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苏昀臣陈安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昀臣陈安宇)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昀臣陈安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是以苏昀臣陈安宇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岩潇”,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下节体育,对于王霞没有抢课,高二(一)班举班欢庆最后面的袁圆团看着门口:“哎?陈安,这不是二班的沈泽吗?他和新来的认识?”一个短发,分不清男女的学生抬头,看了看门口:“互相认识的人多了,沈泽什么沈泽的我倒是不知道,人家不叫新来的,叫陈安宇”这人出口是明显的女声袁圆团:“哦哦,你跟我一起下去吧?他们都走了”陈安不置可否,缓缓收拾自己的东西苏昀臣在门口几乎把自己晾干了,平复一下心情,确认了自…

网文大咖“岩潇”大大的完结小说《黑月光教程: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苏昀臣陈安宇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父亲只能照顾两人到苏昀臣高中,妹妹上小学,还小,父亲去省外工作,带着妹妹。对于这些,他没什么怨言,也不认为母亲离开有什么错误,都是人之常情。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母亲还有监护自己的权力,现在从法律角度看,她根本不是自己的监护人,更犯不着用不耐烦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苏母尖笑了几声:“你好好的啊,你…

第9章 同桌喝水吗 试读章节

那边是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那边还有嘈杂的噪音,隐隐有小孩的嬉闹和男人的叫声,声音有些仓促急躁:“你在那边怎么了?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状态不大好。”

苏昀臣:“没怎么,我状态就没怎么好过。”

他语气一开始就不怎么客气,没想和她继续说下去。

他初中的时候,父母离异,双方都不愿意要他,母亲尤其后怕自己身边带着个拖油瓶,妨碍再嫁,最后僵持不下,还是父亲把两个孩子收下了。

父亲只能照顾两人到苏昀臣高中,妹妹上小学,还小,父亲去省外工作,带着妹妹。

对于这些,他没什么怨言,也不认为母亲离开有什么错误,都是人之常情。

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母亲还有监护自己的权力,现在从法律角度看,她根本不是自己的监护人,更犯不着用不耐烦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苏母尖笑了几声:“你好好的啊,你那混球亲爹把你原来这么好的孩子带着这样,也是活该,幸亏我没跟着他过,浪费前途……好,喝奶?妈妈给你拿。”

她一边给苏昀臣电话里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拿奶,一边和苏昀臣发自己前夫的牢骚,苏昀臣听到半路实在受不了了:“行了,我好好的,你也很好,都很好,没权利对对方说什么。”

苏母:“什么叫没权利?你是我儿子,是我生的,我怎么就没权利说你了?”

苏昀臣:“据我所知,从我出生开始,你就想着走,好像也没怎么用心照顾。”

苏母气不过,道:“你小孩子记得什么?你现在的成绩这么差,还不是因为你爸!我嫁他的时候什么也不知道,祸害了自己半辈子,你现在的生活拜他所赐!”

苏昀臣气笑了,道:“都是因为你。”

“什么?关我什么事?”

“就是啊,”他说,“关你什么事。”

他没空听自己的弟弟哎呀哎呀的撒娇,自己还没人撒娇呢,没空欣赏,他把电话挂了。

他回到宿舍,头火烧火燎的疼,一头倒在床上,蒙上半边被子。

这几年跟母亲不怎么说话,每次打电话都不得善终。

陈安宇见他心情不好,意料中地黏上来:“同桌怎么了?这次还不想喝水吗?据我观察,你都一下午没喝水了,水的摄入量不够,过几天体质监测怎么办?”

苏昀臣破天荒理他了,在被子里闷闷道:“有水吗?”

陈安宇心说那当然得有,他还没摸清楚自己这个同桌到底什么性子,水得备着啊,他没找到苏昀臣的杯子,就拿自己的杯子倒了点温水:“你喝吧。”

苏昀臣坐起来,正上火,看见不是自己的杯子,问:“谁的杯子?”

陈安宇说:“我的备用杯子,刷干净的。”

他没空管这些,喝了几口,润了润要冒出火的嗓子:“谢谢。”

陈安宇坐在床脚,第一次感受到了同桌的体温:“你怎么了?我刚才听你在走廊上吵吵了,声音其实不大……怎么了?看起来很上火啊。”

他确实上火,没说什么,趴下睡觉了。

苏昀臣没一会就睡着了,被子没盖好,陈安宇在一边看着,在被揍的危险和他感冒的机率之间停顿了一会,选择了袖手旁观,毕竟感冒也没什么大不了。

至少……不关他事QAQ。

十点钟,他准时熄灯,睡觉去了。

他仿佛能听见苏昀臣睡觉的轻轻声音,他也不知道睡觉是什么声音,但是就是听见了。

于是呢,他想了很多有的没的。

夜的普兰色遍布大街小巷,每一个角落,流浪猫的上方,轿车的车底。

安宁的夜注定会发生一些不安宁的事情。

苏母坐在桌子边看着孩子喝奶,丈夫走过来,问:“你儿子给你打电话了?”

苏母道:“我给他打的,最近学习不大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丈夫说:“嗯,安安马上就要上小学了,还是把精力放在他身上多一些好。”

苏母张口想要反驳,但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也就闭上了嘴,只是答应了。

他坐在她身边,想到了什么,问:“以后苏昀臣肯定也是有自己的未来的,大家都在自己的轨道上,互不干扰,你有你的生活,他也有他的生活。”

苏母点头,说:“他能健康快乐就好。”

丈夫问:“安安呢?你对他有什么期望?”

她笑,看起来甜,实际上苦:“成才,有好的家庭。”

一个人错综复杂的心理会有一个支撑的点,她不知道自己的是什么。

……

陈安宇在刘秋和众老师的虎视眈眈下,开始对苏昀臣的私人辅导。

教了几天,他同桌对着他还是那副哭丧样,每次搭话都是硬生生的“一边去”。

沈泽好几次问起他想接近苏昀臣,现在怎么样了,他心中颓败的感觉就生出来了。

不,越是觉得冷,他越要接近,他就不信这个苏昀臣这么无孔不入。

在别人眼里,陈安宇好像和苏昀臣很熟,实际上他这煎蛋还生着呢,这一面不怎么熟,煎蛋本人就开始心急,想把蛋翻过来一面继续煎着。

周五,大部分住宿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学校,苏昀臣在这一点上也没有例外。

陈安宇在他临走之前,执意拉他,给他辅导了一道题。

教到半路,他彻底放弃了——如果说别人是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苏昀臣就是到了半路就溺死了,可能不光是溺死,身后还有一条大虎鲨搁那追。

苏昀臣走上五楼,无视房门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广告。

这房子是父亲给他留的,他带着妹妹在外地,每逢周末就会来电话,看看家里怎么样。

没什么好说的,他不会烦,甚至觉得这情景有点温馨。

屋里冷冷清清,简直是一片灰色的地带,怎么看怎么不像人住的地方,他把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放下,打开了灯,房间内唯一颜色来源,就是墙角那束不会枯萎的……

——假花。

他可能是因为太安静,脑子里不停播放陈安宇说的那段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02
下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