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循环!全员觉醒手撕剧情(黎夏靳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黎夏靳南)重复循环!全员觉醒手撕剧情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黎夏靳南)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重复循环!全员觉醒手撕剧情》,这是“南方芝麻胡”写的,人物黎夏靳南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她识趣的也没有再多问,四目相对之后,江暮蘅率先开口:“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黎夏这一次没有再拒绝:“好。”泊车员很快就将江暮蘅的车开过来,江暮蘅上车之后看着黎夏:“你去哪?”黎夏下意识的不想要回别墅,她想了想说了市中心的一套公寓的位置,那是她的亲生父母留给她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江暮蘅若有所思的…

主角黎夏靳南的现代言情小说《重复循环!全员觉醒手撕剧情》,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南方芝麻胡”,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她识趣的也没有再多问,四目相对之后,江暮蘅率先开口:“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黎夏这一次没有再拒绝:“好。”泊车员很快就将江暮蘅的车开过来,江暮蘅上车之后看着黎夏:“你去哪?”黎夏下意识的不想要回别墅,她想了想说了市中心的一套公寓的位置,那是她的亲生父母留给她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江暮蘅若有所思的…

第6章 黎小姐和一位先生一起离开了 试读章节

命?

这个字明明很简单,但是却让黎夏恍惚了一瞬。

她静静的看着江暮蘅,就像是要看破他眼底藏着的没有说的话到底是什么,但是显然,她看不清,好半晌她才开口:“我不信。”

江暮蘅定定的看着黎夏,片刻他笑起来,这一次的笑不是之前假装的笑,也不是提到竺白梦的时候温柔的笑,就是最简单的因为高兴的笑:“真巧,我也不信。”

黎夏定定的看着江暮蘅,总觉得对方一定是知道什么,但是他藏着掖着不会告诉她。

她识趣的也没有再多问,四目相对之后,江暮蘅率先开口:“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黎夏这一次没有再拒绝:“好。”

泊车员很快就将江暮蘅的车开过来,江暮蘅上车之后看着黎夏:“你去哪?”

黎夏下意识的不想要回别墅,她想了想说了市中心的一套公寓的位置,那是她的亲生父母留给她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

江暮蘅若有所思的点头,发动车子离开。

两人一时无话,车里很是安静,黎夏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她的手机钱包以及外套都在靳南的车上,也不知道靳南在离开之后有没有想到过她。

或许没有吧,毕竟他身边还有一个人需要照顾,估计没有时间想她。

“黎夏!”

黎夏回神,她回头看着江暮蘅,脸上有一瞬间的茫然:“怎么了?”

“到了,你在想什么?我叫你好一会儿你都没有反应。”

黎夏眨了眨眼睛,她看了一眼外面,是公寓楼下,黎夏偏头对着江暮蘅礼貌性的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事情,谢谢你送我回来。”

说完之后她打开车门下车,江暮蘅看着她头也不回的样子突然想到什么,他打开车门叫住黎夏:“黎夏。”

黎夏听到声音回头:“还有事吗?”

江暮蘅没有上前,他看着黎夏眼里带着防备的样子笑了笑:“别紧张,只是突然想到一点事情。”

黎夏看着江暮蘅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开口:“什么?”

江暮蘅看着黎夏,他脸上的表情很认真,比刚刚说任何话的样子都要认真:“黎夏,如果有一天你信命了,我们俩就凑合着一起过吧。”

不要再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了,不会影响什么结果的。

黎夏看着江暮蘅的样子忍不住皱眉,他总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人觉得烦躁:“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感觉我们以后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说完他摆了摆手:“我先走了,再见。”

黎夏看着车离开的样子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喜欢竺白梦吗?

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

她并不觉得是她个人魅力放光芒,第一次见面就让她对她上心。

这个江暮蘅,他不会是觉得只要她和他在一起,这样竺白梦就能和靳南在一起了吧。

这算什么,因为喜欢竺白梦,所以愿意为她放弃所有?

她看着车离开的方向扯了扯嘴角,只是,她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想起她离开的时候说的话。

【如果有一天你信命了,我们俩就凑合着一起过吧。】

他不是说不信命吗?

黎夏总觉得离真相很近,但是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看不分明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是答案就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总是差一点。

她回头朝着公寓的方向走,天色有些晚了,公寓的电梯里就她一个人,她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脑子里下意识的回忆起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江暮蘅和竺白梦是什么关系?真的只是喜欢这么简单吗?

还是说,他和她一样脑子里也会出现这样像是预告的画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今天对她的打量和试探就能够解释了。

电梯门打开,黎夏按下密码锁进门之后将高跟鞋随意脱下,随后她光着脚走到沙发上躺下。

她想到江暮蘅说的关于男女主的话,想到他说的不管发生什么,兜兜转转男女主都会在一起,想到今天脑子里出现的画面以及最后靳南抱着竺白梦离开……

他是什么意思呢?

他是说,靳南和竺白梦是男女主,不管他们身边现在陪伴着什么人,未来他们俩还是会突破重重在一起是吗?

黎夏在一起的想到了自己的梦,婚礼当天靳南因为一通电话丢下她离开,想到这她似乎又想起了梦里的感觉,一时之间只觉得窒息。

她靠在沙发上缓缓闭上眼睛,她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一切都只是巧合,就像是会场靳南合作伙伴说的那样,只是因为竺白梦在这边没有什么熟人,加上他们最近有合作……

她想,靳南白天的时候才说过,他没有后悔,他从来不会骗她的。

可是也只是没有后悔而已,他不喜欢她。

黎夏缓缓睁开眼睛,头顶的灯光有些晃眼睛,她微微闭眼,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眼角滑落,她没有在意,只是撑着起身到了洗手间,太久没有来这里了,花洒打开的一瞬间冷水淋湿她全身,身体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但是她却感觉大脑清醒了许多。

她没有在意身上价值不菲的礼服,克制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慢慢的,水温开始变热,她缓缓睁开眼睛,抬手抹了抹眼睛让自己的视野变得清晰。

她的眼神变得坚定了很多,她说过,她不信命。

她不相信所谓什么的命中注定,相比这些,她还是更相信人定胜天!

不管江暮蘅今天是什么意思,她也不想去猜竺白梦和靳南之间……总之,靳南是她的未婚夫,他以前那么喜欢她的,她不相信现在一点都不喜欢。

靳南……他是她从小就喜欢的人,他们认识二十多年,在一起五年,她更加相信他们之间旁人是插不进去的。

黎夏微微垂眸看见了被水打湿之后皱皱巴巴的礼服,她面无表情的脱下,卸妆,洗漱,穿上浴袍出门。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她才想起这个公寓虽然平时一直都有打扫,但是她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住了,这里没有她的电子设备。

她走到落地窗前,躺在懒人椅上的瞬间她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里面的她歇斯底里的问靳南他和竺白梦到底是什么关系,用尽她所有恶毒的话去咒骂竺白梦,恨不得她去死……

这一长串的画面让她忍不住皱眉,这些事情她没有做过,但是这些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脑子里的画面还是很容易影响她的心情,让她非常膈应。

她看着窗外的灯火通明,即便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去想,靳南他现在在做什么?他有没有发现他把她丢下了?有没有去找过她?有没有担心过她?

黎夏靠在躺椅上一时觉得有些冷,更多的是累,不仅是身体,她不想动弹,也懒得起身回房间,意识模糊之际她将一边的抱枕被打开,将小毯子盖上之后她缓缓的闭上眼睛。

或许睡一觉起来什么都会变好的。

她这样想。

……

靳南原本看着黎夏离开的时候是有些担忧的,他一边和其他的老总说着话,余光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只是没有多久,他听到了另外一边尖叫的声音,隐约听到了一个名字,他微微皱眉,没有多想还是上前。

宴会举办方的问题,没有注意让私生饭混了进来。

竺白梦看见靳南的时候下意识的上前,那是一副完全信任的样子,靳南微微皱眉,不知道是看到了她的伤还是其他,他也没有多想,伸手将人打横抱起直接带着她离开。

开车的时候靳南脑子里闪过什么,但是他脑子里又像是有什么在督促他,容不得他多想。

他微微抿嘴,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开车离开。

一路上靳南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如果说平时他只是冷淡,那么现在就有一种拒人之外的感觉,竺白梦看他的样子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但是没敢插嘴。

一路无话到了医院,医生将玻璃渣拔出之后给竺白梦包扎好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结束之后靳南抱着竺白梦出来的时候在医院的走廊上停住,他看了一眼周围,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

竺白梦想了想这才试探着开口:“靳南,你带我走了,你的女伴怎么办?我刚刚在车上看到了她的包和外套,留她一个人在会场没有关系吗?”

靳南一瞬间回神,他看了一眼竺白梦整个人似乎愣住,半晌他才开口:“没事,我送你回去吧。”

竺白梦看着靳南,她是演员,当初为了能够更好的理解角色,她甚至去学过一点心理学,她演过很多角色,自认为对于情绪的感知已经很厉害,但是就在刚刚,她看不懂靳南在想什么。

她看着靳南,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一句肯定的回答:“好。”

天色已经很晚了,靳南抱着竺白梦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人,将人放在副驾上的时候靳南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快到零点了,他站在车外面给自己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挂断之后他低头看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他将手机放进了口袋,只是在过程中不动声色地将手机的音量往上调了调,随后他回到了驾驶座。

竺白梦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刚刚离开的匆忙,她的所有的东西都在助理那里,他们看到她被靳南带走应该会直接回去。

她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在离开之前看到的那个人,但是很快她回神,她偏头看着靳南,主动的找起话题:“对了,靳南,今天要谢谢你。”

靳南开着车,闻言只是应了一声。

竺白梦继续说着话,靳南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

靳南将竺白梦送到楼下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等着的团队。

“靳先生,今天真是谢谢您了,您看,梦梦腿受伤了,你能不能送佛送到西,帮忙把梦梦送到家里啊。”

靳南瞟了一眼说话的助理,随后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竺白梦,他微微垂眸什么都没说,将人抱起来之后看了一眼对方,助理小跑着在前面带路。

靳南将人送到之后没有久留,从竺白梦的家里出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意的滑动两下却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他回到车上之后拿出一根烟点燃,烟雾缭绕的瞬间手机响起,靳南看了一眼,是司机打来的,他下意识的将烟灭掉接通了电话:

“靳先生……”

“接到人了吗?”

“靳先生,他们说黎小姐和一位先生一起离开了……”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4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