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修仙纨绔叶炼若兰(叶炼若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绝品修仙纨绔全文免费阅读)叶炼若兰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绝品修仙纨绔)

小说《绝品修仙纨绔》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叶”,主要人物有叶炼若兰,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仙缘好理解,那就是和仙道的缘分,或者也可以说运气有的修仙者资质不错,可却运气不佳,仙路曲折,一不小心走火入魔,或者刚出道就被人斩杀,甚至还出过天灵根修仙者在结丹死被毒虫咬死的糗事可相反,有的修仙者资质平平,却仙缘极佳,出门走道踢到灵宝异物,上个厕所拣到上古秘典,掉到山崖下得遇惊天神兵,这些事都是有过的事实上,现在沧南大陆不少元婴期的老妖怪资质都是平淡无奇,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得到了不少仙缘,所以…

书名叫做《绝品修仙纨绔》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叶”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叶炼若兰,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根据卢俊所说,这些人要比下午的那些小混混厉害多了,都是真正的武功高强,特别是领头的执法堂堂主厉无达,早些年就是武林道上出名的角色,再配合其他几个高手,叶空想要一个人对付基本是不可能。其实本来叶空是想请百夫长柳长青带几个兄弟帮忙,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妥,叶浩然离家时叮嘱不要惹事,柳长青不一定肯去。就算柳长…

第24章 入门 试读章节

暴雨如瀑,铺天盖地。
叶空全身湿淋淋的回到小院,陈九娘就赶紧把干衣服干毛巾给送上,嘴里还唠叨着,“不是带伞的嘛,伞怎么不用?”
叶空回了一句,“送朋友了。”
接过衣服回到自己屋,脱了湿衣,五行灵气全身一运行,头发身体就全干了。
换上干净衣服,盘腿坐在床上,心里也在思索,该如何对付埋伏在卢家的高手。
根据卢俊所说,这些人要比下午的那些小混混厉害多了,都是真正的武功高强,特别是领头的执法堂堂主厉无达,早些年就是武林道上出名的角色,再配合其他几个高手,叶空想要一个人对付基本是不可能。
其实本来叶空是想请百夫长柳长青带几个兄弟帮忙,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妥,叶浩然离家时叮嘱不要惹事,柳长青不一定肯去。
就算柳长青去了,那自己就要在他和叶家亲兵面前暴露自己的符术,以后在叶家想要用符害个人,就会有人怀疑到自己。
该怎么办呢?
叶空决定还是去看看符咒大全里有什么可以帮上自己,又一次当意识进入灵台。
翻开那本金光灿灿的书,来回翻找,可目前有用的,貌似没几个。
“哎,对了!”叶空突然眼前一亮。
明目符,这个玩意就是专门治疗人生了眼疾,象卢俊的母亲的病正是适合,白内障嘛。
虽然没有找到有用的符,可给卢俊找了有用的符,叶空觉得不虚此行,把明目符的样式记下。
卢家兄弟为人不错,以后必是自己的得力手下,笼络要紧,叶空立即就下床点亮油灯,开始作明目符。
有了之前的经验,叶空并不急于在黄纸上制符,而是先用废纸练习了一会,等到手底下熟练了,这才拿起笔,饱沾丹砂,在黄纸条上画符。
右手持笔,笔随意走,叶空的手腕左摆又扭,笔尖如同刀锋,在黄纸上留下铁红的印迹。
其实这符胆上的符文跟汉字是有所联系的,根据书上说这是仙家的文字,但是和汉字还是有八分相似之处。
比如这明目符就是上边有个代表眼睛的图形,下边是一个类似汉字的“闭”,再下边就是三昧真火了。
叶空写着,心里突然想,这明目符应该是让人睁开眼睛,为什么是“闭”呢?为什么不是“睁”或者“开”呢?
明目符应该是让人睁眼视物,为何是一个闭呢?
制符之时,要求心念专一,叶空这一走神,就看见那张已经快要完工的明目符瞬间燃成了一团火焰,烧了个干净。
“开小差了。”叶空笑了笑,放下笔,又拿起刚才在废纸上做试验的符文,仔细端详。
“原来是这样!”
略一观察,叶空有了发现。
原来这“闭”的周围还有两撇,就好象“闭”字外边套了件风衣,而这两撇是从上边的眼睛状图形延伸下来的。
“那么这两撇的意思……就是解,或者是解除,它的目的就是解除这个闭的状态,对!”叶空眼睛猛地一亮。心里有些激动,他知道自己有些入门了。
“如果真是这样,制符时不用这两撇,又或者把闭换成开呢?……那明目符,不就成了瞎眼符?”
这些想法就如同一道闪电,把他的整个心神都照亮了,瞬间他明白了很多。
符咒术的开始只是按图画符,也就是临摹了,不过临摹地再相似,那也只能画出书册上已经有的符。
而现在他这一顿悟,就脱离了最初的启蒙状态,已经开始了解符文里字符和标志的含意,这就为他以后创作出书上没有的新符打下基础。
他接着又想道,“那么止血符呢?止痛符呢?如果也这样改变,那么不就成了流血不止符!疼痛加剧符!我靠!我真是太她妈伟大了!”
叶空一蹦三尺高,激动不已地开始埋头制作一张又一张的自制攻击符。
大雨下了一夜,天空慢慢地明亮起来,渐渐有了瑰丽的朝霞,等到朝霞被一轮金日震散,沧南大陆的一天又开始了。
“每天总是有不同的朝霞,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呀。”叶空站在扉门口,凝视天空的远方,接着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好吧,龙蛇帮,就让你成为我在沧南大陆的第一个成果吧。”
叶空今天很激动,没有理由不激动,他已经踏进了符咒术的大门,不但制出了符咒大全上有的符,还制出了书上没有记载的符。
虽然自制符的成功率更低,可是还是有成功的,说明他的领悟是正确可行的。
更让叶空欣喜的是,他经过雨中大量吸收的灵气,竟然又打开了符咒大全里新的一页,而这一页里的一种新符更会让他实力大增。
“娘,我去外边买点东西,再拿几两银子给我。”叶空把桌上制成的几张纸符塞进袖子,走出了门。
“又要银子?我还准备留着给你娶媳妇呢。”陈九娘嘀咕着,不过还是又给叶空拿来了十两银子。
“花钱换回来的媳妇靠不住。”叶空笑着,拿起银子就往外走。
“哎,你吃了早饭再出去。”陈九娘嚷道。
“我一会就回来,回来再吃。”声音中,叶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院门口。
他大早出门是去买黄纸的,昨夜写了那么久,百十张黄纸条全部用完,所以他早早的出门,去再买些黄纸。
为了晚上的战斗,他必须多备一点符咒。
他以为自己出门就算早了,可谁知还有更早的。叶空走到门口就看见胡婆婆的儿子叶海也走向门口,叶海身材高壮却生着一张小脸,看上去要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
不过可千万别小看他,他可是叶家这一代的真正高手,就算叶威都不是他对手。
虽然叶海只是一个下人家的儿子,可叶浩然对他还是非常重视,让他去南都城的衙门担任要职,所以就算叶家子弟也不会轻易惹他。
叶空一见叶海,立即把手缩进袖子,一手抓着自己新创作的瞎眼符,另一手捏着一张定神符,紧张地看着对方,随时准备战斗。
不过让叶空意外的是,叶海并没有找他麻烦,就跟不认识叶空似的,目不表情,从叶空身边擦肩而过。
“难道他转性子了?”叶空心里嘀咕着,这叶海不是善良之辈,平时胡婆婆跟人吵架,他都要打上门去,何况自己扇了胡婆婆两个大嘴巴呢?他至少应该对自己表示一下愤怒吧?
叶海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对着叶空笑了笑,然后翻身上马离去。
不对,这小子有问题。叶空已经从他的笑容中看到了怨毒、残忍,还有一丝兴灾乐祸。
难道他知道今天晚上有人会劫杀自己?叶空越想越有可能,官府和帮派勾结是哪个世界都会发生的,沧南大陆也不例外。
“官匪勾结,杀我这个为成年的孩子,你们还真没有小看我!”叶空冷笑一声往繁华街道走去。
时间匆匆,一晃就到了中午。
北城区是南都城的贫民窟,粉墙黛瓦在这里近乎绝迹,满眼都是坍塌崩坏的黄土墙黄土房,如同来到了荒废的小村,可这里没有荒废,个个破屋里都住着人呢。
来到这里,小街巷里行走的都是衣衫褴褛的人,不少都拿着破碗,也不知道是乞讨回来,还是自家吃饭所用。
卢家就在这里的一条小巷里,阳光下,一个穿着一袭白衫的少年,踩着干糙的黄土淡定从容地走了过来。
这就是叶空了,他本来是约好傍晚时过来的,可是他想想还是要提前见一下卢俊卢义兄弟。
贫民窟里住的人都很警觉,对于叶空这个衣衫整洁的新面孔,过往行人都投来警惕、冷漠的目光。
叶空本想先和人搭讪,打听个消息,可貌似没有找到好对象。
前边是口井,再过一个弯,就可以看见卢家的破旧大门了,叶空已经准备直接去卢家了,可是到了井边,他停下了脚步。
有个小女孩正在井边洗衣服,女孩和叶空年纪相仿,正蹲着井边费劲地搓洗衣服,她背对着叶空,看上去非常瘦小,她的穿着也很破旧,上身是一件很短的旧衣服,以至于她蹲着洗衣时,就把大块白玉般的肌肤露了出来。
“小妹妹,一个人洗衣服呀。”叶空满脸和善地走过去。
他倒不是动了什么色心,象他这样的混混,只对那些成熟女人感兴趣,这种发育不良,瘦得可以摸到骨头的小女孩根本不是他爱好的。
“你是谁?”小丫头乌溜溜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叶空。
连小孩都这么警惕。叶空并没有气馁,而是从口袋摸出块碎银子,然后蹲下说道,“小妹妹,洗衣服赚钱很累吧,哥哥只要你回答几个问题,这银子就是你的了。”
叶空人畜无害的笑容和碎银子起了作用,小女孩擦擦手,站起身,看得出她裤子也很不合身,一站起来,瘦瘦笔直的小腿都出来了。
“你问吧,别过来,就站那问。”小女孩后退了半步,她的警惕让叶空哭笑不得。
“小妹妹,不是什么重要的话,就是聊一会天而已,放心,我不会害你。”叶空笑道。
“我娘说了,有钱的人都是坏人,就知道欺负穷人为乐。”
“我不是有钱人。”
“那你动不动拿银子出来?没钱的人不会掏钱问路的。”
叶空无语,想不到自己居然成了有钱人,不过他还是很会伪装地,又笑道,“我娘也说了,咱家虽然穷,可出门还是要舍得花,穷家富路你懂嘛?所以我虽然大方,却不是有钱人,你看我一身衣衫都是粗布,并不是绫罗绸缎,其实说起来,我比你还穷呢,你充其量是穷人,而我……却是个穷鬼。”
小丫头忍俊不住,笑了出来,还别说,小丫头虽然瘦巴巴的,可脸蛋那可真漂亮,弯弯的眉,大大的眼,薄薄的小嘴唇下,还有一颗动人的美人痣。
小女孩信了叶空,说道,“小哥哥,你问吧,我不要银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1:47
下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