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苏昀臣陈安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昀臣陈安宇)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

小说《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昀臣陈安宇,文章原创作者为“岩潇”,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医务室左拐,在南楼,你这么点路也走不来吗?”他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良心陈安宇说:“不行啊同桌,我现在浑身疼”苏昀臣:“你就脚摔了,怎么可能浑身疼?”“啧,这你就不懂了,”他能感受到自己勾着苏昀臣脖子的手出了汗,“牵一发而动全身明不明白?不明白也没关系,跟我当同桌好处多了去了”看着苏昀臣把自己拉去医务室,大有否认的意思,他紧接着道:“不要否认我,你看,世界上就只有双重否定表示肯定的句子,但没…

《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是作者大大“岩潇”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苏昀臣陈安宇。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陈安宇不厌其烦地凑过来:“苏昀臣?”苏昀臣没说话,陈安宇说:“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你,那怎么叫?”他问:“小苏?”他又问:“昀臣?”他再问:“同桌?”他最后问:“苏昀臣~~”苏昀臣想吐,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自己窝到角落去了。陈安宇那双手指修长的手如同疯长的藤蔓一般缠上了他的肩膀,说道…

第4章 史上最厚脸皮的人 试读章节

还是他涉世太浅,不懂人情世故?

他知道一个九十度鞠躬是下台的礼貌,两个九十度鞠躬是道歉的诚恳,三个九十度鞠躬是葬礼上的礼仪,三十个则是没事找事皮痒。

但是跑来跑去羞涩笑着看一个人是什么意思?

他没再看自己是如何折服一个警察的,实际上就是没到年龄,当时打群架的一堆人都是大学的,他还高一,自己编了个听起来挺正常,实际上一堆漏洞的借口,警察就让他走了。

他还是没弄懂为什么陈安宇一上来就像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亲切的原因。

没等他弄懂,一个让人头疼欲裂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是叫……李长安吧,我同桌呢?”

李长安一时不知道得罪哪一个好,最后指了指苏昀臣:“你同桌在这里。”

陈安宇不厌其烦地凑过来:“苏昀臣?”

苏昀臣没说话,陈安宇说:“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你,那怎么叫?”

他问:“小苏?”

他又问:“昀臣?”

他再问:“同桌?”

他最后问:“苏昀臣~~”

苏昀臣想吐,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自己窝到角落去了。

陈安宇那双手指修长的手如同疯长的藤蔓一般缠上了他的肩膀,说道:“说真的,我觉得你这个性格很奇怪,我第一天就对你这么友好,你不表态表态?”

苏昀臣:“滚。”

陈安宇惊讶:“滚?有生之年竟然有人让我滚?我这么帅你不珍惜吗?”

苏昀臣半只眼看他:“你这个人很烦。”

陈安宇表态:“我知道我知道。”

苏昀臣正要继续说,那边篮球场上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陈安宇自己抛弃他可悲的同桌,跑去拉偏架去了。

事情起因就是三班和一班抢场地,都僵持不下,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发生了口语争斗,对面三班先动了手,这边一班火气立马燃上来了。

“你什么意思啊?”

身在三班的沈泽妄想靠自己的书生脸平息火气:“同学有话好好说,场地没什么大不了。”

有一个声音轻飘飘的:“你们不先动手,场地确实没什么大不了,你们一动手,事情的性质就变了。”沈泽往这边看,一个短发女生看着他。

她整个人从头到尾棱角分明,没有女生柔弱的气质,倒是多了几分凌厉。

陈安宇从其中探出半个头,看清什么情况,皱眉道:“什么东西就打起来了,我还没成功把我同桌哄好呢,第一天连个同学都搞不定。”

一个对一个变成了乱糟糟一锅粥的群架,体育老师坐在旁边看着,一边看一边点头,点着头还在说:“青春就是好啊,多留几道疤的才算是青春,攻他下盘!没打过架吗?”

陈安宇看着看着觉得没意思,干脆就加入了。

某转校生来新学校的第一天,就打趴下了同级部另一个班的半个班成员。

到了后来,其他人根本没动手,就在看着陈安宇收拾人。

地下倒下的第一个人首先看出事情的性质真正发生了变化,出头说道:“停停停,这位兄弟,有话好说,球场我们可以让一让,打人不兴啊是吧。”

其他人眼看着打不过就加入,纷纷附议。

好说好散,明明这件事情马上就要过去,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球直冲着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飞奔而去,陈安宇刚开始还没怎么注意。

苏昀臣看着那个球,本来还有可能躲开。

陈安宇看清楚这时奔着苏昀臣去的时候,知道了一个弥补自己印象的办法,他比球更快,往那边走,结果两个人谁也没想好,共同被阵亡。

苏昀臣是手,陈安宇是脚。

为什么砸的地方不一样呢,以为陈安宇过来的时候没挡住,自己磕倒了,因此是大地给他的温暖怀抱。苏昀臣则是确确实实被命运的女神眷顾了。

苏昀臣:“我……谢谢你。”

陈安宇有时间抬头:“不用谢,同桌一记,以后多多关照。”

苏昀臣对于这位陈安宇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下课,陈安宇本来想走,但是刚抬腿就是“咝”的一声:“这怎么回事?”

苏昀臣帮他看了看,确定是肿了。

他觉得好歹是人家想干件好事,便扶起他:“我扶你回去吧。”

陈安宇求之不得,恨不得整个人都粘上去,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不行,我这脚实在难受,你必须给我负责到底,同桌啊,带我去医务室吧。”

他很好奇这位冷冰冰的同桌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之前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极少有这么一个人会拒绝他的一句“交个朋友吧”。

苏昀臣其实手也不是很舒服,但是陈安宇整个就是一个人性挂件,一只脚不能走而已,他干脆不跳了,双脚离地,远远看去两个人就是抱着缠在一起了。

与此同时,贴吧上多了个帖子。

这张照片有点背光,但是能看清。

“他俩这是在干什么?”

“好吧,我宁愿他们联手把学校炸了。”

“有点难以置信……”

“不,我们育英三中即使升学率不高,但人品应该可以,性取向正常吧?”

“人家万一只是单纯的友谊呢?”

“你跟你哥们在一起的时候这样啊?”

此帖一出,立马有几百条留言。

他俩本来靠这张脸就有极大的知名度,苏昀臣的“作弊之神说服警察”也是育英的传奇,没有同桌是众所周知的,现在有了,还是个更帅的,那不翻天才怪。

苏昀臣听着手机里的信息消息就知道不好:“你能走,下来。”

陈安宇绷住不笑:“不行,同桌,你说了负责到底的。”

苏昀臣:“我什么时候说过?”

陈安宇:“我刚才说的时候你没有否认,当然就是默认了。”

苏昀臣说:“我说了,对你不讨厌,行了吧?”

陈安宇是对他整个人的好奇,当然不行:“不啊同桌,不讨厌不够。”

难道让他爱得深切??

按照陈安宇的意思好像也并不是不可以接受,就看苏昀臣了。

苏昀臣有史以来,第一次不知道该对一个人说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2:03
下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