾有波澜,绕着试剑走了一圈,心中默念,以前玄音尺借都不借,如今阔绰大方,此事非同寻常。

“其使用何武技击败人海八重?”

“他使用两式剑法,《拂柳扶风剑法》第一式,第二式,还有武阁穆长老说他修炼出你也参悟不了的无名炼体决。”

“如此妖孽,外门岂可默默无闻,等不到老夫找他,已经有不少长老抢着收其为徒。”

“信你这一回,只能喝一坛。”扔出一坛酒,斗笠甩出,人影消失在原地。

留下愣在原地接住飞来酒坛的试剑长老以及那拿在空中旋转的斗笠。

……

梧庭居外风起云涌,李子峰可管不了众弟子悠悠之口,大神帝曾嘱咐其低调,可如今人海六重击败人海八重,想低调都难。如今在斗剑场师兄弟见他在和刘三尺比斗中受伤,实力高出刘三尺不多,可两个长老可不好糊弄,他们看破自己隐藏实力,想必两个长老不会到处说宣扬,最为忧心的是刘三尺,宗门内尚有顾忌,宗门外可就不得不防。

李子峰根据大神帝传授的药浴配方,海魂花已有,暂缺冰灵草。其心想等过些时日,再去任务阁接关于魂力的任务,随队走走,增广江湖见识,在俗世凡尘历练心境。

“嘣!嘣!嘣!砰!”犹如踢门之声响起,那破旧木门不堪负重,如衰材一般直挺挺倒在地上。

李子峰蹙眉,看向不请自来,欲沉声说其不懂规矩,一转头,但见一名鹤发童颜老者,身上那件特立独行的棕色蓑衣,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前辈寻晚辈何事,可传唤让晚辈过去即可,劳烦前辈,晚辈惶恐。”李子峰轻声细语,笑脸相迎。

于老汉闯进一个晚辈房间,老脸一红,随即用手捋了捋胡须掩饰尴尬。他见李子峰初始略有不快,看到是他进来之后,随即变脸相迎,好有个性的小子。

“你可是李子峰?”于老汉威严道。

“正是晚辈,前辈来此所为何事?”

随即于老汉释放其高深莫测的气势,朝着李子峰呼啸而去。

李子峰觉得一股如山岳气浪迎面扑来,随即施展《神魂锻体诀》,运转《九极劲》,修为全开人海七重。

“蹬蹬蹬!”李子峰后退三步,气血翻腾地坐在地上。

于老汉收回气势,眼神紧紧盯着李子峰,一闪来到李子峰身前,苍老右手搭在李子峰手腕上。

“蓝级天赋!天赋一般,内力比一般人海七重要高出两层,内门何时出了此等弟子,早出三年本座何至落魄至此;嗯?二十日前经脉方被治愈,何人捷足先登?”于老汉摸脉暗想。

于老汉是不知李子峰三年已入宗门,不过其三年修为停滞不前,宗门不曾在意。

“本座听说你击败人海八重,前来验之,还请勿怪。”于老汉耐心解释道。

“晚辈岂敢怪罪前辈,击败人海八重实属侥幸,那师兄有轻敌之意,让晚辈放有可乘之机。”李子峰坦然道。

“你可有师承?”于老汉见猎心喜,试探李子峰之意。

李子峰心中一愣,内心询问着大神帝该如何是好?

“可应之,本帝目前要脱离琅琊环,时日尚久。”大神帝明白李子峰何意,不在乎其有其他师傅。

“晚辈在宗门并未有师承。”有大神帝之言,李子峰平静道。

“本座在东陵派欲收一关门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于老汉也不啰嗦。

李子峰内心喜极而泣,这位前辈收自己为弟子,终于在东陵派有了师傅。

“弟子……”李子峰欲行拜师之礼。

“等等!”一声急促之音传来,一道人影落在于老汉身后。

一名身着长老道袍的老者出言阻止李子峰拜师于老汉,定眼瞧去,藏剑阁的赵长老。

“赵定山,本座收个徒弟你来掺和,本座多年不露面,你尾巴翘上天去。”于老汉略显生气。

“于老汉,本座也想看看你多年隐居是否有退步。”赵定山数落着于老汉。

“那去斗剑场,本座手痒难耐。”于老汉不甘示弱。

“两位前辈来到梧庭居,未曾坐下喝茶,请两位前辈稍作休息,容晚辈沏一壶茶,让两位前辈品尝品尝!”看着两位前辈因拜师之事欲大打出手,李子峰忙出言道。

于老汉瞧了一眼赵定山,哼的一声找根椅子坐在一张八仙桌的旁边。

赵定山也不在意,找根凳子坐在八仙桌另一侧。

李子峰转身沏茶,倒了两次水,第三回水正式泡茶。

那这两个杯子倒上茶水,端着一起放在两位前辈身前的八仙桌上。

“晚辈不懂茶道,若茶水不好,请两位前辈见谅。”李子峰恭敬的说道。

于老汉喝了一口,点了点头,不说话。

赵长老茗一口,说道:“小子,你确实不会泡茶,不过茶水尚可。”

“两位前辈到晚辈梧庭居,可有何事用着晚辈,晚辈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子峰言道。

“本座先前以言明,欲收你为关门弟子!”

“本长老受大长老之托,来此收你为大长老弟子!”

“这…….”让李子峰犯难。

于老汉心里暗道:“严闵那老家伙怎么看上这小子,我是得到试剑报信即可前来。”

赵定山亦想着:“于老汉长年居于虞山竹林,如何知晓这小子,定是试剑那货。”

两位前辈亦不说话,就看李子峰如何抉择。

忽然一女子从门外看到李子峰房门倒地,抽出手中长剑,气势汹汹进来,看到坐在八仙桌旁边两位前辈,收敛气势,面上不露神色,轻言道:“月魅见过两位前辈。”

“女娃不错,丁长老近来如何?”赵定山言道。

“家师闭关,晚辈亦不知,待家师出关晚辈定转达前辈之言。”月魅谨慎道。

于老汉点了点头,转向李子峰。

“师姐进来可好!”李子峰赶紧抓住月魅进来空挡,望两神仙放过自己。

“师弟这白天为何冒汗!哪里不舒服吗?让师姐瞧瞧!”月魅这话说得赵定山和于老汉略显囧像。

“师弟没有不舒服,只是两位前辈欲收师弟为弟子,让师弟不知该如何?”李子峰面露难色。

“师弟,这简单,你让两位前辈同时拿出诚意,谁拿出诚意十足,就选谁?”月魅的话让两位前辈一喜,可随即明白,面不改色的心里直呼,这女娃太损了。

“还是师姐想得周到。”李子峰顺势而下。

两位前辈听到李子峰如此说,心里难过,这祖宗也不省心。

赵定山想到受大长老之托,随即取出玉瓶放在八仙桌上。

于老汉亦不落后,只见金色瓶子现身八仙桌之上。

“那请赵长老先说此为何物?”

“此乃本座在一处遗迹中寻得,玉瓶里装着三颗丹药,闻其香心旷神怡,本座亦不知是何种丹药。”

“老夫瓶子里装的一滴蛟龙精血。”听闻于老汉拿出蛟龙精血,赵定山震惊,这于老汉真下血本,苦着脸祈求李子峰看上那未知丹药。

“师姐!”李子峰看着月魅询问。

月魅在其耳边低语。

“啊!这……这……”李子峰惊讶地看着月魅,说话都不顺畅。

月魅对其点了点头。

李子峰心里忐忑地来到八仙桌前,看向两位前辈,再看着两个瓶子,嘴上欲言又止。

同时伸出双手,一抓把两个瓶子握在手上,张口结舌说道:“晚辈…….晚辈谢过两位前辈!见过于师傅,赵长老请代晚辈谢过大长老师傅。”李子峰大气不敢出。

两老嘴角一抽,心里在滴血。

于老汉起身眼神锐利看向月魅,面和心平笑道:“丫头真有眼光。”随即丢出一个玉瓶给月魅,走出梧庭居。

赵定山看着于老汉已出,随即沉声道:“丁老怪找了个好徒儿。”丢出一枚丹药,头也不回走了。

“师姐!”李子峰看向月魅,感觉此事很不妥当。

“没事!两位前辈已经应下了。”听到月魅如此说,李子峰松了一口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59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