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彼岸林苍饮尽千秋(苍穹彼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苍饮尽千秋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林苍饮尽千秋)

很多网友对小说《苍穹彼岸》非常感兴趣,作者“饮尽千秋”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苍饮尽千秋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你说什么!”林若山一脸震惊地看着林苍,久久不能回神十六年前,林苍和林云几乎同时出生那时林家的老祖却是寿元将至,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在看了一眼刚刚出生的林苍和林云后,这位林家老祖生于额头上方的一枚横目之中竟是忽的闪烁起了一阵璀璨的流光随后这位林家老祖便是留下批言,称二人皆是天赋卓绝,人中骄楚甚至其中一人更能带领林家走向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未可知至此之后林云和林苍亦是慢慢展露出了过人的资质和天…

《苍穹彼岸》是网络作者“饮尽千秋”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林苍饮尽千秋,详情概述:炉后有一中年男子正在生火,憔悴的脸上满是笑意。“爹,仙儿姐姐!”林苍平复了一下尚未止息的怒火,浅笑着和二人打了个招呼。“来的正好,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清秀女子转身一道,温柔尽显。定睛看去,却见这名女子的眉心之中竟也生的一目…

第2章 珠子 试读章节

离开大堂,穿过一条又一条张灯结彩的走廊,林苍最终来到了林府一处尽显破旧的小院。

这里便是林苍和他父亲的住处。

眼下正有炊烟袅袅升起,林苍忽觉惊奇,几步之下却是听得屋内有女子笑声传来。

待得进屋便是看到一名白衫锦缎,长发落肩的清秀女子正在炉边切菜做饭。炉后有一中年男子正在生火,憔悴的脸上满是笑意。

“爹,仙儿姐姐!”

林苍平复了一下尚未止息的怒火,浅笑着和二人打了个招呼。

“来的正好,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清秀女子转身一道,温柔尽显。定睛看去,却见这名女子的眉心之中竟也生的一目。

只是细细瞧来,这枚竖目似乎略显偏斜,不似林云那一只竖目于眉心正中。

“今日是林云的成人礼,仙儿姐姐不该来此,若被三叔知晓,必然是要责罚姐姐的!”林苍有些动容地看着女子,神色略显复杂。

“可今日也是你的生辰呀!”女子悠悠一道,遂将做好的饭菜慢慢端上桌来,“我既是你姐姐,你的生辰我怎可不来庆贺!”

看着眼前一桌好菜,林苍不免心神动荡。这些年来,若非这位表姐林仙儿的接济和照顾,恐怕自己和父亲的生活还要拮据艰苦。

林苍的父亲林若山这时提着一壶老酒慢慢悠悠地走到了桌前,他一边示意二人坐下,一边浅笑着说道:“来,咱们趁热尝尝仙儿的手艺,看看是不是又提高了!”

林苍看着身旁格外慈祥的父亲,不禁一抹心酸涌上心头。

父亲曾是这林家的家主。只因八年前林苍遇袭,为救危在旦夕的林苍,林若山硬是生生散尽了一生的修为,最终才将林苍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此后林若山修为尽失且再难修炼,最终卸去了家主一职。只是不想在往后的日子里,父子二人竟因为都无法修炼而受到家族众人的欺凌嘲讽。

特别是林若山担任家主时曾被其执行过家法和惩戒的一些家族中人,更是对二人暗中报复,以至二人的生活越发艰苦起来。

林苍时常会暗暗自责,为何当时自己不一死了之。那样的话父亲也不用为救自己而散尽修为。甚至有时候林苍觉得自己其实就应该胎死腹中,这样母亲也不会因为生他以至最终难产而死了。

看着忽然发呆的林苍,林若山显然是察觉到了儿子内心泛起的酸楚,遂不禁轻轻拍打了一下林苍的肩头,浅笑着说道:“忘记为父和你说的了吗!不啻微芒,造炬成阳。大好儿郎莫要整日愁容满面。”

“是!”林苍缓过神来,垂首一点,恭声说道:“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林仙儿已开始为父子两人夹菜,随即竟是悄悄从身后取出了一个精美木盒并将之递到了林苍的面前。

“来~这是姐姐送你的生辰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林苍开合着有些呆滞的眼眸,慢慢接过了林仙儿递来的木盒。其实每年的生辰,林仙儿都会前来。除了给上一些银两,做上一顿饭菜之外还会给林苍准备一个生辰礼物。

每次的礼物皆有不同,但几乎都是一些名贵的饰物,最终都被林苍换成了银两。而这无疑也是林仙儿的本意,林苍心知肚明。

打开精致的木盒,这次的礼物却是一枚汤圆大小的透明珠子。细细看来,珠子表面还有诸多轻微的裂痕。

林苍略有惊惑,却见林仙儿已是来到了跟前,并拿起珠子缓缓说道:“这玩意是前些天我随父亲去北山的矿场偶然挖到的,你过来看,这玩意可不简单哦!”

林仙儿说着便是将此圆珠放在了月光之下,林苍随着林仙儿的目光凝神看去,竟是瞧得这圆润透亮的珠子之中似有一团烈焰正在熊熊燃烧一般!

“厉害吧!”林仙儿似是发现了林苍眼中的惊奇,收起珠子将之递还给了林苍,遂开口续道:“你自己拿着去研究吧!反正我看着挺神奇的,没准能卖个好价钱!”

话音未落,林仙儿就满是顽皮的吐了吐舌,似是一个说错话的小姑娘准备抵赖撒娇一般。

陪着林苍和林若山吃过晚饭,林仙儿又是喜笑颜开地和二人闲聊了一番,遂才带着几分俏皮缓缓离去。

待得林仙儿走后,林若山忽的收起了嘴角的笑意,旋即略显凝重地看着林苍问道:“你是不是去找林天罡了!”

“父亲怎知?”林苍不解道。

“今日是你十六生辰,你必然是要去账房索要那压岁礼金的。账房老八以前受过我一次家法,怀恨在心,又怎么可能给你!以你的脾气,想来你也不会善罢甘休!”

林若山说着不禁细看了林苍一会儿,后满是慈爱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那林天罡没有以大欺小吧!”

“没有!”林苍摆了摆手,说的很是随意。但在片刻的沉吟下,林苍却又忽的双眼迷离起来。

他忽然哽咽的声音让林若山心如刀绞。

“我,我~我已决定去和林云争那天选之子的名额!”

林若山没有立刻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林苍,看了好一会儿之后,这个尤显沧桑的父亲才在嘴角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一抹浅浅的笑意在他嘴角停留了很久,直至离去时,这个男人才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声,“一会儿去给你娘上炷香,告诉她,你长大了!”

“是!”林苍重重垂首,端起酒碗和他父亲干了一口。

入夜,躺在床上的林苍一边把玩着林仙儿送的珠子,一边心事重重的发着呆。

一个月,只有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怎么才能赢过林云,要知道林云不仅觉醒了纯正的血脉之力,而且还已经凝聚出了一重天。

反观自己,没有血脉之力也没有半点修为。即便是想和林云同归于尽,恐怕都没有这个能力。

“可恶啊!”林苍越想越不甘,小手紧紧握着那一枚圆润珠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之捏爆一般。

忽然间,林苍感到自己的掌心传来些许的刺痛。

张开手掌才是发现由于自己太过紧握那一枚圆珠,以至被圆珠上面的裂痕割伤。虽是无关紧要,却也割破了皮肉,还有丝丝鲜血已是从掌心渗出,并顺着圆珠的裂缝流进了圆珠之中。

林苍见此倒也并未在意,然刹那之间,一阵热浪竟是突兀席卷。紧接着,林苍只觉自己仿似深处火海一般,周遭烈焰闪动,浑身灼热难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03
下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35