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思千千晚全文(玉千晚楚思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所思千千晚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所思千千晚)

小说叫做《所思千千晚》是“一念鹿鸣”的小说。内容精选:三人脸色一喜,一阵风似的冲了上去,大部分的火力都被前方的援军吸引,再加上他们也是恢复了战力,这打起来就舒服多了玉千晚捡起地上的一把剑就扔了出去,三人便如同发射的弓箭般一同飞射出去不久大部分的敌军已经被清扫得差不多了,很快两边就杀出了一条血路,玉千晚他们也成功的与援军汇合,只是没想到援军的领将居然是玉千晚的父亲——玉尚希!“……爹!”玉千晚在看到玉尚希的第一眼就忍不住惊呼常年在边境驻守的父亲怎…

书名叫做《所思千千晚》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一念鹿鸣”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玉千晚楚思阡,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坐吧。”楚思阡淡淡的开口。楚思阡和玉千晚并排坐在一起,而那迎接他们的男人就坐在对面,他时不时往玉千晚那儿瞟两眼,显得有些欲言又止的。就着火光,玉千晚这才看得清男人的容貌,看着二十来岁好像与楚思阡差不多大,一身墨蓝掺白的衣服,长得斯斯文文的,脸上和衣服上的血迹就显得有些违和,他怎么看都像是不会打架的…

第2章 思我呀 试读章节

玉千晚笑着说:“思阡思阡,不就是思我吗?”

楚思阡愣了愣,反应过来笑了笑,这小孩真有意思。

一路上再没遇到什么,走了不久就见到了不远处有一个亮着灯的小木屋,当他们走的近些时,屋内的人也像是有了感应跑了出来,看见楚思阡就迎了上来:“公子!”

“进屋再说。”

把他们迎进屋内,屋内已经燃起了火堆,一进去就感到了与屋外相背的暖和。楚思阡将玉千晚在火堆旁放下。

“坐吧。”楚思阡淡淡的开口。

楚思阡和玉千晚并排坐在一起,而那迎接他们的男人就坐在对面,他时不时往玉千晚那儿瞟两眼,显得有些欲言又止的。

就着火光,玉千晚这才看得清男人的容貌,看着二十来岁好像与楚思阡差不多大,一身墨蓝掺白的衣服,长得斯斯文文的,脸上和衣服上的血迹就显得有些违和,他怎么看都像是不会打架的人。

楚思阡貌似也注意到了他身上的血迹,皱起眉,开口:“受伤了?”

男人看了看身上的血,哂笑道:“没事,都是别人的,我只受了点皮外伤。”

楚思阡点点头,皱起的眉这才趋于平缓。气氛又重回尴尬。

“思我啊思我啊。”玉千晚扯了扯楚思阡的广袖,“你们认识啊?”

楚思阡看向她,想了想点了点头:“嗯,我的侍卫,他叫鹤隐。”

玉千晚点头,对着鹤隐咧了咧嘴笑道:“你好,我叫玉千晚。”

古代一些有钱人都会给自己招一些侍卫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瞅着楚思阡的气质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只是……她又朝鹤隐看了两眼。

这个侍卫未免有点太出众了吧!不知道的都以为是俩少爷出门。

“你们还有其他人吗?都没找到?”这句话她是对着鹤隐说的。

鹤隐看了眼楚思阡,见他点头,这才笑着点头,说:“是,我们的人都走散了,遇到了也都已经……”说到这里他哽了哽,像是莫大的悲伤袭来,很快又整理好情绪,“都已经救不回来了,有一些人还没有找到……少爷……”他又看向楚思阡。

楚思阡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薄唇紧抿,浑身充斥着危险的气息。此刻鹤隐也是一句话不敢说,生怕惹恼了主子。

玉千晚也明白这种感受,和自己出生入死那么久早就当做家人了的兄弟就这么说没了就没了,心里肯定不好受。

她又扯了扯楚思阡的袖子,鹤隐倒是被她这一举动吓的浑身一激灵,他心想:这小姑娘怎么回事?没见主子正气头上呢吗?你这是干啥呀?你自己惹恼了了主子就算了可别连累上我啊!

就在鹤隐以为主子要发火的时候,楚思阡却回过神来,看见身边的小孩儿,把那股危险的气息收了回去,苦笑道:“吓到你了?”

玉千晚摇摇头:“没有。”

楚思阡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辉,有敏锐,有细致,让人几乎觉得她有妖法,像个能摄魂夺魄的无底洞,谁碰上谁就会掉下去。

鹤隐被两人的操作整的一愣一愣的,主子居然没有发火?小姑娘居然还能活着?两个人居然在对视?

“你的眼睛……”

玉千晚的眼睛很特别,任谁见到都会觉得奇怪和一种妖异的美。因为玉千晚从小都是被泡在药罐子里,就是字面意思的药罐子,她每日 泡的都是不同的毒,毒素侵入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导致玉千晚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异,她的眼睛因此变得与常人不同,一只是透蓝色,一只是透绿色的。

或许是因为穿越到这具身体上,还没有完全契合,现在的眼睛是墨绿色和墨蓝色的。所以在此之前楚思阡都没有仔细看就没有发现。

玉千晚笑了起来,脸上神情天真,往前凑了凑在火光的映衬下就显得有些妖艳,:“怎么了 ?”

此刻楚思阡的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想法,她的眼睛与人不同,刚才在山里拉着她的手的时候她的手没有丝毫温度,本以为是天气太冷了,可背她的时候两人靠的极近,却也觉得她冷的厉害,现在想来,那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的体温!

突然玉千晚只感觉脖颈间有一个冰冰凉的硬物。

“你到底是谁?”楚思阡的语气几近冰寒,浑身杀意显现,简直与刚见面时判若两人。

察觉不对的鹤隐也悄悄握紧了自己的佩剑,但凡有什么不对他便毫不犹豫的将玉千晚击杀。

玉千晚只是笑着,对两人的敌意不为所动。

楚思阡手中的匕首又用力了几分,在玉千晚惨白惨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温热的血从刀刃口缓缓流出,楚思阡愣了愣,看向玉千晚。

玉千晚眼中带笑,缓缓的道:“怎么样?”

楚思阡皱着眉往玉千晚的脖颈处又看了看:“你是……活人?”

玉千晚听到他的话,虽然心里已经想到了,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她还是“噗嗤”一下乐了出来:“不然呢?你以为我是什么?你看,我可是会流血。”她 指了指自己颈间还被楚思阡的匕首抵住的地方,“我还有体温呢,你摸摸?”她把手伸了出去。

楚思阡狐疑的伸手搭上玉千晚伸出的手,确实有温度,但是很低。

“你……”楚思阡似是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向鹤隐投去一个眼神,示意他没事。

鹤隐松开了手中的佩剑,可对玉千晚还是留了个心眼。

楚思阡也放下了匕首,扔给她了一张手帕:“说吧,你一个小姑娘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我可不信你说的迷路了,你自己来这雪山上迷路了?”

玉千晚接过手帕,擦了擦脖颈的血迹:“嗯,我不是自己来的,我是被丢在山上的。”

“被丢的?”楚思阡诧异,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个理由。

“是啊,怎么?意外么?”玉千晚朝楚思阡笑了笑,“没办法,家里总有一些不知好歹吃里扒外养不熟的白眼狼。”玉千晚好似在说一件无关自己的事,最后还轻蔑的笑了笑。

这笑在鹤隐的眼里可就是自嘲的笑了,他甚至还有些同情这个玉小姐了。

“那玉小姐,您接下来要去哪?回去吗?”鹤隐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嗯……”玉千晚用食指轻敲着自己的唇瓣,思考的模样,“那要不我跟着你们?”她突然看着鹤隐和楚思阡的眼睛里都冒着星星。

鹤隐:“……”这我可不敢决定。

见鹤隐不说话她又看向楚思阡。

楚思阡:“……”怎么有一种被当做猎物盯着的感觉。

“思我呀,你看啊我都被他们扔出来了,我要回去他们一定也是不欢迎我的是不是?”两滴泪珠在玉千晚的眼眶里打转,“你是我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了,你还救了我,那你就好人做到底呗。”玉千晚这是干上了道德绑架的买卖。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6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