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捧上天宁且初谢楚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宁且初谢楚淮)宁且初谢楚淮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重生娇妻捧上天)

主角是宁且初谢楚淮的精选小说推荐小说《重生娇妻捧上天》,小说作者是“一本万利”,书中精彩内容是:“碰!”两人的体重直接压在留缝的大门上,一个没站稳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发出巨响宁且初在y国上学时总有人搞歧视,所以学过点防身术地下拍卖会不少人是商界有头有脸的大腕哪里见过这么豪放的入会方式以为进恐怖分子了,此时拍卖会一阵惊悚骚乱乱成了一团,不少人躲在角落,哀嚎着要离开她看都不看倒地的保镖一眼,直接跨过两人,径直与眼前的拍卖师对视拍卖台的男人淡定,约是四十来岁,一袭简单…

《重生娇妻捧上天》主角宁且初谢楚淮,是小说写手“一本万利”所写。精彩内容:宁且初看着网络漫天飞的绯闻和余姚娜楚楚可怜的自辩视频起了杀心,她放过那两个记者简直就是个愚蠢的决定。“少爷,外面来了位先生想要跟您谈合作。”福伯回来告知,彷佛她能解决一切:“是谢家少爷。”“谢潇?”宁且初一愣,前世可是她为了宁氏亲自求上门合作,她的印象里这位大少爷可是极为骄傲,而眼下谢潇罕见的亲自上…

第7章看你像冤大头 试读章节

只因,刚才宁且初那副笑容下,他的心好像被猫爪挠了似的,痒的不行。

那种感觉,谢楚淮很陌生。

宁且初看向落荒而逃的男人思考,好处?

用她哥身份出柜的好处?

这会的宁且初慵懒的倚在老板椅上,脸色阴沉的听着电话那头的汇报,一下下敲击桌面的声音,惹得办公室的人心一上一下跟随。

这已经是撤销投资的第三通电话,最大的投资商撤离让员工觉得宁氏已经病入膏肓,即使宁且初回来也无济于事。

宁且初看着网络漫天飞的绯闻和余姚娜楚楚可怜的自辩视频起了杀心,她放过那两个记者简直就是个愚蠢的决定。

“少爷,外面来了位先生想要跟您谈合作。”福伯回来告知,彷佛她能解决一切:“是谢家少爷。”

“谢潇?”宁且初一愣,前世可是她为了宁氏亲自求上门合作,她的印象里这位大少爷可是极为骄傲,而眼下谢潇罕见的亲自上门了,随即眼里闪过厌恶的情绪,冷漠道:“人呢?”

她很难不怀疑谢潇居心叵测。

男人白色马甲内搭了件黑色里衬,温柔的五官和善意的笑容让人如同沐浴春风,就是这么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人在上世拉了她一把,她就芳心暗许,甚至为了帮谢潇掌控谢家不惜将宁氏与谢家合并,舔着脸去拉投资还要受那些人的骚扰,当她信誓旦旦以为谢潇会掏心挖肺爱她,没没想到却换来了背叛和囚禁,而顾笙轻而易举取代了她的位置,顶着她所有的功劳享受所有人的称赞。

宁且初眼下恨不得将这狗男人暴打一顿,扯出一抹淡定的笑容问:“谢先生想要出资多少呢?”

“如果我没有记错,谢二爷眼下掌权谢氏。”她不留情面道:“而您投资问过谢二爷了?”

谢潇被问的一愣,那人不是说眼前人是个假货,压根是找来的草包,更别提所谓的经商策略,可眼下的咄咄逼人的模样让他诧异:“这仅仅是……个人投资。”

宁且初双眼一亮,敲着算盘压榨谢潇出糗,狡猾比了两根手指:“宁氏眼下需要这个数。”

谢潇没有了解宁氏眼下的困楚,大学那功夫全用在女人身上,可他没法见谢楚怀一步步夺走他的东西,他才是老爷子亲生的,随即放松自信道:“我还以为多大呢,不过区区两千万的事。”

他眼底浮起嘲笑,直觉那人说的没错,不过是两千万的事就让冒牌货乱阵脚了。

在他以为可以很快拿下宁且初的时候,却听见讽刺冷漠的逐客令:“福伯,送客。以后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公司带。”

宁且初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觉得前世眼瞎了,怎么会看上这种道貌岸然,厚颜无耻的傻渣男。

谢潇闻话如临耻辱,他从来没有收到这等侮辱,当即站了起来,脸上阴翳咬牙道:“宁少,小心祸从口出。”

“祸从口出?”宁且初犹如看了个笑话:“怎么,还想用谢老爷子压我?”

她别的不说,家里刚好有倚老卖老的老宝贝。

“看来谢老爷子将谢氏交给谢二爷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她直截了当的嘲讽道,前世她总以为谢潇拉不下投资是投资商的问题,如今看来是她高看了这个爹宝男了。

谢潇一听怒火上头,谢楚淮又是谢楚淮,他这辈子一定要夺回自己的东西将那个死瘸子踩在脚下,咬牙:“别说两千万,二十个亿我都能给你。”

宁且初一见鱼儿咬勾了,立即笑意盎然道:“看来谢总一点都不比谢二爷差,谢总委屈在执行长的位置真是屈才了。”

谢潇一听,火气下去了七七八八,对眼下见钱眼开的她更加鄙夷,不屑。

福伯越听越不对劲,总觉得宁且初不怀好意。

果然,宁且初淡淡开口:“我要不多,两个亿。”

“这事对谢总来说轻而易举,对吗?”她眨了眨真诚的眼睛,疾速道:“立刻通知下去,顾总成为宁氏的新合作伙伴伙伴了。”

她把路堵死,一点反悔的机会都不给留。

谢潇错愕才发现被坑了,那可是两亿啊,可看着宁且初惊喜的样子否认了想法,觉得冒牌货太蠢怎会想到设计他,掩下眼底的狠毒才道:“但是,我要宁氏百分之三的股份。”

宁且楚爽快的点头,接过合同意味深长道:“但是,顾总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投资,那就赔个三倍。”

谢潇心有成竹签下合同,彷佛股份就要到手了。

宁且初愉悦的将人送了出去,看谢潇的眼神简直像看冤大头,福伯几次想要提醒她收敛一下。

“少爷,股份的事需要………”福伯提醒,用股份换钱这事可划算不来,要是被董事会知道又有的闹了。

宁且初冷笑,她知道谢潇有几斤几两,肯定道:“不需要,非常期待谢总的允诺。”

话锋一转,她抬眸问:“福伯,请的人呢?”

几分钟后,刚在餐厅见过的两娱记按耐住内心的恐惧,笑对宁且初寒暄。

这两人半个钟前被骗过来谈合作,本以为是找到合作下家,结果……

“我长的很恐怖吗?”宁且初看着两人的牵强的笑容,对自己的容貌起了怀疑。

两娱记:“………”对你自己有点逼数!

“咳咳,不知道宁少找我们有什么事?”头发邋遢,鼻梁架了副眼镜的楼记客气道。

冲宁且初的凶劲,他发誓这几天可没有写任何关于宁氏的绯闻。

宁且初漫不经心的搅动咖啡,轻轻道:“二位从事娱记多年,看起来倒不像是出的现场没有上万也几千核心娱记啊。”

“哼,少狗眼看人低了,我师傅那可是业内资深…”话还未说完,年轻的徒弟就被楼记狠狠的踩了一脚。

这对面可是只狐狸,而且是会吃人的那种。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14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