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破烂的路上越走越远(许拟余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拟余聖)我在收破烂的路上越走越远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在收破烂的路上越走越远)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我在收破烂的路上越走越远》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煎饼鸡蛋”大大创作,许拟余聖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我..我想出门找份工作,帮我哥分担一些压力..我已经17岁了,在我们族类里算,已经成年了”“我在百年左右之前也遇到过类似你族类的妖精,和她交谈的时候她有提到过,她的族人寿限一般在200岁,17岁才算幼崽,怎么到你这里就算成年了”昙华伸手示意苏子叶到她手心里,后者在昙华手掌心转了一圈看向前方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昙华开始迈步往楼里走“我父母曾经告诉过我,到了他们这代,能活到80岁便已经算是不错…

现代言情小说《我在收破烂的路上越走越远》是由作者“煎饼鸡蛋”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许拟余聖,其中内容精彩片段:”昙华捧着她站在她家门口,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苏子叶的脑袋和下巴,然后抬手敲了敲门。耐心等了一会,门被一个身穿灰色T恤,脸色有点苍白的清秀男生打开了。他在看到昙华愣了愣,然后视线向下看到她手里的守宫,脸色瞬间变了。“哥…”苏子叶在他的视线下不安地动了动“咳…怎么回事!?你不是应该在自己屋子里吗?先进来…

第4章 都市花妖的卖花之旅04 试读章节

“我..我想出门找份工作,帮我哥分担一些压力..我已经17岁了,在我们族类里算,已经成年了。”

“我在百年左右之前也遇到过类似你族类的妖精,和她交谈的时候她有提到过,她的族人寿限一般在200岁,17岁才算幼崽,怎么到你这里就算成年了。”

昙华伸手示意苏子叶到她手心里,后者在昙华手掌心转了一圈看向前方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昙华开始迈步往楼里走

“我父母曾经告诉过我,到了他们这代,能活到80岁便已经算是不错了,许多庞大的族群都在一点点消失,而且我们妖族的本领都在逐渐退化,我族族人……的尾巴已经失去了再生能力,受到创伤再不能恢复,今天..今天我的尾巴差点就没有了。”

“到了。”

昙华捧着她站在她家门口,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苏子叶的脑袋和下巴,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耐心等了一会,门被一个身穿灰色T恤,脸色有点苍白的清秀男生打开了。他在看到昙华愣了愣,然后视线向下看到她手里的守宫,脸色瞬间变了。

“哥…”苏子叶在他的视线下不安地动了动

“咳…怎么回事!?你不是应该在自己屋子里吗?先进来再说。”苏子州皱着眉头咳了两声,说着一边让开身子,让昙华进了屋子。

入目是生活气息很浓郁的客厅,沙发上面摆了几个很有少女心的抱枕,右侧还有一个用来装零食的小推车,客厅和餐桌中间摆放了一个镂空的木质隔断将空间略微隔开,隔断上摆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像是收集的古玩。

最右上的架子里摆了一个颜色艳丽的花瓶,旁边放着一个小盒子,离得有些远,盒子上的标志恍惚有些眼熟,想不起来便没再看。

看摆设感觉生活条件还不错,看起来苏子叶的哥哥工作还行,至少比自己家有活人气息一点,昙华自觉地走到客厅沙发坐下,然后将苏子叶放在自己左侧,等她自己和她哥哥交涉。

“哥,这是我的一个前辈朋友,昙华,是只花妖,今天我出门给你买了药,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她,我没事,就是第一次出去迷路啦,妖力用掉了一大半,不能维持人形啦,所以就拜托她送我回家了,多亏了昙华前辈。”

苏子叶又往前面爬了一点,到了沙发边缘,在自己家里好像终于活泼了一点。

苏子州在自家妹妹说话间隙隐晦的打量了她,昙华依旧丝毫没有收敛气息,坐在沙发上仔细观察屋子环境,好像并没有在听兄妹俩说话,苏子州抿嘴带着一点笑意开口

“您好,今天真的谢谢您送小叶回家了,家里有点乱没怎么打扫,我是苏子州,您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可以联系我,我会尽量帮忙的。”

看这个样子对方不太像缺钱花的,只能欠对方一个人情了。

昙华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站着的苏子州,浅灰色T恤黑短裤,头发有点乱,瞳孔仔细看整体偏浅褐色一点,整个人透着不太健康的白,可能是生病的缘故,个子不算很高,看上去…嗯…有点不太能打的样子。

不是说28岁吗,怎么看上去像个高中生,不过,居然有点被戳到一点诶…

“对啊,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吧前辈,以后方便联系呀。”苏子叶扭头看向她

感受到昙华视线转走的苏子州低头抿了抿唇,转身去给昙华倒水

“好啊,不过你现在不是掏不出来手机吗”看着苏子叶歪着小脑袋的样子,迅速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和下巴

然后挥手间白芒闪过,沙发就被恢复成人形的苏子叶压下去了一角。

“哇……前辈你好厉害啊。”

“咳咳……家里目前没有冷泡茶了,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也没有出去买些饮品,我听说植物系妖精都不喜欢喝热的,所以只能委屈您喝些白开水了。”

刚把水端过来的苏子州看到这一幕,把水放在了昙华面前,昙华摆摆手

“没关系,我正好最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我在山清路开了一家花店,总是找不到心仪的店员,或许你可以帮我参谋参谋?”

苏子州用眼神示意妹妹安静一点后,坐到了沙发另一头,听到昙华的话再瞟了一眼昙华身边认真听的自家妹妹,手指摩挲了一下沙发垫的角,刚要开口

“啊我忘了说要求了,店员的要求呢,首先对方要是一只小妖精,其次只要心灵手巧又可爱的女生,最后,要我看的顺眼就行。工资待遇后续可以详谈,没有保险,因为那东西我也没有,不过我拿自己担保工伤的话我会全权负责,还有员工宿舍可以住。”

苏子州嘴角抽了抽,“我可以帮前辈找一找,不过目前妖族数量本就锐减,愿意出来工作的也少,还希望前辈不要抱太大希望。”

苏子叶听了他哥的话,扯了扯昙华的一小块衣袖,“前辈,你看我可以吗?”

就等你这句话呢。

“当然了。”还没等脸色一变想要说话的苏小州开口,昙华迅速表了态。

“子叶,不要乱说。你长时间住在家里没有出过门,不会适应在外面的工作的,万一耽误人家工作怎么办。”

苏子叶是想了很久终于才决定出门找工作的,她早就做好了哥哥不同意的准备。昙华这份工作可谓是正中她下怀,来的刚好,自然不能放过,所以她准备对他的任何说辞保持沉默状态,只是看了看身边的昙华

昙华端起水杯抿了两口,“我觉得子叶的学习能力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她一直说很想找个工作为你分担压力,你可以让她尝试一下。”

“好了,这件事……咳咳……等我病好了再说吧,我有点不太舒服…咳就先不招待前辈了,我送前辈出去吧。”苏子州立刻摸了摸胸口,颤颤巍巍地站起来送客,苏子叶立马站起来担心地往他这边走了过去。

唉,被棒打鸳鸯咯,找个打工人不易啊

昙华施施然站起身,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身体不舒服的话就不用送我了,我一个前辈还怕找不到路不成,走了。”

“前辈再见。”苏子叶有点抱歉地向她弯了弯腰,得到昙华的挥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走出楼口一段距离之后,她又回头看了一眼45号楼,然后转身离开。

天色还早,她准备回花店继续营业,按照原来的剧情来说,这几天就是傅历与捉妖大师相遇的剧情了,她要早点做准备。

下午快两点的时候昙华到达花店,刚坐下没多久,一个快递员就端着一个箱子走进来,

“你好,请问你是昙小姐吗?有一份她的快递需要签收一下。”

“我是,放在这里就好。”昙华签收快递后瞟了一眼寄件人的信息,是从一个没见过的地址寄过来的,想了想位置,大概是在离市中心比较近的地方,寄件人名叫辛程云。

打开快递盒子,里面是特殊组织给昙华发放的一些东西,包括没有办完的人类用证件,还有厚厚的一本成员守则,一个求救信号发射器,一些小道具和药丸,最后还有一封手写信。

信里用极其规整的字体洋洋洒洒写了千字左右,大概内容是欢迎你的到来,我们会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然后发了一叠好人卡,噢好妖卡给昙华,从外貌品行到行事作风夸了个遍,我局历史非常悠久,成员非常能干吧啦吧啦,然后提出中心思想,最近有些组织内的成员受到了不明妖精的袭击,希望昙华能提供帮助,如果能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从组织借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还有一笔丰厚奖金,当然作为品行端正的好妖,肯定是不注重身外好之物的,但是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最后一行附带了联系方式,印了一个略像S形状的标志,落款是,S市民间纠纷调节观察局局长,辛程云。

仔细看完信后,昙华又翻了翻盒子里的其他东西,小药丸是疗伤的,打开瓶盖便飘出一缕清香,看来是同属植物系的妖精做的,做的比她做的好多了,是好东西,求救信号发射器她根本没看,觉得自己用不到这个东西,小伤死不了,重伤活不了。

然后又粗略的翻了一下成员守则,她以为翻开第一页就会有用标红加粗的几个大字写着

“禁止妖精与人类相恋!”

结果这种能被作者拿来做文章的守则,竟然没有。排在靠前面的守则就是不可无故暴露妖精身份,不能用妖力伤害人类诸如此类。

往后粗略翻了翻,发现了一条,“人类与妖精或妖精与妖精相恋须要双方到观察局办理结婚和离婚等相关业务,办理业务的条件详情请见本册p99和p88。”

昙华嘴角抽了抽,你这观察局,还真的什么都管啊。

翻到99页,页面被一条红线分割成两部分,一边是人妖相恋,密密麻麻的小黑字快要把左半边占满,右边妖妖相恋只是简简单单又符合常理的三条,本来怀揣着一点看热闹的好奇心,在看到左边的时候一下被铺面而来的字给浇熄了,恰好有客人进来,所以粗略地看了看前两行,

“…愿意完成以下条件的,人妖双方可以签署结婚协议:1.妖精一方须自愿放弃妖精身份和力量,在人类一方的观看下进行并完成妖力禁锢仪式。”

起身接待顾客时,最后一眼瞟到了红线下方偏左的一句稍稍加粗的小黑字,其实是比较明显的,不过因为字体一样又从左边开始写起,所以刚刚没有注意到,顿了一下看清楚下面写的是:“婚后违反我局上述婚姻协议的,会由我司工作人员出手进行干预。”

傅历因为昨天晚上诡异的梦一直心神不宁,直到中午休息时间秘书汇报时提到了何洁洁,傅氏最近合作的公司老板在饭局上提到有位能人异士很有本领,在他们那群人口中传的十分神奇,说是既能解梦占卜,又能治病救人,所以秘书以自己想去占卜为理由,索要了联系方式和住所,问傅历要不要去试一试。

“云来科技的王总说调查过那个人的资料,是一个突然继承祖上传承的道士。”秘书还递给了傅历一份资料

傅历仔细看完,虽然还是有所怀疑,但还是把资料递回去,开口和秘书说

“你去帮我约在后天下午吧,我去看看,这件事先不用声张。”

秘书走后傅历拿出手机回何洁洁十几分钟前发给他的消息

【谁不爱运动:吃午饭了吗?到午饭时间啦,探头探脑.jpg】

【傅历:刚吃完没多久。】

那边秒回

【谁不爱运动:昨天商场我收到的花我记得一直是你帮我拿着的,最后好像忘在你车里面了,还挺好看的,比我之前在花店买的香很多呢】

【傅历:抱歉,我昨天忘在车里了,今天上班的时候已经蔫了,晚上我去找你赔罪。】

【谁不爱运动:行吧,看在傅大总裁向我道歉的份上。转圈圈.jpg】

昙华这边有空闲的时候都在扣手机,和苏子叶嘀嘀咕咕,苏子叶的话在手机上格外的多,巴不得把自己家底都抖出来,苏子州在他工作的地方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摔成了脑震荡,又着凉导致了发烧,所以整个人看上去比较虚弱。

还说了她本人对她花店这份工作的向往,在得知员工宿舍就是她的别墅,能和昙华一起住在别墅里的时候表达出了强烈的渴求,说他哥是老古板,仿佛和上午畏首畏尾的守宫不是同一只妖。

【叶子:我哥他还是不太同意让我去,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他同意的!】

【有钱花:倒也不用太勉强。】

昙华聊着聊着又打开了和宋清枝的聊天界面,用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话,到了下班时间就光速地滚回了家。

下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宋清枝今天提前回老宅的时候,皮皮听到声音跑出来蹲在大厅门口,推门进去的时候,狗子迅速回头向坐着的宋旬年跑了过去,汪汪叫了两声,然后挺着胸脯摇尾巴乖巧坐好。

“哈哈哈,清枝今天回了老宅,皮皮真的猜对了,喏喏,奖励你的。”宋旬年摸摸狗头,然后从旁边的零食袋里掏出一块零食扔给它。

宋清枝无奈地叹了口气,起步往书房走,打算先把带回来晚上需要处理的文件放上去再下来,路过昨天放花篮的桌子,扭头问了宋旬年

“昨天的花你让他们放在哪了?”

回来就净宝贝那花,没问我两句。

宋旬年哼唧两声,“扔了呗。”

宋清枝拽了拽领带,看他哼唧觉得有点好笑,“扔了就扔了吧,我放完东西换件衣服就下楼陪你去遛狗。”

宋旬年推了推皮皮正在偷拿零食的狗头,好像不经意的说“我让他们把花放书房了。”

宋清枝进了书房后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摆着的花瓶,其实昨天花篮中的花大部分都是白色粉色,宋旬年今天还特意扒拉了一个相配的粉色花瓶,放到木质家具偏多的书房里,一抹柔弱摇摆的粉是一片肃穆中唯一的柔色,看上去异常显眼。

宋清枝走到桌子旁把东西放好,伸出手拨了拨瓶儿里的花,端起花瓶犹豫了两秒,还是放回了原位。

此时傅历正站在一家花店中思考,今天要送何洁洁什么花才好,平时都是秘书帮他订花,今天晚上秘书有急事请假了,所以他现在有点拿不定主意。

他和何洁洁是家里定的婚事,也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之分,两个人有感情对这桩婚事自然是添彩,何洁洁好像很喜欢他,所以他平时也由着她,试着爱护她,不过他只知道她喜欢吃些什么,不喜欢运动之类的,忘了了解她喜欢什么花。

店员很热心的给了他推荐,他在就要决定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展示的一瓶低垂的白色花,感觉好像在哪看过,问了店员

“不好意思,请问这花叫什么?”

“没关系的先生,这花名叫雪滴花,也叫雪铃花、铃兰水仙,花语是新生和希望,您喜欢的话我可以帮您包成花束。”

新生和希望,倒也和她相配。

傅历抱着花接到何洁洁时,对方是有点吃惊的,看到他怀里的花开心地眯起眼睛。

“谢谢你的花,今天我们去哪里吃呢?”

“你之前不是说想吃一些家常菜吗,我找到了一家私厨,我们今天去试试……”

晚上回到家的何洁洁瘫在床上扭头看向已经插瓶放好的花束,掏出手机给自己的闺蜜回消息。

【谁不爱运动:所以今天又是忽悲忽喜的一天。瘫倒.jpg】

【我不爱运动:快说快说。】

【谁不爱运动:今天他来接我的时候亲自送了我一束花,我很开心,但是他不知道我喜欢什么花,我不太喜欢白色。】

【我不爱运动:啊?别多想呢,万一是今天花店只剩下这种花了呢。】

【谁不爱运动:晚上带我去吃了我想吃的家常菜,可是我说我想吃已经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你也带我去吃过了……吃饭的时候他把我不喜欢吃的菜往他那边挪了,但是又忘了我不能喝咖啡。】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8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